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慶林驚阻胡錦濤安撫 八大政治花瓶衝破阻力發出吼聲(多圖)
 
林立
 
2003-12-22
 
【人民報消息】共產黨剛建國時,周恩來把一些在國際上知名的著名民主黨派人士騙回國,給共產黨當了幾十年的統戰招牌。多少年前,那些人在共產黨的甜言蜜語中興奮地來了,多少年後一個個帶著遺憾和困惑老了去了,不管如何,這些人畢竟是幸運的,他們給共產黨提意見和建議,不需要坐牢,因為他們是共產黨向外展示「民主自由」的政治花瓶。

三中全會後,八個民主黨派向中共中央提出十條建議,題為《中國前途的根基是憲政》。這是他們當了五十多年政治花瓶之後,第一次集體向中共提出帶有明顯獨立政治訴求的綱領性文件。民主黨派聯合起來這種事以前沒有發生過,但個別黨派給黨中央提意見這樣的事還是時有發生。無論政治花瓶的「噪音」以什麼形式出現,共產黨的鐵拳砸下去都是消聲的。

爭鳴雜誌記者羅冰在12月刊向我們透露了這件事情,八大政治花瓶衝破阻力發出了壓抑已久、忍無可忍的聲音:要以法治國、不許黨、軍干涉朝政。該建議書共十條內容:

「確立憲法至高無上的權威地位」

(一)修訂憲法,確立落實憲政,體現依法治國。確立憲法是國家、行政、政黨之上的至高無上的權威地位。(江家幫先不幹了)

(二)軍隊是隸屬於憲法之下的國家軍隊,其職責、義務、宗旨為:捍衛祖國領土、領海、領空的神聖不可侵犯和統一;反對、抗擊外來的侵略、挑釁;奉命參加搶救災害、災難工作。(矛頭直指江澤民)

(三)改變黨組織在政府、人大、政協、司法機構部門擁有超越地位和權力。(偉光正能幹嗎?)

(四)通過立法,建立對執政黨、政府和領導幹部的監察、監督機制和機構,保障國家憲法、法規、政策的貫徹。(那江氏人馬都得坐監或槍斃)

「開放新聞自由」

(五)民主黨派團體在地區、基層,能獨立依規章發展組織,其地位應受憲法、法律的保障(爭鳴編者按:一九八九年中共中央組織部、統戰部對民主黨派團體組織發展有規定:首都和直轄市,民主黨派團體成員的發展,掌握在該地區共產黨員的百分之七至八;在各省區,是共產黨員的百分之三至五;並建議民主黨派組織發展成員,侷限於上層建築領域,在工礦企業農村「暫緩發展」)。

(1989年江澤民執政後,用強制手段不讓民主黨派發展成員,以保持共產黨員人數最多,可見江心裡也清楚沒人願意加入他領導的共產黨。)

(六)在憲法、法律的保障下,開放社會輿論、新聞自由,以維護國家利益、人民利益為基準。(那共產黨就垮了)

(七)在憲法、法律保障下,各政黨、社會團體和公民,都有結社、集會的自由和權利。(那還叫什麼獨裁專政)

「農民應享有政治工作教育的權利」


公開別人財產行,公開我的不行!
(八)立法通過或頒布措施,阻止和查處國有資產外流。公開公布查核國有資產情況,讓社會配合有關部門監督。(江澤民和政治局多數首先反對)

(九)全面檢討、總結建國五十多年以來的教育制度、方針的波折,確立好教育優先才能科技興國的方針。(先得查辦陳至立,江澤民不幹還真不好辦,那麼就得先把江辦了,胡錦濤有勇氣嗎?)

(十)全面檢討農村、農業、農民的方針政策,要解決農民擁有土地自主權,農民應享有其他階層享有的政治、工作、教育的權利。(三個代表把農民已經代表了)

實施省、市二級人大代表普選制

據知,九三學社中央還曾提出,由中共提出國家法制發展部署,根據國家發展情況,用三屆至四屆的時間,建立起以人民代表大會形式為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地位的社會主義社會制度,實施省、市二級人大代表普選制。(那曾慶紅的「等額選舉法」豈不蹧蹋了?江家幫豈不全軍覆滅了?)

中宣部、統戰部緊急封鎖建議書內容

這份建議書,是由民建中央成思危、農工黨中央蔣正華等執筆起草的。題為《中國前途的根基是憲政》,這是民主黨派「參政、議政」以來,第一次用憲法作武器,對中共獨裁專政進行的尖銳批評。無論他們是有心還是無意,這十條都是戳到了中共的致命處,戳到了江澤民的肺管子,嚇癱了江家幫。

目前,該建議書的內容,已在各民主黨派高層和中央一級的新聞單位中流傳,引起了熱烈的反響。以劉雲山為部長的中宣部、以劉延東為部長的統戰部已下達通知,進行嚴密封鎖,要求各部門對該建議書不作擴散,不作討論,理由是要防止借建議書製造政治混亂。

賈慶林、王兆國視建議書為洪水猛獸

政協主席賈慶林、前統戰部長王兆國都是那建議書中所指之人,為了維護個人和整個江澤民集團的利益,他們視建議書為洪水猛獸,因為他們讓江澤民調教到什麼都怕就不怕亡黨亡國。

