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記者會議理事長角間隆先生看中國法輪功 (圖)
 
2003-11-17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11月17日訊)

主持人:

接下來,請國際記者會議理事長角間隆先生講話。在剛才大赦國際先生的講話中也提到過,中國政府給「法輪功」貼上「邪教組織」的標簽,並通過國營新華社向全世界散布謊言。比如日本的媒體有許多都原封不動地照搬了新華社的報導,誤導了許多人認為法輪功是可怕的團體。




在這種情況下角間先生直接採訪了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並寫了名為「法輪功真面目」的書籍由小學館文庫出版。下面請角間先生介紹通過與李洪志先生的談話而感受到的法輪功真像,以及中國政府針對法輪功進行情報管制,散布錯誤情報,卻在日本的媒體中原封不動地傳播的問題進行發言。

角間 隆:

在剛才牧野眾議員的講話中提到,即使是法輪功學員也擔心在這樣的集會上提出法輪功問題會招致強烈抵觸,也只好按照對待北朝鮮出逃者呼籲方式對待營救金子容子等問題。還有在大赦國際A先生的報告中也提到,即使在大赦國際中也有各種各樣的人,也會聽到一些關於法輪功的難以致信的言論。

我不是一名法輪功的修煉者,每天也沒有在讀法輪功教義之類的書, 今天之所以來到這裏,只是因為作為一名記者,專欄作家,我對發生的這一切感到極不正常和非常的遺憾。

* 法輪功不幸的開始

法輪功的不幸是在1999年,也就是20世紀末期在世界範圍內被報導出來的。恰恰在那之前發生的「奧姆真理教事件」給全世界以巨大的衝擊。例如美國, 在我居住的紐約,比起此後發生的9.11多發性恐怖事件來,日本的「奧姆真理教事件」對美國的衝擊甚至比日本本身受到的衝擊更大,更加引起了對日本的不信任,尤其是對日本政府機構和警察的不信任。紐約地鐵網相當的稠密,若是在那裏發生了類似事件,死亡人數就不會只限於10人、20人,恐怕是百人、千人單位吧。對這樣事情警惕性的放鬆,引起了日本是被和平沖昏了頭腦的國家等形形色色可笑的報導。在這之後,發生了法輪功問題。

柏林牆倒塌,蘇聯解體,被稱為最後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受到舉世矚目,在進入新世紀後的10年之內, 中國的經濟力量將淩駕日本,到2020年將成為和美國並駕齊驅的世界兩大經濟大國之一的世界矚目中,法輪功問題出現了。

因此我意識到這個問題事關重大,首先從究竟有多少人練法輪功開始了調查,和法輪功有關的人說:保守估計的話,大約有七千萬人左右,要是按照我調查的話只在中國國內就已經超過了1億人。按照世界全體華人系的數字計算,地球每四個人中就有一人是華人系的計算話,特別在調查了紐約,洛杉磯的實際情況後,數字已超過了1億2500萬人。有這麼多人在信仰著法輪功,並且每天在勤奮地修煉著。

* 99年採訪李洪志先生

法輪功的人和在1億幾千萬人之頂的李洪志先生都不使用「信徒」這個名詞。在日語中,譯為「學習者」,美國的記者也大致譯為「practitioner」。「practice」是指學習,修煉的意思,從這點上也可看出法輪功決不是宗教。中國政府狡猾地利用著「奧姆真理教事件」,把法輪功說成是「邪教集團」,因為「邪教」的「教」也是「宗教」的「教」,所以只要稍微和宗教粘一點邊的話,那北京政府所說的話聽起來就似乎有些道理了,因此我再三地詢問了李洪志先生。現在看來,法輪功絕不是宗教。

