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6789
 
 
 
 
 

 
 
2002年1月10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无法无天──大陆一副镇长竟当街下令枪决无辜村民
 
【人民报消息】副镇长一声令下,一无辜村民被当街处决。海南省中院昨天开庭审理这起在乐东县家喻户晓、广为关注的恶性案件。

  9日清早,乐东县法院门前便陆续围满旁听的群众,在审理期间,除了法庭内挤满近200名旁听者,法院外站了1000多名群众,他们多是受害者所在村和附近村的村民,从距离县城10公里左右的各村赶来。9日法庭进行的是该案刑事审理,从上午9时开庭,至下午近7时结束,开庭时间7个小时。

  ■省检察院海南分院提起公诉

  2000年7月6日晚,乐东县抱由镇多建管区道日村村民吉训福正在本村一个小卖店前与人正打麻将,大约晚8时左右,抱由镇副镇长吉廷荣带领几人前来执行传唤吉训福任务,他们不由分说将吉训福摁住,随后几人对他拳打脚踢。当吉训福挣扎从地上站起来,没跑几步,副镇长吉廷荣命令随同来的黎圣坤用冲锋枪将吉训福打死。

  当日到庭的被告人共3人。被告人吉廷荣今年39岁,黎族,大专文化程度。他原任乐东县抱由镇主管政法工作的副镇长、抱由镇重点村庄整治工作组副组长。被告黎圣坤现年26岁,1999年从湖北警校毕业,中专文化,原在乐东县公安局抱由派出所跟班学习。这两名被告人分别因滥用职权案和过失致人死亡案均在2001年2月20日被乐东县检察院拘留,同年3月初被逮捕,同年4月16日被取保候审,经省检察院海南分院决定,同年11月12日被逮捕。

  据南国都市报报道,被告林善明51岁,高中文化,原任乐东县公安局抱由镇派出所所长兼抱由镇委副书记、抱由镇重点村庄整治工作组副组长,被捕前任乐东县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他因滥用职权案2001年2月20日被乐东县检察院拘留,同年3月3日被取保候审,经省检察院海南分院决定,同年11月12日被逮捕。

  此案由海南省检察院海南分院2001年11月20日提起公诉。认定被告人吉廷荣、黎圣坤在受委托执行公务活动中,违法使用武器,故意开枪打死他人,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林善明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违反枪支管理规定,将枪支交给不具备佩带资格的人员佩带,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

  法庭上,三名被告面对检察官指控以及大量的证据,垂下了昔日耀武扬威的头。吉廷荣当天上午坐在被告席,不知因为紧张还是满不在乎,不断地抖动著小腿,更因不加约束地敞开两腿的坐姿,遭到检察官的提醒。吉廷荣对犯罪过程中一些细节的指控,用了很多“不清楚”、“记不得了”等词语。黎圣坤作为受过警察学校系统学习的毕业生,林善明身为派出所所长,两人知法犯法,却都强调自己的行为是听从领导和上级的命令,将违法的指令看得大于国法。

  吉训福被杀害后,妻子拉扯三个年幼的孩子,家中还有一对8旬的老父母、以及始终与他们一同生活的双目失明的哥哥。妻子成为家中唯一的劳力。海南富岛律师事务所委托王龙奎律师为受害人提供法律援助,当日法庭上,王龙奎律师递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被告依法支付原告死亡赔偿金、生活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共计人民币553820元。

  ■副镇长下令“开枪打死他”

  道日村是个极其贫困的小村,至今全村没有通上电。2000年7月一个酷暑的晚上,村里多数人都在外面乘凉、喝茶,被杀害的吉训福当时在吉泽强的小卖店外打麻将。谁也没想到这个偏僻的小村里这么个恬静的夜晚,会发生如此骇人的惨案。

  当日前来旁听的1000多名村民,提起吉训福被枪杀时的场景仍然心有余悸。

  2000年7月6日上午,乐东县抱由镇重点村庄整治工作组、抱由镇委和抱由派出所有关领导以及被告人吉廷荣、林善明等人在抱由派出所开会,会议决定当晚组织抱由派出所民警、保安员等统一行动,到抱由镇多建村委会扫水村抓拿涉嫌抢劫的3名犯罪嫌疑人,同时到多建村委会道日村传唤“村霸”吉训福(被害人)。

