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代表」入宪刚提交人大 全国连爆严重死亡事故──巧合?
 
作者:田镇江
 
2003-12-31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一心想让代表他自己「小科长」水平的「三个代表」入党章、入宪法,引来些文人、轿夫推波助澜,不问民意,不顺天意,搞得举国上下,百姓涂炭,不得安身。

俗话说,天下之大,无巧不成其书。其实是,冥冥之中,万事皆有定数。

2003年12月22日中共提交修改中国宪法的建议,交由中国人大常委会讨论,要求将「三个代表」写入宪法。不过,中共的手法大家都知道,说是讨论,到时表决,那些钦定的「人民代表」的「代表」们,哪个敢不举手,哪个敢说半个不字?民意被强奸,全被「三个」代表了,你那半个「不」字还没出口,它就封了你的嘴。杜导斌们敢于说「不」,不是被它们封了嘴吗?刘成军们自己说「不」,也敢于让被蒙骗的人们知道怎样说「不」,则被它们活活整死。

然而,天意不可违。

2003年12月23日晚,就在「三个代表」想入宪法的第二天,四川重庆辖下的开县就「炸」开了。钻探中的四川重庆开县高桥镇「中石油川东北气矿」罗家16号矿井偏偏这时不争气,没有听从「三个代表」的思想憋住劲,毫不客气地让大量巨毒硫化氢气体从地下喷了出来,沿着高桥镇、正坝镇、麻柳乡的峡谷地带迅速蔓延开去。官方报死亡240人,超过9千人因硫化氢中毒送医院接受治疗,疏散民众4万多人。2003年12月24号井喷未得到控制,有毒气体浓度太高,无法救援。

2003年12月 25号天亮后才展开搜救工作。直到2003年12月27日上午,这一被称为 「中石油川东北气矿井喷事故」才得到控制。据目者称,天然气井喷发爆炸时,井口喷出一条巨大的泥龙,泥浆向天空喷射,地面在抖动。巨大的火球直冲天空,照亮了周围的山。「嘶嘶」声撕裂着空气,井架上空聚集起黑沉沉的云雾。空气中弥漫着像臭鸭蛋的气体,人一闻到就头晕,心里非常不舒服。

可伶那些来不及跑走的人,老弱病残的人,还有许多牲畜和无数不知名的生物,一「气」之下也「毒」死了。「三个代表」指引下的又一个「千村霹雳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景象。何等的悲壮?!

或许是对那些围着「三」打转转的文人墨客的警示,就在「三个代表」想入宪法的第四天,2003年12月26日上午,河北省武安市一个煤矿井下电缆着火引起火灾,36名正在作业的矿工被困。十几个小时后,火势得到了控制,救援人员把26名遇难矿工的尸体送到了地面。

这边厢「三个代表」唱得欢,而那边厢又得多少「纸船明烛照天烧」啊!那些喉舌们,那么多的「公仆」们,谁能给那些死去的人们出一纸悼文、尽一点点对主人最后的义务呢?

出于维护「三个代表」羞涩的面子,中共对灾情、疫情(如对「萨斯」)往往「含情脉脉」,导致外界对中共方方面面表现出来的「真情实意」往往抱有怀疑的态度。而对于装点门面的事情却很「放得开」,总想「贴金恨不厚」,如不久前神五上天,喉舌煽情举国狂庆,以致引起外界的鄙视。

2003年12月22日以后到今天,有多少生灵涂炭于「三个代表」之下,朋友们不妨留意留意,以免被那些代表「含情」掉了,总让你看到一副羞涩的模样。

那些想借「三个代表」往上爬的文人、轿夫们,为神州百姓身家性命计,请不要鼓噪了。你们一鼓噪,不知又要搭上多少条人命。三个代表入宪之时,恐怕也该是江泽民「下无生之门」了,那不也迅速断了卿卿性命、让你跟他走?一切顺其自然,百姓也能得个安生。「三个代表」自然有它的去处--毕竟中国的垃圾桶还是不少的。

写于2003-12-29

〔原题目::「三个代表」窜升入宪 违民意逆天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