以世界最多人口引以為榮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也是一個一黨獨栽的全體主義的國家。我們都能理解在全體主義的國家中反對現行體制,就像我們熟知的日本在二戰前對言論統治一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從二戰以後經過了半個世紀,在中國從來也沒有出現過反對現體制的勢力。假設如果有1億五千萬人在學煉法輪功, 13億人中的1億五千萬人啊,這對共產主義的中國來說就會演變成建國以來最大的危機,而且很可能會變成批判現體制的勢力。要是這一億五千萬人突然一起批判這個體制是不正常的話,那會如何呢?那麼,由共產黨一黨獨裁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繼蘇聯之後被稱為最後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根據地的頂樑柱,這個以戰勝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僅有的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的政權就會在片刻間崩潰瓦解。這簡直太事關重大了,我想這麼大的組織在日本也一定會有,所有想方設法地查找,結果卻一個人也沒找到。

氣功在很久以前就有很多門派,有人相信,也有認為氣功確確實實對身體有好處並一直在練的人。電話冊裡和氣功有關係的團體就有20多頁,一個一個地詢問後卻發現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法輪功。於是我開展了更深入的調查。

李洪志先生當初住在中國,後來周圍的人感覺到危險,移居到了擁有世界最大的「中國城」的紐約城。在那裏我幸運地與李洪志先生取得了聯繫並直接進行了談話,據說在全世界的專欄作家中單獨採訪過李洪志先生的只有我一個人,也因為這一點,我感到責任重大。為了證實李洪志先生所講的話,我實際觀察並採訪了幾乎每天集合到美國首都華盛頓特區,白宮,國會大廈的廣大區域裡井井有條地,靜靜地煉功,堅持修煉的眾多的「學習者」。

在我漫長的專欄作家的生活中,我清楚地記得在反對越南戰爭運動的時期, 50萬人以上大規模的群眾黑壓壓地埋沒了從白宮到國會大廈的全部,相比之下匯集至此的法輪功學員們在氣勢上更勝一籌。但是,與反對越南戰爭運動截然不同的是他們是那麼的安靜,靜靜地坐著冥想,靜靜地煉著氣功。像這樣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事物出現後,那裏的社區會變得非常動蕩的,如果幾萬以上的人在美國全國靜靜地開始煉功,會比日本的「白衣集團」對社會的衝擊還要大。但是,觀察這些人的行為發現,和迄今為止任何一種反體制運動相比,性質是絕對的不同,可以說他們是一群積累了心性的修煉、愛好和平而友善的人們,所以,完全不同教派的基督徒,伊斯蘭教徒等各方面的人們也開始信仰他。我想在當今世界上,最能夠自由地開展法輪功活動的地方是美利堅合眾國。現在以伊拉克戰爭為由對布什的批判聲很強烈,也有認為美國國民是否有點不正常的說法,但是在「法輪功」的對待上, 英文媒體稱之為「Fa Lun Gong」,他們對「法輪功」是非常友好的、並且很信任「法輪功」。

* 沒有組織和資金的法輪功為什麼有如此堅韌持久的活動力

從我最初採訪法輪功以來已經過去4、5年了,在我和李洪志先生見過後隨即出版的書中,我特別強調了一點;法輪功是一個非常和平的團體,他既不是宗教組織也不是政治團體,沒有名冊,更沒有類似「奧姆真理教」那種要上繳全部財產等事情。那個「白衣集團」不到百人就有那麼大的經濟實力,設想一下法輪功若真有1億之眾,如果每人拿出1日元的話就是1億日元,拿出10日元的話就是10億日元, 拿出100日元的話就是100億日元。對這樣一個擁有巨大財力、權力和潛在力的政治集團, 當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領導人江澤民是非常地恐懼。

但是,從對我至今為止採訪過的100人,200人的調查後,我為比起即使僅有一兩百人的人民寺院來還要貧窮幾倍的調查結果而大為吃驚。

實情如此,那麼,為什麼他還有如此強大的活動力呢?這是因為每一個人,他們通過氣功進行精神修養,所以精神非常安定,身體變得年輕,在美國和日本的法輪功人幾乎都是高學歷,特別在美國都是拿到碩士、博士學位的,是他們在無償地自願地進行著各種活動的原因。而且是學理科的人很多,他們都是非常善於用理性去思考問題的人們,理所當然他們對電腦網絡技術的運用非常之高明。在大赦國際的報告中,還特別提到了(中國)對網絡的鎮壓問題,或許有哪位還不太理解,法輪功-既沒有金錢也沒有組織,完全是松散的存在,在為什麼卻擁有如此巨大社會影響力的背後,就是因為在這電腦網絡時代的21世紀,這些高學歷的人材們,他們在用自己的收入義務地無償地做著這一切。

* 面對獨裁政權將接踵而來的鎮壓法輪功將會以牙還牙麼?

