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
 
 
 
 
 

 
 
2002年1月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与狼共穴61天──山西知名女记者揭黑遭劫持强婚
 
【人民报消息】吴丽是公认的才女,复旦大学中文系88级“本硕连读”毕业生,现任山西某报记者。
  
吴丽常以吴力的笔名发表一些极有影响的关于企业纠纷与劳动仲裁的文章,在当地知名度很高。一些人甚至不知道太原市政府有几个市长,却知道有个名记者吴力。吴丽由此得罪了一些人,遭遇了一场大劫难。以下是吴丽亲口讲述的她在陕北71天的惊险经历……
  
千里遭劫陷危境
  
2001年5月5日,刚过完五一节,太原不少单位还没上班。这天上午9时,一个陌生男人打通我的手机,告诉我阳曲县某信用联社主任携款逃走,联社被众储户围堵的新闻线索。出于对新闻的敏感,我当时根本没多想,给我的丈夫王鹏打了个电话说我去采访,就驾车直接去了阳曲。
  
车行驶到要出阳曲的高速路岔口时,两个民工模样的人拦住我的车,其中一个很壮实的人操着鼻音很重的太原普通话说,有个工友病得很重,问我是不是到阳曲县城,请求搭个便车。按习惯,我是不会让陌生男人上车的,但善良的本性使我动了恻隐之心,就打开车门让他们上车了。
  
在车上我发现这两人神色有点慌乱,就问病人在哪里,那个很粗壮的人说在前面那个工地里。随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前面果然有个工地废墟,我还没来得及细想病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车便开到了工地。我刚刹好车,坐在我身后的男人突然用一块毛巾捂住了我的口鼻。
  
我被放在一辆车的尾箱里。我的手脚被捆得很紧,嘴里塞着团臭烘烘的毛巾,我被劫持了。他们为什么要劫持我?看样子他们不是本地人,很有可能是受人指使。
  
我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我想到了丈夫王鹏。我们结婚已五年还没要孩子,他一直想要一个,但考虑到我在考博士,就反过来做他父母的工作。还有,再过10天就是我妈妈60岁大寿,从不过生日的妈妈却第一次主动提出要过这个生日,说自己辛苦了一辈子,终于把儿女们拉扯成人了。妈妈若知道我被劫,不知会担心成什么样子?
  
车在继续行驶,在剧烈的摇晃中,我知道这是在山路上行驶。由于手脚被捆的时间太长,一点都不能动弹,我的身体在狭窄的车尾箱里越来越酸疼麻木。我一直支撑着自己不要昏迷,然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支撑不住,意识断了下来……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堆满破烂的屋子里的大炕上,这炕大得真够玄乎,足够五六个人在上面打滚。炕中间放着一个小炕桌。这时,一个30多岁的农妇走了进来,是个模样周正、五官透着农村人善良与淳朴的女人。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正是劫持我的罪犯的大嫂。
  
那女人端来一碟咸菜和两个馒头,看到食物我才感到自己确实饿坏了,端起晾在炕桌上的一碗水一饮而尽,然后狼吞虎咽起来。在这种环境中我才发现自己本能里的另一面:素以淑女和新女性著称的我,在三分钟内吃掉了两个加起来足有七八两重的大馒头和那碟咸菜,当中被噎了好几次,唬得那女人不断地劝我慢慢吃。
  
那女人浓重的陕北或甘南的鼻腔共鸣口音,使我猜测自己可能被劫持到陕北了。果然那女人说,这里是陕西吴堡县米家坪村,说我得罪了什么人,好像是曝光什么的,那老板给了她兄弟1万元让杀掉我,并叮咛她兄弟以后不要再到山西去。她兄弟从没杀过人,看我长得周正,他自己30多岁还没娶妻,便想把我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回来做老婆。
  
我对那女人说我是记者,曾为民工主持公道,他们这样做是触犯国家法律的,要坐牢的。我让那女人放了我,那女人却说,他们这里的媳妇都是这样带回来的。她就是10年前从重庆去广州打工时被人贩子骗来的,开始她也不愿意,被反复卖了几次,后来给这家的米大强当老婆,现在她还不是挺满意的……与这个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女人简直无法交谈,她的思想意识里完全没有一点现代社会的法制观念!
  
