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被绑架 妻子在线诉说实情
 
2003-11-11
 
【人民报消息】】(希望之声苹嘉旧金山湾区的采访报导)10月28日湖北省网上作家杜导斌被警方从家中带走,被缉补关押已超过十几天,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杜导斌是1964年出生,毕业于湖北省轻工业学校,任职于湖北省应城市医疗保险管理办公室,被补前他常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2001年他批评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文章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他还多次发起网上签名活动要求释放被中共当局拘捕的女大学生刘怡,杜导斌被补,引起海内外极大的关注。包括知名学者、律师及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内的500名各界海内外人士联名签署了公开信要求释放杜导斌,本台连线访问了杜导斌的夫人黄春荣女士,她向本台批露杜导斌被补的前后经过。

在线收听:Ram

黄女士:10月28日当天下午杜导斌打了一通电话回家说他不回家吃饭了,我问他要到什么地方去?他说要到附近的一个小镇去。当时我心里有种不是很好感觉,心里怪怪的。我问他:没有事吧!他说:没事!那就把电话挂掉了。

记者:容我插句话,在这之前你们有受到公安局的骚扰警告吗?

黄女士:有被公安局找过谈话,有些被公安骚扰的情形他也没有跟我说;我是从他朋友写的文章中发现的。

记者:他被拘捕后你有和他连系吗?

黄女士:没有,公安局不让见,所以我请了律师,可是律师他也不让见,律师和公安局联系过了,他无法见。

记者:也就是说当时拘补他的时候你并不在场是吗?

黄女士:不在,他就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了,说是从单位直接带走的。过没多久我们家里就来人了!

记者:来的是什么人?

黄女士:公安局和国安局的人。

记者:他们当时是怎么跟你交待的?

黄女士:他们说是依法搜查我们家,我一看搜查证上有杜导斌写的字就写我们家的地址。

记者:那你现在打电话和外界联系会不会耽心被监听?

黄女士:我估计我家的电话包括主机都是被监听的。

记者:有什么迹象说明你家电话是被监听的?

黄女士:以前来电话了,我们家电话上的防盗指示灯不见得会亮,可是最近不管谁打电话来,那个灯就一直闪一直闪的。其实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杜导斌做什么事他们都知道的非常清楚!

记者:所以说他们对杜导斌的监视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黄女士:应该是不短吧!

黄春荣说杜导斌八月份准备带儿子到北京游玩,在火车站被公安人员强行带回,并表明他的行踪已受到监视。

黄女士:大约是在8月25日吧!我跟杜导斌说,你带孩子到北京去玩玩吧!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们会知道这件事!就在火车站强行就将杜导斌带回,强制不让去了。我估计就是电话出了问题。

记者:杜导斌12岁的儿子又是怎么看爸爸的呢?

黄女士:因为这件事发生后有许多网友会打电话到家里来,有一次是儿子接的电话,我听到他是这么说的:「我爸爸也没做什么坏事,不过就是写了几篇文章!」

做为妻子的黄春荣也谈到了杜导斌的日常生活情况。

黄女士:平常在家中喜欢看书,有许多外地的朋友会给他寄来许多书,最近也去武汉买了世界通史吧!平常还喜欢到外面散散步,就是喜欢看看书和散步吧!

记者:网上有500多名的网友联名呼吁,您知道这件事吗?

黄女士:我最近的消息都是封锁的。

记者:都是封锁的。

黄女士:我只能从北京吧!…刘晓波他给我邮寄过来一点点,我就看那一点点。家里电脑也被套毒,我也不会上网。那天邀了他的一些好朋友上网吧去,有关他的一些讯息全都打不开都被封锁了。有关这方面的东西全部看不到。

记者:其实早在两个月之前杜导斌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黄女士:不是说到北京去玩的那件事吗?他们明确的跟他说了,让他不要出应城市,活动的范围不要超出应城市。

记者:所以把他的活动空间都给他限制了!

黄女士:对!对!对!这件事他给我说了,他说他们不让我出应城这个地方。

记者:就是说杜导斌其实他已经感受到来自公安的压力,但是没跟你讲是不是?

黄女士:他没提,应该是有很多考虑!主要还是怕我担心吧!而且他如果跟我提的的话,很多事做为妻子的我、母亲的我…都会要说他的!而且国安局还找我谈过话呢!

记者:什么时候找你谈过话?

黄女士:也是8月份,上旬或下旬就记不清了,那天是上夜班。

记者:那他们找你谈话用什么理由呢?

黄女士:那一次杜导斌去武汉吧!他们不让他去,杜导斌还是去了,那他们就找不到杜导斌人了,找不到人他们就找我去问了,问我知不知道杜导斌在做些什么?我说就是写写文章吧!然后他们又问你知道他写的内容吗?我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从来也不上网,我对政治也不关心,我一个人要上班,家里的事都是我一个人在忙比较辛苦,平常他白天上班,晚上又在忙著读写的事。

记者:杜导斌也曾经签下一份协议书,不过他并没做到。

黄女士:他们要杜导斌签过一分协议书,要他不要在国外发表文章,否则会被逮捕,我估计他这次会被抓的原因大概是他没有遵守协议还在继续写文章。

记者:所以说当时杜导斌可能在他们的威胁下同意不在海外发表文章。

黄女士:对!可是他的做法又不是那样!

记者:因为他还是想要把他的想法发表出来!

黄女士:对!因为这次他们上我家来说:他(指杜导斌)都不听话!接著又说他什么东西都过了线!

记者:最后黄春蓉也表达了她的忧思!

黄女士:对呀!我和孩子总是希望他能早点回来!孩子十分地想念他爸爸,我十分希望他能没事平安回来,要不我一个人带著孩子,以后怎么办?

(根据希望之声天下纵横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