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雪菲再爆中共警察强奸罪行 (图)
 
——──法轮功学员周雪菲在伯明翰声援600万退党集会上的发言
 
大纪元记者杰生 (美国)
 
2005-12-24
 



法轮功学员周雪菲在伯明翰声援600万退党集会上发言

【人民报消息】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各位来宾:

下午好!

我叫周雪菲,来自乔治亚州的亚特兰大,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受邀参加这个活动,我感到非常荣幸,很高兴啊,赶快就来了。记得在10月22日,就是将近两个月以前吧,那时呢,我们在亚特兰大声援500万退党,如今一转眼,退党人士又已高达6,401,278 人,将近650万了。在这里的各位,有的见过面,也有第一次结识的,还有的,是从中国大陆来的受过恶党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就在几天以前,我看到国际网站明慧网登出的一则消息,就是大家都已晓得的、河北涿州发生的强奸法轮功女学员的恶性事件,那个叫做何雪健的强奸犯连续强奸了两位农村的中老年法轮功学员。这个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大家也都又看见了。

那么紧接着,12月13日,我又看到“丈夫进退两难,遭强暴的韩玉芝失去音讯”的明慧报导,由于怕被秋后算账,被中共恶党阴毒报复,本拼了命去向派出所讨公道的受害人韩玉芝的丈夫刘建增等于是被迫妥协了,不敢为自己的妻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讨回这个公道,那么韩玉芝从悲愤的向她丈夫讲:我被强奸了,到她悲愤的被迫离家出走,下落不明,作为一个女性,我从这悲愤的被迫出走中知道她受到多大的伤害。

作为来自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也知道当年,就是2000年6月,到现在五年半了,那时我们给逼得没法,一上访就是警察守在门口,问到名姓把你再捉回去,所以我就到了中南海打竖幅,给他们(警察)带到了一个地方,问是什么派出所,还不敢告诉我,后来我才调查到是府右街派出所,就当年1999年“425”和平请愿的府右街一带。那天下午把我们抓进去外面就是暴雨倾盆,我在里面被他们车轮问话,就是给这个中共伪政权来所谓“审问”哪,对做好人的人他们要“审问”,那么我就不报自己的姓名地址,我在里面也不知道几点,我就记得很清楚啊,那个个子不高的,看起来受过教育的、瘦弱的、看着模样30多岁的一个警察就突然威胁我,“啊你不说,那到了晚上12点以后,看我怎么着你!”我想身为女性,听到这么个话那威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之后他又连续威胁了几遍,最后我流泪了,觉得真是……我们也不能讲骂人的话吧,那就说­­他们就等于是这个邪恶中共的工具呀。

我也是坐过牢的,在邪恶的广东妇教所,地址就在佛山市三水区一区大□涡。2003年,我当时在这个迫害法轮功的所谓专管大队二大队,305房间,我睡在靠阳台的那面,那么我的斜上床,那个年青的女孩子,法轮功学员,广东湛江的,一个大姐临走之前告诉我她的事,也就她知道,那么为了给今后作证,大姐走之前就告诉了我,这个湛江的女孩子是在派出所给警察强奸了送来劳教的,她是个未婚的、年轻的姑娘!涉及到隐私啊,那样严酷的环境下,难以启齿,那就说,这样的案例没有被披露出来的,那是怎样的惨烈事实。

得知韩玉芝这样离家出走后,就在几天前,我就形成了一个想法,我现在就说出来啊:在这几年的迫害中,罗干这个大恶人,在这个大陆公安系统、政法委系统伸进一只黑手,它罪不可恕,神是不能饶恕它的,它的罪无可赦免,那么我今天说,我这个矛头就是对准罗干。中国有句古话:庆父不死,鲁难未已。邪恶不除,国无宁日。

好,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