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面臨江曾聯盟生死挑戰 (五)──江澤民絕不敢打臺灣
 
中南客
 
2003-12-4
 
【人民報消息】《解放軍報》上吹捧的「江XX軍事思想」是假大空,實際上是零思想,江氏處理軍事與戰爭問題完全是陰謀家的非軍事手段,用以回避,但如果用軍事術語,也可以表達:

1.「不戰而屈人之兵」:

戰國軍事家孫武子說:「能而示之以不能」是說有軍事指揮之能卻顯示無能,三國時代東吳陸遜就是典型,有軍事天才卻顯示無能給眾將與勁敵劉備,結果火燒劉備連營八百里,大獲全勝。江氏正相反,通過《解放軍報》及何新等人的吹噓正是「無能而示之以能」,掩飾軍事上的外行與無能。

孫武子說:「用而示之以不用」是說真要用兵卻顯示決不會用兵,古今戰例,大多如此:「攻其無備,出敵不意」,希特勒軍隊打進蘇聯國境,斯大林還不相信,迷朦於《蘇德互不侵犯協定》;日本偷襲珍珠港前夕,一再表示和平誠意,和談代表團一直留在美國,直到美國宣戰。

中國人民解放軍介入韓戰,前後兩次都是極端保密,尤其1950年夏的第一次:支援中共解放軍朝鮮族四個師入朝作戰打衝鋒,至今瞞過美國與世界。當時周恩來通過印度總理尼赫魯的外交部長給美國傳話:「中國絕不會出兵參與北朝鮮軍事」,才使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深信不疑,直到遭遇中共解放軍,仍然以為小股部隊而分兵冒進,被彭德懷打了個措手不及。

歷史上真要用兵沒有大喊大叫的,解放軍戰史上舉凡攻城先公布城市政策: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絕不擾民之類。絕無江氏放縱軍特在網上叫囂「打過海峽,雞犬不留,沒加入自民黨的也不留活口,移民過去大換血」,大呼小叫,殺氣騰騰,增加彼岸人民敵視的道理。不斷演習,增調導彈部隊,潛艇故意浮出日本海面,皆屬於「不能而示之以能;不用而示之以用」。

真正要打臺灣是在1976年毛氏臨終之前,毛要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經過周恩來、葉劍英認真運籌調研,發現實施渡海,只能餵魚,才得作罷,毛臨終遺言才遺憾地改作:「一生做了兩件大事:把蔣介石趕到臺灣;發動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這才是真正要打臺灣,卻保密至今,很少人知道。

江氏的軍事戰略戰術也可以說是零思想,完全回避,妄想用陰謀手段達到戰爭目的,絕不敢動手打仗。

許多評論家指出江氏正坐在活火山口上,江氏倒行逆施,親手製造的尖銳社會矛盾,大陸猶如遍地布滿柴油,極怕戰火引爆,經不起一戰。

江氏地位只靠愚兵、愚民及暴力國家機器維持,對軍隊只是利用並不敢相信,軍內早已看出江氏組建武警部隊若是只為對付工農暴動,殺雞焉用牛刀?其搏斗訓練對付只操縱現代武器的正規部隊反而會占上峰。

今日解放軍戰斗力與士氣已不可與毛時代同日而語,已變質為軍閥部曲,官兵一致演變為官兵對立,江氏放縱軍隊走私,放手將校腐化只為聽命江氏鎮壓百姓,已不適於疆場拼命、無畏決斗於生死之地。

單從軍事角度,江氏也不敢去碰危機四伏的難以駕禦的戰爭機器,孫武子說:「不知三軍之事而同三軍之政,則軍士惑;不知三軍之權而同三軍之任,則軍士疑;三軍既疑且惑,則諸侯之難至矣!是謂亂軍」

江氏實在無資無才無德而任軍委主席,一旦實際操作,「是謂亂軍」,則江候之難至矣!

