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縱容腐敗打壓法輪功內幕
 
作者:鐘延
 
2003-11-7
 
【人民報消息】秦二世時,丞相趙高野心勃勃,日夜盤算著要篡奪皇位。可朝中大臣有多少人能聽他擺布,有多少人反對他,他心中沒底。於是,他想了一個辦法,準備試一試自己的威信,同時也可以摸清敢於反對他的人。他把一隻鹿獻給二世,說:「這是馬」。二世笑著說:「丞相錯了吧,把鹿說成了馬」。一些膽小又有正義感的人都低下頭,不敢說話,因為說假話,對不起自己的良心,說真話又怕日後被趙高所害。有些正直的人,堅持認為是鹿而不是馬。還有一些平時就緊跟趙高的奸佞之人立刻表示擁護趙高的說法,對皇上說,「這確是一匹千里馬!」事後,趙高通過各種手段把那些不順從自己的正直大臣紛紛治罪,甚至滿門抄斬。這下,人人自危,秦都鹹陽成了趙高的殺人場。他大開殺戒,對於所有的前朝重臣,或者戰功赫赫的名將統帥統統殺無赦。還殺掉了秦始皇的十二個兒子,和十個女兒,要麼車裂,要麼剮刑。在這場屠殺中,名相李斯亦未能幸免。最後,作惡多端的趙高也沒得好下場,被子嬰夷了三族。

江澤民較之趙高是邪惡有餘而智商不足。打壓教人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利用媒體製造謊言,煽動仇恨,指鹿為馬其實是江的邪惡本性使然。作為獨裁者,他仇恨一切人權和自由,並自認為威脅到他的權力。但是,他想不到的是打壓法輪功以及修煉真善忍的中國百姓,動的是民心、道義的根本。

鞏固了自己和家族的地位和權力

江澤民在一次重要的工作會議上說,「相比之下,其他氣功就不那麼容易解決,就會給我們的工作帶來相當大的難度,對社會穩定起破壞作用,」「法輪功講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就可以放手進行。以後利用打擊法輪功的經驗,可以有效的運用於其他氣功組織。」可見,江對法輪功的修煉實質是了解的。但是為了要製造一種恐怖,威懾人民,使人民俯首聽命,他選擇了打壓這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人。

就像一篇評論性文章中提到的,「法輪功及歷史上的正信,都是提升人的道德,救度世人的。而江氏所要的,卻是逼人喪失做人應有的尊嚴,把人變成行屍走肉。面對十三億尊嚴喪盡、自信盡失的人,再暴虐的統治也不愁了。」正是在這場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江澤民實現了歷史上最暴虐的獨裁政權。

在決定打壓法輪功之前,政治局的其他七名常委,包括後來中央610的頭目李嵐清都不同意打壓法輪功。在江的淫威下,全中國上至國家總理下至貧民百姓噤若寒蟬。生殺大權全都操在610和地方領導、警察手裡。連在思想上、道義上對法輪功的支持,都會招來殺身之禍。全國上下,除了指鹿為馬、煽動仇恨的謊言外,一片沉寂。江澤民用國家機器系統性地,制度性的犯罪,已經把中國演變成了它的獨裁工具和施暴手段。由江澤民一個人同時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三位一體」現象首次出現在中共歷史上。

在江暴虐的控制下,集黨、政、軍三大權於一身的江為其家族成員快速積累權力和財富。據報導,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三億五千萬的秘密賬號。最近,網上又傳江澤民在印尼答厘島有所千萬豪宅,是由唐家璇任外交部長時江澤民在印尼答厘島買下的,以供江每年五一、十一、春節等長假或週末使用,這筆錢是江澤民個人的錢,國家可能有一百萬美元的補貼。

江的大兒子江綿恒從上海冶金研究所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被火箭提拔為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同時又兼了多家公司董事長、董事,包括中國三大電信公司之一的中國網通,在網絡通信領域大做權錢交易。2000年,僅一項與臺灣合資的宏力微電子公司就投資64億美金,一躍成為中國的電信大王。利用對中國電信的壟斷地位,江綿恒大搞網絡封鎖,剝奪老百姓的知情權。

航天專業的門外漢江綿恒還傍上了神五,成了副總指揮。《開放》雜誌透露,據知情人士講,在調查周正毅官商勾結圈地問題時,甚至已查到江澤民兩個兒子頭上,據說調查人員查到在緊鄰靜安區的普陀區,發現江澤民長子江綿恒和普陀區政府也以周正毅在靜安區的手法圈了一大塊地,江綿恒和江綿康在上海圈的地都是批准使用的,但都是免費圈地,不掏一分錢。江綿恒比周正毅還惡,周還要給上海幫進貢,而惹不起的江大公子只需讓住戶強遷遠郊,絕不按照規定給予任何補償。

為了方便的將江家侵吞的巨額資產轉移到境外,江綿恒還做上了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報導說,8月5日,國務院調整國家外匯管理局領導班子。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為江綿恒。

