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代表」入憲剛提交人大 全國連爆嚴重死亡事故──巧合?
 
作者:田鎮江
 
2003-12-31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一心想讓代表他自己「小科長」水平的「三個代表」入黨章、入憲法,引來些文人、轎夫推波助瀾,不問民意,不順天意,搞得舉國上下,百姓塗炭,不得安身。

俗話說,天下之大,無巧不成其書。其實是,冥冥之中,萬事皆有定數。

2003年12月22日中共提交修改中國憲法的建議,交由中國人大常委會討論,要求將「三個代表」寫入憲法。不過,中共的手法大家都知道,說是討論,到時表決,那些欽定的「人民代表」的「代表」們,哪個敢不舉手,哪個敢說半個不字?民意被強姦,全被「三個」代表了,你那半個「不」字還沒出口,它就封了你的嘴。杜導斌們敢於說「不」,不是被它們封了嘴嗎?劉成軍們自己說「不」,也敢於讓被蒙騙的人們知道怎樣說「不」,則被它們活活整死。

然而,天意不可違。

2003年12月23日晚,就在「三個代表」想入憲法的第二天,四川重慶轄下的開縣就「炸」開了。鑽探中的四川重慶開縣高橋鎮「中石油川東北氣礦」羅家16號礦井偏偏這時不爭氣,沒有聽從「三個代表」的思想憋住勁,毫不客氣地讓大量巨毒硫化氫氣體從地下噴了出來,沿著高橋鎮、正壩鎮、麻柳鄉的峽谷地帶迅速蔓延開去。官方報死亡240人,超過9千人因硫化氫中毒送醫院接受治療,疏散民眾4萬多人。2003年12月24號井噴未得到控制,有毒氣體濃度太高,無法救援。

2003年12月 25號天亮後才展開搜救工作。直到2003年12月27日上午,這一被稱為 「中石油川東北氣礦井噴事故」才得到控制。據目者稱,天然氣井噴發爆炸時,井口噴出一條巨大的泥龍,泥漿向天空噴射,地面在抖動。巨大的火球直沖天空,照亮了周圍的山。「嘶嘶」聲撕裂著空氣,井架上空聚集起黑沈沈的雲霧。空氣中彌漫著像臭鴨蛋的氣體,人一聞到就頭暈,心裡非常不舒服。

可伶那些來不及跑走的人,老弱病殘的人,還有許多牲畜和無數不知名的生物,一「氣」之下也「毒」死了。「三個代表」指引下的又一個「千村霹靂人遺矢,萬戶蕭疏鬼唱歌」的景象。何等的悲壯?!

或許是對那些圍著「三」打轉轉的文人墨客的警示,就在「三個代表」想入憲法的第四天,2003年12月26日上午,河北省武安市一個煤礦井下電纜著火引起火災,36名正在作業的礦工被困。十幾個小時後,火勢得到了控制,救援人員把26名遇難礦工的屍體送到了地面。

這邊廂「三個代表」唱得歡,而那邊廂又得多少「紙船明燭照天燒」啊!那些喉舌們,那麼多的「公僕」們,誰能給那些死去的人們出一紙悼文、盡一點點對主人最後的義務呢?

出於維護「三個代表」羞澀的面子,中共對災情、疫情(如對「薩斯」)往往「含情脈脈」,導致外界對中共方方面面表現出來的「真情實意」往往抱有懷疑的態度。而對於裝點門面的事情卻很「放得開」,總想「貼金恨不厚」,如不久前神五上天,喉舌煽情舉國狂慶,以致引起外界的鄙視。

2003年12月22日以後到今天,有多少生靈塗炭於「三個代表」之下,朋友們不妨留意留意,以免被那些代表「含情」掉了,總讓你看到一副羞澀的模樣。

那些想借「三個代表」往上爬的文人、轎夫們,為神州百姓身家性命計,請不要鼓噪了。你們一鼓噪,不知又要搭上多少條人命。三個代表入憲之時,恐怕也該是江澤民「下無生之門」了,那不也迅速斷了卿卿性命、讓你跟他走?一切順其自然,百姓也能得個安生。「三個代表」自然有它的去處--畢竟中國的垃圾桶還是不少的。

寫於2003-12-29

〔原題目::「三個代表」竄升入憲 違民意逆天意〕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