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導斌被綁架 妻子在線訴說實情
 
2003-11-11
 
【人民報消息】】(希望之聲蘋嘉舊金山灣區的採訪報導)10月28日湖北省網上作家杜導斌被警方從家中帶走,被緝補關押已超過十幾天,罪名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杜導斌是1964年出生,畢業於湖北省輕工業學校,任職於湖北省應城市醫療保險管理辦公室,被補前他常在互聯網上發表文章,2001年他批評江澤民三個代表的文章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他還多次發起網上簽名活動要求釋放被中共當局拘捕的女大學生劉怡,杜導斌被補,引起海內外極大的關注。包括知名學者、律師及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在內的500名各界海內外人士聯名簽署了公開信要求釋放杜導斌,本臺連線訪問了杜導斌的夫人黃春榮女士,她向本臺批露杜導斌被補的前後經過。

在線收聽:Ram

黃女士:10月28日當天下午杜導斌打了一通電話回家說他不回家吃飯了,我問他要到什麼地方去?他說要到附近的一個小鎮去。當時我心裡有種不是很好感覺,心裡怪怪的。我問他:沒有事吧!他說:沒事!那就把電話掛掉了。

記者:容我插句話,在這之前你們有受到公安局的騷擾警告嗎?

黃女士:有被公安局找過談話,有些被公安騷擾的情形他也沒有跟我說;我是從他朋友寫的文章中發現的。

記者:他被拘捕後你有和他連系嗎?

黃女士:沒有,公安局不讓見,所以我請了律師,可是律師他也不讓見,律師和公安局聯繫過了,他無法見。

記者:也就是說當時拘補他的時候你並不在場是嗎?

黃女士:不在,他就打電話說不回家吃飯了,說是從單位直接帶走的。過沒多久我們家裡就來人了!

記者:來的是什麼人?

黃女士:公安局和國安局的人。

記者:他們當時是怎麼跟你交待的?

黃女士:他們說是依法搜查我們家,我一看搜查證上有杜導斌寫的字就寫我們家的地址。

記者:那你現在打電話和外界聯繫會不會耽心被監聽?

黃女士:我估計我家的電話包括主機都是被監聽的。

記者:有什麼跡象說明你家電話是被監聽的?

黃女士:以前來電話了,我們家電話上的防盜指示燈不見得會亮,可是最近不管誰打電話來,那個燈就一直閃一直閃的。其實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杜導斌做什麼事他們都知道的非常清楚!

記者:所以說他們對杜導斌的監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黃女士:應該是不短吧!

黃春榮說杜導斌八月份準備帶兒子到北京遊玩,在火車站被公安人員強行帶回,並表明他的行蹤已受到監視。

黃女士:大約是在8月25日吧!我跟杜導斌說,你帶孩子到北京去玩玩吧!我也不知道他們怎們會知道這件事!就在火車站強行就將杜導斌帶回,強制不讓去了。我估計就是電話出了問題。

記者:杜導斌12歲的兒子又是怎麼看爸爸的呢?

黃女士:因為這件事發生後有許多網友會打電話到家裡來,有一次是兒子接的電話,我聽到他是這麼說的:「我爸爸也沒做什麼壞事,不過就是寫了幾篇文章!」

做為妻子的黃春榮也談到了杜導斌的日常生活情況。

黃女士:平常在家中喜歡看書,有許多外地的朋友會給他寄來許多書,最近也去武漢買了世界通史吧!平常還喜歡到外面散散步,就是喜歡看看書和散步吧!

記者:網上有500多名的網友聯名呼籲,您知道這件事嗎?

黃女士:我最近的消息都是封鎖的。

記者:都是封鎖的。

黃女士:我只能從北京吧!…劉曉波他給我郵寄過來一點點,我就看那一點點。家裡電腦也被套毒,我也不會上網。那天邀了他的一些好朋友上網吧去,有關他的一些訊息全都打不開都被封鎖了。有關這方面的東西全部看不到。

記者:其實早在兩個月之前杜導斌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

黃女士:不是說到北京去玩的那件事嗎?他們明確的跟他說了,讓他不要出應城市,活動的範圍不要超出應城市。

記者:所以把他的活動空間都給他限制了!

黃女士:對!對!對!這件事他給我說了,他說他們不讓我出應城這個地方。

記者:就是說杜導斌其實他已經感受到來自公安的壓力,但是沒跟你講是不是?

黃女士:他沒提,應該是有很多考慮!主要還是怕我擔心吧!而且他如果跟我提的的話,很多事做為妻子的我、母親的我…都會要說他的!而且國安局還找我談過話呢!

記者:什麼時候找你談過話?

黃女士:也是8月份,上旬或下旬就記不清了,那天是上夜班。

記者:那他們找你談話用什麼理由呢?

黃女士:那一次杜導斌去武漢吧!他們不讓他去,杜導斌還是去了,那他們就找不到杜導斌人了,找不到人他們就找我去問了,問我知不知道杜導斌在做些什麼?我說就是寫寫文章吧!然後他們又問你知道他寫的內容嗎?我說我不知道,因為我從來也不上網,我對政治也不關心,我一個人要上班,家裡的事都是我一個人在忙比較辛苦,平常他白天上班,晚上又在忙著讀寫的事。

記者:杜導斌也曾經簽下一份協議書,不過他並沒做到。

黃女士:他們要杜導斌簽過一分協議書,要他不要在國外發表文章,否則會被逮捕,我估計他這次會被抓的原因大概是他沒有遵守協議還在繼續寫文章。

記者:所以說當時杜導斌可能在他們的威脅下同意不在海外發表文章。

黃女士:對!可是他的做法又不是那樣!

記者:因為他還是想要把他的想法發表出來!

黃女士:對!因為這次他們上我家來說:他(指杜導斌)都不聽話!接著又說他什麼東西都過了線!

記者:最後黃春蓉也表達了她的憂思!

黃女士:對呀!我和孩子總是希望他能早點回來!孩子十分地想念他爸爸,我十分希望他能沒事平安回來,要不我一個人帶著孩子,以後怎麼辦?

(根據希望之聲天下縱橫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