江的二兒子江綿康掌握專管軍隊黨組織的政治局組織部,掌握全軍情報和作戰指揮調兵遣將實權,再謀進取。雖第一步進總參未成,只好改去總政,坐火箭由一個在上海搞城市規劃信息管理的普通高級工程師提為少將、總政組織部付部長、部長,接著提升為南京軍區付政委,再升南京軍區政委或中將司令,再下一步就可進總參任付總參謀長甚至直接升為上將總參謀長。

江將當十八年扳道工的姨外甥吳志明火速提升成中央副部級幹部:現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市公安局黨委書記、上海市公安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

江澤民內侄周永康在極短的時間內竄升政治局委員、公安部部長。在打壓法輪功方面不遺餘力。

江上清共有兩個女兒江澤慧和江澤玲,江澤民提拔江上清的女兒江澤慧當上部級幹部。江澤慧原不過是安徽農業大學一名普通教授,江澤民升官後,江澤慧連升三級,先升安徽農大林學院院長,即再升農大校長,又任林業部部長。

2003年1月起江的外甥夏德仁擔任了遼寧省省委常委、大連市市委副書記、大連市市長。江澤民到大連就像在自己家裡一樣呼風喚雨。

江澤玲的兒子邰展因炒作房地產而虧空一千一百五十萬元人民幣,但由於邰展是江澤民的外甥而在審判時受到層層阻力。邰展因炒賣房地產失敗並無力償還,於是偽造了「揚州港展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公章,將某港商的四十五套住房抵押給工商銀行,該案被港商告上廣陵法院而於2000年三月審理,雖然法院認定「房屋產權遷移證」上的公章是偽造的,但法院受到當時就任揚州市委書記的吳冬華、市政法書記冀仁貴及揚州中院院長帥小芳等人的施壓,而被迫於2000年3月30日宣布中止對該案的調查與審判,而該案至此,邰展未受到任何處罰,而港商也未收回住房。

打壓法輪功的4年是共產政權空前腐敗的時期

在打壓法輪功的幾年中,江和610頭目羅幹曾提出,殺人放火可以不管,只抓法輪功。按照江的邏輯:為了打壓修煉真善忍的群眾,既然連殺人放火都可以不管,那麼貪污腐敗更可以大行其勢了。

涉嫌遠華案醜聞的賈慶林在國務院審計署披露出12億元走私大案之後,超級貪腐犯賈慶林不僅沒受懲罰,反在江的包屁下青雲直上,江澤民90年代末把賈慶林調到北京。在去年11月的黨代會上,賈慶林被提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成為中國最有實權的9個人之一。

早在2001年11月,香港《前哨》雜誌就披露山東濟南中外合資的中國重型汽車集團由於「經營不善」,據說「虧損」嚴重,四十億元人民幣不知所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610頭目李嵐清之子涉及此案中的十億人民幣。在江的全力包庇下,此事最後不了了之。

根據中國科學院國情研究中心最新發表的報告,過去三年官方公布的腐敗案件,發現存在十大系統性腐敗,包括金融業、公共支出、國有企業私有化、亂收費、壟斷行業、資本外逃等系統的集體腐敗,造成的經濟損失達一萬三千億元,相當於過去三年國內生產總值(GDP)平均值的百分十四點五至十四點九。金融業目前涉及詐騙、破壞經濟秩序、不良貸款等腐敗行為,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五千四百七十億元(約五千億港元),故此將這個行業單獨列出來,而包括電力、電訊業在內的其他壟斷行業的損失亦高達五百三十億元(約四百九十五億港元)。

中國大陸今天是世界最大的資金外逃國,現在幾千億資金外流化為腐敗官員的私產。最保守估計,目前有超過50億美元的資金被4000多名中國外逃貪官捲走。但真實外逃的人數和資金,遠遠大於檢察機關公布的數字。但是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某省反貪局局長接受採訪時表示這只是2001年最高人民檢察院追逃會上公布的數據,如今過了快兩年,數字早已經發生了變化。至於具體多少,他用了四個字形容:一個黑數。據南方週末9月25日報導,對於外逃貪官和涉案金額,媒體報導習慣引用的數據是:外逃海外的貪官4000多名,涉案金額50多億美元。

參與迫害與否成為仕途浮沈的衡量標準

大多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共產黨官員都是像在這場迫害中得到名利。而江也正是利用貪官污吏的這種唯利心理推行其國家恐怖主義的。610頭目羅幹為爬入政治局,在打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不遺餘力、上竄下跳:不斷升級「嚴打」和輿論造假。在歷次嚴打中,羅幾乎跑遍全國的主要勞教所,赤膊上陣。他到哪裏蹲點,哪裏就會傳出對法輪功學員迫害升級的消息。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插播真相事件後,江多次派出羅幹、劉京等人到吉林省布置進一步的迫害,並下達開槍令,致使惡警們更加殘暴。不久即發生數名法輪功學員當街遭警察開槍射擊,姜洪祿即是其中之一。3月5日後,吉林省進行「地毯式」大逮捕,僅長春一地就綁架法輪功學員5000餘人,長春大量放出監獄中在押刑事犯,以騰出牢房關押大批法輪功學員,此舉引起當地社會治安惡化。被綁架的插播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在長春被酷刑折磨後,又被劫持到省內各地監獄繼續進行迫害。