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高層權力機關卻無論如何也相信不了這些事情。我在書中(《法輪功真面目-採訪最高指導者李洪志》 1999年11月1日發行)也寫道:大概在現階段,江澤民的大規模鎮壓還沒有開始,但他終歸會露出獠牙。憑我多年從事記者工作的活動的經驗來看,我對獨裁國家的恐怖是深有體會的,一旦真正的鎮壓開始的話 ,我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情。回顧一下世界人民的反抗史就不難看出,被鎮壓者都是不惜生命、以血還血地進行反擊,巴基斯坦如此,阿富汗也是如此。所以我對李洪志先生說:會有這種危險的可能性。然而李洪志先生非常祥和地微笑著回答:我想這種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我承認有一億多人在修煉,我也知道13億中若有1億人反亂的話,中國的現存體制立刻就會崩潰,但是,他們是不會那樣做的。

在這四年期間,我牢記著與李先生的這個口頭約定並一直關注著「法輪功」直到今天。其間這世上發生了多少血腥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廝殺,冷戰後仍持續了10年以上。幾十萬,幾百萬的人在摸爬滾打互相殘殺中死去……可只有「法輪功」這種事情一次也不曾有過。直至今天,儘管「法輪功」仍遭受著那樣殘酷的迫害,但是卻沒有一人以牙還牙以武力反抗,或舉起鎬頭揮起鐮刀給那個不正的官方一個打擊。書名我記不住了,這一點確實在那本「法輪功」的最高經典著作中,寫的明明白白的,所以我開始越來越相信「法輪功」了。

如果就像伊斯蘭教對基督教等一樣以文明衝突問題為導火索,要是發生了第三,第四次世界大戰的話,那就可能導致這艘「地球號」的宇宙飛船的蒸發.當然引發這根導火線是有著充分實力的。

全世界共有191個國家加盟於聯合國,從人口上看第一位是中國,第二位是印度,第三位是俄羅斯,其次是美國,依次下去,加上印度尼西亞,在世界200有餘的獨立國家中人口超過1億的也不到10個國家。一般有1000萬人口就可算是大國了。北朝鮮等國也在騷動,再加上法輪功的規模,以及散布在伊拉克北部中心的庫路德族人的3000萬人,試想這些勢力發動政治、軍事行為的話會出現什麼樣的事情-大概會改變人類吧。

* 《法輪功報告 2003年版》所揭露的酷刑

這個可以改變人類歷史的動向自20世紀末出現,現在進入了第三個年頭。對此狀態能夠作最清楚地說明的,是我手裡這本3月份出版的《法輪功報告 2003年版》。這是一本很難到手的出版物,大概是在紐約出版的,我僅是翻閱了一下就全身發抖。

我知道在以前的伊拉克戰爭中,當然也有「大國美國單方面打擊伊拉克,並發生誤爆而殘殺了沒幾歲的兒童」的報導,不過在巴格達400萬人口中,因受誤爆牽連而死亡的人數每天只限於一兩個人。而在這一兩個人因誤爆而死去的時候,薩達姆候塞因跟他的兩個兒子烏代和庫塞卻在殘害更多的人。前伊拉克奧委會主席烏代比薩達姆候塞因更壞,奧委會被巴格達市民稱為「死亡之館」,奧委會大廈被稱為「拷問的大樓」。我到那裏的地下二樓採訪過,那真是集中了世界各地的拷問刑具。比如象棺材似的東西,「叭」一下地打開後,裡邊都是刺,把人塞進去勉強關上就開始滾動,就這樣一天能殺二、三百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幾年了。而對這些視而不見,只是一味地報導布什帝國的專橫,我想這種報導傾向並不一定正確。

