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2003震驚!──全世界付出沉重的經濟及生命代價 (圖)
 
2003-12-28
 
【人民報消息】2002年11月薩斯在中國廣東省爆發,中國官方實行新聞封鎖,隱瞞疫情,延誤了防禦病毒擴散的時機,造成疫情蔓延全球。直到 2003年3月底,在世界輿論的壓力下,中國官方才開始向公眾報導「非典」信息。北京剝奪民眾知情權,漠視人命的處理方法,使全世界賠上沉重的經濟及生命代價,令世界震驚。

官方數字統計,這場薩斯疫情在五個月的時間裡引起全球近800人死亡,8000多人染病,造成三百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中國大陸發現了五千三百多病人,其中約三百五十人死亡。香港和大陸的薩斯病例占全球總數的百分之八十。據認為實際數字比這高得多。

*封鎖致薩斯蔓延

自2003年2月全球爆發薩斯疫情以來,世界各地區幾乎每天都在報導新增及死亡病例。而在薩斯發源地的中國,官方媒介沒有任何有關薩斯的報導。

官方媒體第一篇關於薩斯報導是4月2日發表的,題為「非典型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第二天衛生部長張文康在中外記者會上說:「我負責任地說,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兩週後張即被免職,輿論嘩然。

華盛頓郵報說,中國對薩斯病最初的沉默有災難性的後果,不僅導致這種疾病在世界各地傳播,防礙人們了解並治癒這種疾病,也帶來巨大的經濟損失。世界輿論普遍認為這做法是非常不責任的,是愚弄人民。紐約時報的社論說,造成這一悲劇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中國政府封鎖有關這種疾病的所有資訊。英國泰晤士報社論說,中國的嚴重錯誤對其他國家是一個教訓。

在紐約出版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主編胡平說,非典病毒在中國出現,可以說是一種自然現象。但是,讓這小小的病毒引起的傳染病從2002年11月中旬開始得以由點到面,擴散全中國、威脅全世界,卻一點也不是出於自然,而是出於人為,中共的一貫做法是,遇到突發的新聞事件,首先要從維護政權的角度進行封鎖,在有關非典消息的新聞封鎖上,中共的做法是典型的:「至於這麼做會導致多少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染上薩斯病,這一點在中共官員心目中是很次要的。對他們來說,人命只有統計學上的意義。只要數目限制在一定範圍之內,就可以忽略不計。」

這次北京處理薩斯病給中國形象造成的破壞,甚至可以和1989年天安門鎮壓學生運動相比。

*官方「疫情已獲控制」

就在中國官方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已經在中國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時,中國人民解放軍301醫院退休外科醫生蔣彥永向媒體發表書面聲明,說中國衛生部門隱瞞真相。

蔣彥永說,到4月3號為止,單是被總後勤部指定為收治非典型肺炎的309醫院,已經接收了60個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據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在4月3號公布的數字,北京只有12個有關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這位現年71歲、被301醫院反聘回來的外科醫生在聲明中說,他和許多一起工作的醫生和護士對此感到非常憤怒。此後,蔣彥永被禁聲,並頻頻傳出他受到軍紀處分的傳言。

世界衛生組織4月16日在北京召開的新聞會上說,中國官方所報的死亡和感染人數和實際數目相差很大。

據美國《時代》周刊披露,4月22日,就在世界衛生組織專家抵達北京解放軍309醫院幾個小時之前,309醫院把40多名已經確診的非典病人轉移到一家旅館;另外,在中日友好醫院也發生了藏匿病人的情況,在世衛專家到達前,有31名非典病人被匆匆塞進幾輛救護車轉移。打電話給《時代》周刊提供這一消息的女士說,中日友好醫院的護士對此非常氣憤,因為她們也和攜帶傳染病毒的病人一起被關在救護車裡。

