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的肠子没有老江的那么花花(多图)
 
杨奇
 
2005-12-19
 

(左)假大款王文洋(右)大贪官江绵恒
【人民报消息】据说老外一直学不会咱们的麻将,原因就在于,人家没有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这么多花花肠子,这一套对他们来说太复杂了。他们最典型的赌博,就是轮盘赌,全凭运气或概率。别说外国人,就是在外国长大的中国人的肠子也没那么花花。

大概在几年前吧,看到一则消息,说美国在三军中展开了学习“孙子兵法”热潮。当时看到此消息后一方面深感自豪,看来老美还是得向中国人借智慧;一方面也觉得疑惑,难道象什么“借刀杀人”、“落井下石”、“偷梁换柱”、“过河拆桥”、“瞒天过海”等等计谋还需要正儿八经去学习吗?对中国人来说,这些可都是一种遇事时的自然反应而已。

后来才知道,这些名词不是咱们老祖宗用在日常生活中的,在古代只是用于体现两军作战的智慧,以智取胜。可现代人道德败坏后,甚至用这些东西来对付亲人和朋友。例如“落井下石”这个词已经成为现代社会中那些最没有良心的人的写照。最典型的就是恩将仇报的中共元老薄一波,他坐中共监狱时被胡耀邦释放,而且进入中央高层,最后迫害胡耀邦的会议竟然是薄一波主持,调门还挺高。而江绵恒的“瞒天过海”就是假借与假大款王文洋合资的名义盗用国库的钱,实则王永庆的儿子一分没出。

这些年有一件事情颇让我痛心,那就是我们的现实在不断地糟踏好词,比如“小姐”,比如“同志”。还有一个被毁掉的好词是:“老实”,今天如果谁称赞另外一个人“老实”,那他肯定跟你急,因为“老实”几乎已经成为“无能”、“笨”的同义词。

这怪不得哪个人,社会越来越堕落,连江泽民当部长时到美国都悄悄的找“小姐”,让洋妓说这个大肥佬出手挺大方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中国人的道德在急剧的下滑,现实重塑了民众的价值观。

同样,我们今天说一个人“能干”,一般指的是这个人会整关系,会玩手段,会下黑手,会搞女人,会捞大钱。中共政治局常委会里罗干、贾庆林、黄菊等人除了黑不就是黄吗?我们的社会机制有利于此类人的生存和发展,而很多人都很羡慕或景仰此种“能干”的人。


江泽民的假爹江上青
谁没有见过,那无处不在的假烟假酒假药假文凭假结婚证假亲戚假避孕药假老鼠药假……中共前总书记的出身都能造假,我想不出对中国人而言,还有什么不能造假的,我只能说自己的想象力太有限了。

在澳洲,我们听说这么一件事。澳洲人是比较愿意为人民服务的,包括为中国人服务,可是后来却提到中国人就冒火,就不太愿意搭理。原来,有一些中国人在那边生活时发现,如果他装作不太懂英文,老外就会热情的开车把他送到目的地。于是很多中国人为了省钱就这么干。但是人家毕竟也不至于笨到屡屡上当还毫无知觉的地步,次数多了,也感到被当成“二百五”、“三八”愚弄了。从此后就不乐意为中国人服务了。

我还听一个朋友说起欧洲的事情。在欧洲的一些国家,手机是可以免费领取的。欧洲人一般是确有需要才去领,可中国人听说此事后,就一次次的领,多的领了十几个。人家虽然“笨”,但总还是有智力的吧,发现后就出台了规定,凡中国人只能领取一只手机。这还算没有斩尽杀绝,给中国人留了点颜面。

有位网友说他见识过一个50岁的美籍华人,他说起这么一件事:在留学期间,他用批发价花9台的价钱买了10台录音机,而后逐一把9台录音机退回商店,这样他就免费拥有了一台录音机。他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还十分自豪。

还有一位网友则贡献了另一则真实的故事:他在英国遇到过一个同胞,此人先买了一份保险,保险范围中有一台子虚乌有的电脑。然后他谎称自己的手提电脑被盗,结果成功的骗到了保险金。他逢人便吹嘘:“英国人真蠢,没派人来查,就把钱赔了。”

