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2002年1月6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人民报》是个幽默网站——乘鹤山人答静庵居士
 
乘鹤山人
 
【人民报消息】编者按:在网络上,有一个自称是“静庵居士”的写了一篇漫骂法轮功的文章,由于文章中提到《人民报》,并把《人民报》诬蔑一番,鉴于此,今天我们把“乘鹤山人”答静庵居士的文章刊登出来,是非黑白,请读者自辨。

《乘鹤山人答静庵居士关于法轮功的文章》

  静庵居士日前在“大参考”上发表“法轮功和中共-新世纪的吊诡”一文,山人不才,择其要者而答之。成文仓促,不妥处请方家指正。

  居士:“看了双方的文字,更象是重读文革保皇派和造反派的论战。这其中没有任何对于国家民族未来前途的探讨”

  山人:当年基督传道时,法利赛人似乎也责备基督“没有任何对于国家民族未来前途的探讨”,而当时的犹太人迫切希望有一个救主能把他们从罗马帝国的压迫中解救出来。居士信仰的佛陀传法时,也没有对释迦族的未来前途做过什么探讨,似乎释迦族在佛陀晚年还曾遭受过一次屠杀。居士难道应该因此而责备基督和佛陀吗?

  把法轮功和中共比喻成保皇派和造反派是不恰当的。中共作为一个政党确实应该探讨国家民族未来前途,而法轮功作为一个精神信仰应该关心的是超越这些的终极价值。而且一方是受害者,一方是施暴者。这里有个SYMMETRYBREAKING。

  居士:“很多因为同情而看了法轮功明慧,新生网,《人民报》的读者,转向理解中共的许多做法。”

  山人:理解了中共的哪些做法呢?山人不知道中共的哪些“许多做法”没有侵犯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居士:“法轮功的政治所求很简单。给予它宣传教义的自由,对于反对批判它的势力进行批判和禁止。法轮功从来没有实现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兴趣。它也从不向往民主化社会。法轮功即使在受到中共最严厉打压的今天,它最直接的政治期待是江泽民个人退出中共政治舞台。因为这种退出按照法轮功理解将带来中共重新恢复往日庇护的可能。”

  山人:居士说法轮功“没有实现中国政治民主化的兴趣”,其实以山人看来,法轮功对“政治独裁化”更没有兴趣。就如同当年耶稣说“凯撒的归凯撒,神的归神”,对犹太人的“解放事业”不置一词一样。居士对法轮功一再当作一个政治团体来要求,就如同一只在天上飞的鹰,居士一再说它不能在水中游。

  话又说回来,虽然法轮功从来没有把自己变成一个民运组织,但其信众在大陆的绝对非暴力和绝对不屈服于暴力的做法,以及海外信徒对国内野蛮迫害的披露、抗议和起诉,对大陆的文明进步在客观上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力。如果法轮功学员在付出高昂的血的代价后把自己的基本权利(不是权力)要回来,我想其它的团体和阶层也会享受到同样的权利。一些好心人希望把法轮功变成一个民运组织,这就如同把天上飞的鹰捆住翅膀,让它象狮子一样跑。法轮功之所以历经两年半的残酷打压而不衰,就是因为其非政治性。不然,八九民运可谓轰轰烈烈,但不出几个月就在国内被镇压下去。这不是贬低民运,只是想指出两者的区别。而且即使民运成功,如果这个社会人人是魔鬼,民主也没有用(山人忘了这话是谁说的了)。法轮功教人向善,不介入政党政治,为社会多制造些天使,与将来的文明社会应该有非常良性的互动,一如法轮功今天在台湾的情况。法轮功不介入政治,但不能依此推断其“从不向往民主化社会”。一个人被狼咬了,自然知道狼的凶狠,也会去察一察狼的老底(或犯罪纪录),也知道狼不会变成羊。

  说法轮功“对于反对批判它的势力进行批判和禁止”。法轮功在台湾信徒日众,没听说他们“对于反对批判它的势力进行批判和禁止”呀?居士发表这篇大作,难到有北美的法轮功学员把居士打成右派送去劳改吗?至于在中国大陆,媒体是控制在政府手里,如果一篇媒体刊登批评法轮功的文章,法轮功学员无法发表回应文字,只好去找媒体说理,希望他们能客观报导,收回影响。这也算“批判和禁止”?

