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
 
 
 
 
 

 
 
2002年1月3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金钱加黑社会──大陆足球圈爆黑幕
 
【人民报消息】一位曾供职于大陆南方一家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曾经在乙级联赛和甲B联赛中亲手参与或者策划过一些收买对手和裁判的公关活动的成员。透露一些他亲历过的大陆足球俱乐部的丑恶现象。以下是转自新华网的报导:

  老总做“人质”

  去年我在一家乙级俱乐部谋生,乙级联赛决赛阶段打响前,我们俱乐部老总就到一家北方俱乐部去商量买球的事,这家俱乐部是我们八进四的对手,我们胜算不大,如果被淘汰我们一年的投资就打水漂了。对方的俱乐部不在乎输球,关键是能赚钱。当时他给我们开出一场球300万,我们总经理就回来了。后来在比赛前的训练场上,我们老板碰到他们的总经理,老板对他说:“我们都是同一起跑线,明天打打看!”我当时就知道,我们老板没答应对方的条件,没有出钱买。结果这场比赛我们输了。第二场我们必须大比分赢他们才不会被淘汰,这个时候老板下决心买球了。但是对方将加码提高到了500万,我们是总经理去谈的,由于我们没带这么多钱去,我们老总就说干脆自己做人质。

  比赛那天,我们老总身边果然有两位对方的球员坐在旁边,双方已经说好了,如果这场球我们赢了,我们老总比赛结束后就跟对方两名球员去他们那儿,等钱来了后老总才能回来。可是无巧不成书,这场比赛对方总经理收买了5名队员,而最后有几名队员因为迟到没上场比赛,上场的只有两人是收买过的,这样无法控制场上局势,我们还是输了,所以这500万没有给成。当时我看我们老板在看台上很紧张,一场比赛抽了三包烟!

  雇黑社会恐吓裁判

今年我供职的是一家甲B俱乐部,在我们一场很关键的主场比赛没赢下来后,我亲耳听到老板问我们专门搞裁判的工作人员,“工作都做了没有?”回答是:“该做的都做了!”现在裁判很油滑,他们吃两边的情况也不少,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应付踢球的双方。有次,我们队比赛前我给了裁判钱,我告诉主教练这场球只要我们给裁判机会,就肯定会赢。比赛中我们有个球员在禁区里带球,对方过来铲球,我们队员本能地跳起来保护自己,并由于惯性摔倒了。但是裁判没有判我们点球。赛后我质问这名裁判,为什么不判点球?他的回答一下子让我没话可说了:“你们球员跳起来摔倒虽然不是假摔,但是这在我们这里叫放弃进攻,所以我没法判。他要是让对方碰到他的腿,这个球我肯定判点球。”

  有的裁判如果和你交情不深,他是不会亲手收钱的。他们如果不放心,一般会这样拒绝:“你们也不会马上离开足球圈,以后还有机会。”所以我搞裁判是平时就和他们结下交情,有时候甚至通过足协的人和他们认识,然后给他们好处。当然这也要有选择性,不能随便交“朋友”。有的足协人员也会暗示我:“这几个裁判明年会有用。”于是我就和他们建立关系,到时候心照不宣给钱就可以了。

  但是,有时候我觉得不服气让裁判赚这么多。圈子里也有人通过黑社会,让他们去恐吓裁判,搞惦这些人的钱比花在裁判上的钱往往少很多,裁判简直比黑社会还黑。曾经有位裁判就在宾馆被莫名其妙打过。我也曾经建议我们俱乐部老板这样做,但是最后没有采纳。

  在乙级联赛中,我们甚至到机场亲自迎接裁判,有些裁判我们不认识,就举著俱乐部的牌子迎站。甲级联赛风声紧,我们不会和裁判亲密接触的。裁判收钱乙级联赛比较少,只有几千块,甲B有时候会高达数十万。这些我们其实也是没办法,我们不做别人要做,否则就没法混了。

  中间人黑吃黑

  不少时候我们是通过中间人做工作的,我们也担心中间人在中间黑吃黑,但不少裁判根本不跟俱乐部直接接触,不通过中间人是无法搞掂的。

  中间人在中间分得好处并不是什么秘密。每次主场比赛前,中间人都会找到俱乐部负责人说裁判要多少钱,说只要给裁判钱肯定帮著我们吹。但有两次我们如数支付了现金,却并没有得到裁判的丝毫好处,俱乐部也曾询问过是怎么回事,但中间人总是以各种理由搪塞。

  事情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败露的。俱乐部更换了总经理,新总经理带来了一个自己的圈里人。裁判工作自然就交给这位圈里人。但是这位中间人并不知道这个变化。一次主场比赛前,总经理的亲信私下已经把裁判搞定,钱也如数送给裁判。但是此时那位中间人却突然找到俱乐部说,“这场比赛俱乐部只需要给我8万块就可以搞掂裁判。”这让俱乐部总经理大惑不解,“钱不是已经给裁判了吗?怎么裁判还要,是不是钱没有送到裁判手中。”我们急忙找裁判了解情况,他称确实收到钱了。而那位中间人要钱显然是还想黑吃黑,准备自己独吞。

