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正式被捕 妻子被警告感到害怕
 
2003-11-14
 
【人民報消息】(希望之聲記者林佳在舊金山電話採訪報導) 中國大陸網絡作家杜導斌因在互聯網上發表與政府不同意見的文章於10月28日被逮捕,11月12日由孝感公安局委託應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正式發出逮捕書。希望之聲現在連線訪問到了應城縣公安局行政科。

在線收聽: ram (Real 格式)

記者打電話到孝感公安局

記者:你們這裏是應城縣公安局行政科嗎?
應城:是,你是哪裏啊?
記者:我們是舊金山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這邊有一個叫杜導斌的人被逮捕了,你們知道嗎?
應城:你是什麼意思?
記者:噢,沒有,我只是問一下情況。
應城:你問情況嗎,你直接打電話給國保大隊好不好?
記者:是應城國保大隊嗎?
應城:對,那個案件就是國保大隊辦的。

記者接著連線到了國保大隊,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

記者:我聽說你們這裏有一個叫杜導斌的人,最近被正式逮捕了是不是。
國保:嗯,這個事情不太清楚,不知道。
記者:這個事情是國保大隊辦的嗎?
國保:嗯,不太清楚。
記者:我聽別人說這個事情是國保大隊親辦的。
國保:我們還不太清楚,行嗎?
記者:那你聽說過杜導斌這個人嗎?
國保:我也不知道。

記者接著和杜導斌妻子夏春容通話

記者:你是哪一天收到逮捕令的。
夏春容:就是那個11月12日上午8點40分左右,他們國保隊的小李送到家裡來的。
記者:那個逮捕令上具體寫的什麼內容?
夏春容:上面是這樣寫的,就是那個孝感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上面就是我的名字「夏春容」,下面是:杜導斌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03年11月12日由本局執行逮捕,現拘押在孝感市第一看守所。
記者:當時送給你逮捕令的是應城市公安局對不對?
夏春容:對。
記者:是應城公安局的具體哪個部門經手辦的?
夏春容:應該是國保大隊,是國保大隊的領導給我打來的電話。
記者:當時你有沒有問杜導斌最近的情況怎樣?
夏春容:具體的情況,叫我去孝感公安局去問,我到孝感公安局去了,我給他請了一個律師,這律師昨天到這來,我們一起去找他們,他們拒絕了。

杜導斌不可以見律師

記者:他們拒絕的理由是什麼?

夏春容:他們的理由是開始是說律師的身份他們要核實一下,律師要求與他們會面,因為律師的書面材料早就遞過來了,他們也早已收到了,應該安排杜導斌與律師見面,他們就不安排,說要核實身份。今天上午是第二次找他們,他們的理由同樣說這律師的身份,他們找到了這個律師事務所說沒查到這個人。今天下午兩點半,我就又去找他了,他明確告訴我:杜導斌因為涉嫌顛覆國家政權,還有一個什麼泄密,所有不允許律師見面,他說可以明確地給我答覆。第三次又變成這樣一個理由。

記者:所以說他們不讓杜導斌與律師見面。

夏春容:他們的目的就是不讓杜導斌與律師見面,昨天說杜導斌在裡面已經請了律師了,叫我在外面不要再請律師了。我當時就問他們,他關在裡面連門都出不去,他怎麼請的到律師啊?你們說的話連三歲的小孩都不信。

記者:你從杜導斌被逮捕到現在都沒有通過話嗎?

夏春容:沒有,他絕對不讓我跟他見面,我今天去看守所叫門房的一位老人轉交給他一點錢,他叫我在收據上簽了一個名,我就簽了,然後他拿進去叫杜導斌簽了一個名拿給我看,是杜導斌的筆跡,直到今天我才確確實實知道他確實是關押在這個地方,因為我今天看到了他寫的字了。然後我問他還有什麼需要從家給他帶來,那位老人送進去問了一下,他說,他不需要什麼東西。我給他買了點英菜。

不許對外「泄密」

記者:當記者問夏春容你是否為他的安全擔憂時,她說:

夏春容:他們在電話裡監聽,我們家的電話是監聽的,他們跟我說,不許對外面說,包括媒體。。我認為我不存在什麼泄密嘛,我不過說了些實話,反正我覺得有點害怕。

記者:你有點害怕了?

夏春容:對因為他們反覆給我強調了這個事情,叫我不要跟外面的人說這些話,昨天還說了,我當時叫他們跟我說明白,我不要跟什麼樣的人說,你們不說明白我是聽不懂的,你們內部的司法人員都到處亂講,應城這地方都知道了,也都是你們內部說出來的嘛,你是要我不要對應城的人說呢還是不要對外面的人講嘛,你要不說清楚我是不知道的。

記者:假如我們下次再打電話來,你們家沒人,你的手機也不通,家裡電話也沒人接,我可不可以作這樣的設想,就是說他們採取了一些措施。

夏春容:這種可能性是有的。因為有一段時間,就是杜導斌剛剛出事的那些天,家裡的電話是經常打不進來的,都是出現說家中的電話正在通話拉,包括我的手機也一樣。可是我並沒在通話。

夏春容說感到孤獨,無助。不知道自己和孩子將來怎麼過,她說她不知道杜導斌到底犯了什麼法,怎麼就因寫了幾篇文章就成了顛覆國家政權了。

夏春容:我現在的心情特別難受,他們不讓見律師,可杜導斌在裡面一定很著急,他肯定很想見律師,想與外面人交流一下,當時說不讓見,我的眼淚都掉下來了。然後覺得自己很孤獨,無助。不知自己和孩子將來怎麼過。

夏春容:他到底違了什麼法,我真的不知道,就我知道他就只是寫了幾篇文章,就因寫了幾篇文章就能顛覆國家政權了?他們是憑什麼這麼說。我覺得個人現在顯得特別渺小,就是無能為力,他們這樣就是毀了一個家庭嘛,如果沒有他,我和孩子真的不知怎麼辦。

希望之聲電臺:http://www.soundofhope.org/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