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結局!中南海的「自投羅網」秘密行動慘敗(多圖)
 
林立
 
2003-11-14
 

江:「公開個人資產」?NO!
【人民報消息】由中央政治局直接領導,嚴密統一部署的一個秘密行動,代號是「自投羅網」。

國務院、中紀委、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武警總部成立的臨時「九.三○」打擊金融、經濟外逃罪犯指揮小組,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羅幹坐鎮指揮。秘密行動時間為「十一」假期,從九月三十日零時至十月八日零時止,歷時八天。這次行動,由地方省委、省政府、省紀委、檢察院配合,並由地方軍區、警備區擔任保衛和逮捕行動;但對地方的公安、海關卻封鎖消息。

八天的「自投羅網」行動兩天就泄密

九月三十日晚至十月一日晚,僅二十四小時,就有五十一名貪官外逃被捕,開創了一天之內外逃未遂被捕貪官最多的紀錄。但這個行動到十月三日就泄露出去了,外逃落網者就逐漸少了。八天之內僅有一百十五名貪官被逮捕。具有諷刺意義的是,節日之後,各地報告,被列為審查、監視對象的,有三百七十多人失蹤,也就是說,這些人可能外逃成功了,或得到消息藏匿在內地某處,待時機成熟再外逃。

十月十八日,國務院對參加「自投羅網」行動的有關單位和人員,頒發了嘉獎令,並召開了戰役總結會議。但內部人員說,這個行動兩天以後就泄密了,這是個多麼可怕的現象!

部署這次「自投羅網」行動的原由站不住腳

中南海部署這次「自投羅網」行動的原由有二:一是中國在九月簽署了《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剛生效,聯合國反腐敗公約也將在年底通過,貪官處境將會越來越不妙,故在年底之前會有貪官外逃高潮;二是內地正在進行反貪整肅,適逢假期外遊人員較多,是罪犯外逃的最佳時機。

仔細想一想,第一個原由說不過去,10月14日新華網以《我國追捕外逃貪官並不樂觀 必須克服四大難題》、中新網以《四大難題成貪官「保護傘」 追捕外逃貪官並不樂觀》為題報導說:「許多媒體以醒目的標題或激動的言語爭相傳送著這樣的信息:「越來越多的外逃貪官將被引渡回國」,外逃貪官終於將「難逃項上一刀」,他們的「好日子快要到頭了」,等等。媒體何以如此興奮?其源頭乃是9月29日生效的聯合國《打擊跨國有組織犯罪公約》。各媒體以及其採訪的一些專家、學者大多認為,該公約將為中國追 捕、打擊外逃貪官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這實在是一場不小的誤會。」

更不可思議的是,為了引起貪官的注意,下面這段話用的是黑體字:「至於一些媒體連帶提到的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先不說該公約的擬訂尚未最終完成,即便該公約有望於2003年內由聯合國大會通過,但該公約將於何時生效?中國又將於何時簽署、批准該公約?關於此等具體問題,都還是未知數。群起而歡呼之,顯然還沒到時候。」

既然10月14日都說「沒到時候」,那中南海9月為什麼要部署那個「自投羅網」呢?

仔細想一想,第二個原由也說不過去,中共怎麼能是「內地正在進行」反貪整肅?報紙上光反貪獲得「偉大勝利」 的歡呼聲就此起彼伏從來沒停止過。新華網上時常揪出一個兩個貪官來,今天是這個高官的人落馬,明天是那個高官的人中箭,明晰內情的人都知道,不是因為他貪,而是「革命總要有犧牲」,今天江澤民的人馬下去一個,明天胡錦濤的人馬必得有一個下去!

落網的外逃貪官為何官階都不高?


機場抓獲小蘿卜頭成功
《爭鳴》11月刊透露,在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九時,由中央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長周永康,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賈春旺,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李至倫親自帶隊,兵分十二路,進駐北京機場、天津機場、瀋陽機場、大連機場、廣州機場、上海機場、羅湖口岸、文錦渡口岸、沙頭角口岸、皇崗口岸、蛇口港口岸、珠海拱北口岸,又對有飛往港澳航班和包機的三十二個城市的航空港,以及南寧、昆明通往越南河內的火車口岸,實施特別措施。

在八天代號「自投羅網」的行動中,落網人數最多的口岸是:廣州白雲機場、上海機場、大連機場、文錦渡口岸、珠海拱北口岸。

在「自投羅網」行動中落網的一百一十五名外逃貪官中,有十多名是剛退下的地廳級幹部,有廣東、湖北、河南、江蘇、遼寧、山東等省的原國土資源廳、信息產業廳(局)、建設廳、稅務局任職的官員,以及近年留職停薪下海搞私企的「老板」(國內稱這類留職下海經商的高幹為「三代」老板,即:代表黨政部門、代表高幹、代表市場經濟)。剩下近一百名落網貪官都是每天高舉「三個代表」的在職幹部。

奇怪的是這次行動中沒有捕獲上海、北京的外逃貪官?是走漏了風聲還是什麼原因?