罪犯筹办婚礼
  
在开始的一周里,这家人对我很客气,我心里明白,他们正在为劫我回来的那个叫米二强的男人准备婚事。这几天,村民都知道来了个外地女人,很好奇,跑过来看新鲜。
  
我失踪的第五天,王鹏首先感觉到我出事了。因为我从不关机的手机那些天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开始打电话给我的单位以及所有的朋友,他们都说已好几天不见我。但心地善良的他和那些朋友都没往坏处想。又过了几天,家里的电话响了,电话是我单位的领导打来的,他焦急地说,我真的出事了,阳曲县公安局在当地某建筑工地发现了报社的新闻采访车,那车就是我出去时开的。
  
千里之外的我,那夜也有很奇特的感应,感到自己失踪的事情单位和王鹏已经知道了,他们肯定报了案,警方正在焦急地寻找我。
  
第二天就是米二强和我举行婚礼的日子。米二强对人说我是他山西的亲戚,自小就和他订了娃娃亲。他的谎言是为了在村里消除影响,以免走漏风声,引得公安和政府过来查他。其实他就是不编造谎言村里人也不会向政府说的。这地方山深路远,不通公路、不通电,总共只有十来户人家,住得又极分散。村里有一半的年轻婆姨是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
  
米二强的大嫂曾警告我说,有个被骗来的银川女人逃跑,被抓回来后打断了腿,一直被关在放土豆的地窖里。
  
结婚就要在同一个房子里睡觉,这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新房早已拾掇好了,大炕被拆去,靠窗正中间放着一张新的大床,床上铺着大红缎面被子,床头并排放着两个新枕头。
  
我在枕头下藏着好几天前偷偷在石头上磨尖的一支筷子,我决心用生命维护自己的贞操,除此再无其他更好的办法。
  
正在这时,门开了,米二强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地进来了。惊恐中,我拿出那支竹筷对着他,他见我这样,酒一下子醒了,吃惊地问:“你要干什么?”
  
我凭着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镇定和勇气说:“这事你要让我自己愿意。你若硬来,我就先刺死你然后自尽,让你什么也得不到。我是国家的公职人员,真的死了,你是要遭枪毙的,不信你试试看!”
  
不知是我这话起了震慑作用,还是米二强慑于我敢拼命的缘故,他没有强迫我,僵持了一会儿,他就自己在床边上睡了,酒醉的他不一会儿就响起滚雷般的鼾声。
  
白天,我和他们一家关系处得很好,他们真把我当新媳妇看,不让我下地干活,但在家里我什么都干。村里人都说米二强有福气,摊上了我这个好婆姨。
  
可是晚上一回到屋子里,我就胆战心惊。我始终严阵以待,不敢稍稍松懈,尽管已是六月天,天气十分闷热,我浑身都是痱子,加上水土不服,身上有些地方都溃烂了,但我从来也不敢解开衣服。在这两个月中我没洗过澡,实在受不了奇痒就乘没人时,用毛巾匆匆擦一下身子。
  
这样过了半个多月,村里人和米家人都不知道脾气暴躁、生性凶悍的米二强没有占有我。米二强开始时急得团团转,但又怯于我敢拼命的劲头,慢慢地对我好像有点灰心了,我猜他可能是想自己已经拿了太原那边的钱,犯不上再为我搞得家破人亡。
  
后来米二强不再与我同屋睡了,我知道他睡在村里那个寡妇家里。那寡妇我见过,人长得还较俊俏,因有狐臭,被这里的人视为不洁净,一直没人敢再娶她。她明知米二强不会娶她,但难熬寡居,早在几年前就和米二强来往上了。
  
