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结局!中南海的“自投罗网”秘密行动惨败(多图)
 
林立
 
2003-11-14
 

江:“公开个人资产”?NO!
【人民报消息】由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严密统一部署的一个秘密行动,代号是「自投罗网」。

国务院、中纪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武警总部成立的临时「九.三○」打击金融、经济外逃罪犯指挥小组,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罗干坐镇指挥。秘密行动时间为「十一」假期,从九月三十日零时至十月八日零时止,历时八天。这次行动,由地方省委、省政府、省纪委、检察院配合,并由地方军区、警备区担任保卫和逮捕行动;但对地方的公安、海关却封锁消息。

八天的「自投罗网」行动两天就泄密

九月三十日晚至十月一日晚,仅二十四小时,就有五十一名贪官外逃被捕,开创了一天之内外逃未遂被捕贪官最多的纪录。但这个行动到十月三日就泄露出去了,外逃落网者就逐渐少了。八天之内仅有一百十五名贪官被逮捕。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节日之后,各地报告,被列为审查、监视对象的,有三百七十多人失踪,也就是说,这些人可能外逃成功了,或得到消息藏匿在内地某处,待时机成熟再外逃。

十月十八日,国务院对参加「自投罗网」行动的有关单位和人员,颁发了嘉奖令,并召开了战役总结会议。但内部人员说,这个行动两天以后就泄密了,这是个多么可怕的现象!

部署这次「自投罗网」行动的原由站不住脚

中南海部署这次「自投罗网」行动的原由有二:一是中国在九月签署了《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刚生效,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也将在年底通过,贪官处境将会越来越不妙,故在年底之前会有贪官外逃高潮;二是内地正在进行反贪整肃,适逢假期外游人员较多,是罪犯外逃的最佳时机。

仔细想一想,第一个原由说不过去,10月14日新华网以《我国追捕外逃贪官并不乐观 必须克服四大难题》、中新网以《四大难题成贪官“保护伞” 追捕外逃贪官并不乐观》为题报导说:「许多媒体以醒目的标题或激动的言语争相传送着这样的信息:“越来越多的外逃贪官将被引渡回国”,外逃贪官终于将“难逃项上一刀”,他们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等等。媒体何以如此兴奋?其源头乃是9月29日生效的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各媒体以及其采访的一些专家、学者大多认为,该公约将为中国追 捕、打击外逃贪官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这实在是一场不小的误会。」

更不可思议的是,为了引起贪官的注意,下面这段话用的是黑体字:「至于一些媒体连带提到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先不说该公约的拟订尚未最终完成,即便该公约有望于2003年内由联合国大会通过,但该公约将于何时生效?中国又将于何时签署、批准该公约?关于此等具体问题,都还是未知数。群起而欢呼之,显然还没到时候。」

既然10月14日都说“没到时候”,那中南海9月为什么要部署那个「自投罗网」呢?

仔细想一想,第二个原由也说不过去,中共怎么能是「内地正在进行」反贪整肃?报纸上光反贪获得“伟大胜利” 的欢呼声就此起彼伏从来没停止过。新华网上时常揪出一个两个贪官来,今天是这个高官的人落马,明天是那个高官的人中箭,明晰内情的人都知道,不是因为他贪,而是“革命总要有牺牲”,今天江泽民的人马下去一个,明天胡锦涛的人马必得有一个下去!

落网的外逃贪官为何官阶都不高?


机场抓获小萝卜头成功
《争鸣》11月刊透露,在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九时,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周永康,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中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李至伦亲自带队,兵分十二路,进驻北京机场、天津机场、渖阳机场、大连机场、广州机场、上海机场、罗湖口岸、文锦渡口岸、沙头角口岸、皇岗口岸、蛇口港口岸、珠海拱北口岸,又对有飞往港澳航班和包机的三十二个城市的航空港,以及南宁、昆明通往越南河内的火车口岸,实施特别措施。

在八天代号「自投罗网」的行动中,落网人数最多的口岸是:广州白云机场、上海机场、大连机场、文锦渡口岸、珠海拱北口岸。

在「自投罗网」行动中落网的一百一十五名外逃贪官中,有十多名是刚退下的地厅级干部,有广东、湖北、河南、江苏、辽宁、山东等省的原国土资源厅、信息产业厅(局)、建设厅、税务局任职的官员,以及近年留职停薪下海搞私企的「老板」(国内称这类留职下海经商的高干为「三代」老板,即:代表党政部门、代表高干、代表市场经济)。剩下近一百名落网贪官都是每天高举“三个代表”的在职干部。

奇怪的是这次行动中没有捕获上海、北京的外逃贪官?是走漏了风声还是什么原因?