  当晚6时许,各单位统一行动人员到抱由派出所集合,出发前,林善明交待黎圣坤向抱由派出所民警吴琼东领取了一支“82”式微型冲锋枪参加行动。当晚7时许,20多个行动队员前往扫水村执行任务,在扫水村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后,一部分行动人员将犯罪嫌疑人押回派出所。留下被告人吉廷荣、林善明、黎圣坤以及盛广谦(抱由镇武装部副部长)、刘伯征(三平派出所治安队员)等8人乘坐一辆面包车前往道日村传唤吉训福。

  在道日村村口,8人分作两组,吉廷荣带领黎圣坤、盛广谦、刘伯征进村,命其他4人在村口周边警戒。吉廷荣对随行人员称吉训福是个“村霸”,告诉随行人员到村后他指哪个人就抓哪个人。大约晚上8时许,吉廷荣带领黎圣坤等人来到村民吉泽强的小卖店,看见有4人在小店旁打麻将,吉廷荣认出其中一个是吉训福,便说:“就是这家伙。”说完他第一个冲上去按住吉训福的脖子,盛广谦和刘伯征随后上去分别抓住吉训福的双手向后扭,对吉训福拳打脚踢,将吉训福按倒在地,黎圣坤则持冲锋枪在旁边警戒。见一伙人气势汹汹地来抓他,吉训福不解地挣扎:“我没做坏事,为何抓我?”吉廷荣等人不予理睬,大打出手。吉廷荣想找绳子,没找到,他跑到吉泽强的小店找出一条裤带,要捆绑住吉训福。

  围观的村民几十人,但没有人敢上前救助。吉训福年近8旬的老父老母以及双目失明的哥哥闻讯赶来与吉廷荣等人理论,呼喊不许他们乱抓人。见场面有些混乱,吉廷荣神气活现地命令黎圣坤鸣枪,并喊:“出了事我负责。”黎圣坤立即端起冲锋枪连发朝天鸣枪两次。吉训福趁机挣扎爬起来朝小店后面的方向跑,吉廷荣见状大吼:“开枪打死他!”一旁黎圣坤马上执行“处决”命令,扣动了冲锋枪扳机。吉训福刚跑出两三米,被身后的冲锋枪击中,倒在了血泊中。

  周围的群众被惊呆了,不知如何是好。而吉廷荣几人此时慌张想撤退,此时吉廷荣突然发现他的手机不见了,于是命令随同几人帮助找手机,却对流血不止的吉训福视而不见。手机没找到,这伙人转身撤离,并再次嚣张地向天上鸣枪。

  吉训福被惊恐不已的老父亲和双目失明的哥哥从地上扶起来,家人急忙找个三轮车将吉训福送往医院抢救,然而吉训福在半途就咽了气。经法医鉴定,吉训福是被“五九”式弹头击穿右臀部,造成大量流血,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吉训福死后第二天,其家属将他的尸体抬到镇政府要求给说法,一个半月后县公安局拿出3000元,村里将尸体掩埋。一年来,吉训福的家属到省人大、省公安厅等部门上访,此案在社会上影响极其恶劣。

  ■法庭辩论

  三名被告在庭上对自己被指控的罪行进行了辩解,三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也在法庭与公诉人进行了辩论。

  被告人吉廷荣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执行公务,如果当时没有吉训福和他家人的阻挠,就不会发生后面的枪杀案件,他对自己曾经下令开枪打死吉训福的话矢口否认,他认为自己平时得罪了一些人,如今被害方很多人证词是借机对他报复。其辩护律师认为他的行为是过度使用职权。

  被告人黎圣坤辩解自己没有杀人的动机和目的,自己当时并不知道去道日村抓什么人,此人犯的什么罪,他说自己是受过正规警校培训过的,知道领导的命令必须执行。其辩护律师认为黎圣坤作为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学生,他完全是在严格执行领导的命令,他的行为是执行职务行为。

  被告人林善明为自己辩解时罗列了10条理由,他说自己2000年初刚参加完省里组织的派出所所长培训班,自己又干了多年的公安工作,懂得什么样的人不该佩带枪。他说当时的整治行动是政府行为,自己只是参加者,不是领导者和组织者,不该指控犯有“滥用职权罪”。其辩护律师认为让黎圣坤佩带枪是集体研究决定的,不是林善明个人决定的,让黎圣坤带枪是一般工作上错误,是行政违法行为,与“故意杀人”不具备内在因果关系。

  公诉人指出被害人吉训福不具备法律上规定对其使用武器的对象,只是行政治安传唤对象,况且对他的传唤没有履行传唤手续;被告人黎圣坤只是派出所的帮工人员,不具备携带枪支更谈不上使用枪支的资格。吉廷荣和黎圣坤对开枪可能造成的结果采取放任的态度,其行为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

