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这新闻埋下一个伏笔(多图)
 
陈东
 
2005-12-26
 

孙志刚在收容所被殴打致死!
【人民报消息】美国之音9月3日报导「广州黄村街派出所获全国一级称号 曾收容并殴打致死孙志刚」,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中国广州的天河区公安派出所曾因为拘押武汉的大学生毕业生孙志刚,后来孙志刚在收容所被殴打致死,震惊了全国。今年,这个派出所被评为全国一级优秀派出所。」

这埋下了一个伏笔:暂住证要恢复了!

慈溪新闻网12月14日透露了一个消息,全国第一个取消暂住证、推行登记暂住制城市的沈阳,拟于明年恢复“暂住证”的使用。

报导说,这则颇具戏剧性的消息在12月13日被媒体披露,距离沈阳取消暂住证制度的2003年7月22日仅仅过去29个月。

有人曾经对孙志刚的父亲说,孙志刚的惨死才取消了暂住证制度。使我们今天不至于整天过着被流氓警察殴打罚款的胆战心惊的日子。

仅仅过去29个月,孙志刚父亲心灵上的伤口还在淌血,暂住证在2006年的新年之际将恢复。孙志刚白死了!

向外界透露这一消息的沈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刘和说,恢复“暂住证”的举措是按照省政府《关于切实做好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工作的通知》要求而做出的。「伟光正」怎么做都是“为农民着想”。

报导说,截至今年11月底,沈阳市共登记流动人口394342人,但警方人士表示真正在沈阳这个城市“流动”的人口远不止这个数字。


汕尾被杀农民家属悲愤难已!
谁不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门事事难”,为何越来越多的农民要流动到城市里去做最低等、最受人歧视的工作呢?中共在汕尾杀人后还继续追捕那些利益受损害的农民就是答案之一:土地被强占,伸冤算暴乱,冲锋枪和坦克车来封住农民的口。

报导说,「据了解,未登记人口的“流动”恰恰是“暂住证”恢复的重要背景之一。」而中共永远不打算面对人口“流动”的问题,因为从根本上讲,那不是农民搞出的问题,而是中共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们强占民产、涂炭生灵的纪实。

报导举了一个例子说,城市生活的概念对于永军夫妇而言,更像是他们手中矗立起的一座座富丽堂皇的建筑,无限接近却始终无法进入。

当他们亲手创造的文明和财富长久地与他们保持一定距离时,夫妇二人的心理落差在租住的四面漏风的砖房上得以物质化的体现。

于永军夫妇是沈阳市东陵区某建筑工地的建筑工人。来沈阳短短5年,他们经历了沈阳的暂住证时代和取消暂住证时代,现在则很有可能再次经历恢复“暂住证”时代。

2000年,内蒙古来沈务工的于永军夫妇办理了第一个暂住证,当时他们每人交纳了一年449元的费用,其中包括每月37元的管理费和5元的工本费。

2002年一月开始,沈阳暂住证收费降为经商的每年交纳65元,打工人员交纳25元。


不知还将有多少父亲痛不欲生!
于永军说,“当时想,凭啥让咱再交这钱?咱不违法也没犯罪,给城里人盖了那么多漂亮房子,这城里人咋还要拿个暂住证盯住咱,这不是防贼吗?”

“住店、打工、租房子,到哪里都要查一下你的暂住证,咱有身份证、户口本那都不行。”于永军说,“你看看那些人说话的口气,‘有暂住证吗……’尾音脱得忒长,眼睛斜着上下打量你……。”两年的城市生活让于永军变的敏感、自尊而且自卑。

在有收容遣送制度时,那些没来得及办暂住证和没有随身带暂住证的外地人,都可以被抓进去收容,甚至任意打死都是“合法”的。湖北籍青年孙志刚因没随身带暂住证而被广州天河区公安“收容”并惨遭毒打致死的事件因为他的大学生身份而被曝了光。据透露,孙志刚这样的悲剧在农民身上不知发生过多少起。

“暂住证”的恢复说明,喜欢虐杀百姓的罗干手又痒痒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