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曾加快了竊國的腳步 胡錦濤至今敵我不分(多圖)
 
林立
 
2003-12-11
 

警惕啦,癩蛤蟆鬧朝廷!
【人民報消息】中共現在非常危險,江澤民加上倆兒子要建立江氏王朝,而曾慶紅要借著江澤民的力建立自己的王朝,胡溫雖然在臺上,可架不住內部攪和的兇。

胡溫體制上臺一年,胡錦濤在大是大非的關鍵問題上唯唯諾諾、不敢堅持原則,致使很多支持和觀望的高層官員大失所望。江曾看到,胡錦濤不是急於收拾的第一對象,如果把與胡搭配的國務院總理打下去,那這個空有其名的國家主席和管不了書記處的總書記,便完全成為橡皮圖章了。

這一年來,曾慶紅沒少利用特務手段搜集溫家寶的「黑材料」,以便出重拳將他擊下臺。

現在到了年底,每年十一月,中共各級黨政機關照例進行年終總結。今年的年終總結,準備了一年的曾慶紅跳了出來。

江澤民腐蝕出亡黨亡國的地方黨政領導人

曾慶紅利用「年終總結」策劃了三次地方黨政領導人座談會,都是向國務院和溫家寶發難。他們指控的罪名是如此地荒唐可笑,但是看了卻讓人笑不出來。

江澤民獨裁了十三年的「灰黃」成果,就是腐蝕全國黨政軍幹部和老百姓,讓中華民族幾千年來遵循的「道德」、「良心」、「報恩」、「行善」等等人類應有的和津津樂道的規範蕩然無存。甚至把好的當成壞的,醜的當成美的,混淆是非顛倒黑白。

下面是江家幫、曾家幫的貪官污吏們給溫家寶定的罪名,這些官員都是三個代表的典範:

(一)中央領導(指溫家寶)更改地方的安排,到下面考察、訪問,使地方工作壓力加大,給保衛工作帶來困擾;

在他們看來,中央領導不應該更改地方土皇帝的安排,不應該檢查他們的工作,應該讓他們放任自流。

(二)中央領導(指溫家寶)講話。被社會團體、職工等斷章取義、引用,來抗拒地方政府;

言外之意是,中央領導不可以講話糾地方政府的偏,不可以下達指示,要任由土皇帝為非作歹。

(三)推行新政策、新措施太突然、太快,使地方政府工作處於被動、混亂、無政府狀態;

這個問題最好辦,凡是認為推行中央新政策、新措施有難度的幹部,把他們統統撤職,讓不感到被動、頭腦不混亂的、沒有無政府狀態的幹部上來,為人民服務。


討三年未發的工資被砍斷手筋
(四)職工打著紅旗(指中央政策、文件)和黨委、政府對著幹。罷工、罷市、示威、遊行,衝擊黨政機關,致使黨委、政府面對管治困難;

不到忍無可忍、活不下去的地步,沒有老百姓願意罷工、罷市、示威、遊行,凡是有這種事件發生的省市,正說明那裏的地方領導在欺壓百姓、殘害無辜。那些貪官污吏還有膽提出這個問題?他們都應該被法辦,立即法辦!

(五)社會各界借各種問題,不區分性質、是非,狀告政府部門及有關幹部(據資料:全國城市告政府部門、司法、公安部門,各類案件,每日平均二千多宗,十月份告黨政部門案的月紀錄達八萬五千四百四十多宗),上訪、請願,致使政府部門承受社會、中央兩方面的壓力;

從以上的問題可以看出,不能區分性質、是非的正是提出這個問題的官員們,那裏的領導班子應該立即改組。

(六)政府國土開發、工程建設項目已處於停滯,待新政策下達;

出了事了,把矛盾上交。老百姓都吃不上飯,誰讓他們搞那些大無當的工程建設?在那裏當官兒真舒服,只當老爺不負責任。

(七)失業補助和社會保障額提高,使地方財政支出嚴重超支;

少貪污點兒,都有了。

(八)中央(指溫家寶)對地方工作的批評指責,不預先打招呼,致使地方工作展開困難,黨政幹部民望普遍低落,承受政治上、精神上、工作上的壓力。

問問自己,為什麼有壓力?民望差?因為該下臺的、該雙規的、該法辦的、該槍斃的還坐在「人民公僕」的位子上。這個問題能公開出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中共在這些不知廉恥、不知自責的人手裡,中國沒有希望了!

黑白顛倒邪氣遍布


上海幫正在講政治!
《爭鳴》12月刊透露,除了以上八條之外,他們還把溫家寶到地方考察時對空頭政治的批評言論收集起來予以清算,以便指控溫家寶攻擊江澤民的「講政治」。下面是他們「揭發」的溫家寶的反江言論:

共產黨幹部要講政治,講政治不是空的,不是對準廣大群眾的。講政治要具體體現在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上,體現在正確政策、措施的貫徹、落實上,體現在為人民群眾解決好合理的、能辦到的或應該辦到的要求、訴求上,體現在為人民群眾謀幸福、維護人民利益和權利上;否則,講政治是空泛的,是沒有實際意義的。共產黨人講政治不是放在口頭上,不是用在宣傳、命令上,空洞的政治是要吃大虧的,是對國家、對人民、對黨的事業的欺騙、危害。講政治就是要在為祖國、為人民作出實實在在的服務、貢獻。

