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井喷 有人「发国难财」
 
作者:陈劲松
 
2003-12-30
 
【人民报消息】12月23日,重庆市开县发生特大井喷事故。截至12月29日,官方公布,已经有234人死亡,近千人留医,一万人吸染毒气,六万人沦为灾民,同时,大量牲畜也惨遭毒毙。这还仅仅是官方"数据"。当地村民透露,开县小阳村全村一百多人,死剩七人;高旺村九十多人,逃出生天仅十几人;村民曾看见公安、武警将一车车尸体运走……

重大,恶性,黑幕重重。举世震惊!

事故引发外界一系列质疑:

为什么气井开采点竟位于民众聚居区?(事发后,民众伏尸四野。)当钻井到达事故多发地层时,为什么未做应急疏散和救援准备?(许多毫不知情的人们竟被毒气活活闷死在家里。)为什么气井现场缺乏起码的安全设施?(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年销售额4000亿,但事发现场却连一件安全设备都没有。)为什么救援工作迟至事发后30多小时才在"一片混乱"中展开?(当地人想施以救援,却连防毒面具都没有;至于干部,"既无准备,也无能力",一个个干瞪眼;拥有防化装备的"人民解放军"并未及时赶到;事发过程中,在他国同样情形下常见的直升机,连一个影子都没有见著!)

又是一起不折不扣的人祸!

在国务院成立的工作组中,有重庆市长王鸿举,却没有市委书记黄镇东,这证实黄镇东可能因此下台的传闻。黄镇东被排除在外,直接原因,是隐瞒事故真相。23日出事后,在黄镇东的主导下,连续两天,重庆当局谎称只有8人死亡,在国际媒体大量跟进曝光之后,至25日晚,重庆当局才突然改口,承认已经死亡191人。

除隐瞒真相的劣迹之外,中南海高层的权力斗争,也使黄镇东可能成为替罪羊。原来,来自江泽民老家江苏省的黄镇东,隶属"上海帮"或者"江家军",所有升迁,皆由江泽民一手包揽。且不说在一年多的重庆市委书记任内,当地腐败重重,灾祸连连,早在其交通部长任内,就曾发生"大舜号"特大沉船惨剧,286人葬身渤海。此次,黄镇东虽向灾民"含泪道歉",却没有半点引咎辞职的表示。

据传,胡温早已对黄不满。今年10月,温家宝亲往重庆为民工追讨被拖欠的工钱,曾当著黄镇东的面讥讽道: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怎么能知道农民的困难?

在"舆论一律"或"舆论导向"的原则下,官方媒体对诸如重庆井喷等事故一贯采取所谓"正面报导"。口径通常如下:"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成立或派出工作组","当地领导赶赴现场","遗体辨认工作有序展开","死难者家属情绪稳定","灾民得到妥善安置","压井成功",云云。

真实景象却不能见诸报端荧幕,诸如:惨不忍睹的死者,悲痛欲绝的家属,群情义愤的民众,玩忽职守的贪官嘴脸,救援工作的迟钝与混乱,现场缺乏安全设施的触目惊心,特大惨剧的黑幕真相,等等。

如此"正面报导",唯一的"好处",是包庇了当权者,甚至利用灾难,趁机为政府歌功颂德,往当局脸上贴金。美其名曰:保持"社会稳定" ,实际上是保持当局的"权力稳定"。江泽民鼓吹"闷声发大财" ,实际上是"发国难财" 。重庆井喷,有人又发了一笔"国难财" !

类似惨祸如果发生在民主国家,必导致大批官员辞职或罢免;各级官员必主动向社会道歉谢罪;民众、尤其受难者家属必以强烈情绪控诉和追究责任人;各媒体必争相追踪事件真相,滴水不漏,直至水落石出、真相大白。如此一番折腾,才足以震慑官吏,足以警醒社会,足以减少乃至杜绝悲剧的重演。

所谓"舆论导向"或"正面报导",恰恰是隐瞒真相的另一种形式。自上而下的隐瞒,对专制社会而言,是惯性,也是本性。没有新闻自由和舆论监督,政治上的"大锅饭",以及这一"大锅饭"之下的累累人祸,将注定是无法打破的坚冰。

仅今年中国矿业事故(仅上半年就制造2800冤魂),死亡人数就已超过美国的"九一一"事件。"九一一"恐怖攻击发生后,美国上下举国愤慨,不仅奋倾国之威,一举捣毁两个独裁政权;而且立即建立起全国高度严密的安全预警机制,将反恐置于首位。虽然国际恐怖分子一再扬言要再度袭击,但自"九一一"两年多来,在美国本土,恐怖分子竟无力发动任何一起攻击。这部分归功于美国当局有效的预警与应急机制。

国民的权利和生命高于一切,正是美国民主制度的精髓。这种集公开与公正、普选与监督于一体的先进制度,难道不值得中国人虚心借鉴与效法?人祸中国,此时不争,更待何时?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