但是軍費陡增,演習頻繁,增調導彈部隊,潛艇故意浮出日本海,這種「不能而示之以能,不用而示之以用」的招數,連布什、陳水扁也摸不著底,舉棋不定而退避三舍,而真了解江氏絕不敢戰的,除江曾二人外,恐怕只有看透江氏品行、色厲內荏,早替江氏精打細算過的老千李登輝一人。如果沒有政黨輪替,由李登輝說了算的話,全民投改國號,那才真要江的命。江氏自己煽起的假愛國火焰會燒他自己,最後一招可能是SARS或「走為上計」,把大災大難的責任推給小胡,舉家逃難去者。

2.有所為與有所不為:

多人不理解中共為何耗資神5,雇工十萬,單位超百,參與協助者三百多部門,興師動眾,勞民傷財,以至日本質疑中共已無受援國資格,卻不去管死亡線上掙扎、自焚、服毒、示威、暴動的邊緣階級,可憐的工農?不去增加教育經費,空喊「科教興國」?不真去反腐肅貪,杜絕資金外逃,及銀行巧取豪奪、及瓜分國有資產以及豆腐渣工程,不在乎而聽任生態環境無止境破壞等項無數燃眉之急。

其實是因為大家憂國憂民地考慮問題與江氏的立場不同,出發點相反。

前文曾指出中共聽任江曾聯盟奪權竊國的內部原因即在於把江曾聯盟的系列陰謀視為黨內矛盾,即人民內部矛盾,其實江曾聯盟的出發點正好和人民相反:

如聽憑下崗家庭、破產農戶自生自滅,而保持龐大的失業後備軍,以加強勞動力競爭,及壓低大陸勞動力價值對鞏固江曾聯盟統治有利,可以用低廉成本傾銷,保持外貿出超,可以引起外國投資競爭,可以掩飾債臺高築、銀行空虛、國產盜竊,而以經濟表相支持統治合法性。

反之,大陸勞動力價值若由臺灣平均水平1/10提高到1/5,大陸廉價苦力的優勢立即喪失。江曾聯盟就是靠犧牲幾億奴隸血汗勞工的小命混日子,艾滋病擴散、SARS復發、水災、人禍都不在考慮之內,人民越是病弱,就越無力與軍警對抗,江曾考慮的反而是人民若精強力壯,鋌而走險如何鎮壓?

而貪官越多與江家巨貪共命運,同舟共濟者越多;官吏把柄越多越聽話,越好操縱。

反之,若真反腐,李瑞環、尉建行一類反江力量會增長,要求講真話,透明度、知情權的呼聲就會衝擊新聞管制,暴露江曾聯盟黑箱操作於社會。這是江最要命的事。

而水災巨患,豆腐工程年年決堤反而使解放軍吃飽了有事可幹,可以延緩對江氏空喊不戰,屢放空炮在軍隊中淤積的憤懣的總爆發。

至於增加教育經費等於培育未來與江家奪權的中產階級,對於墨索裡尼式的國家主義政權反而會增加轉化為自由資本主義的威脅。

以上這些以及急人民所需的國計民生、燃眉之急都屬於江曾聯盟的「有所不為」,如孟軻夫子所說:「非不能也,是不為也。」

至於大力加強國家機器的暴力支柱,頻增軍費,大購軍火,軍備競賽,為俄輸血,幾百億元幾次犒勞軍隊,豢養訓練大批武警,撥款大建監獄,巨幅支付警察便衣獎金、津貼,擴大網絡警探,以及耗資於奧運與神5都屬於江曾聯盟之「有所為」。完完全全從江氏利益出發,不摻一點民族利益。

其專款大用,容以後論及。

總之,毛氏《關於正確區分兩類不同性質的矛盾》所留給中共的辨偽方法論,已被江氏三個代表所淘汰,讓大家對江氏「代表一切」喪失警惕,眼光都集註在極權體制上,小看了這兩顆會擴散的癌細胞。

戰與不戰江氏一人說了算,中共神經中樞是江曾聯盟。胡的中央,溫的國務院只是執行機構。觀察江氏的作為,只要把握四個字,便可洞察一切,江的一切語言、決策都是四個字:假公濟私!假全黨利益以濟私,假全民國家民族利益以濟私。江氏總路線是奪取中共全部權力,讓二太子繼續悶聲發大財。利於國家民族,或利於中共而有損江家利益的事他是決不肯幹的。他是混入中共的白骨精,為了防止俄國公布他在前蘇聯克格勃的線人檔案,300多萬平方公里的祖國領土棄如敝履,江氏豈在乎一個只占賣土1/100的小小臺灣!

大家看看中共第一巨貪江氏捐獻給災民的是什麼?幾件舊衣服!江在軍內講「準備付出代價」,只能騙住丘八!

江氏身體力行的是諸子百家中的楊朱哲學:

「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為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