  法轮功在遭迫害前的七年,并没有得到中共的庇护,没听说中共给法轮功拨过款、建过办公室,法轮功好像也不是三自爱国教会的一员,法轮功也从来没有被赵朴初、傅铁山之类的党外布尔什维克所操纵。我们不能说中共没迫害就是支持或庇护,正如我们不能说一个歹徒没有抢劫我们就是在庇护或支持我们。所以谈不上“中共重新恢复往日庇护的可能”。说法轮功希望江泽民下台,就如同说纳粹集中营中的犹太人希望希特勒下台,心情应该可以理解吧。假如我们进而说这些犹太人只是希望希特勒下台,其实还是很拥护纳粹体制的,居士能同意吗?

  居士:“法轮功心情是如此迫切,以致它不顾对自己声誉可能的重创,一再预言江泽民病危和死亡,哪怕这种预言成为一个公开的针对法轮功的笑话。法轮功最主要的宣传机器《人民报》是诅咒江泽民运动的急先锋。有人戏称,帮助中共搞臭法轮功,《人民报》厥功至伟,恐怕不为过。”

  答:居士没有听说过鲁迅嘻笑怒骂皆成文章吗?鲁迅连文人雅士梁实秋都骂得,《人民报》难道连双手蘸满无辜百姓鲜血的江泽民都骂不得吗?“人民报”这个名字来自于“人民日报”,在“人民报”网站上“人民报”这三个字都是“人民日报”上老毛的手迹,这显然是一个幽默网站,类似于SATURDAYNIGHTLIVE的“模仿SHOW”,以“人民日报”的“风格”让独裁者尝一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滋味。怎么会是法轮功的“最主要的宣传机器”呢?居士以要求“NEWYORKTIMES”之类严肃媒体的态度要求“人民报”,是不是拿着棒锤当做针了?

  依山人看,明慧网才是法轮功的“最主要的宣传机器”,每天出很多“原创”文章,主要是大陆学员冒着危险传过来的迫害事实,及海外的活动,此外还有录像片,近来好像还有音乐、歌曲、小说,编辑们好像也蛮负责的,错别字不多。文章当然也有对血腥暴力的谴责和控诉,但都有理有据,很少涉及政治、政府、政党。和中共“人民日报”的风格大不相同。

  在西方社会,人们对希特勒可谓尽力妖魔化,在希特勒生前,桌别林就曾在电影中刻意丑化。对于无可救药的独裁者,有何不可?著名政论家凌峰的文章以及大参考上的文章不也有对江泽民的丑化吗?这对他们的信誉有何重撞吗?“人民报”的一些消息没有核实,但这是谁的错?不是独裁者黑箱作业、钳制信息的结果吗?至于江泽民病危和死亡的所谓“预言”,显然是针对独裁者的一个黑色幽默,山人没有看到明慧网上做出任何类似预测,居士为什么把幽默当真呢?如果法轮功学员也把这个黑色幽默象居士这般看重,恐怕他们早就散伙了。

  居士:“法轮功原来包围中南海,期望得到的是动用中共专制的铁拳粉碎挑战它的那些学者教授。如果中共明天宣布法轮功为国教,反对法轮功都要受到审判坐牢,法轮功恐怕不但不会反对,而且还会颂扬。”

  山人:这些没有任何学术成果的“学者教授”手眼通天,何XX是罗干的亲戚,以红旗杂志的路子混成了个院士。这种人法轮功怎么可能要求“动用中共专制的铁拳粉碎”?这种人本身就是“中共专制的铁拳”呀!大陆媒体的文章代表官方的观点,文革就起源于一名“铁拳”文人的评论文章,法轮功学员为避免这类文章引发政治迫害,除了去向官方媒体讲理,还有什么办法?中共一向以大老爷自居,百姓找他讲理就成了围攻,那么布什宣誓那天的万人抗议岂不是反革命暴乱?