  吉廷荣和黎圣坤故意杀人犯罪事实是在众目睽睽下发生的,黎圣坤在吉廷荣的指示下充当杀手,公诉人逐一阐述吉廷荣和黎圣坤“故意杀人罪”以及林善明的“滥用职权罪”的罪名是成立的。

  ■死者生前仗义直言

  虽然在法庭上吉廷荣矢口否认与吉训福有个人恩怨,但吉训福被杀前一个月与吉廷荣的“矛盾”在道日村全体村民中却妇孺皆知,大家曾因此一度为吉训福得罪了副镇长吉廷荣感到惴惴不安。

  这次纠纷的源头是有关本村的一个土地承包问题。

  2000年5月中旬,吉廷荣来到道日村下令召开村民大会,会议内容是该村一片约200多亩的坡地,要承包给他人,要求村民把地里现有的甘蔗、芭蕉、芒果、豆角等青苗在一定时间内拔掉。

  这块土地是村里100多户人家的自耕地,村民都反对把地承包出去的做法。开会时村民谁都坐著不动,也不说话,拒不执行他的命令。吉廷荣恼羞成怒,他宣称自己要带人带拖拉机下去推地,而且不给一分补偿。此时吉训福实在气不过,在会场上硬著头皮对付镇长吉廷荣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如果再把这块地让别人来承包,我们村民吃什么?子孙后代怎么活?”他并且向不敢说话的村民说:“我就是不去毁自家田,谁去毁田拿补助费就证明谁同意土地对外发包。”吉廷荣当时指著吉训福的鼻子说:“你行,你够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说完与随行人员气哼哼地走了。因为他多讲这几句话,村里都为吉训福捏了一把汗。

  ■吉训福家人听庭审

  吉训福8旬的老父和老母以及双目失明的哥哥、妻子、3个年幼的孩子都来听庭审。除了吉训福的妻子韦少梅能听得懂简单的普通话,其他的家人都不懂普通话,但是他们从始至终地端坐在法庭的旁听席上,足足7个小时。他们木然的表情中饱含著一年来失去亲人的痛楚,他们期待著能通过法律找回公道。

  吉训福的父母神情黯然,虽然听不懂法庭上的审理内容,但他们不时被其他听众的一点点波动牵动著目光,那个8旬的老阿婆不停地用手中攥著的一块毛巾擦拭著深陷的眼窝中的泪水;吉训福那双目失明的哥哥始终没有抬头,俯头把脸深深地埋在两只胳膊中,用耳朵静静地听著;还有三个年幼的孩子,大的刚满10岁,小的只有3岁多,这三个孩子紧紧依偎著他们的妈妈,在旁听席上坐了一整天,他们大概并不懂得今天这事的实际意义,但他们知道今天所有的人都是为了他们那已经“失踪”了一年多的爸爸。

  受害人的妻子韦少梅对记者说,丈夫被枪杀后,家中没有了主劳力,如今老的老、残的残、小的小,这一年多她克制悲痛既要照料全家老少7口人生活,又要打官司,原来家中1000多棵芭蕉已经没有精力侍弄,全家快要吃不上饭了。她流著眼泪说,孩子常问“爸爸为啥不见了”,经常在睡觉的时候喊“要爸爸”。年迈的公婆几乎每天都哭,他们总是说自己命苦,唯一一个能指望养老送终的儿子被无辜打死了。韦少梅坚定地表示,一定要让杀人者偿命。

  ■吉训福是老实农民

  吉训福到底是什么人物,导致整治工作组对他传唤呢?法庭上,被告吉廷荣辩解说,当时之所以传唤吉训福,是因为吉训福有一次没有交“水利捐款”,而且怀疑他破坏了一处芭蕉苗。因而吉训福在这天晚上的行动中被吉廷荣说成是“村霸”。

  在法庭内外千余名群众中,记者看到多数是农村赶来的。被害人吉训福所在的道日村一位村民说,他们村里除了老人和年幼的孩子外,全都来县城听这个案子的审理情况。

  一位叫吉昌福的农民说,他与吉训福是一个村的,他说:“吉训福是最本分、最老实的农民,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这样的农民被无辜地杀害了,老百姓怎么能服气?”

  道日村三队副队长吉才生说,吉廷荣枪杀无辜,他把老实守法的农民说成是“整顿对象”,“整治工作组”就能随便开枪杀人吗?吉训福的家人原来都靠他供养照顾,今后他们怎么活呀?

