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姆的人民觀 (多圖)
 
作者:劉水
 
2003-12-17
 
【人民報消息】

薩達姆:孩子們啊,打是疼,殺是愛呀!








上面圖為伊拉克庫爾德人的村莊被薩達姆下令施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化學武器襲擊後的部分慘狀。


15日,美軍審訊薩達姆時問他:「你好嗎?!」

他答:「我很悲傷,我的人民還在遭受奴役。」。

當審訊人給他水喝時,他又說出:「如果我喝水,我就免不了去盥洗室。在我的人民遭受奴役的時候,我怎能使用盥洗室呢?」

如果他不是神經錯亂,那隻能證明獨裁嗜血已經進入了這個「專制狂人」的骨髓。不要說薩達姆一手玩弄伊拉克人民達35年(掌握實權)之久,殺害了成千上萬的無辜百姓,全國到處是「萬人坑」、秘密監獄;不要說今年5月1日,聯軍發動進攻前,薩達姆從伊拉克國庫提走達10億美鈔;不要說就在抓獲他的那一刻,還隨身拎著75萬百元美鈔;不要說他在近百座豪華宮殿淫樂的時候,他從來不會想到他的人民在忍受苦難;他在肆意「強姦」人民,手中有大把金錢的時候,他從來不會想到他的人民生活在極度的恐懼中。恰在他眾叛親離,落入羅網的時候,獨獨想到伊拉克人民的苦難,這是比鱷魚的眼淚,還要虛假的表白。

獨裁者在窮途末路的時候,大抵都還沉浸在權術編織的「代表人民」的無妄思維慣性中。柬埔寨共產黨「紅色高棉」波爾布特如此,朝鮮「流氓政權」頭目金正日如此。凡是一個口口聲聲代表人民的政權,一般而言,都是獨裁政權。民意是掌權者應該充分尊重的,不是被他來代表的。用屠刀和監獄威逼人民臣服於自己,強迫人民擁戴自己。這樣的獨裁者,人不報應,天報應。薩達姆東躲西藏大半年,最終被他「關愛」的人民供出藏身之所,像一條野狗被擒獲,這才是真正的民意。儘管伊拉克重建步調緩慢,但是初步建立起各派別,各部落,各信仰階層的協商機制。人權高於主權,讓薩達姆獨裁政權消亡;主權歸民,這是伊拉克未來發展之路。作為美英聯軍,雖然解放了伊拉克人民,在恢復伊拉克自1990年停滯了13年經濟的同時,尊重伊拉克人民意願,實行普選,這是尤為重要的。伊拉克主權外國不得干涉。阿富汗過度總統卡爾巴伊,在恢復阿富汗國力的同時,醞釀全國民選總統,這是未來伊拉克值得借鑑的地方。以美英的利益最大化的現實做法,估計會克隆阿富汗政府模式。這樣既可平衡伊拉克各方利益訴求,又可少得罪中東各國,也將為布什在明年的連任牌上贏得不少國內選票。

獨裁者薩達姆上面的兩句話,或許是難得的真情流露,但是在即將走向審判臺接受正義審判的時刻,難免讓人感覺虛假,荒唐。目前,還沒有聽到他35年專制統治,帶給人民極大苦難的懺悔之言。再按照薩達姆的「愛人民」的邏輯,在面臨「侵略」的關口,應該奮起抵抗,而不是只管自己,當縮頭烏龜;在他疲於奔命躲藏的日日夜夜,他的求生欲望確實很強;當美軍士兵在小洞抓獲他,提取他的唾液和口腔皮膚以做DNA驗證準確身份時,他非常配合,惟恐美軍傷害了他。這些都說明,薩達姆只愛自己,伊拉克人民只是他維持獨裁統治的肆意玩弄的棋子。伊拉克人民應該感謝那個永遠不會浮出水面的「線人」,即使這個「線人」是衝著2500萬美金的賞金,也對瓦解伊拉克抵抗士氣,有極大的作用。不管怎樣,盡快恢復伊拉克國力是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共識和期待。

薩達姆獨裁政權已經消亡,這已是既成事實。在全球信息化的今天,世界上還有為數不少的獨裁國家存在。他們共同的特徵:假借人民名義,綁架自己的人民和國家,以維護個人和家族利益。薩達姆曾經讓御用作家寫他的個人傳記,他誇言,500年後還要讓伊拉克人民記得他。他可能從來沒有想到,他將以一個吞噬人民血肉的惡魔遺臭萬年。

薩達姆出生在提克里特一座土坯屋裡,而在同一個地方的一孔土洞裡束手被擒。他無法選擇前者,後者卻是他自願選擇。他最為信賴的是家鄉人,終結他的也是家鄉人。讓人聯想到「多行不義,必自斃。」不管美英聯軍如何處置薩達姆,已經不很重要了,伊拉克人民走向民主自由,順應現代世界文明潮流,但艱難重重,但有這樣的起始,不排除它將是中東地區第一個民主國家的可能。薩達姆獨裁政權滅亡,還提供了一個範例,那就是獨裁政權在外力的強力作用下,也能夠土崩瓦解。亨廷頓在《文明的衝突》裡闡述,兩種文化的衝突,長久來看,必是落後的一方逐漸趨同更加文明的一方,人性使然。世界上可數的「薩達姆們」,真要關心自己的人民,那就是尊重人民的權利,融入民主文明的序列。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