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麗滿說死了不去婦聯!治下深圳1個月18000宗刑事案(多圖)
 
肖慶慶
 
2003-12-2
 
【人民報消息】11月15日新華網報導說:「據黃麗滿透露,深圳最高峰時一天發生的「兩搶」案件達到200宗。」「從9月份開始,深圳有關方面採取一系列措施,目前,深圳「兩搶」案件平均下降70%。」

《前哨》12月刊何安報導說,用股票市場的「行話」──「井噴」來形容黃麗滿治下深圳刑事案數量的大幅增加是相當傳神的。2003年7月,深圳的刑事案數量是7000宗,2003年10月,刑事案大幅攀升,達到18000宗,增幅高達150%多,平均1天約600宗。

按照黃麗滿的說法,從9月份開始刑事案劇降了70%,深圳平均一天只發生60宗,但《前哨》揭露說,實際上正相反,從10月開始平均1天約600宗,是黃麗滿所說的10倍!怪不得近期受到國務院、公安部的通報批評,並責成其檢查。

據羅湖警方透露,今年1至10月,僅港人在深圳遭禁錮、綁架、勒索案件約300宗,平均每天1宗。而去年全年此類案件240宗左右,今年頭10個月就增加25%,照這種速度發展,港人在深圳受害全年將增長50%。

10月14日至16日,深圳連續3天發生夜行女子遭罪犯用化學噴劑噴臉事件。

10月15日晚,60歲的陳女士帶著保姆和小孫子外出散步,來到蛇口沃爾瑪天橋,碰到1名男子,他問道:「阿姨,東濱市場怎麼走?。隨即把手一揚,陳婦頓感被液體噴中,並聞到一股很臭的氣味,隨後覺得咽喉火辣,全身發麻,頭暈腳軟,當場倒地。保姆在後面看到後拼命喊叫,罪犯趕緊逃跑。

10月16B晚10時許,青年女子王虹走到福田區上沙村黑貓美發廳時,有兩名男子竄出,舉瓶狀物向王的臉部噴射,由於躲避得快,噴劑沒噴到臉上。王大聲呼救,兩罪犯逃遁。3分鐘後,在離黑貓發廳50米處,又有兩名女子獲到同樣遭遇,估計罪犯是相同的兩人。

深圳最近發生1宗駭人聽聞的謀殺案:12名求職少女被殺。


哪裏能伸冤?
今年5月27日,1名女青年到布吉森參源職業介紹所求職時失蹤,其親戚到龍崗公安分局布吉派出所報案。9月份,深圳有6家派出所先後接到有關求職女青年失蹤報案。由於事態嚴重,廣東省公安廳和深圳公安局組成聯合專案組進行偵察。10月22日和23日,公安先後將男女疑犯馬勇和段智群拘捕。在搜查疑犯的住處時,發現十幾名失蹤女青年的證件、衣物。疑犯最後不得不交代殺人搶劫罪行。公安到疑犯交代的拋屍地點搜查,發現12名女青年的屍骸。有人懷疑被殺者不止12名。

深圳的治安如此惡劣,據說街上搶劫案司空見慣,因而人人自危,有在深圳居住的香港人表示要搬回香港居住。

深圳的罪犯為什麼如此猖獗?刑事案數量為什麼越來越高?因為深圳是江澤民的地盤,凡是江澤民涉足及重視的地方,天災人禍都比其它地方多得多,這已經成了一個不是規律的規律。

靠江撐腰,對下專橫跋扈的黃麗滿只因為和江澤民鬼混就當上了深圳市委書記,這本身就造成當地政府內部的不服氣、不穩定、不團結和搞小集團小宗派。黃麗滿在「十六大」中央候補委員選舉中排名倒數第三(這還是借了曾慶紅「等額選舉」的光),那可真是於無聲處聽驚雷。

據說,深圳官場上上下下都看不起無才無德的黃麗滿,他們認為黃的官帽是靠傍江澤民得來的。一名深圳資深幹部說,黃麗滿要本事沒本事;要品德沒品德;要政績沒政績;要民意沒民意;要廉政沒廉政,要什麼沒什麼,唯一有本事的是,對江澤民的內衣褲顏色、質地、品牌如數珍寶。為了減輕戴綠帽的黃麗滿丈夫的憤恨,江澤民指示,給黃的丈夫在銀湖做的房地產生意大開綠燈。

黃麗滿入主深圳市委後,把前市長于幼軍排擠到湖南當副省長,把她在電子工業部的下屬李鴻忠安排當市長,結果李不甘被她騎在頭上作威作福,也是滿腹牢騷。


黃麗滿見老江就發嗲
胡溫上臺後,廣東省不斷有人告狀,要求把黃麗滿調離深圳,據說去處是全國婦聯任個閑職。不知誰出了這麼個損招兒,把一鉆男人堆就如魚得水的黃麗滿,楞要送到婦聯娘子軍中去,這豈不等於是把田雞送進了油鍋。

據悉,黃麗滿一聽全國「婦」聯就害怕,說去哪裏也不去婦聯,現在她四處活動,一邊忙於在廣東深圳安插親信,一邊給自己找合適的退路。

看深圳如此嚴重的犯罪率就知道江澤民的政績如何,看黃麗滿驚慌地四處活動就知道江澤民的末日已經逼近。深圳的犯罪率什麼時候能降下來,在黃麗滿調離深圳之後還不行,要等江澤民在中國被公審的那一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