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井噴 有人「發國難財」
 
作者:陳勁松
 
2003-12-30
 
【人民報消息】12月23日,重慶市開縣發生特大井噴事故。截至12月29日,官方公布,已經有234人死亡,近千人留醫,一萬人吸染毒氣,六萬人淪為災民,同時,大量牲畜也慘遭毒斃。這還僅僅是官方"數據"。當地村民透露,開縣小陽村全村一百多人,死剩七人;高旺村九十多人,逃出生天僅十幾人;村民曾看見公安、武警將一車車屍體運走……

重大,惡性,黑幕重重。舉世震驚!

事故引發外界一系列質疑:

為什麼氣井開採點竟位於民眾聚居區?(事發後,民眾伏屍四野。)當鑽井到達事故多發地層時,為什麼未做應急疏散和救援準備?(許多毫不知情的人們竟被毒氣活活悶死在家裡。)為什麼氣井現場缺乏起碼的安全設施?(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年銷售額4000億,但事發現場卻連一件安全設備都沒有。)為什麼救援工作遲至事發後30多小時才在"一片混亂"中展開?(當地人想施以救援,卻連防毒面具都沒有;至於幹部,"既無準備,也無能力",一個個幹瞪眼;擁有防化裝備的"人民解放軍"並未及時趕到;事發過程中,在他國同樣情形下常見的直升機,連一個影子都沒有見著!)

又是一起不折不扣的人禍!

在國務院成立的工作組中,有重慶市長王鴻舉,卻沒有市委書記黃鎮東,這證實黃鎮東可能因此下臺的傳聞。黃鎮東被排除在外,直接原因,是隱瞞事故真相。23日出事後,在黃鎮東的主導下,連續兩天,重慶當局謊稱只有8人死亡,在國際媒體大量跟進曝光之後,至25日晚,重慶當局才突然改口,承認已經死亡191人。

除隱瞞真相的劣跡之外,中南海高層的權力斗爭,也使黃鎮東可能成為替罪羊。原來,來自江澤民老家江蘇省的黃鎮東,隸屬"上海幫"或者"江家軍",所有升遷,皆由江澤民一手包攬。且不說在一年多的重慶市委書記任內,當地腐敗重重,災禍連連,早在其交通部長任內,就曾發生"大舜號"特大沉船慘劇,286人葬身渤海。此次,黃鎮東雖向災民"含淚道歉",卻沒有半點引咎辭職的表示。

據傳,胡溫早已對黃不滿。今年10月,溫家寶親往重慶為民工追討被拖欠的工錢,曾當著黃鎮東的面譏諷道:天天坐在辦公室裡,怎麼能知道農民的困難?

在"輿論一律"或"輿論導向"的原則下,官方媒體對諸如重慶井噴等事故一貫採取所謂"正面報導"。口徑通常如下:"黨和國家領導人高度重視","成立或派出工作組","當地領導趕赴現場","遺體辨認工作有序展開","死難者家屬情緒穩定","災民得到妥善安置","壓井成功",云云。

真實景象卻不能見諸報端熒幕,諸如:慘不忍睹的死者,悲痛欲絕的家屬,群情義憤的民眾,玩忽職守的貪官嘴臉,救援工作的遲鈍與混亂,現場缺乏安全設施的觸目驚心,特大慘劇的黑幕真相,等等。

如此"正面報導",唯一的"好處",是包庇了當權者,甚至利用災難,趁機為政府歌功頌德,往當局臉上貼金。美其名曰:保持"社會穩定" ,實際上是保持當局的"權力穩定"。江澤民鼓吹"悶聲發大財" ,實際上是"發國難財" 。重慶井噴,有人又發了一筆"國難財" !

類似慘禍如果發生在民主國家,必導致大批官員辭職或罷免;各級官員必主動向社會道歉謝罪;民眾、尤其受難者家屬必以強烈情緒控訴和追究責任人;各媒體必爭相追蹤事件真相,滴水不漏,直至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如此一番折騰,才足以震懾官吏,足以警醒社會,足以減少乃至杜絕悲劇的重演。

所謂"輿論導向"或"正面報導",恰恰是隱瞞真相的另一種形式。自上而下的隱瞞,對專制社會而言,是慣性,也是本性。沒有新聞自由和輿論監督,政治上的"大鍋飯",以及這一"大鍋飯"之下的累累人禍,將注定是無法打破的堅冰。

僅今年中國礦業事故(僅上半年就製造2800冤魂),死亡人數就已超過美國的"九一一"事件。"九一一"恐怖攻擊發生後,美國上下舉國憤慨,不僅奮傾國之威,一舉搗毀兩個獨裁政權;而且立即建立起全國高度嚴密的安全預警機制,將反恐置於首位。雖然國際恐怖分子一再揚言要再度襲擊,但自"九一一"兩年多來,在美國本土,恐怖分子竟無力發動任何一起攻擊。這部分歸功於美國當局有效的預警與應急機制。

國民的權利和生命高於一切,正是美國民主制度的精髓。這種集公開與公正、普選與監督於一體的先進制度,難道不值得中國人虛心借鑑與效法?人禍中國,此時不爭,更待何時?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