目睹了那裏的殘酷,我們再過頭來看一看這本書的內容。正如大赦國際的報告所說,中國以打擊恐怖主義為名不遺餘力地鎮壓邊疆民族,還把根本就不是恐怖分子的人貼上恐怖分子的標簽進行迫害。就像過去美國的魔女裁判時一樣,先抓來一個人拷問,在百般痛苦中就會不管是誰的名字都說出來,再鎖鏈式的抓捕、拷問。是把人置於死地的折磨,比薩達姆候塞因的做法更有過之而無不極。這本書按照拷問的方式分章而成,一直讀下去令人難以置信。如此酷刑在這個比那中東的小小伊拉克大幾十倍的國家裡現仍然在實行著。

第一章「murder and execution」殺人和處決。
第二章「sexual violation」不僅僅是殺害,只要是女的挨個兒強暴。
第三章「torture」酷刑。就像大赦國際在報告中所列舉的,為拷問一個人動用裝滿兩卡車的各種刑具。
第五章「violence against pregnant」隨意把懷孕的婦女綁架來拷問,結果是連腹內的胎兒也遭殺害。還有對剛剛生完孩子還在哺乳期的母親也抓來折磨。如此一來,即便自己什麼痛苦都能忍受,可是眼看自己的妻子、孩子和將要出生的嬰兒都要跟著招來殺身之禍,假話做真違心地招認。其實招認了就更會招來殺身之禍,但迫不得已也只能這樣了。
第六章「persecution against children」從3歲幼兒到7歲、10歲已懂事的兒童也毫不留情地迫害。因為這比迫害大人、迫害懷孕婦女,對其妻子進行強暴、淩辱、虐殺更湊效。
第七章「forced divorce」官權、國家權力插入本來圓滿的家庭中,活生生地硬把夫妻拆散。還有使其互相告密,把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最後的第八章以插圖的形式揭露了20多種具體的拷問、虐殺方法。其中有一種叫「噴氣飛機」的,把人的手用力拉直作飛機狀然後往後扳著一動不讓動,等等刑法應有盡有。還有把人裝入裡邊帶刺的鐵籠子後沉入水中,因窒息痛苦想往上浮卻因上面、周圍都是刺而被紮。

總而言之是難以置信。其惡劣程度比正在逐漸曝光的伊拉克獨裁政權的全貌,比先前的柬埔寨二百萬人、三百萬人大屠殺,甚至比納粹大屠殺都有過之而無不及。反正覺得這1億幾千萬人說不定會影響現存體制所以就害怕。

* 在當今社會如何了解真相智慧判斷

目前中國究竟在發生著什麼還看不到,可是作為一個記者持有的特權-只有言論人才能夠到實地去採訪。作為離中國最近,自由最受保障的國家的言論人,本來是最不能不睜開眼而不去關注的。

在北朝鮮問題上也是,等到氣候一變,每天播出北朝鮮問題能提高收視率的時候,就像浪濤拍岸似地湧向那邊。戰後有名的「朝日新聞」曾報導說「中國沒有一隻蒼蠅」,即使是傻的著名的日本讀者也看穿了這是謊言而說「這是假的吧」。其實那些大家最信賴的言論機關,卻在幹著最臭不可聞的事。說白了他們看上去好像是最有正義感,幹著最正確的事,其實都是為了交易。電視節目就是在圍著收視率蹦來蹦去,拿不到收視率再好的節目也得撤下,再一個就是攬不到廣告生意就做不下去,大家的眼光移到那裏就「咚、咚、咚」都跟到那裏,而在那之前卻視而不見。

被稱為日本第二大黨而曾與自民黨抗衡的社民黨,它那些首相、黨首等人直到最近還在堅持說北朝鮮不會做綁架日本人的事。可變成現在這種情況,就一億人總懺悔。媒體每天沸沸揚揚地折騰,甚至把仍殘留在北朝鮮的被綁架者的地址都原封不動地印發出去了。所以說所謂的大報社說穿了其實就是賣紙的商業集團。一提到媒體, 一提到記者, 一提到評論人,都以為是聖職似的,而現實並非如此。

