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面临江曾联盟生死挑战 (五)──江泽民绝不敢打台湾
 
中南客
 
2003-12-4
 
【人民报消息】《解放军报》上吹捧的「江XX军事思想」是假大空,实际上是零思想,江氏处理军事与战争问题完全是阴谋家的非军事手段,用以回避,但如果用军事术语,也可以表达:

1.「不战而屈人之兵」:

战国军事家孙武子说:「能而示之以不能」是说有军事指挥之能却显示无能,三国时代东吴陆逊就是典型,有军事天才却显示无能给众将与劲敌刘备,结果火烧刘备连营八百里,大获全胜。江氏正相反,通过《解放军报》及何新等人的吹嘘正是「无能而示之以能」,掩饰军事上的外行与无能。

孙武子说:「用而示之以不用」是说真要用兵却显示决不会用兵,古今战例,大多如此:「攻其无备,出敌不意」,希特勒军队打进苏联国境,斯大林还不相信,迷朦于《苏德互不侵犯协定》;日本偷袭珍珠港前夕,一再表示和平诚意,和谈代表团一直留在美国,直到美国宣战。

中国人民解放军介入韩战,前后两次都是极端保密,尤其1950年夏的第一次:支援中共解放军朝鲜族四个师入朝作战打冲锋,至今瞒过美国与世界。当时周恩来通过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外交部长给美国传话:「中国绝不会出兵参与北朝鲜军事」,才使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深信不疑,直到遭遇中共解放军,仍然以为小股部队而分兵冒进,被彭德怀打了个措手不及。

历史上真要用兵没有大喊大叫的,解放军战史上举凡攻城先公布城市政策: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绝不扰民之类。绝无江氏放纵军特在网上叫嚣「打过海峡,鸡犬不留,没加入自民党的也不留活口,移民过去大换血」,大呼小叫,杀气腾腾,增加彼岸人民敌视的道理。不断演习,增调导弹部队,潜艇故意浮出日本海面,皆属于「不能而示之以能;不用而示之以用」。

真正要打台湾是在1976年毛氏临终之前,毛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经过周恩来、叶剑英认真运筹调研,发现实施渡海,只能喂鱼,才得作罢,毛临终遗言才遗憾地改作:「一生做了两件大事:把蒋介石赶到台湾;发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才是真正要打台湾,却保密至今,很少人知道。

江氏的军事战略战术也可以说是零思想,完全回避,妄想用阴谋手段达到战争目的,绝不敢动手打仗。

许多评论家指出江氏正坐在活火山口上,江氏倒行逆施,亲手制造的尖锐社会矛盾,大陆犹如遍地布满柴油,极怕战火引爆,经不起一战。

江氏地位只靠愚兵、愚民及暴力国家机器维持,对军队只是利用并不敢相信,军内早已看出江氏组建武警部队若是只为对付工农暴动,杀鸡焉用牛刀?其搏斗训练对付只操纵现代武器的正规部队反而会占上峰。

今日解放军战斗力与士气已不可与毛时代同日而语,已变质为军阀部曲,官兵一致演变为官兵对立,江氏放纵军队走私,放手将校腐化只为听命江氏镇压百姓,已不适于疆场拼命、无畏决斗于生死之地。

单从军事角度,江氏也不敢去碰危机四伏的难以驾御的战争机器,孙武子说:「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三军既疑且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

江氏实在无资无才无德而任军委主席,一旦实际操作,「是谓乱军」,则江候之难至矣!

