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要吃短朱熔基的舌頭 羅幹借刀殺人胡不中招兒(多圖)
 
林淩
 
2003-11-8
 

朱熔基:你以為我會上當?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原配備一名專燒淮揚菜的特級廚師。近期又從上海錦江集團挑選一名曾在法國、意大利進修過的法式西餐特級廚師,調到江府。據稱,江澤民因工作需要,請西廚做法式西餐招待客人。江澤民有那麼多「工作需要」招待客人嗎?

在神舟五號升空的前兩天,10月13日晚,江澤民在中南海住宅中大擺蟹宴和法式西餐款待客人,被宴請的有朱熔基、李鵬、李嵐清、劉華清、張萬年、遲浩田、錢其琛,以及原上海交通大學的同學近二十人。

這頓飯大有名堂

這真是怪了事兒了,自從薩斯攻進中南海,江澤民逃到上海,流竄至今已有大半年了,對中南海住宅想起來都頭痛的江澤民怎麼會在那裏大宴賓客呢?不過,他不在中南海住宅裡請客,能在哪裏宴請呢?玉泉山溝裡?傳出去也太笑話了。

另外,再看看請的那些人,大部份是被江穿透明小鞋的和對江牙根癢癢的,其中,打聽江澤民向俄國出賣國土之事的前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遲浩田,被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聘為中央軍委特別顧問,參加中央軍委會議和工作。目前遲浩田正在空軍蹲點調查。

江朱從上海就共事,沒聽說江澤民什麼時候以私人名義請過朱熔基吃飯,江澤民請的都是那些能給他打開財路的銀行主管們,包括已經收監的王雪冰

看來江澤民請吃這頓飯大有名堂,就是要把這些人的舌頭給吃短了,省得老琢磨著發出噪音。


周正毅餵肥上海幫
今年五月,周正毅、劉金寶案被揭發,外界普遍認為,查處周正毅是由新上臺的胡錦濤、溫家寶主導的。其實,力主查辦周正毅案的是前總理朱熔基,朱退休後一直在上海休養。休養期間,他接觸了許多上海市民,包括一些身受其害的幹部。他們向朱熔基投訴周正毅依仗權貴亂拆民房,大發其財。

一個流氓小混混,靠向官府和銀行行賄,居然成了擁有幾家上市公司和幾百億財產的「上海首富」,這讓朱熔基覺得不可思議。朱退休後,才清醒地認識到自己以前的失職,重新審視中共金融的腐敗,他知道不和黃菊、陳良宇勾結,不把他倆餵肥了,周正毅根本不可能在上海灘站住腳更不要說發達。朱熔基手裡有不少江綿恒貪污索賄的證據,他知道上海的問題查到最後肯定要牽涉到江綿恒,但他還是向胡溫建議查處周正毅。

吳邦國和黃菊不對付

黃菊和誰都搞不來,1991年朱熔基離開上海後,吳邦國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任上海市長時,兩人關係不融洽。這次,在八十年代比較靠近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芮杏文的「上海幫」吳邦國也聽到不少關於周正毅巧取豪奪的議論,對黃菊、陳良宇縱容周正毅強毀民居也覺得太過分。吳邦國同意整江家幫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吳邦國1994年離開上海到北京任副總理的,當時周正毅還沒成氣候,吳和周沒有半點瓜葛,怎麼查也查不到自己這兒。於是吳邦國曾和朱熔基交換意見,兩人都認為周正毅該查。不過吳邦國沒想到扯周正毅、黃菊扯出了江綿恒、江綿康,惹惱了主子江澤民。這是後話

江澤民努力壓制調查

早在周正毅、劉金寶事件發生後,江澤民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幾點看法」:劉金寶事件,周正毅事件,王雪冰事件,還有其他類似事件,是和上海市委某些環節工作失誤,還是有直接勾結,要有所區別。對上海市委的問題,要區別是主流,還是支流。對於黃菊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新屆市委陳良宇同志主持市委工作,成績是好的,中央是肯定的。黃菊同志,陳良宇同志在工作上,作風上,有這樣或那樣的錯誤,已有認識,有組織審核結論,如不涉及違法、犯法,原則上不應再揪住不放。上海政局絕不能亂,局部亂也不行。一亂,其他地方跟風肇事添亂,會失控。