所以,北朝鮮變成這樣矚目就「咚」都去了,而「法輪功」的不幸卻因為和「奧姆教」同期,再加上都去忙活北朝鮮問題了的緣故,而少有過問。我認為這是不幸的事情。

當然還是有不計個人利益,就像在座的各位這樣在做著聲援活動的人。例如皈樹先生這樣的大律師,要是給大企業辨護,會成為億萬富翁,而給這些貧窮的「法輪功」作辨護卻什麼也得不到。就拿我自己來說吧,作為一個記者不能夠到現場取材就和死了沒什麼兩樣,而今天就在我站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的這一刻開始,至少是得不到去中國採訪的簽證了。要是我混入一個什麼旅遊團裝做去上海,半道溜到鄉下去採訪的話,恐怕這一生連屍首都不會被發現吧。大家都冒著很大的危險在做這些事情,而我,越來越感到作為一個人我們不能不幫助這群充滿正念的人。(鼓掌)現在我雖然獲得了大家的掌聲,但像我這樣的記者在這裏邊是做得最不好的。雖然不是大氣候還是有很多人,從開始就一如既往堅持正義默默無聞地做到今天的人們,像今天這樣的風雨中,大家自掏要包趕到這裏,如果這是關於北朝鮮集會的話,電視攝像機「呼」地湧上前來說不定大家能成為名人,不過今天為了法輪功,不但什麼都得不到反而再也不能去中國旅行了。當然了,也有一個好處就是染不上「薩斯」病了。(眾笑) 儘管這樣還是應該了解真相。在今天這樣一個高度情報化的社會裡我想告訴大家的是:宣傳媒體所報導的只能作為一個情報源,最後作出判斷的還得是自己。比如電視一宣傳,大多數老太太們就說「啊呀小泉總理真是個好人!」,一下子就給個90%的支持率;媒體一說他不好馬上就變臉,支持率一下子就變成了40%,現在把這個叫做「輿論」或者「輿論調查」,當作金科玉律揮來舞去,其實這與欺騙又有什麼區別呢?

我想最終還是大家每個人內心的問題,要作出正確判斷就必須得具備相當的智慧與良知。 今天在日本1億2500萬人中,在座的是為了自己能了解真像,為了自己能判斷正確的方向而相聚在這裏。

如果一粒麥種也不死的話,那麼今後以各位為中心10年、20年、30年後,人類的歷史就是從你們這裏邁出的第一步。自己收集情報,判斷,傾聽這是一件多麼珍貴的事情呀,這點我想大家都會明白的。與大家相比, 說起來真是慚愧,我的一生只是出些書雖然微薄還是賺了些版權費而已。就是說不能戴有色眼睛,要自己去判斷,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家知道有「輿論領袖」這一詞,「輿論領袖」並不是指那些大報紙,大電視臺。在社會學裡「輿論領袖」的定義是指在大約10個人的人群裡,有一個受到一定程度尊敬的人,大家認為他所收集的情報是可靠的,並信賴他講的話,這樣的人被叫做「輿論領袖」。也就是說,假設今天在這裏誕生100個,200個「輿論領袖」,每個「輿論領袖」就會把真像傳給3個,5個,10個,甚至更多的人,他們將成為下一代的「輿論領袖」。如此傳下去,我相信在2010年,2020年的時候,就像北朝鮮問題的輿論轉向一樣,我相信對「法輪功」的輿論也一定會轉變。

* 共產主義的實質和中國政權狡猾的改革

在這21世紀初,「輿論領袖」們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其實也是非常迫切的。就像單單殺了薩達姆候塞因,殺了烏代殺了庫塞就能解決問題了嗎一樣?不是那麼回事。當然伊拉克問題也許可以說是大的問題,可是與中國問題相比根本就無法相比,站在人類史中來看就顯得小了。

在地球總人口的4個人裡就有1人,3個人裡就有1個人是中國系的這個現實中,作為其祖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最後的虛幻。也就是說150年前一個叫卡爾馬克思的人提出了社會主義制度。他認為相對於資本主義,有一種對立的社會主義制度是可行的,這種制度最終將通過階級斗爭和人民斗爭革命而實現,即所謂的「共產主義宣言」學說傳到今天已150年了。