三年後,羅靠打壓法輪功的「政治資本」如願進入政治局。殊不知,那頂戴花翎的背後隱藏了多少無辜百姓的血淚。政治局常委中的吳官正任職山東省委書記期間,山東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經核實的迫害致死人數達93名。其中包括被公開披露的第一例死亡案趙金華和被《華爾街日報》追蹤報導的陳子秀。

李瑞環任政協主席時,不肯同流合污,在政協會議上從不提鎮壓法輪功。16大後,李瑞環被排擠出政治局。之後,江讓賈慶林取代李瑞環任政協主席,在賈慶林主持的3月3日全國政協十屆一次會議上,首先由李貴鮮代表政協第九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作工作報告,談到鎮壓法輪功問題時強調,支持「政府」採取多種形式打壓法輪功。

對真相的恐懼

江利用國家恐怖主義手段,壓制真相,大行文字獄。加拿大居民張麗的丈夫傑出工程人才何立志因發一封電子郵件被判刑3年半,至今被非法關押。2003年2月17日,黑龍江居民劉傑因像群眾發放引有真善忍字樣的賀年卡,被警察活活打死。長春法輪功學員劉長軍因插播法輪功真相片,被判十三年徒刑,日前被吉林監獄獄警折磨的奄奄一息。堅持講真話的人遭受打擊報復。指鹿為馬的歷史悲劇再度發生。

正像一些有識之士談到的,「現在無論在海內外中西方社會,很多人都已知道迫害的存在和殘酷,在一個沒有壓力和利益要挾的環境中,他們都會表示自己反對迫害法輪功;但當他們被威脅說,如果你不和「上邊」保持一致,你就會失去工作、你就要受到名譽損失、你就要被列為「反華勢力」而失去在中國的商機,等等,人們就會改口,任憑人權迫害和信仰迫害的蔓延與繼續,有的人甚至會助紂為虐。這種個人受到的精神傷害和社會的良知損失是無法用數字和金錢計算的。」

助紂為虐的貪腐之徒終遭懲治

正像奸人趙高最終遭惡報的結局一樣。江雖一時得勢,抑善揚惡。但是,惡人終逃不過天理的懲罰。連江自己自身都難保,在國際上臭名昭著,被多國法庭以「群體滅絕」、「酷刑」和「反人類」等罪名起訴。一些助紂為虐,作惡多端,民怨極大的不法貪官也不斷受到應有的懲治。

原河北省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程維高因經濟問題於2003年8月9日被宣布開除黨籍,撤銷其正省級職級待遇。在程維高治下的河北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高達78人,是迫害法輪功最甚的5省之一。

原黑龍江省委書記徐有芳現調京,因經濟問題被雙規。在767名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中,117人是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死亡學員為全國之最。徐有芳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責任。

迫害法輪功很嚴重的瀋陽市的前市長慕綏新、副市長馬向東等14名貪官污吏被逮捕法辦。充分證據顯示慕綏新、馬向東等人在殘酷迫害瀋陽地區法輪功學員上起到了為虎作倀的作用,尤其是以邪惡的馬三家教養院迫害法輪功學員著稱。遼寧省瀋陽市公安局局長楊加林,因其貪腐案件敗露,於2003年6月下旬被中紀委雙規。在楊加林管轄區域內,四年來,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送進馬三家勞教所、大北監獄等地監禁,遭受肉體及精神折磨。被瀋陽市公安局直接虐殺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位,他們是:宗恒傑,孫宏艷,苗奇生,鄒清雨,王玲和李玉花。

原哈爾濱鐵路分局局長王占柱與哈爾濱鐵路局局長何虹達一起,利用職權,報廢兩列油灌車,讓其兩個弟弟以收購廢鐵價格購買,獲利九億元人民幣。在其任職期間,哈鐵分局虧損高達19億元之多。何虹達、王占柱於2001年在哈爾濱鐵路局非法關押數十名法輪功學員;2001年1月15日將法輪功學員劉文偉在工作單位(哈爾濱鐵路檢察分院)綁架,送往黑龍江省富裕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2001年1月6日非法將電務工程段的法輪功學員楊建秀從家中劫持,強行送往佳木斯勞教所勞教;非法將哈爾濱鐵路經貿公司的法輪功學員楊景華送勞教二年。

在二十一世紀人類走向文明的今天,江澤民公開上演指鹿為馬的荒唐鬧劇,充分體現了他對全世界正義,道德,人權的褻瀆和對社會公理,真理的挑戰。江畢竟會因其罪行受到嚴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