  居士说:“如果中共明天宣布法轮功为国教,反对法轮功都要受到审判坐牢,法轮功恐怕不但不会反对,而且还会颂扬。”假如居士的钱被人抢了,居士去要回来,然后山人说,居士明天恐怕会去抢银行,居士会同意我的预测吗?

  居士:“历史深具讽刺地创造了法轮功和中共这天生一对。无论争吵如何凶狠,两者恐怕现在谁也离开不了谁。”

  山人:法轮功在台湾有很多信众,台湾有中共吗?法轮功在欧美有很多信众,欧美有中共吗?中共就那么宝贝,离不开它?

  居士:“如果中共开放言路,法轮功是否前途似锦?答案应当是否定的。法轮功的宣传战略,至少在赢得中国知识分子和新兴中产阶级,甚至于普通中国百姓方面可以说全军覆没。笔者在大陆同人们谈到法轮功,人们的普遍反应是同情法轮功普通信众,但是,绝对不赞成法轮功本身宣传。法轮功在胡编乱造,胡搅蛮缠,乃至文风的八股,比之中共,有过之无不及。”

  山人:居士指控“法轮功在胡编乱造,胡搅蛮缠”,这种武断难道不是中共的八股文风吗?法轮功中有许多知识分子,也有很多中产阶级,为什么这些人不认为“法轮功在胡编乱造,胡搅蛮缠”?

  居士是否做过什么抽样调查,就可以对“中国知识分子和新兴中产阶级,甚至于普通中国百姓”下断言?如果居士只是根据个人经验,为什么山人的经验和居士如此不同?

  另外“中国知识分子和新兴中产阶级,甚至于普通中国百姓”就那么高瞻远瞩吗?那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普通中国百姓”参加文化大革命?为什么那么多“知识分子”在文革中互相撕咬?为什么六四仍未平反?为什么很多“新兴中产阶级”觉得六四杀人杀得值?为什么那么多人为中共辩护?为什么网上那么多中国人庆祝911惨案?

  当年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有几个“犹太的知识分子”、“甚至于普通犹太百姓”对他同情?当基督徒被喂狮子的时候,又有几个“罗马的知识分子和新兴中产阶级,甚至于普通罗马百姓”对基督徒同情?当年魏京生先生被投入监狱时,又有几个“中国的知识分子”“甚至于普通中国百姓”理解他?那时大家不都是还在高呼“小平你好”吗?

  居士:“法轮功恰恰是因为中共强力镇压而在人民心目中取得了一定合法性,没有成为台湾的宋七力。”

  山人:法轮功在同属中华文化的台湾蓬勃发展,而且和社会良性互动。为什么没有成为台湾的宋七力?为什么在日前举办的台湾法会上,总统与行政院长都发来贺电?难道在台湾违法不违法是根据政治需要来定?难道文明社会都如中共一样随意执法?

  居士:“法轮功需要的也是这种持续镇压造成的“受迫害”的事实。其高层需要的,是学员遭受逮捕,监禁,殴虻牟欢媳ǖ迹约肮惴旱墓势毓狻V挥姓庋湓硕拍芄患绦妗!?p>  山人:在1999年以前,并没有“学员遭受逮捕,监禁,殴打的不断报导,以及广泛的国际曝光”,为什么法轮功在大陆和世界茁壮发展?假如一个暴徒在殴打居士,旁观者觉得不平很同情居士,能否说居士的生存依靠暴徒的殴打?

  居士:“倒是法轮功一再失败的宣传,江泽民死亡的所谓惊世预言,以及法轮功一再包装的某地恶报之类粗俗的报导帮了中共大忙。许多不赞赏中共的知识分子,白领阶层,普通百姓看到了镇压的“必要”。”

  山人:关于江泽民死亡山人前文已有论述。至于恶有恶报,居士虽不出家,但好歹也是佛的信徒,应该相信啊!山人还想问一句:法轮功的宣传不合居士的口味就是“一再失败”吗?