但是军费陡增,演习频繁,增调导弹部队,潜艇故意浮出日本海,这种「不能而示之以能,不用而示之以用」的招数,连布什、陈水扁也摸不着底,举棋不定而退避三舍,而真了解江氏绝不敢战的,除江曾二人外,恐怕只有看透江氏品行、色厉内荏,早替江氏精打细算过的老千李登辉一人。如果没有政党轮替,由李登辉说了算的话,全民投改国号,那才真要江的命。江氏自己煽起的假爱国火焰会烧他自己,最后一招可能是SARS或「走为上计」,把大灾大难的责任推给小胡,举家逃难去者。

2.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多人不理解中共为何耗资神5,雇工十万,单位超百,参与协助者三百多部门,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以至日本质疑中共已无受援国资格,却不去管死亡线上挣扎、自焚、服毒、示威、暴动的边缘阶级,可怜的工农?不去增加教育经费,空喊「科教兴国」?不真去反腐肃贪,杜绝资金外逃,及银行巧取豪夺、及瓜分国有资产以及豆腐渣工程,不在乎而听任生态环境无止境破坏等项无数燃眉之急。

其实是因为大家忧国忧民地考虑问题与江氏的立场不同,出发点相反。

前文曾指出中共听任江曾联盟夺权窃国的内部原因即在于把江曾联盟的系列阴谋视为党内矛盾,即人民内部矛盾,其实江曾联盟的出发点正好和人民相反:

如听凭下岗家庭、破产农户自生自灭,而保持庞大的失业后备军,以加强劳动力竞争,及压低大陆劳动力价值对巩固江曾联盟统治有利,可以用低廉成本倾销,保持外贸出超,可以引起外国投资竞争,可以掩饰债台高筑、银行空虚、国产盗窃,而以经济表相支持统治合法性。

反之,大陆劳动力价值若由台湾平均水平1/10提高到1/5,大陆廉价苦力的优势立即丧失。江曾联盟就是靠牺牲几亿奴隶血汗劳工的小命混日子,艾滋病扩散、SARS复发、水灾、人祸都不在考虑之内,人民越是病弱,就越无力与军警对抗,江曾考虑的反而是人民若精强力壮,铤而走险如何镇压?

而贪官越多与江家巨贪共命运,同舟共济者越多;官吏把柄越多越听话,越好操纵。

反之,若真反腐,李瑞环、尉建行一类反江力量会增长,要求讲真话,透明度、知情权的呼声就会冲击新闻管制,暴露江曾联盟黑箱操作于社会。这是江最要命的事。

而水灾巨患,豆腐工程年年决堤反而使解放军吃饱了有事可干,可以延缓对江氏空喊不战,屡放空炮在军队中淤积的愤懑的总爆发。

至于增加教育经费等于培育未来与江家夺权的中产阶级,对于墨索里尼式的国家主义政权反而会增加转化为自由资本主义的威胁。

以上这些以及急人民所需的国计民生、燃眉之急都属于江曾联盟的「有所不为」,如孟轲夫子所说:「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至于大力加强国家机器的暴力支柱,频增军费,大购军火,军备竞赛,为俄输血,几百亿元几次犒劳军队,豢养训练大批武警,拨款大建监狱,巨幅支付警察便衣奖金、津贴,扩大网络警探,以及耗资于奥运与神5都属于江曾联盟之「有所为」。完完全全从江氏利益出发,不掺一点民族利益。

其专款大用,容以后论及。

总之,毛氏《关于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所留给中共的辨伪方法论,已被江氏三个代表所淘汰,让大家对江氏「代表一切」丧失警惕,眼光都集注在极权体制上,小看了这两颗会扩散的癌细胞。

战与不战江氏一人说了算,中共神经中枢是江曾联盟。胡的中央,温的国务院只是执行机构。观察江氏的作为,只要把握四个字,便可洞察一切,江的一切语言、决策都是四个字:假公济私!假全党利益以济私,假全民国家民族利益以济私。江氏总路线是夺取中共全部权力,让二太子继续闷声发大财。利于国家民族,或利于中共而有损江家利益的事他是决不肯干的。他是混入中共的白骨精,为了防止俄国公布他在前苏联克格勃的线人档案,300多万平方公里的祖国领土弃如敝履,江氏岂在乎一个只占卖土1/100的小小台湾!

大家看看中共第一巨贪江氏捐献给灾民的是什么?几件旧衣服!江在军内讲「准备付出代价」,只能骗住丘八!

江氏身体力行的是诸子百家中的杨朱哲学:

「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