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救了胡溫體制形象的蔣彥永
 
作者:劉曉波
 
2003-12-6
 
【人民報消息】全世界都知道,在今年春天的SARS危機中,在疫情的源頭和最嚴重的中國,出現一位真話英雄蔣彥永。《亞洲華爾街日報》說:「一封醫生公開信改變了中國命運」,確實是對這位民間英雄的恰如其分的評價。正是蔣彥永的做人良知和職業操守,挽救了國人的健康,挽救了中國人的民族信譽,也挽救了剛剛上臺的胡溫體制的形象。

而且,老軍醫本人相當低調和謙虛,沒有覺得自己做了多麼了不起的大事,而僅僅是盡到一名醫生和一個人的基本責任。他說:「我是一名醫生,看到人命關天的事,我就要管。」「不這樣做,中國可能會多感染很多人,是要死人的。」「在可能有越來越多的生命遭到威脅的時候,我自己的一切真是微不足道。」「我不是什麼英雄,只要說蔣彥永是個說老實話的人就行了。我一直認為,人的生命最重要,講老實話最重要。」

然而,這樣一位良知老人和優秀醫生,無論在SARS泛濫的當時、還是抗炎結束之後,皆受到在中共政權及其御用媒體封鎖和壓制。最初,他的投訴信,在中共衛生部、中央電視臺和鳳凰衛視的封鎖下,遭遇石沉大海的命運。無奈之下,老軍醫只能藉助於境外媒體公之於世,才有境外媒體和WHO的聯合施壓,以及中國抗炎的轉折。這種封鎖關係到巨大公益的公共信息的黑箱政治,不僅是對世人的犯罪,而且使中國的國家信譽在世界上蒙辱。

繼而,在中共當局被迫轉向全民抗炎之後,大陸主流媒體關於SARS的新聞鋪天蓋地,卻獨獨沒有民間良知和真話英雄蔣彥永的名字;將大夫非但沒有被表彰,反而受到當局的迫害:院方領導警告他不要再與境外媒體接觸,軍報發文對他進行點名批判,其行動也受到監控。以至於,種種壓力逼得蔣大夫的女兒不得不出面為父親鳴不平,她在接受境外媒體的採訪時說:「不是要中國丟臉,只想救人一命。」當局如此下作,已經是恥中之恥了。

最後,抗炎結束之後,胡溫體制受到鋪天蓋地的讚美,藉此邁出了鞏固權力的第一步;當局也召開了各種形式的表彰大會,高調嘉獎了許多抗炎英雄,王岐山因領導北京抗炎有功而成為明星市長,鐘南山也獨領醫務界的抗炎風騷,二人還雙雙成為2003年《南方週末》十大明星人物的前兩名。但是,當局對蔣彥永,非但沒有任何表彰,反而被再次打入冷宮(只是極少數媒體藉助於抗炎期間的輿論放鬆,極為策略地介紹了蔣彥永的為人、行醫和敢說真話的勇氣)。這無異於不知羞恥的無賴行為。

更令人氣憤的是,當SARS危機早已過去之後,抗炎中被解職的謊言部長張文康和失職市長孟學農也相繼重新露面,孟學農出任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黨組副書記、副主任,張文康出任宋慶齡基金會副主席,而揭露二人隱瞞真相的蔣彥永,早已從國內媒體中消失。

中共現政權的以上作為,源自獨裁的制度本性:對良知勇氣、求真精神和公益的敵視,也凸現了倍受讚揚的胡溫體制所奉行的統治策略,仍然是傳統的黑箱政治和抑善揚惡,專門鼓勵謊言和歌功頌德,專門壓制誠實和揭露罪惡,也就是專門戕害良知的逆淘汰制度。它所造就的必然是個勢利而冷血的社會,以便讓政權所敵視的良知者統統被遺忘,將人性置於道德上的萬劫不復之境地。

凡是獨裁國家,皆有兩種歷史,一個是官方所編造的虛偽歷史,一個是民間記憶的真實歷史。前者以銷毀罪證、封鎖信息、淡化記憶為前提,後者以保存罪證、突破封鎖和強化記憶為前提。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上,中華民族已經在暴政的打壓和腐蝕之下,喪失過太多的真實記憶,我們再不能失憶了,否則就將沒有未來。

好在,現在的中國,民間意識已經覺醒,民間維權正在擴張,不僅是權力在官府而道義在民間,而且是偽歷史偽英雄在官府而真歷史真英雄在民間,還原歷史和記憶苦難、清算罪惡和嘉獎良知,也已經成為爭取民權的重要組成部份。最近,就在2003年南方週末年度人物候選名單剛剛出爐,民間網站裡馬上有「顛覆版」流傳,老軍醫蔣彥永名字在「顛覆版」中列在第一位。

為了使中華民族避免失憶的悲劇和擁有真實的歷史以及善待人性的未來,大陸民間應該通過強化記憶來對抗強制遺忘,為揭露官方造假和保存民間誠信而記憶、而揭露真相,特別要記住那些為了公益而仗義執言的勇者。只要類似蔣彥永大夫這樣的良知仍然被官方打壓,民間就要不斷地大聲地重覆這些良知者的名字,以民間的記憶和嘉獎對抗官方的遺忘和貶低。

2003年12月6日於北京家中

〔原題:再提真話英雄蔣彥永〕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