  付款流行打卡

  关于时下的种种收买裁判的方法,有人说什么请裁判洗桑拿找小姐,那怎么可能?我也不是说这种事情从来没有过,应该说这已经是四五年前的玩法了。那时候一切都还是初级阶段,各方面也没有那么关注,所以大家的胆子也要大一些,但是现在还是这么玩的话,这裁判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也太弱智了一点。

  现在不少俱乐部都改临时抱佛脚为长期投资,由于赛季中一个裁判不可能只执法一场比赛,加上到客场做裁判有一定难度,因此不少俱乐部在赛季前就开始和一些执法场次比较多的裁判联系,比如赛季初先给你20万,只要是本赛季遇到这个队,裁判不用说自然知道该如何吹。赛季结束之后再根据场次另外加钱。同时,打卡成为时下比较流行的方法,俱乐部不再需要携带大量现金到裁判处,只需要准备一个卡,然后将密码告诉裁判,裁判随时可以从中支出款项。打卡的好处是避免了赛后的二次见面交易。这种方法具有很好的隐蔽性,这也是很多比赛出现问题之后,一些记者想跟踪裁判却什么都搞不到的原因。

  绿城爆出有裁判退还了4万元“赃款”,我感觉按照今年的行情一场比赛给4万似乎多了一点,如果说这是这位裁判两场比赛的“收入”,又似乎少了一点。我还真是弄不明白了绿城是按照什么标准给的。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2/1/3/18081.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金钱加黑社会──大陆足球圈爆黑幕
 
 
加拿大当局开始调查中共使馆殴打留学生事件
 
 
青岛爆发新型变异流感 患者逾万
 
 
江泽民挺曾废胡 胡锦涛软中带硬
 
 
给「一国两制」的招牌再踩上一脚
 
 
政法委书记扭亏靠「淫」 江泽民的绰号见品行
 
 
为了江泽民 三峡要再交1600亿元学费 ?
 
 
偶尔露峥嵘:胡锦涛发表长文
 
 
 
只剩下一片白雪花
 
 
星相预言:卡斯楚、萨达姆今年垮台
 
 
《香港了望》: 民怨
 
 
中央社:中共驻加官员殴伤信法轮功的大陆留学生
 
 
流行在中共新闻工作者中的顺口流
 
 
卫星电视惊现法轮功专题节目 中共全力封杀大陆卫星传送
 
 
中国公布新修订的《出版管理条例》 违反宪法精神
 
 
孤立中共党内阴谋集团,粉碎江泽民复辟终身制
 
 
 
 
中国大陆家电业面临全面崩溃
 
 
我们在岁未接二连三听到了爆炸声
 
 
中共婚姻法及其司法解释为「包二奶」网开一面
 
 
陈佩斯一脸不痛快:CCTV的春节晚会没有了创作享受
 
 
记者暗访贩毒团伙
 
 
江西万载严密封锁爆炸消息
 
 
海南省委书记白克明亲自策划伪案
 
 
咄咄怪事!铁路「宰客」南下 火车却朝北开
 
 
远观不可近赏的豆腐渣「布景屋」
 
 
愚民政策出假新闻《东方时空》作假内幕
 
 
读者来信:我一定要把我的一段亲身经历讲出来
 
 
我读后心头滴血!呜乎,中国!
 
 
借妻
 
 
做人难,做迎合江氏集团蒙骗百姓的人更难
 
 
新年前夕中国驻加拿大官员恐怖殴打大陆留学生
 
 
胡锦涛被“腰斩”?──不要低估江泽民的凶残
 
 
 
 
李铁映不买账江总耿耿于怀 丁关根三青团史主子十分被动
 
 
杨尚昆晚年的无奈和悲情(图)
 
 
新年将临,我的心在颤抖
 
 
大陆当局封杀《南方都市报》
 
 
江西万载上万村民紧急大逃亡
 
 
江泽民拨款42亿全国大建「强暴基地」
 
 
朱镕基声调沉痛 程安东省长哭了
 
 
“四话”江泽民在哈佛大学
 
 
一年不如一年 《人民日报》怨声强烈(图)
 
 
新年快乐!
 
 
大陆新闻媒体正站在十字路口
 
 
大卖破绽──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暗抗江泽民的大手笔 (图)
 
 
毛泽东与肖玉壁案
 
 
市长喷嚏的效应
 
 
中国的银行业现如剧烈涌动的活火山
 
 
刘宾雁:“没有理由把我们拒于国门之外”
 
 
反腐利剑悬不到贾庆林头上──中共十大贪官落马
 
 
CCTV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
 
 
不可拒绝的“爱”与强奸
 
 
中国外交的边缘化
 
 
中国大陆强化计划生育 「一胎化政策」首次写入法律
 
 
江西大爆炸震动方圆六十公里尤如「原子弹爆炸」
 
 
阿富汗境内发现印有中文简体字军火箱
 
 
碎江曾梦 胡锦涛首度公开评论中共十六大的思想路线和组织路线
 
相关文章

横幅展开之后  2001/12/1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