外逃貪官充份發揮聰明才智

這些外逃貪官,從行動策劃、攜帶贓款、選擇口岸、時間等方面,都和以往有所不同。

大多數人已有較強的防備意識,多採用化名護照、化名身份證,不少人還攜帶家屬同時外逃,但二人卻選擇不同口岸或航空港分別上路。此次外逃貪官攜帶現金較少,帶的匯票、支票多了。這次查獲的美元現鈔僅三千一百三十多萬元,但現金匯票、支票卻高達一億二千二百多萬美元,其中面額最大的一張匯票為一千二百十二萬美元,是由省分行開出的。

這次外逃貪官大多選擇早班或晚班航班,在口岸則選擇早晨、中午或臨近關閘三段時間過關。外逃的口岸,又多了一條通路,即從昆明或南寧搭乘火車到越南河內,然後轉到泰國,再由泰國去美、加、澳等地。


有關人員在拱北口岸檢查汽車
有些外逃貪官結夥二至三人,以「考察組」為名,乘坐粵港(澳)通行執照的轎車,從文錦渡口岸、珠海拱北口岸出境外逃。當然,有粵港(澳)通行執照的轎車,不是官方的,就是社會知名人士的。

在「自投羅網」行動中,在文錦渡口岸查到一輛平治房車,在車內的音響內發現美元、歐元現鈔一百一十五萬以及五張現金匯票。在拱北口岸,查到一輛大皇冠房車,在備用輪胎內藏有五公斤鉑金和多張現金匯票;在轎車的椅背內還藏有多張齊白石、徐悲鴻、傅抱石等名家的真跡名畫。

不成功便「成仁」

在大連機場截獲的一名原湖北省稅務局副局級外逃官員,在押解車上咬自己襯衣衣領(衣領中事先備有氰化鉀)而畏罪自殺身亡。是什麼原因堅決到這種程度──不成功便「成仁」?

八月份的外逃記錄

九月十八日,國務院、中紀委召開的電話會議,由公安部長周永康通報,八月份這一個月就有五百二十七名幹部外逃出境;四百五十多名幹部請假未歸,列為失蹤;外逃、失蹤幹部,涉及三十個省市;初步查證,就這一個月被捲走的金額是六十五億至七十五億元人民幣、八億美元外匯。創下了近三年來單月外逃、失蹤幹部最多的紀錄。

十月一日一天的記錄

九月三十日晚至十月一日晚,僅二十四小時,就有五十一名貪官外逃被捕,開創了一天之內外逃未遂被捕貪官最多的紀錄。八天之內一百十五名貪官被逮捕,有三百七十多人失蹤。

沒有希望只有幻影


不除陰影,一切徒勞!
比較一下八月和十月一日一天的外逃記錄,為何外逃愈演愈烈?外逃的和裡應外合的、依然隱藏的,和公開貪腐的,抓得過來嗎?抓得乾淨嗎?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趨勢,外逃的都是高幹階層裡的中級幹部,為什麼中央政治局和常委會裡的貪官們的「阿公契爺」還沒有動靜?因為他們不需要逃出去,他們依然掌控著中國的所有大權!江澤民需要外逃嗎?神五功臣江綿恒需要外逃嗎?賈慶林需要外逃嗎?中央有人動他們嗎?賈慶林、吳邦國幾次辭職還退不了,江澤民讓他們要為「大局」著想。告訴他們退下去就是死路一條,所以,江澤民不會放棄權力,一天也不會!

中共反腐反的越厲害的時候正是江氏父子和江家幫們腐敗越厲害的時候,因為他們必須把民眾視線轉移到廳級、局級、副部級幹部身上,讓百姓信任這個政府,對中共政權寄予希望,其實,可怕正可怕在這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