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历史 整体歪批历史(多图)
 
青晴
 
2003-12-2
 

人民头上的大山
【人民报消息】《了望东方周刊》上有关于「中央政治局集体探求兴衰定律」的报导,新华网12月1日转载了这篇报导。

报导说,11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集体学习,听取首都师范大学齐世荣教授、南京大学钱乘旦教授就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考察这一题目进行讲解。这一讲解进行了90分钟。讲解结束后,一些委员向两位教授提出了一些问题,提问和两位教授的解释持续了20多分钟。

24日下午,备课3个月的钱乘旦和齐世荣教授一起,共就9个国家近代以后现代化的发展历程及国家兴衰的经验、教训进行了讲解。这9个国家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前苏联、美国。其中,除前苏联外,都是昨天或今天的资本主义强国。

报导说,为什么不断有一个又一个偏远小国骤然兴盛,成为所向无敌的霸主?为什么不断有一个又一个不可一世的庞大帝国衰败乃至消亡?为何历史上的强国都只能维持一个世纪左右的霸权?这其中到底有着怎样的规律和共性,中国从中究竟应领悟到什么经验或教训?

这是中央政治局急切希望得到的答案,他们在找长生不老之药。

制度创新不解决根本问题

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央政治局寻找解决庞大帝国衰败乃至消亡的历史真相应该说是个非常好的开端。但是这里有个问题,为什么要寻求兴衰定律答案?基点是什么?是为了中共继续维持独裁政权,还是为了中华民族能够繁荣昌盛?这是个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即使找到了兴衰定律答案,也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不肯认同,而歪批历史。

钱教授说尽管形式不同,但西方国家都走了一条“资本主义”的路,“非西方”国家也在走资本主义的路。他说:“我们提交的是一个全面的报告,不仅仅谈了经济、科技话题。我们非常强调制度的创新。”报导说,从制度创新来说,重商主义、工业革命是一种经济革命,也是制度上的。苏联搞计划经济,也是一种制度创新。

中共高层近来一直在谈论政治改革、体制改革,认为这可以使中共政权起死回生。重商主义、工业革命、制度创新起不起作用呢?在一定时期会起一定作用,但不能起到挽救国家兴亡的根本作用。从历史来看,没有一个国家或朝代是因为没有重商,没有搞工业革命而衰败乃至消亡的;也没有一个末朝末代因为换汤不换药的“制度创新”而又兴旺起来的。

江泽民在为后人书写着历史的教训


中华民族的罪人!
翻开史书,那些衰败乃至消亡的庞大帝国的末代统治者都是暴君,而他周围能够得宠的、能够站得住脚的都是专门指鹿为马、阿谀奉承的小人,而真正忧国忧民、敢于直言的忠臣不是被处死就是被流放。中国正在重复着同样的历史。

历史告诉我们,当一个国家只允许充斥谎言,不允许谈论真理、正义和善良时,这个国家已经注定了它灭亡的命运。无论它如何貌似强大,都是只纸老虎,一阵绵绵细雨就可以摧烂它。历史的教训太深刻了、太久远了,但总是侥幸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历史规律的那些暴君依然为后人书写着历史的教训。

江泽民以为把江上清叫作“亲爱的父亲”,他的亲妈就是王者兰了;他以为只要自己派人歪批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历史就按照他的意志改变了。历史就是历史,无论别有用心的人如何要歪曲它、扭曲它,后人必定会还其本来的面貌,而歪曲篡改者就成了历史上的「丑角」。

历史教训不是人人都虚心接受的

历史不是人人都学得懂,人人都愿意学,人人都虚心接受的,历史的教训是给那些勇于借鉴、勇于改正自己、正视自己错误的那些人留下来的,江泽民和死心塌地跟着他走的那一小撮江氏走卒恐怕学不懂,即使看懂了也会装不懂,因为他们要真懂的话,他们今天该坦白交代自己的罪行,他们干吗?政治局的委员们有多少能学得懂?真能学得懂的多半会主动辞职,会让贤,会负荆请罪,但是江氏犯罪集团依然在犯罪,依然在包庇纵容犯罪,因为他们不相信历史的教训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中共的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中共高层无论怎样认真学习近代历史,也无法解开中共走向灭亡的死结。首先,中国的卖国贼、祸国殃民的江泽民父子侵吞国库的钱有多少?侵占的权力有多少?有人敢过问江泽民伪造的历史和出身吗?敢不敢违背江泽民的指令,把用来镇压法轮功的那四分之一国家财力收回,用在穷苦百姓身上?敢不敢以法治国,法律置于权力之上?敢不敢把江氏父子和政治局委员们约束在法律之下,公开自己的财产?解决不了这些眼前的问题,重商主义、工业革命、制度创新就变得抽象又滑稽可笑。


屠杀善良百姓的江屠夫!
另外,钱教授说,“我们从这些国家的发展史上应该学到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时候都要站在时代前列,跟进时代潮流。如果跟不上了,就一定会掉下去。”

时代潮流是什么呢?从目前看来就是打击“邪恶”轴心国,教授们敢把这真实讲给政治局委员听吗?他们又会如何表态呢?所以,中央政治局集体探求兴衰定律时,他们所讲的、所听的、所研究的都不是历史的真实,都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在选择历史进程中,对自己有利的、符合自己意愿的那部份研究,真实的历史教训那就是中共当前解不开的死结──古罗马有一个暴君叫尼禄,中国有一个尼禄叫江泽民

自从中国有了江泽民,黑社会头子可以把中共高官指挥得团团转,高官可以明目张胆地当黑社会契爷阿公;豆腐渣工程合理合法地遍及各个领域;造假花样翻新地从《焦点访谈》到黑芝麻,无所不假无所不骗;卖国贼牢牢紧攥军权,还不忘把儿子都送进去当将军;杀人狂掌控公检法,用恶人整好人,......这些对于未来人来说,都是不堪回首的历史,而今天,在中国,正津津有味地上演着。

如果政治局研究历史,不结合独裁暴君不触及个人利益,那可真是纸上谈兵,这种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其实不开也罢。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