在戰後的日本「馬克思思想」也曾風靡一時,很多人都曾經有過「社會主義比冷酷的資本主義要人道」 的信仰。 在80年前這個理論被俄羅斯帝國所實踐,從而出現了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從那以後的七、八十年的時間裡,至少曾有人類社會的一半人相信過「與只有有錢人才覺得好的資本主義、自由主義社會相比,財產平均分配,社會地位平等的制度應該更好」。然而,這是一個巨大的謊言,巨大的虛幻。「以美國為中心的冷酷資本主義」-這是美國著名經濟學家JOHN KENNETH GALBRAITH最先開始這樣說的,起初以為社會主義更好,可是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傳出來的獲得諾貝爾獎級的小說中我們看到那裏其實是監獄列島,中國也是監獄大國,至此才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實際上是嘴上說共產、嘴上說社會主義,其實只是被少數獨裁者所支配,人民在水深火熱的痛苦中煎熬,原來是比冷酷的資本主義更加惡劣的體制。

馬克思誕生了150年後的現在的人類社會,經歷了1989年柏林牆的倒塌,1991年蘇聯的解體,大世紀末的結束,新的21世紀的開始。然而,在這個社會形式中,仍然有一個僅有的,卻擁有支配人類社會三分之一力量的政權,它仍是一黨獨裁不承認其他政黨,不把國內的少數民族當人看,並且對絲毫沒有危害的1億5千萬人,只因人數比膊吃?千萬人還多,就感到惶恐不安,所以江澤民他無論如何也要鎮壓。

記得李洪志先生是在十幾年前開始傳功的,開始被認為是一種統治人民的非常好的工具,甚至對他作了表彰,但是越來越懼怕他。而當時正是二戰後持續了50年以上統治的中國共產黨一黨獨裁政權標榜著所謂的中國式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之類的民主主義之時。

作為把孫中山的三民主義在這世界上實踐的唯一的一個國家,即使蘇聯崩潰了,中國直到現在也不肯放棄這種想法。但是他們也看到了如果按原來的路走,最後全世界都將轉為自由主義、資本主義,所以中國就搞了一個在政治上堅持死守,因為要保全自己的個人權力,而在經濟上卻按照自由主義、資本主義的路走。非常狡猾吧!如果真的認為日本、英國、美國的模式正確的話,那政治體制也不能不改變。但是為趕超日本,世界最後的獨栽國家的領導人的盤算是:經濟按日本、美國式的來,但是,為了獨裁者的甜頭-獨裁治上是絕對地不能改變的。我認為只要不跨越這條界限的話,無論他們說的再好都是不可相信的。

* 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剝奪「天賦人權」

最初發動鎮壓的是毛澤東,其次是鄧小平,那個自詡為第三代而現身的江澤民要與毛、鄧相比的話,幾乎沒有任何「超凡領袖」的權威。就在他自詡為第三個毛澤東而拚命地死守政權的時候,忽然出現了這1億幾千萬人。

某天在那權力中樞的中南海,從全國各地聚來1萬人,說是1萬人其實從人口規模來看是微乎其微的。這一萬人先是靜靜的聚集到天安門,然後像被什麼引導著似的來到了中南海。就如同來到日本的永田町和霞關一帶,那裏有許多如同田園調布的高級住宅一樣聚集到此,雖然聚集了但沒有一個標語,他們只是靜靜的坐著。

當時的首相朱容基先生也沒覺得這是什麼壞事,就把代表招入家中聽取了情況:原來在不知不覺之中全國各地,邊疆和農村,已有幾萬人幾百萬人在遭受鎮壓,不得不上北京伸冤來了。他們絕不是什麼顛覆共產主義政權,要幹革命的集團,充其量只是請求政府釋放他們的妻子,他們的孩子而已。

中國也是提倡三民主義的,作為人最低限度的「言論自由、結社集會自由、思想信念自由、信仰自由」,這些最基本的人權就算憲法沒有保障,也可說是「天賦人權」,是人一生下來就應該擁有的。其中最低限度的是言論自由、思想信念的自由,法輪功學員想要說的只是:當自己想相信點什麼的時候,請給予這個權利。