周正毅被揭發後,雖然陳良宇如坐針氈,但他高興的是此事扯出了江家倆公子,江澤民自然要跳出來擺平,所以陳有恃無恐。他逮捕替房屋被毀戶打官司的律師鄭恩寵,給他判刑3年,並威脅著向中央告狀的香港居民沈婷的生命安危。

陳良宇把責任推到黃菊身上


關鍵時刻互相咬
《前哨》雜誌11月刊透露,八月份,向「上海幫」進攻的第二波打響了。中央五部委組織調查組赴上海調查「土地腐敗」,查出上海兩年來有百分之八十四的房地產用地沒有經過招標。八月二十五日,中國科學院工業研究所主辦的《中國經營報》刊載了此消息,令黃菊、陳良宇的腐敗罪行再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為了保上海幫,吳邦國兩次赴滬傳達江澤民的指令要陳良宇自保,本來嚇得哆嗦的陳立即下令沒收在上海所有的八月二十五日的《中國經營報》,並向中央「投訴」反咬一口。八月二十九日,溫家寶到上海視察,這是他當總理後首次到上海。他找陳良宇談了十五分鐘,問他和周正毅是什麼關係。陳只承認經他手批給周的貸款有六千萬,把責任都推到黃菊身上,說上海那些腐敗貸款主要是黃菊批的。溫不但沒有表揚陳的「揭發批判」,還說,你怎麼搞的,胡錦濤同志對你的印象並不好!

陳良宇狡辯被朱熔基否定

陳並藉機向溫告五部委的狀。他說中央和國務院曾同意舊城改造部分可以不招標,五部委調查組和《中國經營報》不應該把這部分列入百分之八十四裡面,他向溫家寶大罵《中國經營報》捏造罪名,要求加重處理。後來有人向朱熔基求證,朱說上海曾提出這種要求,但中央根本沒有同意和批准。

羅幹江澤民狗咬狗一嘴毛

羅幹和江澤民的內斗不是一天兩天了,羅幹動不了江澤民,就想用「動」陳良宇來動江綿恒,最後自然就觸及到江澤民,江澤民要是能下臺的話,他這個政治局常委的位置就可以坐得穩一些。


江:一個原則,不能扯上我和綿恒!
據說,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曾打報告要「動」陳良宇,「動」有兩種意思,一是指黨紀或法律查處;二是指調離上海。報告到了胡錦濤那裏,胡知道羅幹這一手兒是公報私仇、他和江澤民是狗咬狗,胡當然不往裡攙和,於是把原件轉給江澤民,自己不表態。江一看大怒,立即批示,大意如下:「上海市對外的窗口,動作太大會造成國內外的巨大震動,對大局不利。陳良宇是好人。」羅幹碰了一鼻子灰,依然心有不甘。

得知此事後,陳良宇為避免事態擴大,日前在中央政治局生活會、上海市委常委組織生活會上作了自我批評,承認自己工作浮誇,對反腐敗、幹部廉政建設抓得不力,社會反響強烈。有人說,陳的自我批評是為的把別人嘴堵上。

陳良宇一邊檢討一邊反撲

九月三十日,陳良宇進行反撲。他派遣幾百名上海警察全副武裝到北京追捕八十五名去北京上訪的上海房屋被毀者。照中央的慣例,一般都是由當地警方捉拿上訪者和「盲流」,然後送回原居住地。由上訪者居住地的警方直接到北京捉人的,可謂絕無僅有。此事在北京引起很大轟動,有人說,「上海幫」已經喪心病狂,居然向胡錦濤、溫家寶示威,其實陳不但是向胡溫示威,還是向朱熔基示威,也向羅幹示威。中共中央的事實在太複雜了,縱橫交錯的關係交織在一起,不認真找出線頭,還真不容易理清楚看明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