  居士说:“许多不赞赏中共的知识分子,白领阶层,普通百姓看到了镇压的“必要”。”这句话好可怕,就因为法轮功的“宣传”不讨“知识分子,白领阶层,普通百姓”的欢心,他们就看到了“镇压的“必要””?居士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可能山人还不太理解什么叫“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山人可能对美国的早期移民史也不太清楚。现在很多民运人士的话也不太讨“知识分子,白领阶层,普通百姓”的欢心,也许有“必要”镇压镇压他们。

  居士:“许多人担忧中共被推翻以后,一个权力真空的产生。如果这个真空由宣扬愚昧,反对科学,同样甚至更为专制的团体来填补,中国将万劫不复。难道那个在美国由保镖簇拥豪宅名车的大师有将中国引向现代化的智慧和决心吗?许多人似乎从法轮功本身的宣传网站中看到了维护中共中央集权的必要。正象当年从美国VOA失败的宣传中听到维护中共的必要一样。”

  山人:“宣扬愚昧,反对科学”这些大帽子都是中共的创造,不知为何被居士拾起?而且这个大帽子戴在基督教、佛教的头上也非常合适,而美国科学界也有许多宗教的信徒,居士不也是佛的信徒吗?如果宗教或精神信仰只能“宣扬科学,赞美科学”,美国宪法为什么还要保护信仰自由?再说据笔者所知,法轮功中不乏科学界人士,如“大纪元”网站前些天还刊登了对芝加哥大学助理教授吴伟标博士的专访,吴博士在同龄的海外留学生中可谓出类拔萃者。

  法轮功只是想得到属于自己的信仰自由,不知为何被居士想象成要填补权力真空。就象刚才山人说居士去要还被歹徒抢走的钱,所以居士将来一定会去抢银行,有这个道理吗?

  “更为专制”又是什么意思呢?法轮功要建立一个独裁统治吗?法轮功会象中共那样把自己的教义塞进宪法吗?法轮功要把不同意见的人都打成右派送去劳动改造吗?

  法轮功在惨遭迫害的两年来,使用过任何暴力吗?有任何暴力倾向吗?提出过治国理念吗?有任何治国意愿吗?

  “保镖簇拥豪宅名车”从何而来?李先生出现在公共场合有当地弟子在身边陪同,这就是保镖吗?纽约皇后区租住的APARTMENT就是豪宅吗?当地中产阶级弟子在法会期间开车接送就成了名车吗?

  “正象当年从美国VOA失败的宣传中听到维护中共的必要一样。”---原来如此!首先山人不知道VOA的宣传是否比袁木同志的“天安门广场没有杀人”的宣传更加失败,山人更不明白为什么VOA宣传失败了就得维护中共统治?好可怕的逻辑呀!

  居士:“此后不久,海外留学生率先展开了对法轮功运动的批判。”

  山人:只不过是有个别人在网站上发表攻击言论,而该网站对基督教也大加批评,并诬蔑为“极毒”教。怎么一下子就代表了“海外留学生”?难道“海外留学生”是一个红卫兵组织,能够“展开”对一个信仰的“批判”?至于一些网民在网路上发表反对的言论,在911惨案后网路上一片叫好之声,居士可否说:911之后不久,海外留学生率先展开了对911的庆祝?

  居士:法轮功和中共在本质上没有根本的区别。在一个开放民主的社会中,这样的论战是难以想象的。寄望中国政府早日开始政治体制改革,台海冲突,法轮功事件在逐步开放中将迎刃而解。对此,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山人:法轮功搞过暴力革命、肃反、整风、镇反、三反、五反、四清、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阶级斗争、揪三种人、整党、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屠杀吗?法轮功把自己的教义塞进宪法过吗?法轮功有没有天天在电视、媒体上宣传自己伟、光、正,代表这个、代表那个?法轮功所要的只是信仰自由、不受迫害的权利,怎么一下就和中共没有本质区别了?假如居士被歹徒抢了钱去要回来,居士的家人被歹徒杀害了居士对歹徒血泪控诉和严厉谴责,山人说居士和歹徒、杀人犯“在本质上没有根本的区别”,可以吗?

  “在一个开放民主的社会中,这样的论战是难以想象的。”大陆不是“一个开放民主的社会”,这又是谁的错?

