江綿恒應力爭這個殊榮
 
2003-12-4
 
【人民報消息】12月1日是國際艾滋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前往北京地壇醫院,與3名因輸血感染艾滋的患者握手攀談,鼓勵他們勇敢地與疾病斗爭。這是中國高層領導人第一次探視艾滋患者。但這是否表示中共已真正開始正視中國的艾滋病疫情,還有待觀察。

自由亞洲電臺刊發特約評論員林保華的文章道,艾滋病在中國迅速蔓延,早已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一來中國人口多,蔓延起來不得了;二來如同性病一樣,在中國開始的時候都賦予濃厚的政治色彩,從而對資訊進行封鎖,使之不能盡早防止和治療而加快傳染;三是中國對人權的踐踏導致對艾滋患者的歧視,也影響了對艾滋的防治。中國衛生部副部長朱慶生最近透露,目前中國已有84萬艾滋病帶菌者,其中8萬人已經發病。內地艾滋病人以每年30%的速度急速增長;全國人大副委員長、中國科學院院士韓啟德也警告說,若不採取有效措施,2010年全國艾滋病感染人數將超過1000萬,成為國家的災難。由於患者本身不願讓公眾知道自己的病情,加上各級政府也要隱瞞病情,所以可以預料實際情況要嚴重得多。

因此溫家寶出面表示關心,不論真假,還是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是從這幾天海外媒體所報導艾滋嚴重感染地區的情況來看,又不能不令人心酸、洩氣乃至憤怒。

媒體關注的地區,是中華民族的發源地河南省。因為那裏貧窮到把農民賣血開闢成為發展經濟的一項「產業」,又由於政府的放任不理,導致輸血過程中的感染而形成眾多的「艾滋村」。退休醫生高耀潔自願從事防治工作和向外界呼籲支援,又被當局以「泄露國家機密」論處,使艾滋的蔓延更加不可收拾。高醫生為制止喪盡天良的奸商販賣醫治艾滋的假藥,最近還被人告上法庭,天地間就有這種事情,中共治下,更是見怪不怪。現在這種「艾滋村」已經不是河南的專有名詞,在其他貧窮省份也陸續被揭發出來。

這些媒體的記者報導,他們去探訪艾滋村,都被「監控」,說明還是某種程度的「機密」而需要動用專政工具。而這些村子的貧困情況,應該讓盛讚中國如何進步的政治人物、商人前去參觀。一位死了父親的女童對臥床的媽媽說,你為何不早點死去,讓我可以進到艾滋孤兒院裡有肉吃?孤兒院是國家對未來主人翁的愛護嗎?是哪一位「大款」大發慈悲嗎?都不是,是臺灣的善心人到那裏收容死去雙親的「艾滋孤兒」。但是最近中共卻揚言要不惜一切代價統一臺灣,那些軍事領導人威嚇已經準備好要武力攻打臺灣。他們應該想到,把臺灣打爛了,就沒有善心人來中國做這些慈善事業了,怎麼辦?

如果中共把準備打臺灣的「一切代價」拿來經濟建設,讓農民們不必賣血; 如果中共把神州五號的經費早早投入防治艾滋的工作,不必等聯合國的資助,中國的艾滋病就可以早日受到控制,民眾少受苦難。「三個代表」的中國共產黨沒有那樣做,他們到底代表誰的利益?

亡羊補牢,猶未晚也。千頭萬緒,抓艾滋病的防治工作,第一人選是江澤民主席的公子江綿恒同志。

第一,艾滋病是這十年來才迅速蔓延的,江澤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此江綿恒有責任為他老爸「立功贖罪」。江綿恒可以代表他老爸江澤民訪問艾滋村,到醫院同他們握手,甚至繼承「同住同吃同勞動」的「三同」革命傳統,為江澤民和自己贏得民望。

第二,江綿恒身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負責治療艾滋病責無旁貸;他對航天一竅不通卻可以擔任發射神州五號的副總指揮,更應該關心那些被病痛折磨而又可能傳染全國的艾滋患者。

第三,艾滋病缺少民間的關心和資助,江綿恒同時又是中國的「電信大王」,他應該好好學習美國的微軟老板蓋茨,多多把賺來或搜刮來的錢做慈善事業,或組織民間的愛滋基金。他還可以利用廣泛的人際關係,聘請國際政商名流擔任顧問,以便國際關注,更可以向他們募款充實基金,讓財源滾滾而來,造福病人和國人。但是切不可利用權力把那些資金挪入個人的瑞士帳戶,否則必遭天譴。

第四,「非典」在北京開始出現時,江綿恒就隨著老爸江澤民逃到上海避難,成為大污點,因此假設他能在防治艾滋上立功,有助於挽回「貪生怕死」和背棄人民利益的形象。

如果江綿恒同志能夠做出成績,或會像鄧小平兒子鄧樸方那樣獲得聯合國的人權獎。趁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安南先生還在聯合國秘書長的任上,一些流氓國家還霸住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江綿恒應該加把勁爭取這個殊榮。

〔原題目:請江綿恒同志負起防治中國艾滋病的重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