米二强的行径让恨铁不成钢的米家人很气愤,为了让我管束他,才告诉我这事。我知道后当然暗自高兴,我对自己的安全暂时放心了。
  
出逃未能成功

  我从未放弃过寻找外逃的机会。我已大致把这个村子的环境摸清了:米家不在村里,而是独门独户地在村外,距米家半里地的村里有个小卖部,里面有一台电话,但我不敢用它。
  
我仍被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成员暗中监视着,就连上厕所,米二强的大嫂也总是尾随着。我开始变得活泼轻松,假装成很单纯很幼稚,对这里的一切都假装不懂和显得好奇,好像很喜欢这个地方,努力让人觉得我不再固执,不像其他被拐骗来的女人那样死心眼,可以放心了。
  
我终于等到一次外逃的机会。
  
6月23日那天中午,米二强和他大哥都在距村子五公里外的地方修路,送饭的活计自然落在我身上。这是一个逃走的好机会!我在距工地一半的路上改变了方向。然而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我不明白这山路看着岔路频频,实际却都朝向同一个方向。我跑了几公里后在一个拐弯的地方想拦一辆出山的车,好半天我终于拦住了一辆拉石头的车,不想这车上竟然坐着米二强!我的头皮“嗡”的一下全麻了,心慌气短地对他说,自己送饭迷路了。
  
米二强没有说破我,其实他是对我这个“烫手山芋”有了另一种打算,后来我知道他在悄悄为我物色新买主。
  
遭转卖幸结姐弟缘
  
米二强通过那个寡妇,找到外村鳏居很久的老梁。
  
老梁50岁,他的婆姨20年前死了,一直没有续娶,与儿子一起生活。由于米二强急于把我转卖出去,要价由20000元一直落到8000元,老梁只有2000元,便打了6000元的欠条。
  
7月6日那天下午,也就是我到米家的第61天,米二强把我骗到老梁家里,然后撒了个慌就溜走了。
  
老梁原以为我是个身体结实的农妇,能在家帮他洗涮干活,没料到我这么年轻,心里便有了新想法:儿子梁元博在县城高中上学,已经补习了两年,不知道明年能否考得上大学,再说现在的大学不安排工作,考上也没啥意思,家里的日子就是让他上学给折腾得这么穷,让他娶了我,说不定他就收心回来本分地过日子了。
  
老梁问我多大年龄,我对他说了我的真实年龄,但他始终不相信。
  
老梁打发人把儿子叫了回来。梁元博以为家里出了什么大事,下车后急急地走了20里的山路,不想父亲竟是让他回来和一个买来的女人相亲!
  
这天的午饭是梁元博送进来的。第一次见面,我一眼就看出他是个很有正义感的年轻人,他那浓郁的学生气让我感到很放心。我向梁元博说出了我的真实身份捅唤俪值木M盐业南⑺统鋈ァ?
  
我的遭遇激起了梁元博的正义感和血性青年的冲动,他气愤地摔掉了茶缸,激愤地痛骂米二强。
  
听到动静的老梁进来了,他也听到了我的诉说,但生性懦弱的他怕损失那8000元,也怕惹恼了米二强。周围几个村的人都知道米二强的强悍,没人敢惹。
  
我急切地对老梁许诺,我将拿出10000元报答他,他给米二强的2000元我也会还给他的。梁元博又告诉父亲,买卖妇女是违法的,米二强劫持新闻记者是要坐牢的,弄不好还要给枪毙。老梁虽然还有疑虑,但不再勉强。梁元博很快把我的消息通知了太原那边。
  
在等待救援时,他一直陪着我。陕北的夏天比太原那边还要热,夜里我们在平房顶上乘凉,性格内向的他跟我却无话不说。他喜欢文学,立志想成为像他们陕北的路遥那样的作家。
  
我了解到这里残酷的生存现状,由于上学较晚的缘故,梁元博今年已经22岁了。他是个追求上进的青年,我希望他能考上大学,将来我能有机会照顾和帮助他。我们很自然地以姐弟相称,我很喜欢这个弟弟。
  
那些天我感到很轻松、很宽心,梁元博为我烧了一大锅热水,我放心地洗了个热水澡。
  
7月16日上午9时,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丈夫。临走时,依依不舍的梁元博把我送出很远。
  