外逃贪官充份发挥聪明才智

这些外逃贪官,从行动策划、携带赃款、选择口岸、时间等方面,都和以往有所不同。

大多数人已有较强的防备意识,多采用化名护照、化名身份证,不少人还携带家属同时外逃,但二人却选择不同口岸或航空港分别上路。此次外逃贪官携带现金较少,带的汇票、支票多了。这次查获的美元现钞仅三千一百三十多万元,但现金汇票、支票却高达一亿二千二百多万美元,其中面额最大的一张汇票为一千二百十二万美元,是由省分行开出的。

这次外逃贪官大多选择早班或晚班航班,在口岸则选择早晨、中午或临近关闸三段时间过关。外逃的口岸,又多了一条通路,即从昆明或南宁搭乘火车到越南河内,然后转到泰国,再由泰国去美、加、澳等地。


有关人员在拱北口岸检查汽车
有些外逃贪官结伙二至三人,以「考察组」为名,乘坐粤港(澳)通行执照的轿车,从文锦渡口岸、珠海拱北口岸出境外逃。当然,有粤港(澳)通行执照的轿车,不是官方的,就是社会知名人士的。

在「自投罗网」行动中,在文锦渡口岸查到一辆平治房车,在车内的音响内发现美元、欧元现钞一百一十五万以及五张现金汇票。在拱北口岸,查到一辆大皇冠房车,在备用轮胎内藏有五公斤铂金和多张现金汇票;在轿车的椅背内还藏有多张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等名家的真迹名画。

不成功便“成仁”

在大连机场截获的一名原湖北省税务局副局级外逃官员,在押解车上咬自己衬衣衣领(衣领中事先备有氰化钾)而畏罪自杀身亡。是什么原因坚决到这种程度──不成功便“成仁”?

八月份的外逃记录

九月十八日,国务院、中纪委召开的电话会议,由公安部长周永康通报,八月份这一个月就有五百二十七名干部外逃出境;四百五十多名干部请假未归,列为失踪;外逃、失踪干部,涉及三十个省市;初步查证,就这一个月被卷走的金额是六十五亿至七十五亿元人民币、八亿美元外汇。创下了近三年来单月外逃、失踪干部最多的纪录。

十月一日一天的记录

九月三十日晚至十月一日晚,仅二十四小时,就有五十一名贪官外逃被捕,开创了一天之内外逃未遂被捕贪官最多的纪录。八天之内一百十五名贪官被逮捕,有三百七十多人失踪。

没有希望只有幻影


不除阴影,一切徒劳!
比较一下八月和十月一日一天的外逃记录,为何外逃愈演愈烈?外逃的和里应外合的、依然隐藏的,和公开贪腐的,抓得过来吗?抓得干净吗?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趋势,外逃的都是高干阶层里的中级干部,为什么中央政治局和常委会里的贪官们的“阿公契爷”还没有动静?因为他们不需要逃出去,他们依然掌控着中国的所有大权!江泽民需要外逃吗?神五功臣江绵恒需要外逃吗?贾庆林需要外逃吗?中央有人动他们吗?贾庆林、吴邦国几次辞职还退不了,江泽民让他们要为“大局”着想。告诉他们退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江泽民不会放弃权力,一天也不会!

中共反腐反的越厉害的时候正是江氏父子和江家帮们腐败越厉害的时候,因为他们必须把民众视线转移到厅级、局级、副部级干部身上,让百姓信任这个政府,对中共政权寄予希望,其实,可怕正可怕在这里。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