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红弟妹全升少将 江家帮紧抓手中枪
 
作者:青竹
 
2003-12-7
 
【人民报消息】胡锦涛和温家宝查处上海周正毅案件,吓得与周合夥圈地抢钱的上海帮成员一度惊慌失措。经过几个月窥测方向密谋策划之后,上海帮依仗枪杆子发起了猖狂反扑。这显示出江泽民要拚死维护其太上皇地位。胡温巩固权力路程艰巨,其新政任重而道远。中共内部的斗争,还有硬仗恶仗在前头。

严厉镇压民众对圈地的抗争

周正毅案件曝露了上海帮一些贪官与房地产奸商互相勾结,公然掠夺人民财产的罪行。最初,这些上海帮成员感到害怕,不敢对民众的抗争公开镇压。随着帮主江泽民给他们撑腰,他们壮起胆子,挥起了专政的铁拳。

九月,上海公安局强行拦截了数百个到北京上访的动迁户,并逮捕了到上海市政府请愿的群众。十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上访的动迁户代表沈婷,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夥同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人员抢走有效证件和钱包,形同土匪打劫。一个公民履行宪法赋予的权利,赴首都向中央政府和司法机构请愿申诉,竟然「危害国家安全」,天理何在?正义何在?

在上海市居民与房地产开发商的斗争中,律师郑恩宠因协助居民打官司而遭到贪官忌恨。尤其是他协助静安区居民与周正毅打官司,控告周非法占地,被上海帮视为眼中钉。他在司法交涉中仗义直言,不畏权贵,据理力争,揭开了上海帮成员与周狼狈为奸剥削压榨百姓的黑幕,最终惹恼了上海市委高官。郑恩宠先是被剥夺其律师执业资格,又在六月六日被正式逮捕。十月二十八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郑恩宠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判决书指控他曾向记者打听新华社有关上海非法占地的内部参考材料内容,并在五月二十八日把属于国家秘密的材料传真给境外的中国人权组织,以及把上海下岗工人示威的消息透露给海外媒体。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完全是罗织罪名,诬陷冤枉。为了防止他们的贪赃枉法进一步被揭露和扩散,当局以事关国家机密为由,对郑恩宠进行了不公开审判。

胡温在枪杆子下暂时退让

当五月周正毅案爆发时,一些海外媒体评论说,这是胡锦涛和温家宝主动出击,希图通过查处此案整治上海帮,最终逼迫江泽民早日交出军权。对于胡温来说,这显然是过奖了,因为这高估了胡温的胆量和勇气,低估了胡温与江之间的妥协及合作。胡温与江之间的政治关系相当复杂。他们相互并非水火不相容。江仍然掌握实际最高权力,胡温要经过一个过渡时期才掌实权。这实际上是一种政治交易。他们的妥协及合作,今后仍有余地,双方都不会主动正面冲突。这是中共红朝政治的现实。

周正毅案的爆发,有其必然性和偶然性。其必然性在于,由于金融问题已经严重到危及中共统治的地步,中共高层在去年年底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整顿金融界,重点清查坏账和诈骗大案。其中,上海土地开发资金四千二百亿元却有三千亿元下落存疑。根据中共搞运动的惯例,一定要抓几个坏典型杀鸡给猴看。就在这时,周正毅撞到枪口上。胡锦涛和温家宝以维护政治稳定社会稳定为由主张进行查处。这不乏以周正毅案为突破口,对上海帮敲山震虎的政治动机,但看来胡温没有下决心就此与上海帮摊牌。

然而,胡锦涛和温家宝查处周正毅案件,却吓得与周合夥圈地抢钱的上海帮成员惶惶不可终日。更使江家班感到惊恐的是,与周正毅内外勾结的原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及香港分行行长刘金宝被双规,而刘金宝与江泽民的家属关系密切,刘金宝曾经大笔贷款给其做生意。一旦这些问题被揭露,会影响到江的声誉。在上海帮看来,这是一场保卫全体帮派利益的殊死斗争。如果上海这个帮派基地失陷,上海帮就会全线崩溃,从而在全国这盘棋局中满盘皆输。

于是,曾庆红和吴邦国出面极力为黄菊撇清,并保护陈良宇、韩正过关。但是,曾庆红和吴邦国压不住阵脚,上海群情汹涌。就在上海帮感觉顶不住的时候,大帮主江泽民亲自出马,威逼政治局不要继续追究上海市委责任及其领导人与周正毅勾结贪腐问题。(见《动向》今年六月号第6-8页;《争鸣》今年七月号第12-14页)。

在江泽民携着枪杆子的淫威面前,胡锦涛和温家宝被迫暂时退让。看来胡温不会深究上海帮贪官与本地房地产奸商互相勾结圈地抢钱的问题。

上海帮紧抓手中枪

虽然上海帮依仗枪杆子暂时扳回一局,但这种欺压人民、倒行逆施的行径肯定会激起更大民愤,导致人民更加痛恨江家班及上海帮。周正毅案件和上海帮对民众的镇压也引起国际媒体和人权组织关注。十月二十八日,《纽约时报》和美联社报道了上海民众对秘密审判郑恩宠律师的愤慨及动迁户的持续抗争。报道特别指出了上海官员的内心恐惧。审判场所周围如临大敌,戒备森严,预防郑恩宠的支持者靠近。警察还拘留及围困了一些动迁户,使得他们无法去声援郑恩宠。上海帮这些色厉内荏、滥用权力的行为,已使他们在国际上更加声名狼藉。

和毛泽东、邓小平相比,江泽民没有任何政治上和道义上的资产,只剩下赤裸裸的窃取来的国家暴力机器。江家班深知维持其权力的关键在于牢牢掌握军权,因此更加握紧着枪杆子。江泽民已经通过连续大批提升将军,不断安插自己的亲信,但仍然担心他们不可靠。因而江泽民和曾庆红一再直接任命自己的亲属到军队中任职或者越级提升他们的子弟兵。曾庆红的二弟曾庆洋,在军事科学院原是团级干部,现已升至少将。三弟曾庆源,原是空军指挥学院的中校,现任空军后勤部副部长,正军级,少将。曾庆红的妹妹曾海生,从解放军档案馆馆长的任上调到总参谋部政治部任干部部长,正师级,少将。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现任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正军级,少将。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江泽民长子江绵恒,也以兼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副总指挥的形式,插手军事工程,为到军队任职作组织和舆论准备。

胡温推动政改阻力大

由于江泽民亲掌军权,又有江家班子弟兵在军中把持关键岗位,在今后一个时期,胡温巩固自己权力的过程就会拉长,就难以解决江泽民执政十三年制造和累积的各种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因而,胡温推动政治改革的阻力仍旧很大,推行其新政的任务更加艰巨,中国政治前景的不确定因素仍然很多。

(香港动向12月期刊)〔原题:江家班倚仗枪杆子反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