公安人员押解米二强回太原后,立即拘捕了指使他犯罪的主谋马文清。马文清原是太原某造纸厂的老板,因恨我曝光该厂污染环境,厂子被市环保局强行关闭,就蓄意报复我。
  
日前,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已对马文清和米二强以劫持罪、故意伤害罪、倒卖妇女罪数罪并举,向市中级法院提起刑事起诉。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2/1/3/18085.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与狼共穴61天──山西知名女记者揭黑遭劫持强婚
 
 
中央电视台恭喜发财──大陆春节晚会广告12分钟1亿元
 
 
江西省委书记系江泽民爱将 中共谨慎报导万载大爆炸(图)
 
 
李鹏家族经营60亿的华能国际的“神奇”
 
 
金钱加黑社会──大陆足球圈爆黑幕
 
 
加拿大当局开始调查中共使馆殴打留学生事件
 
 
青岛爆发新型变异流感 患者逾万
 
 
江泽民挺曾废胡 胡锦涛软中带硬
 
 
 
给「一国两制」的招牌再踩上一脚
 
 
政法委书记扭亏靠「淫」 江泽民的绰号见品行
 
 
为了江泽民 三峡要再交1600亿元学费 ?
 
 
偶尔露峥嵘:胡锦涛发表长文
 
 
只剩下一片白雪花
 
 
星相预言:卡斯楚、萨达姆今年垮台
 
 
《香港了望》: 民怨
 
 
中央社:中共驻加官员殴伤信法轮功的大陆留学生
 
 
 
 
流行在中共新闻工作者中的顺口流
 
 
卫星电视惊现法轮功专题节目 中共全力封杀大陆卫星传送
 
 
中国公布新修订的《出版管理条例》 违反宪法精神
 
 
孤立中共党内阴谋集团,粉碎江泽民复辟终身制
 
 
中国大陆家电业面临全面崩溃
 
 
我们在岁未接二连三听到了爆炸声
 
 
中共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为「包二奶」网开一面
 
 
陈佩斯一脸不痛快:CCTV的春节晚会没有了创作享受
 
 
记者暗访贩毒团伙
 
 
江西万载严密封锁爆炸消息
 
 
海南省委书记白克明亲自策划伪案
 
 
咄咄怪事!铁路「宰客」南下 火车却朝北开
 
 
远观不可近赏的豆腐渣「布景屋」
 
 
愚民政策出假新闻《东方时空》作假内幕
 
 
读者来信:我一定要把我的一段亲身经历讲出来
 
 
我读后心头滴血!呜乎,中国!
 
 
 
 
借妻
 
 
做人难,做迎合江氏集团蒙骗百姓的人更难
 
 
新年前夕中国驻加拿大官员恐怖殴打大陆留学生
 
 
胡锦涛被“腰斩”?──不要低估江泽民的凶残
 
 
李铁映不买账江总耿耿于怀 丁关根三青团史主子十分被动
 
 
杨尚昆晚年的无奈和悲情(图)
 
 
新年将临,我的心在颤抖
 
 
大陆当局封杀《南方都市报》
 
 
江西万载上万村民紧急大逃亡
 
 
江泽民拨款42亿全国大建「强暴基地」
 
 
朱镕基声调沉痛 程安东省长哭了
 
 
“四话”江泽民在哈佛大学
 
 
一年不如一年 《人民日报》怨声强烈(图)
 
 
新年快乐!
 
 
大陆新闻媒体正站在十字路口
 
 
大卖破绽──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暗抗江泽民的大手笔 (图)
 
 
毛泽东与肖玉壁案
 
 
市长喷嚏的效应
 
 
中国的银行业现如剧烈涌动的活火山
 
 
刘宾雁:“没有理由把我们拒于国门之外”
 
 
反腐利剑悬不到贾庆林头上──中共十大贪官落马
 
 
CCTV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
 
 
不可拒绝的“爱”与强奸
 
 
中国外交的边缘化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