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熔基讓賈黃李辭職 尉健行爆中共高層內控色情絕密(多圖)
 
林立
 
2003-11-22
 
【人民報消息】中共道貌岸然的形象前些時候已經被打破了,中共高官們在回憶錄中透露了男女幹部在一起鬼混的腐爛生活作風。注意:這些事情被透露,而不是被揭露。他們不認為這是不可見人的醜聞,道德標誌在中共掌權時代已經扭曲了。

中共的絕密:「內控政策」


中國淫亂的根源
《動向》11月刊透露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原來中共自建國以來對幹部生活作風問題有個「內控政策」。

中共三中全會之後,已經退下來的領導幹部都有了新的安排。朱熔基、尉健行接受了一個特殊任務:找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和賀國強、王兆國等人「談心」。

尉健行提到共產黨對幹部生活作風問題的「內控政策」,指的是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初,中共黨內對幹部的生活作風問題,有過一個「內控政策」,共有三條:凡行政十七級以上幹部(即區、營級)在生活上腐化,但政治上表現好、工作上沒過失,一般不作黨紀、行政處理;凡行政十三級以上幹部(即地、師級)生活上腐敗,但政治上表現好、工作上沒大過失,組織不需查究;凡行政八級以上幹部(即省、部、軍級)生活上的問題,一律不列為問題。

也就是說從政策上明文規定,越高的幹部越有權力淫亂,從行政十七級以上的幹部可以生活作風腐爛,中共十三級以上算高幹,行政十七級地方上是區級、軍隊裡是營級,我們國家有多少區級幹部,軍隊裡有多少營級幹部?但他們的腐爛是有條件的,到了行政八級以上的幹部才可以受到保護隨意鬼混。怪不得當時的副總理薄一波能放心大膽地讓女秘書流產三次,女秘書成了薄熙來的母親之後,薄一波根本不避諱警衛員,抱著新來的秘書又啃。現在才明白為什麼江澤民要把那幾位四季發情的江家幫都提升到行政八級以上,也更明白為什麼江澤民敢把情婦公開攜帶出席軍事會議。

這個不知羞恥、不可救要的「內控政策」說明了中共是個什麼東西,越爛越壞的人越當最高領導,越當最高的領導越可以合法地淫亂!這就不難理解我們當今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領導核心是中國最壞的殺人淫亂貪腐賣國賊組成的,這樣敗壞的黨卻要霸住統治地位裝模作樣地「三講」,還要三個代表,真是不知羞恥!

退下的元老和軍頭有新的工作安排

江澤民提拔的那幾個江家幫佔著茅坑不拉屎,尤其是黃菊,工作幹不了還得找吳邦國幫助處理。從去年11月8日召開十六大到今年11月3日差幾天就一年了,政治局常委會裡的江家幫成事不足壞事有餘,把國家搞得一塌糊塗,在沒有任何辦法的情況下,十一月三日,中央政治局在例會上宣布: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出面邀請(在措詞上不是聘請)朱熔基、李瑞環、尉健行、張萬年、遲浩田、王瑞林等六位同志,就中央政策、方針方面的制訂,任顧問工作。

三中全會之後,退下來的老幹部,有的到地方、軍隊考察;有的參與指導從八十年代以來的黨史整理編輯工作;有的在政治局和常委內部做協調工作。

近期,李鵬到西南考察;李嵐清到華北考察;姜春雲到山西考察;張萬年到南京軍區、廣州軍區考察,遲浩田到二炮基地考察;王瑞林到軍事科研單位考察;喬石、李瑞環和丁關根則指導有關黨史的編輯工作。

朱熔基尉健行的特殊任務是制止四季發情


朱熔基
朱熔基、尉健行的特殊任務是找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和賀國強、王兆國等人「談心」。

從去年十六大以來,中央政治局、中紀委從未間斷地收到黨內外對賈慶林、黃菊、李長春和賀國強、王兆國、劉淇、陳良宇、陳至立等人的資格和問題的舉報和質疑。賈慶林、黃菊等也多次在內部會議上承認:在工作和個人精神上,都承受著沉重的壓力。但賈慶林和黃菊在壓力面前沒有任何悔過之心,照樣我行我素。

朱熔基:人貴有自知之明,不行就辭職

據悉,朱熔基對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等人說:我想提幾點忠告:必須正確認識自己存在的工作問題、作風問題。人貴在有自知之明。在工作上犯錯誤,總是難免的,當然要盡量少犯錯誤、少花些代價,不要明知是錯誤,是違背人民意志,違背國家利益,違背法制和規則的,還以自己的權力,為自己的錯誤、過失掩飾、堅持,這還能稱得上是共產黨員幹部的黨性、性格和作風嗎?我看,連一個正直的人、有抱負的人的起碼條件都沒有,那還不如請辭,離開官場好些。朱熔基特別告誡他們:到中央工作,不要搞拉幫活動,必須無條件執行領導集體的決定,非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決定授權,個人不要再插手原地方上的黨政事務,特別是人事、組織上的問題;要管教好家屬,人民公僕的家屬沒有特權,不准在政治上、工作上、教育上、生活上搞特權,國家憲法、黨紀都賦予人民有權利控告、罷免、要求搞特權、濫權的幹部下臺和接受法律審查;要在工作作風、生活作風上改變形象。

朱說:一個共產黨員幹部、高級幹部,有了家庭,還在生活作風上越軌,搞得烏煙瘴氣,是很不值得的,是很丟臉的,在這方面不要仿照西方的政治家。

西方社會新聞有充份自由,所以一點緋聞都會滿天飛,共產黨高級幹部的腐敗不能說是仿照西方的政治家,西方內閣沒有中共這種「內控政策」,政治家出了緋聞一般是自動辭職,共幹的淫亂是中共獨裁的「土特產」 不是舶來貨,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尉健行找賈賀王「談心」,要他們對組織交代自己的問題


尉健行
據悉;尉健行先後和在福建省工作過的賈慶林、賀國強、王兆國談心。

尉說:黨內、社會上都對你們在福建工作時有關失職問題,有關經濟利益問題,有關家屬牽連的問題,有關個人生活作風的問題,有較多、較激烈的意見。作為個人,要認真反省。出了這麼多、這麼嚴重的經濟、金融、走私、逃稅、匿名帳號、資金外逃等問題,誰負責,負什麼責?個人和家屬是否清白?還是要講清楚,要對人民、對組織有個交代,否則,工作總是有有形的壓力,工作展不開,話也講不響,這個包袱是會把人壓垮的。尉直接提到,以象徵性價格「買」入市值數百倍的豪宅,用匿名、家屬名義成為業主,還提到福建省匿名、假名三多:銀行帳號多、公司註冊多、樓宇住宅多。

雖然這不是雙規,但明擺著的,取證材料已經都準備齊全了,證據都砸實了。今天不坦白不交代沒有關係,但總有一天得交代。你迷信也好,你反對迷信也好,回顧歷史教訓,幹壞事沒有一筆勾銷的,只要幹了壞事,就決沒有僥幸的。幹多大壞事就有多大報應,屢試不爽。

從中共對於生活問題的「內控政策」來看,中共不會就這一個「內控政策」,江澤民的「一刀切」就是另一個「內控政策」,但我們還需要知道更多嗎?這一個「內控政策」就已經把中共的表面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盜女娼的醜惡本質暴露得一覽無餘。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