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對中科院院長的這個報導炸殘江綿恒(多圖)
 
鮑光
 
2003-12-4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12月4日在「本網最新播報」裡有一則不起眼的小消息《路甬祥等獲頒香港中文大學榮譽博士學位》,這則消息可不尋常,路甬祥歷來都把榮耀讓給江綿恒的,就在江綿恒頻頻指導高科技之際,中科院院長怎麼可以出這個風頭?

薩斯肆虐:江綿恒貪生怕死還要往臉上貼金

很多人都記得,薩斯肆虐時期,江澤民逃到上海,接著江綿恒也逃到上海,江澤民是赤裸裸的,江綿恒還搭塊挨罵的遮羞布。

中新社4月30日下午5點15分報導:「受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科院院長路甬祥委託,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一行今天抵達上海,聽取上海科研人員有關非典型肺炎科研攻關的進展情況。」貪生怕死還要往臉上貼金!

晚上9點33分,一網友將「江綿恒抵上海 加緊篩選防治非典藥物科研攻關」的新聞在人民日報強國論壇貼出後,網友馬上罵道:「大公子一定是著名的科學家吧?否則不可能幹科學院副院長的。」「看來上海真的很安全,否則他不會去的。怪不得他爹也在那裏。」 ......,罵帖如唾沫,火力擊中江氏父子,幾分鐘後,強國論壇版主將中新社的新聞刪去。

神五上天成功:江綿恒才出來找罵

神舟五號上天成功後,江澤民命大肆宣傳,當宣傳達到沸點時,爆出了一個大冷門,半路殺出了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恒,號稱是神舟五號「副總指揮」。在新華網公布的兩個載人航天功臣名單上,一個是江綿恒以「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的頭銜名列第四,另一個是江綿恒僅排在中國載人航天總指揮、解放軍總裝備部部長李繼耐上將之後,名列第二。不管名列第幾,他都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唯一的門外漢。

十月十七日《光明日報》以採訪的形式大樹特樹江綿恒這個神舟五號副總指揮,一時間,好像沒有江綿恒就沒有高科技、就沒有神五的成功。既然江綿恒這麼不可缺少,為什麼是光明日報採訪而不是新華社或者是人民日報這兩個中共主要媒體喉舌採訪呢?這裡面的蹊蹺可見一斑。

據江綿恒在《光明日報》訪問中的自述,四年前「一到中科院院部工作,路甬祥院長和我的前任嚴義塤副院長就把參與載人航天工程這一重任交托於我。當然,所面臨的挑戰也是非常大的。我原來不是從事這方面研究工作的,很多東西需要學習。」 現在不是文革啊,那時「白卷先生」最光榮。

光明日報的「訪問」弄巧成拙,江氏父子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成了中共政壇2003年最大的笑話和醜聞。

中科院院長路甬祥成了江綿恒的擋箭牌


路甬祥
江綿恒遇薩斯就逃跑、見神五就擁抱,這兩大事件都扯上了中科院院長路甬祥,罪責都在他身上。路甬祥真糊塗到這種程度嗎?他還不算老,是1942年出生的,他也不是不懂技術。

新華網在《路甬祥簡歷》中介紹說,路甬祥是浙江大學機械工程系水力機械專業畢業,聯邦德國亞琛工業大學機械系液壓氣動研究所研修,研究生學歷,博士學位,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

路甬祥最有本錢的不是他後來的其它眾多頭銜,而是那些江綿恒沒有的、實實在在的資歷:

1965年至1979年浙江大學機械工程系助教、講師。

1979年至1981年聯邦德國亞琛工業大學機械系液壓氣動研究所客座研究員(獲工程科學博士學位)。

1981年至1985年浙江大學機械工程系講師、研究室主任、副教授,校科學技術研究所副所長,流體傳動及控制研究所所長、開放實驗室主任、教授。

1993年至1995年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中國科協副主席,浙江大學校長(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江綿恒警告江澤民攥緊槍桿子


這種局面必須打破!
別小看「講師」「教授」這個頭銜,它可比江綿恒那個中科院副院長難當,中科院副院長這個位置江澤民一個電話就搞掂了,真讓江綿恒上課堂給碩士、博士生們講講課,他就傻眼了。中國第一貪江綿恒回國以後有過什麼科技成果?有過什麼學術論文(不是抄別人的或是讓別人代寫的,而真是自己研究出來的)?人家路甬祥當了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兩個院士,江綿恒這個中科院副院長有資格當院士嗎?什麼副總指揮,什麼中科院副院長,都是仗著江澤民的槍桿子撐著。怪不得江綿恒警告江澤民,為了江氏王朝絕對不能放棄軍權!

江綿恒走得太遠了

作為禍國殃民賣國賊的兒子,並不是不能選擇自己的未來,可是江綿恒走得太遠了,他所主持的那個監控全國人民的「金盾工程」比香港23條更可怕萬分。

上新華網去看,有太多新聞都不經意地在揭穿江氏父子的謊言和陰謀,我相信不是誰有意要這樣做,而是謊言本身就是撒謊者捆綁在自己身上的隨時引爆的炸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