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科院博士声援高智晟律师 (图)
 
作者:王斌 (原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博士)
 
2005-12-17
 
【人民报消息】从2005年11月29日开始,高智晟律师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和北京大学焦国标教授,持续奔走于山东省济南市、辽宁省的大连市、阜新市、吉林省的长春市等地,进行了15天的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调查。

2005年12月12日高智晟律师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他说“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

高律师的心在颤抖,他在流泪。十几日的调查,他再次看到了令他痛彻心肺的真相。读了高律师的公开信,我的心又开始在流血。高律师见到的恰恰是我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近六年的时间在中国大陆亲身经历的。

我被中共非法绑架过不下五、六次中,最长的一次被关押了三年。2001年3月我被到抓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最初的几十天里,都没能睡过什么觉。受尽警察和犯人的折磨。我在里面受过“五马分尸”的刑。好个几犯人把我按在地上,几个人抓住四肢,一个死刑犯人,用他脚上的脚镣缠住我的脖子,然后大家一齐往反方向拉。我眼冒金星都快没有知觉了他们才放。被开过“开锁”(把人的两根手指紧紧的捏着,往指缝里插进一支牙刷,捏紧后用力一转)。堂堂的博士竟然被逼舔便坑,我当然不会去舔,结果是身上又多出一些青紫。全身被扒得一丝不挂进行搜查更加是家常便饭。

北京市国保大队的警察头子恶狠狠的警告我:“你这样的背景正好用来作反面教材!你们家要是历来就反对共产党呢,我们对你还讲点统战。你们家是共产党内部的人,共产党是历来绝不会手软的,坚决要严酷打击。整的就是你这样的!!!”谁叫我爷爷跟贺龙、任弼时一起当过老字号的共匪(“老红军”)呢。他九泉之下应该万万想不到自已的孙子仅仅因为信仰问题被中共关入大牢残酷折磨了好几年。最后不得不逃离那片热爱的国土。

审案警察还杀气腾腾的宣称:“… … 中科院算什么, 十个XX大学算什么? 共产党的天下是两千万颗人头换来的, 杀你一百个科学家算什么。 我们只对江办负责,大脑袋们(江泽民、罗干等)的面子最重要……。”

2004 年3月我“刑满出狱”后回到家乡,继续受到湖南省610办的严格管制,既无自由又无工作(要工作需610办的“转化证明”)。在这种情况下,湖南省610 办公室和湖南省高校工作委员会610办公室仍三番五次的企图将我送往长沙洗脑班再次进行洗脑,每月还要收取“学习费”9800元人民币(相当于每月 1185美元)。我被它们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冒着被610办再次弄去坐牢的危险,瞒着亲朋好友离家出走,费尽周折来到美国。

具有我这样的身份和家庭背景的高级知识份子都受到了中共这样灭绝人性的迫害。对普通家庭的法轮功学员来说更加是灭顶之灾。

高智晟律师在他的退党声明中说:“……十几天结束啦!但我对中国共产党的彻底绝望开始啦,它,中国共产党!它把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当成了它党员的工作任务,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

我也想对那些仍然死心塌地追随中共的既得利益者们说,看看我的学历,家庭背景与中共的渊源及其所受的迫害。你们是否也会想到早日给自已留下一条后路呢?中共政权是一个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杀人的政权,它坏透了!烂透了!!邪恶透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它又会再把屠刀举向你和你的亲友。

高智晟律师是民族的脊梁、时代的英雄。让我们一切社会良知、正义的力量联合起来声援高律师, 尽快脱离中共。中共的罪恶罄竹难书,中共不亡,国无宁日!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中共必败!正如高律师所说:“今天我要是败了,就再没人会相信天理了!所以掌握天理的人他不会袖手旁观!所以神在和我们并肩作战!”

(看中国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