據悉,北京、山東、遼寧等地的黨政,還搞了胡、溫言行錄,作為揭發批判之用,可見江澤民的邪氣在這些地方還占上風。

曾慶紅急於奪權,已經利令智昏

曾慶紅太急於奪權了,他知道最大的威脅是江綿恒,江綿恒一進中央,他就沒什麼戲唱了,現在江澤民不顧一切地把江綿恒往上推,曾慶紅為了和江大公子搶時間,急得已經利令智昏了。

曾慶紅將三次座談會的一千二百多條的可悲可笑的「意見」整理後,搞了個名為「地方報告、座談工作紀要」,報請中央政治局審核,要整理成文件發向全國。曾慶紅還建議:為了「加強黨內政治民主、政治文明、活躍政治氣氛」,將該「紀要」以中共中央辦公廳、中組部、中宣部的名義,下發至省部級黨委。

但是這份專整溫家寶的「專案材料」卻在政治局碰了壁。中央政治局在審核該「紀要」時,僅有八人批上「同意」、「好」,而大多數委員則批上了「不宜」,「建議不妥」,「反對」。軍方的二名政治局委員郭伯雄、曹剛川也批上了「反對」。這使沒有自知之明的曾慶紅大感意外。四面楚歌的曾慶紅不知道他的這種做法是在幫助溫家寶提高聲譽和威望,而使自己的篡權陰謀更加暴露無遺。

江澤民執政十三年從內部徹底搞垮了中共

胡長青九十年代就說過:共產黨最多熬不過十年就得垮,中新網有文章說:貪官們不信共產主義,但堅信「總有一天中國會不行的」。這些貪官污吏都是消息靈通人士,江澤民的那些醜事惡事他們都清楚,他們知道只要江澤民還掌實權,中國就一定要完。

江澤民執政十三年,腐蝕的貪官污吏從中央到地方,為了保護這個階級,相應的就培植了遍及全國的無法無天的警察和秘密警察。胡溫體制的一些具體措施,比如取消「遣送站」,不准用暴力鎮壓請願群眾,限期解決超期羈押審查對象,嚴禁打擊報復上訪舉報者等等,都觸犯了從中央到地方那些無惡不作的官僚、警察和鷹犬們無法無天的權力,尤其是江氏家族的切身利益。再如限制幹部親屬承包工程和土地開發,取消幹部公費度假,對幹部出國考察招商等活動予以限制等等,都和江澤民的腐蝕政策相反,這引起了那些寧可毀國也要享樂的貪官污吏的強烈不滿。


訪民應與收拾江澤民同時進行
地方黨政領導抵制「胡溫新政」的一個重要手段,是把皮球踢給中央,紛紛向中央「報告」「請示」,要求中央給「解圍」,「減壓」,「給指示」。十月下旬至十一月中旬,平均每天有這類請示報告二十五六次。最多的幾天達五十多次,連股市下跌都要求中央給辦法。更嚴重的是聲稱胡溫的新政策措施「使黨委政府遇到空前大阻力」,「出現和遇到了新問題」,「部門承受政治、社會壓力」,「幹部普遍發生情緒低落,有不少人打退堂鼓」。有的省市領導人竟然以集體「引咎辭職」來要挾中央。

這雖然都是胡錦濤不敢下猛藥治頑疾的結果,但中共還有幾個官沒有犯法犯罪?要都揪出來,那中共就剩個空殼了,這正是江澤民腐蝕多年的成果。

胡錦濤至今敵我不分

和事佬是對內部人而言,面對禍國殃民的反華勢力就不能當和事佬了。遺憾的是胡錦濤至今敵我不分,他對這個「紀要」的批示是:問題要區分、要調查、要解決,問題不都是新產生的,有老問題,有積壓的問題,有解決不當造成的後遺症問題,總之,問題存在了、發生了,中央政治局要負責任,最大的責任是胡錦濤。

一番讓人耳朵長繭子的老調重彈,什麼問題都沒解決!

看起來胡錦濤好像是條漢子,在我看來他不是英雄。英雄是敢做敢當,沒做不當,嫉惡如仇。為什麼胡錦濤不敢勇敢地面對現實去解決問題?為什麼不分青紅皂白把他人的罪過統統攬過來?這不是逃避職責是什麼?一句「最大的責任是胡錦濤」 有什麼用?可以救國嗎?可以制裁江曾嗎?可以讓江綿恒、江綿康不插手軍隊嗎?江澤民那禍國殃民的罪過、賣國的罪過、把中華民族推入死亡深淵的如山如天大罪,胡錦濤擔當得起嗎?

為民除害要義無反顧


當江的橡皮圖章太累了!
江澤民、曾慶紅要把中國引到哪裏去,已經有很多人,包括高層領導人都清醒地看到了。他們提請中央要盡快調查江澤民不清的歷史,不能讓這個反華分子繼續掌握軍權,繼續指揮曾慶紅等走卒做著外部人做不了的毀國害民的事情。

如果胡錦濤承認自己是「人民的公僕」,那麼就按照「國家的主人」的要求去除江害、除曾害,除那些禍國殃民、殘害無辜百姓的禍害們。中國沒有誰地球都轉,但既然胡錦濤在這個位置上,就要在其位謀其政為人民造福。

歷史證明,一個人什麼都可以沒有,什麼都可以捨棄,但不能泯滅「正義」和「良知」,因為那是人類生存的最基本保證。

為了這個保證,國家主席胡錦濤,你的責任重大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