*怕丟官 層層相瞞

中共中央將對付薩斯上升到關係到黨和國家政權「生死存亡」的高度。中共內部傳達了江澤民的命令「任何地方再出現薩斯瘟疫擴散,當地政府黨政官員就地免職」。另外,還傳達了一旦出現緊急情況,軍隊如何介入,如何局部封鎖,迅速滅毀屍體,和對外封閉消息等等。

由於中央「就地免職」的鐵令,各地政府官員層層下壓,都千方百計地殲滅和隱瞞薩斯,非常普遍的手法是更改薩斯病人死亡通知單的死因。據知情者透露,為防止薩斯蔓延,院方用藥物給患者注射 「安樂死」。

廣東省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醫生說:「薩斯病人沒有具體的數據,北京給各地下達了指標,每個地方都有配額,大家根據中央的配額來上報數據,大家可以看到,中國公布的數據很整齊。」深圳公安一位專門處理薩斯死人的警察說:「因薩斯死者有巨大傳染病毒,各地公安專責薩斯屍體的焚毀。」這位公安說:「北京允許深圳公布的死亡人數不能超過三十人,其實,深圳因薩斯死亡者遠不止公布的人數。」

*高層顯分歧 江失民心

在關於對待薩斯報導上,北京中央高層顯示出巨大分歧。有消息稱,中央電視臺關於薩斯瘟疫的報導,屬於最高機密,是由江系派人直接掌管。

在國際組織和輿論不斷對中國政府處理「非典」疫情的方式提出批評之後,中共最高層召開緊急會議,國家主席胡錦濤警告衛生部門官員不要隱瞞「非典型肺炎病例」。隨後,胡錦濤和溫家寶都開始在中國的電視上頻頻出現,走上防治薩斯的前列。

同時,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北京市長孟學農因為處理薩斯疫情不當,雙雙被免職。

在胡錦濤南下廣東視察疫情半個月後,逃往上海躲避疫情的江澤民4月26日第一次在上海露面聲稱「中國控制非典取得了明顯成效」。北大的學生在互聯網上毫不留情地指摘他:「跑到上海去避難了!怕死!」

在抗薩前沿由於江系人馬隱瞞撒謊及在疫情面前退縮,江澤民遭到人們的蔑視和憎恨。華盛頓郵報說,胡和溫受歡迎的程度讓人吃驚,而江則被看作自以為有魅力的自戀狂。

從整個薩斯爆發的過程看,江澤民及其親信自始至終採取的欺騙政策是導致這場災難的直接原因,他們口口聲聲為維持「穩定」,實際上是維持自己權力的穩定,不惜以百姓的生命為代價,給中國帶來這場空前的災難。

*生命受威脅 渴望真消息

在薩斯病的發源地中國,這場瘟疫給國民經濟帶來了不可估量的損失,也直接波及到海外華人的生意。不過西方一些政界人士親自到中國城進餐,為華人社區打氣。

自薩斯疫情爆發以來,中國老百姓出現了恐懼心理。一些缺醫少藥的貧困地區人民更是手足無措。

帶著許多華人關心的問題,大紀元記者專訪了世界衛生組織在美國的地區機構專家。美國德州免疫學教授封莉莉說,薩斯打擊的是人的精神。精神壓力與免疫力息息相關,精神緊張者患病率極高。

美國比爾公司提供的動態網技術可以讓中國網民看到國外資訊不被過濾。動態網使用流量連破記錄,這顯示在面對生命威脅的時候,人們渴望得到真實的消息。

中國一名薩斯受害者說:「以前我相信政府所說的一切。但現在,在薩斯發生後,我會小心衡量政府所說的一切,然後再判斷真實的成分有多少。」

據報導,2003年12月17日,一名臺灣醫學院研究員確定感染薩斯。入冬以來,各國都在準備應付薩斯病可能再度爆發。據廣泛認為薩斯病起源於中國廣東的野味市場,但是這個源頭至今仍然沒有掐斷。目前,世界衛生組織仍把中國廣東省視為可能的「薩斯病再次爆發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