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歷史 整體歪批歷史(多圖)
 
青晴
 
2003-12-2
 

人民頭上的大山
【人民報消息】《了望東方周刊》上有關於「中央政治局集體探求興衰定律」的報導,新華網12月1日轉載了這篇報導。

報導說,11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集體學習,聽取首都師範大學齊世榮教授、南京大學錢乘旦教授就15世紀以來世界主要國家發展歷史考察這一題目進行講解。這一講解進行了90分鐘。講解結束後,一些委員向兩位教授提出了一些問題,提問和兩位教授的解釋持續了20多分鐘。

24日下午,備課3個月的錢乘旦和齊世榮教授一起,共就9個國家近代以後現代化的發展歷程及國家興衰的經驗、教訓進行了講解。這9個國家是: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德國、日本、前蘇聯、美國。其中,除前蘇聯外,都是昨天或今天的資本主義強國。

報導說,為什麼不斷有一個又一個偏遠小國驟然興盛,成為所向無敵的霸主?為什麼不斷有一個又一個不可一世的龐大帝國衰敗乃至消亡?為何歷史上的強國都只能維持一個世紀左右的霸權?這其中到底有著怎樣的規律和共性,中國從中究竟應領悟到什麼經驗或教訓?

這是中央政治局急切希望得到的答案,他們在找長生不老之藥。

制度創新不解決根本問題

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央政治局尋找解決龐大帝國衰敗乃至消亡的歷史真相應該說是個非常好的開端。但是這裏有個問題,為什麼要尋求興衰定律答案?基點是什麼?是為了中共繼續維持獨裁政權,還是為了中華民族能夠繁榮昌盛?這是個根本問題,這個問題不搞清楚,即使找到了興衰定律答案,也會為了自身的利益而不肯認同,而歪批歷史。

錢教授說儘管形式不同,但西方國家都走了一條「資本主義」的路,「非西方」國家也在走資本主義的路。他說:「我們提交的是一個全面的報告,不僅僅談了經濟、科技話題。我們非常強調制度的創新。」報導說,從制度創新來說,重商主義、工業革命是一種經濟革命,也是制度上的。蘇聯搞計劃經濟,也是一種制度創新。

中共高層近來一直在談論政治改革、體制改革,認為這可以使中共政權起死回生。重商主義、工業革命、制度創新起不起作用呢?在一定時期會起一定作用,但不能起到挽救國家興亡的根本作用。從歷史來看,沒有一個國家或朝代是因為沒有重商,沒有搞工業革命而衰敗乃至消亡的;也沒有一個末朝末代因為換湯不換藥的「制度創新」而又興旺起來的。

江澤民在為後人書寫著歷史的教訓


中華民族的罪人!
翻開史書,那些衰敗乃至消亡的龐大帝國的末代統治者都是暴君,而他周圍能夠得寵的、能夠站得住腳的都是專門指鹿為馬、阿諛奉承的小人,而真正憂國憂民、敢於直言的忠臣不是被處死就是被流放。中國正在重覆著同樣的歷史。

歷史告訴我們,當一個國家只允許充斥謊言,不允許談論真理、正義和善良時,這個國家已經注定了它滅亡的命運。無論它如何貌似強大,都是只紙老虎,一陣綿綿細雨就可以摧爛它。歷史的教訓太深刻了、太久遠了,但總是僥幸以為自己可以改變歷史規律的那些暴君依然為後人書寫著歷史的教訓。

江澤民以為把江上清叫作「親愛的父親」,他的親媽就是王者蘭了;他以為只要自己派人歪批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歷史就按照他的意志改變了。歷史就是歷史,無論別有用心的人如何要歪曲它、扭曲它,後人必定會還其本來的面貌,而歪曲篡改者就成了歷史上的「醜角」。

歷史教訓不是人人都虛心接受的

歷史不是人人都學得懂,人人都願意學,人人都虛心接受的,歷史的教訓是給那些勇於借鑑、勇於改正自己、正視自己錯誤的那些人留下來的,江澤民和死心塌地跟著他走的那一小撮江氏走卒恐怕學不懂,即使看懂了也會裝不懂,因為他們要真懂的話,他們今天該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他們幹嗎?政治局的委員們有多少能學得懂?真能學得懂的多半會主動辭職,會讓賢,會負荊請罪,但是江氏犯罪集團依然在犯罪,依然在包庇縱容犯罪,因為他們不相信歷史的教訓會降臨到自己頭上。

中共的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中共高層無論怎樣認真學習近代歷史,也無法解開中共走向滅亡的死結。首先,中國的賣國賊、禍國殃民的江澤民父子侵吞國庫的錢有多少?侵占的權力有多少?有人敢過問江澤民偽造的歷史和出身嗎?敢不敢違背江澤民的指令,把用來鎮壓法輪功的那四分之一國家財力收回,用在窮苦百姓身上?敢不敢以法治國,法律置於權力之上?敢不敢把江氏父子和政治局委員們約束在法律之下,公開自己的財產?解決不了這些眼前的問題,重商主義、工業革命、制度創新就變得抽象又滑稽可笑。


屠殺善良百姓的江屠夫!
另外,錢教授說,「我們從這些國家的發展史上應該學到的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任何時候都要站在時代前列,跟進時代潮流。如果跟不上了,就一定會掉下去。」

時代潮流是什麼呢?從目前看來就是打擊「邪惡」軸心國,教授們敢把這真實講給政治局委員聽嗎?他們又會如何表態呢?所以,中央政治局集體探求興衰定律時,他們所講的、所聽的、所研究的都不是歷史的真實,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在選擇歷史進程中,對自己有利的、符合自己意願的那部份研究,真實的歷史教訓那就是中共當前解不開的死結──古羅馬有一個暴君叫尼祿,中國有一個尼祿叫江澤民

自從中國有了江澤民,黑社會頭子可以把中共高官指揮得團團轉,高官可以明目張膽地當黑社會契爺阿公;豆腐渣工程合理合法地遍及各個領域;造假花樣翻新地從《焦點訪談》到黑芝麻,無所不假無所不騙;賣國賊牢牢緊攥軍權,還不忘把兒子都送進去當將軍;殺人狂掌控公檢法,用惡人整好人,......這些對於未來人來說,都是不堪回首的歷史,而今天,在中國,正津津有味地上演著。

如果政治局研究歷史,不結合獨裁暴君不觸及個人利益,那可真是紙上談兵,這種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其實不開也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