早在去年中共十六大前夕,各民主黨派就開始商議草擬一份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建議書,當時由民建中央、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出面,擬成後,給了原中共中央統戰部長王兆國過目。王兆國看過之後,提出了勸阻意見:要多考慮國情和社會大局;要多考慮可能會影響民主黨派思想出現混亂:要多考慮時間、方式是否合適。

有人焦急地說,事情早就發生了,已經非常嚴重了,其實所有的人都早就看出來了,不是我們現在才發現的,到了這個時候還拿「時間和方式」做藉口就是存心要自我毀滅。

今年「兩會」後,四月底,再次由民建中央、致公黨中央、九三學社中央搞了一份對政治改革的初步看法,交給了全國政協主席、著名大貪官賈慶林。賈慶林看後;表示反對,說這種提法影響不好,偏離了黨的基本路線就要出大問題。政治體制改革最基本的一條就是要堅持黨的領導,這一條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既然黨要絕對領導一切,那為什麼軍隊召開黨的建設會議,總書記胡錦濤要跟在普通黨員江澤民的後面?可見「堅持黨的領導」只不過是維護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藉口而已。

在兩次阻撓之後,各民主黨派決定在三中全會之後將他們對政治體制改革的建議書,直接聯署交給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和中央政治局。

胡錦濤的承諾使人產生幻覺


胡錦濤等政治局常委與民主派中央人士等座談
十一月中旬,中央政治局由吳邦國、賈慶林出面,會同王兆國、李鐵映一起,和各民主黨派中央交換意見,並討論了這份建議書,雙方爭執不下,不歡而散。會見後的第二天,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五名常委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曾慶紅、賈慶林,在中南海會見並宴請了八個民主黨派中央和工商聯、無黨派人士共二十多人,以示安撫。

胡錦濤在會見各民主黨派和工商聯、無黨派人士時,明確表態說:建議書是對國家進步發展事業的忠誠、關心,對中央工作、改革和制訂方針政策有幫助。這話讓人聽起來舒服。

胡在會見時還作出承諾:本屆國家主席任內的一項重點的、富有挑戰性的工作,就是要解決好通過以立法建制的程序,來解決好人民強烈關心的問題:長官意志、個人說了算、淩駕於法規政策之上等等,要改革掉。從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員、省委書記、省長開始改革,請大家監督、監察,這是大家擁有的權利。

胡錦濤的講話,多次被出席者激動的掌聲所打斷。農工黨中央的負責人當場說:這是國家的希望,人民的期待。

這種讓人產生幻覺的場面以前也發生過,但期待的結果卻從未到來。原因是整個共產黨都爛了,一個腐敗到極點的獨裁黨怎麼可能擔負起興國興民的責任呢?況且胡錦濤依然被江澤民的槍桿子壓得喘不過氣,胡自己都翻不了身,怎麼能讓民眾翻身得解放呢?

胡錦濤只說對了一半

胡錦濤在會見時還說:要充分保障人民的權利和自由,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但一些領導幹部很怕人民的意見、不同的聲音,把反對意見、不同聲音當作反對黨反對政府對待,這樣是很危險的。人民有權利表達不同意見、不同訴求。黨組織和政府有責任為人民解決問題。人民是通情達理的。很多問題惡化、矛盾激化,是出在官僚作風上,出在體制不完善和缺陷上。胡錦濤又說:當人民感到受壓,得不到表達空間,那社會就不會穩定,政權也不會穩定的。

胡錦濤只說對了一半,確實當人民感到受壓,得不到表達空間,那社會就不會穩定。但是人民僅僅需要「表達」自己的意願嗎?表達意願是為了解決問題,只有問題解決了,社會才會穩定。光給表達空間不給解決問題,那社會根本不可能穩定。但是目前別說給解決問題了,連表達空間也殘酷地被剝奪了。例如,江綿恒霸占了上海黃金地段,強迫居民無償搬遷,老百姓上訪被抓回原地遭毆打;多少人寫寫文章表達對現實的不滿就被抓捕了;幫助上海搬遷戶提供法律咨詢的律師鄭恩寵這兩天剛剛被判了刑,等等等等。

胡錦濤拿錯了鑰匙


這是官僚及體制不完善問題嗎?!
胡錦濤說:「很多問題惡化、矛盾激化,是出在官僚作風上,出在體制不完善和缺陷上」,這是沒看清問題的實質,把敵我矛盾錯當成人民內部矛盾去處理,拿錯了開門的鑰匙,是胡錦濤至今依然徘徊在門外的原因。

江澤民出賣國土屬於官僚作風範疇嗎?江把幾十億美金偷偷存在海外銀行個人帳戶上,這是因為體制不完善造成的缺陷嗎?江澤民用四分之一國力打壓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造謠誣陷編造謊言,禍及幾億民眾,這是什麼問題?江澤民讓兩個兒子控制軍隊的各個部門這又是什麼問題?江澤民的歷史疑點至今中央不肯下決心調查,為什麼?

這樣禍國殃民的民族敗類,為何胡錦濤要對他無限的大度寬容?難道胡錦濤真的對出賣國土無動於衷?對無辜人民慘遭虐殺冷酷無情?

如果胡錦濤總是拿錯開門的鑰匙,大家別擔心,總會有人來開門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