  村民吉泽强是此案的目击者,他说吉训福是个勤劳的人,每年种很多甘蔗、芭蕉,他从没有打架斗殴一类的违法行为,是个老实厚道的农民,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村里,对他的为人很了解。

  村民吉才建和吉才泽2000年7月6日当晚与吉训福一起打麻将,他们说“当时害怕极了,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采访中,一些村民说,副镇长吉廷荣平时就很凶,骑著摩托车横冲直撞,常骂人,村民们都怕他、敢怒不敢言。一个村民说被打死的吉训福不是村霸,副镇长吉廷荣倒是个“镇霸”。

  乐东县一位蹬三轮车的师傅在法院门口听说是审理这起案子,他摇摇头对记者说:“这个案子全县人都知道,现在某些当官的真是太倡狂了。”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2/1/10/18265.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无法无天──大陆一副镇长竟当街下令枪决无辜村民
 
 
逮捕运送基督教圣经入境者 孙玉玺宣称中共保障信仰宗教自由
 
 
北京,恐怖的23小时
 
 
中共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真相 (图)
 
 
李瑞环「十六大」动向引人注目
 
 
有钱能使中央电视台「推磨」──昂贵的春节晚会现场直播入场券
 
 
安徽一初中生写信质问公安局长
 
 
荒诞──副局长被判刑 依然稳坐官位
 
 
 
猛烈批评薄熙来 新华社大有来头
 
 
江泽民的留任终于「稳定了」
 
 
在线观看:江泽民跳着华尔兹向香港记者发飙
 
 
江泽民对记者爱恨交加(图)
 
 
中共军方总参谋长暗示 江泽民决意「垂帘听政」
 
 
广东禁止东莞村民接受境外记者采访
 
 
中国大陆女性沦落它国年达万人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
 
 
 
 
东莞警察进驻各村 村民称“官逼民反”还会再来
 
 
中共军队腐败分脏不均火并事件罗列
 
 
北京的宗教政策有“进步”吗?
 
 
运圣经予大陆的黎广强可能死刑
 
 
村妇乞讨救丈夫 血泪唤得死囚归
 
 
追究江泽民四大黑箱作业──中国人让克格勃玩得一头雾 (图)
 
 
天遣狂风 黄沙垃圾扫荡北京
 
 
大陆演艺圈男女明星吸毒内幕大揭秘 (图)
 
 
万载爆炸案有多少人丧生?
 
 
被监禁的中国反腐败人士安均健康恶化
 
 
收购媒体 李嘉诚将成“媒体大亨”
 
 
英媒体称中国近期向巴提供军火
 
 
这就是江泽民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青报:不得动用警力阻碍采访
 
 
中共第四代领导核心将走往何方?
 
 
看看网民对“胡东昌事件”的反应 江政权还有什么合法性?
 
 
 
 
不盼望刑满获释?──滕春燕在北京显得很出众的纽约时尚已不复存在
 
 
昨晚电视上看到的两件恶心事
 
 
绝密!中共老家伙们让江泽民留任的真实目的
 
 
1月7日CCTV暴露江泽民的黑腿病又犯了!
 
 
耿飙怒斥贪官:老百姓会否替你们求情
 
 
天安门广场再次惊现外国和平行动者
 
 
姬胜德在港情报网哥们儿投靠曾庆红
 
 
美安全政策中心指中共是造成当前国际恐怖主义为害的因素
 
 
前苏联对基督徒的迫害二例
 
 
美安全政策中心:万一印巴间发生核子战争 中共难辞其咎
 
 
真实的幽默:改不得的错字
 
 
恶狼嘴上的血迹尚未干呀!──基督徒王美如致刽子手的一封公开信
 
 
“这就是我们的总理!”──仅以此文纪念周恩来逝世二十五周年
 
 
大陆顺口溜──入木三分,道尽贪官丑态
 
 
幽默:江泽民习惯性地掏出了小梳子……
 
 
随着陪酒人员性别的改变 酒吧的「三陪」经营变得合法了
 
 
中国审判携带圣经入境者 布什总统对此「深表关注」
 
 
陕西公安内部发生重大枪杀案
 
 
江西又一花炮厂恶性爆炸 伤亡超过23人
 
 
香港《大公报》披露中国民营经济融资难的问题
 
 
中共高教系统腐败案频频曝光
 
 
新华社报道“法轮功”不敢署名的真相
 
 
大陆「康师傅」方便面「好吃看得见」的惊人内幕
 
 
谎言的后遗症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