可是我们真的聪明吗?我们有没有计算过,为了这样的“聪明”,我们人与人之间失去了互信的基础,我们支付了多大的社会成本?澳洲从此不肯载中国人、欧洲电信从此限制中国人领手机,这是小事,可是一点小聪明败坏的是人类的道德,祸及的是一个民族的未来。

这且不管它吧,在我们自己国内,一个缺乏“诚信”的社会至少有几大弊,其中之一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败坏,所有人都生活在一种不安全感之中。我已经说过,“不安全感”是中国人不守道德之因。

互欺、互不信任的最明显表现就是彼此防范,其物化形态是什么?就是城市楼房里家家户户都有的防盗门、防盗窗,就是中国遍地都是的高高的围墙。我们都把自己关在了铁“笼子”里。那些丑陋的铁栅栏、那些一重重的铁门,是一个社会人心腐烂变质的见证!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为自己如此防范他人而感到羞愧,应该为自己如此被防范而感到耻辱!

新西兰的奥克兰郊区风景非常优美,那一带住着大批的中产阶级。他们住着一层(最多两层)的房子,有些是木结构的,给人感觉用力一脚就能踢开。房子外面一般有一道由灌木和花草建成的篱笆,透过篱笆上的漂亮的“天堂鸟”可以看见小院子里的果树长满了金黄的胡柚,有的人家地上也落了不少。这是他们住宅的基本格局,在全澳洲,大致也是如此。没有铁门,没有高墙,没有防盗窗。在堪培拉,我们只在两个地方看到了混凝土建成的围墙,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一个地方是驻扎着军队的总理府,还有一个地方是「中国大使馆」!

在澳洲期间,我带着一本《小说月报》,在里面读到张抗抗的一个小说《芝麻》,里面写到以骗别人出名的河南人,自己所承受着的苦果,他们彼此之间,即使是乡亲、同村人,也不得不厉行着严格的防范措施:家里有头家畜,男人不得不一夜夜搂着小畜娃睡觉,因为以前曾经大意,天天睡灶房挨着羊睡觉,可七只羊还是被人偷走了!那里“家家的牛都跟人睡,若是头母牛,男人和牛就像是夫妻差不多。”还有一个人,睡觉时把牵牛的绳系在手上,可半夜里那牛仍然被人偷走!这就是中国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关系的写照。我相信张抗抗这样的作家是不会写荒诞小说的,可她叙述的故事听来却不能不给人一种荒诞感。


江泽民要求德国焊死下水道铁盖!
比这更荒诞的还有,我印象最深的是江泽民当国家主席时,出访德国出的一个大丑,他要求把他车队经过的路边下水道铁盖全部焊死;去深圳参加典礼时除了几百警卫外,还外加坦克车护驾;去香港参加富豪论坛时走水路,要求用强灯把河底照的通亮……等等等等,都已经成为中共领导人举世闻名的丑闻。

前面我说到过西方人比较看重法律,他们通常也比较把承诺当回事。在中国,官方的新华网和人民日报,还有央视的“实话实说”都是句句谎言,现在中国大陆人谁还固守“一诺千金”,那真要成爆炸新闻上报纸了。

在澳洲期间,不知何故,我已经逐渐习惯于那种信任的感觉,对于所购物由商家托运一事,没有半点怀疑,我相信他们会准时把货物寄到机场。在某个农场,我与可爱的考拉合拍了一张照片,因为是用数码相机拍的,我向他们提出能否把照片发到我信箱,他们说可以。我就留下了我的Email地址。尽管他们那儿是农场,上网可能也不太方便,但我知道他们会守住诺言,哪怕我很快就会回到遥远的中国,哪怕我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再回到布里斯班的那个农场。我回到家,打开电子信箱,看到那封邮件已经静静的等在那儿,邮件名是:koala photo,打开邮件,里面说,“相信你现在已经回到了中国,我们把照片寄给你,希望澳大利亚的旅行令您愉快,并且在这儿所经验的一切都会给你留下美好的回忆。”

那时候,面对着屏幕,我在心里说,是的,我感觉,非常美好。

什么时候我们的国家也看重法律,人民之间看重承诺,恢复信任,拆掉心理上的篱笆呢?


(资料来源:佚名网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