在這1萬人當中也有許多北京的高官、朱容基等領導人級別的夫人們。可是過了沒幾天,為了死守自己的權力江澤民開始了大規模鎮壓,並且為了加派人手,強化拷問投入了極其巨大的資金。 本該必須用在中國社會福利上的資金的大約50%-70%,被對什麼都不做的1億多法輪功學員感到恐懼的權欲者用於鎮壓。

* 學會看清欺騙大國-中國的本質

進入21世紀雖然才僅僅幾年,日本經濟已經像預言所說的一蹶不起,美國表面上看挺強盛的,其實也是肩負著難以置信的巨大赤字而即將沉沒。最後嶄露頭角的是中國。最初認為其國民生產總值和國民人均生產總值將在2025年達到世界第一位,現在據說2018年就可達到。當然如果它有那樣的實力的話是沒有問題的。這樣一個巨大的組織是有可能成為象美國那樣的世界警察的,但是它的體制至少必須是一個承認基本的人權自由是天賦人權的這樣一個民主體制才行。

那麼,到底誰來揭露它的欺騙性呢?

歐美的媒體還算負責任,而最差的就是對北朝鮮問題曾經不聞不問的日本媒體。一旦抓住了熱點別的什麼都不管了。連法輪功的實態都不了解、就把他和「奧姆教」、「白衣集團」相提並論。如果把奧姆和白衣集團相比的話,我覺得白衣集團還真是可伶。當然如果在電視上發表這樣的言論的話會引起大的轟動,所以我不想多講。就是這樣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言論機關的首席撰稿人、首席評論員還在煞有介事地評論著。輿論就這樣被左右,大家都往一邊倒,這是亂來,這是不能允許的。法輪功問題是和中國的本質相聯繫的,而不單純是氣功愛好者的自由受到侵犯的問題。

最近被稱為臺灣中興之祖的李登輝出了一本名叫「武士道改題」的書,正在靜悄悄地攀登銷量榜榜首。其中也提到了法輪功問題。李登輝是已卸任5年以上,現在沒有任何權力在手年近80歲的老頭。原本他也是馬克思主義者、「馬克思青年」,終究歸依了基督教,現在輾轉在臺灣山林間,為當地僑民傳教,可那個謊言大國對他比對陳總統還要懼怕。

李登輝的體內埋有3根細鋼絲線,80歲的人了站著都費勁兒,有的時候不得不治療。最初是日本岡山縣的一個醫生到臺灣進行手術給他按上了細鋼絲線。因為必須做一些調整,所以前年、去年想到日本來治療,並保證絕不作任何政治舉動,絕不說臺灣要從中國獨立的話,而當時的日本政府卻不給簽證。這就是所謂的「李登輝問題」。李登輝出生時,當時的臺灣還是日本的殖民地,他在22歲以前其實曾是個日本人。

戰後臺灣從日本獨立,大陸被共產主義席卷,李登輝繼蔣介石之子成為第三代臺灣總統。他曾經說過為了臺灣要臺灣人治臺灣的言論,中國就抓住這一點,不斷地向日本的外務大臣和首相施加壓力。如同靖國神社問題一樣,但是中國施加壓力最大的是對臺灣。

「薩斯」在臺灣比大陸蔓延的還要快,其根源是在最關鍵的時期,就像施加壓力不給李登輝簽證一樣,絕不給臺灣絲毫關於「薩斯」的情報。當然,中國也沒有給日本方面什麼有價值的情報。就這樣致使初期治療預防指導延誤,導致了現在世界上最悲慘的「薩斯」問題。所有的起點難道不是因為這種驕橫和獨斷嗎?

透過這麼多的事實,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不僅僅限於法輪功問題,應該綜觀全局,學會看清欺騙大國-中國的本質。

最後我想借此機會從新振作起來,決心和大家一起攜手並進共同努力,請原諒我至今為止的怠懈。謝謝大家長時間的傾聽。

主持人:今天角間先生冒著作為記者對其今後在中國的活動可能產生影響的危險,出自記者和人的良心來到了這裏,讓我們向他表示衷心的感謝。

(2003年5月31日 東京藝術劇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