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弟妹全升少將 江家幫緊抓手中槍
 
作者:青竹
 
2003-12-7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和溫家寶查處上海周正毅案件,嚇得與周合夥圈地搶錢的上海幫成員一度驚慌失措。經過幾個月窺測方向密謀策劃之後,上海幫依仗槍桿子發起了猖狂反撲。這顯示出江澤民要拚死維護其太上皇地位。胡溫鞏固權力路程艱鉅,其新政任重而道遠。中共內部的斗爭,還有硬仗惡仗在前頭。

嚴厲鎮壓民眾對圈地的抗爭

周正毅案件曝露了上海幫一些貪官與房地產奸商互相勾結,公然掠奪人民財產的罪行。最初,這些上海幫成員感到害怕,不敢對民眾的抗爭公開鎮壓。隨著幫主江澤民給他們撐腰,他們壯起膽子,揮起了專政的鐵拳。

九月,上海公安局強行攔截了數百個到北京上訪的動遷戶,並逮捕了到上海市政府請願的群眾。十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上訪的動遷戶代表沈婷,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夥同上海市國家安全局人員搶走有效證件和錢包,形同土匪打劫。一個公民履行憲法賦予的權利,赴首都向中央政府和司法機構請願申訴,竟然「危害國家安全」,天理何在?正義何在?

在上海市居民與房地產開發商的斗爭中,律師鄭恩寵因協助居民打官司而遭到貪官忌恨。尤其是他協助靜安區居民與周正毅打官司,控告周非法占地,被上海幫視為眼中釘。他在司法交涉中仗義直言,不畏權貴,據理力爭,揭開了上海幫成員與周狼狽為奸剝削壓榨百姓的黑幕,最終惹惱了上海市委高官。鄭恩寵先是被剝奪其律師執業資格,又在六月六日被正式逮捕。十月二十八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鄭恩寵有期徒刑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判決書指控他曾向記者打聽新華社有關上海非法占地的內部參考材料內容,並在五月二十八日把屬於國家秘密的材料傳真給境外的中國人權組織,以及把上海下崗工人示威的消息透露給海外媒體。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完全是羅織罪名,誣陷冤枉。為了防止他們的貪贓枉法進一步被揭露和擴散,當局以事關國家機密為由,對鄭恩寵進行了不公開審判。

胡溫在槍桿子下暫時退讓

當五月周正毅案爆發時,一些海外媒體評論說,這是胡錦濤和溫家寶主動出擊,希圖通過查處此案整治上海幫,最終逼迫江澤民早日交出軍權。對於胡溫來說,這顯然是過獎了,因為這高估了胡溫的膽量和勇氣,低估了胡溫與江之間的妥協及合作。胡溫與江之間的政治關係相當複雜。他們相互並非水火不相容。江仍然掌握實際最高權力,胡溫要經過一個過渡時期才掌實權。這實際上是一種政治交易。他們的妥協及合作,今後仍有餘地,雙方都不會主動正面衝突。這是中共紅朝政治的現實。

周正毅案的爆發,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其必然性在於,由於金融問題已經嚴重到危及中共統治的地步,中共高層在去年年底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整頓金融界,重點清查壞賬和詐騙大案。其中,上海土地開發資金四千二百億元卻有三千億元下落存疑。根據中共搞運動的慣例,一定要抓幾個壞典型殺雞給猴看。就在這時,周正毅撞到槍口上。胡錦濤和溫家寶以維護政治穩定社會穩定為由主張進行查處。這不乏以周正毅案為突破口,對上海幫敲山震虎的政治動機,但看來胡溫沒有下決心就此與上海幫攤牌。

然而,胡錦濤和溫家寶查處周正毅案件,卻嚇得與周合夥圈地搶錢的上海幫成員惶惶不可終日。更使江家班感到驚恐的是,與周正毅內外勾結的原中國銀行上海分行及香港分行行長劉金寶被雙規,而劉金寶與江澤民的家屬關係密切,劉金寶曾經大筆貸款給其做生意。一旦這些問題被揭露,會影響到江的聲譽。在上海幫看來,這是一場保衛全體幫派利益的殊死斗爭。如果上海這個幫派基地失陷,上海幫就會全線崩潰,從而在全國這盤棋局中滿盤皆輸。

於是,曾慶紅和吳邦國出面極力為黃菊撇清,並保護陳良宇、韓正過關。但是,曾慶紅和吳邦國壓不住陣腳,上海群情洶湧。就在上海幫感覺頂不住的時候,大幫主江澤民親自出馬,威逼政治局不要繼續追究上海市委責任及其領導人與周正毅勾結貪腐問題。(見《動向》今年六月號第6-8頁;《爭鳴》今年七月號第12-14頁)。

在江澤民攜著槍桿子的淫威面前,胡錦濤和溫家寶被迫暫時退讓。看來胡溫不會深究上海幫貪官與本地房地產奸商互相勾結圈地搶錢的問題。

上海幫緊抓手中槍

雖然上海幫依仗槍桿子暫時扳回一局,但這種欺壓人民、倒行逆施的行徑肯定會激起更大民憤,導致人民更加痛恨江家班及上海幫。周正毅案件和上海幫對民眾的鎮壓也引起國際媒體和人權組織關注。十月二十八日,《紐約時報》和美聯社報導了上海民眾對秘密審判鄭恩寵律師的憤慨及動遷戶的持續抗爭。報導特別指出了上海官員的內心恐懼。審判場所周圍如臨大敵,戒備森嚴,預防鄭恩寵的支持者靠近。警察還拘留及圍困了一些動遷戶,使得他們無法去聲援鄭恩寵。上海幫這些色厲內荏、濫用權力的行為,已使他們在國際上更加聲名狼藉。

和毛澤東、鄧小平相比,江澤民沒有任何政治上和道義上的資產,只剩下赤裸裸的竊取來的國家暴力機器。江家班深知維持其權力的關鍵在於牢牢掌握軍權,因此更加握緊著槍桿子。江澤民已經通過連續大批提升將軍,不斷安插自己的親信,但仍然擔心他們不可靠。因而江澤民和曾慶紅一再直接任命自己的親屬到軍隊中任職或者越級提升他們的子弟兵。曾慶紅的二弟曾慶洋,在軍事科學院原是團級幹部,現已升至少將。三弟曾慶源,原是空軍指揮學院的中校,現任空軍後勤部副部長,正軍級,少將。曾慶紅的妹妹曾海生,從解放軍檔案館館長的任上調到總參謀部政治部任幹部部長,正師級,少將。江澤民的次子江綿康,現任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正軍級,少將。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恒,也以兼任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副總指揮的形式,插手軍事工程,為到軍隊任職作組織和輿論準備。

胡溫推動政改阻力大

由於江澤民親掌軍權,又有江家班子弟兵在軍中把持關鍵崗位,在今後一個時期,胡溫鞏固自己權力的過程就會拉長,就難以解決江澤民執政十三年製造和累積的各種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因而,胡溫推動政治改革的阻力仍舊很大,推行其新政的任務更加艱鉅,中國政治前景的不確定因素仍然很多。

(香港動向12月期刊)〔原題:江家班倚仗槍桿子反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