  “寄望中国政府早日开始政治体制改革”,哈哈,看来居士对中共的幻想远远大于法轮功学员,怪不得对中共的做法那么理解。原来居士更离不开中共。看来居士没有被狼咬过,以为狼还可以变成羊。

乘鹤山人于2002年元旦

(大参考)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2/1/6/18155.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人民报》是个幽默网站——乘鹤山人答静庵居士
 
 
小笑话:江总书记最新绝密谈话
 
 
中共不鼓励海外留学生回国服务
 
 
我深深懂得了思念──给我的丈夫杨子立
 
 
叫人民怎么过年?湖南衡阳发生重大氯气泄漏事故
 
 
中共为何急于入WTO
 
 
五星红旗在扫垃圾的噪声伴奏下升起
 
 
震惊公安部──济南一男子寄“炭疽”信给两位国家领导人
 
 
 
前山东省委书记梁步庭之子梁小庭已被正式逮捕
 
 
法国法轮功信徒将向巴黎法院申告中共大使馆
 
 
一场历史性的大倒退──北大学者强烈质疑中共停播境外电视
 
 
港人偷运圣经入福建遭"邪教"罪名起诉
 
 
因揭发贪污 去年三十七名记者遭到报复杀害
 
 
向揭发李鹏家族的马海林致敬
 
 
“老大哥”淋了江泽民一头冰水
 
 
中央严厉整肃中银朱系人马 前中银行长王雪冰被「双规」(图)
 
 
 
 
澳女侨胞呼吁澳政府要求中国政府对其夫遇害进行调查
 
 
众目睽睽之下,幼童被狼狗活活咬死
 
 
「施琅热」使大陆高烧
 
 
美专家警告:应慎防中共发动所谓资讯战的珍珠港事件
 
 
江西省万载县恶性爆炸 当局动用地痞围追堵记者封杀新闻
 
 
江泽民抄“地藏经” 县太爷摆“照妖镜”
 
 
江泽民为脱身将矛头指向李鹏家族
 
 
北京担心阿根廷式动乱在中国爆发
 
 
中共十六大幕后与前景──面临最后垮台的中共还有机会吗?
 
 
从海外民运人士到中国第二富──杨斌的王国是如何建立的?
 
 
2001中国十大贪官落马纪实
 
 
广东人民广播台节目部主任给党委的辞职信
 
 
江泽民腆腆之旅
 
 
就退休人员生活问题:给朱总理的公开信
 
 
高耀洁:河南艾滋病已无空白点
 
 
是谁在出卖中国?
 
 
 
 
一幅黯然的玫瑰色图画
 
 
王若望治丧委员会部分委员发表《声明》
 
 
打白条——农民的噩梦——中共使农民成为失去土地的农奴
 
 
谨呈旧作一首《伤农谣》,以表我无限伤痛的心
 
 
幽默:江泽民不动声色
 
 
华盛顿时报:中共长程飞弹试射失败
 
 
法庭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
 
 
北京人的十大俗
 
 
十二月二十六日,郑州凛冽的寒风令江泽民瑟瑟颤抖
 
 
大陆两高级警官各操黑帮大火拼
 
 
大陆一女性公民法院门前自焚
 
 
「五鬼搬运」大显「神奇」 七千万美金潜逃加拿大
 
 
市公安局大摆「庆功宴席」──抓住三老太太一老头
 
 
流感大举侵袭北京
 
 
从人民大会堂到小型会议厅──誓死捍卫「人民公仆」形象
 
 
“洋式人造景观”造价惊人 中国文物保护面临严重危机(图)
 
 
六百万造起一片“豆腐渣”
 
 
江西万载当局对爆炸死人早已漠然
 
 
不许诬蔑老百姓
 
 
江西万载大爆炸案 中共传媒为何如此忌讳?
 
 
美国之音:加警方调查中国外交官殴打留学生事件
 
 
凤凰卫视的倒掉和人格分裂的中国
 
 
北京“龙潭西里”神话的来龙去脉
 
 
苹论:赵薇受害「党大于法」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