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简体 - 正體 - 手机版 

人民报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读者园地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12345
678910
 
 
 
 
 

 
 
2002年1月11日 分享: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法轮功名单——他们死于中共的恐怖统治
 
作者:张凤琴
 
【人民报消息】非常感谢张凤琴小姐帮忙集辑了这份《法轮功名单》,让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恐怖统治,在此留下耻辱的记录。限于篇幅,这里仅仅刊登55名死亡名单。

编辑者张凤琴小档案

张凤琴是台湾台北市人。曾就学于台北医学院及任职于台湾荣民总医院。
来美后取得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现就职于美国一著名癌症中心。

鉴于中国传统气功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于1990年初开始,曾陆续研习过多种气功书籍与功法。于1996年后专心修炼法轮功。

曾集辑《法轮功名单——他们死于中共的恐怖统治》,资料来自《法轮大法新闻网》及《明慧网》等。

-----------------------------------------

1999年

0001 陈英

陈英(Chen, Ying),女,17岁,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树人中学高一二班学生。1999年8月16日,去京上访被押返途中,被警察打骂、恫吓,被迫跳车身亡。在押送陈英返家时的列车途中,这些公安人员对陈英殴打、恐吓、侮辱;将她用手铐铐在车架上,只给半个面包和半瓶水。消息传出,说陈英在押返途中「迫跳车身亡」。

0002 赵东

赵东(Zhao, Dong),男,38岁,黑龙江鸡西大法弟子。1999年9月底去京上访被押返途中,被毒打威胁。消息传出,说赵东在押返途中「带著手铐从火车上跳下身亡」。

0003 王国平

王国平(Wang, Guoping),男,40岁,吉林舒兰大法弟子。去京上访被抓,被警察用各种刑具毒打、脱光衣服泼冷水,摁便桶等人身侮辱。消息传出,说王国平于1999年10月17日从驻京办事处大楼8层坠下身亡。

0004 董步云

董步云(Dong, Buyun),女,36岁,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洗砚池小学教师。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后被公安拘禁,9月10日由兰山区公安局从北京戴铐押回,圈禁在学校二楼的办公室里,值班人员昼夜形影不离。帮教人员要求她看电视学政策、写保证书。董步云指出,电视上的宣传都是假的,是对李洪志老师的诬陷,拒绝写保证书。第2天传出消息,说董步云半夜「坠楼自杀」,但未及中午,官方便草草将董的遗体火化。

0005 赵金华

赵金华(Zhao, Jinhua),女,42岁,山东省招远市张星镇赵家村大法弟子。四邻皆知家里的和地里的一切都由赵金华一人操忙。在当地是有口皆碑的好人。1999年9月27日,去地里干活时被镇派出所抓走。被抓后,被关在一个屋子里。公安人员令她蹲在地上阅读批判法轮功的书,不读就打,读的声音小了还打,用手打脸、打头,用脚乱踢。10月1日晚上8点多钟,赵金华等人正在打坐炼功,派出所副所长孙世讯领了一帮人过来抓住她们的头发,拳打脚踢,拿胶皮棒猛抽,后又把她拉到值班室过电,边过电、边问炼不炼了。她始终说:「炼!」他们就使劲摇电话机,连续三次把赵电昏过去。10月7日上午,她被打后又被令赤脚站在水泥地上,终于脸色苍黄、双眼闭著倒下去。派出所把赵送到镇医院打了一针后,就拉回继续折磨。回来后她就说胸闷,右半身麻木,右半身子从头到脚都疼痛,小便带血,两腿疼痛,不能吃饭,从腰部往下整个臀部都发紫发黑。派出所明知这种状态,却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10月7日下午4点就没气了。10月8日上午,招远市法医对她的遗体作验尸解剖。验尸报告如下:除头部外身上多处创伤,在120x60厘米范围内有皮下淤血。结论:多处受到软物体击打致死。从她被抓走,她的家人一直没有看到她。最后,她家人于10月9日接到一个骨灰盒。因怕消息被透露,与赵同时被抓、被打的王凤兰、马玉凤、战克云,被逼写赵金华是心肌梗塞死的。

0006 朱少兰

朱少兰(Zhu, Shaolan),女,50岁,辽宁省锦州大法弟子。1999年9月被拘留。在国内没有说话、发言权的情况下,29日晚开始绝食。绝食2天后,其身体虚弱,走路需人搀扶。第4天半夜开始呕吐。饶阳派出所看情况不妙将她释放。10月5日被送至医院,7日早晨去世。

0024 缪群

缪群(Miao, Qun),女,28岁,四川达州市渠县农民。2000年1月,她因赴京上访,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自己的切身体验,被公安押回渠县,关押在当地拘留所。在拘留所,她为了争取合法的学法炼功环境,开始绝食。遭公安强迫灌食。在灌食过程中,公安用塑料管插入她的胃部,结果错将管道插入她的气管和肺部。不久,她便气绝身亡。

0025 王兴田

王兴田(Wang, Xingtian),男,44岁,河北省宁晋县大杨庄乡南齐村农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不写保证书,被宁晋县大杨庄乡政府于2000年3月25日活活打死。

2月21日,大杨庄乡乡政府怀疑王兴田等要去北京上访,就将11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在宁晋县「法制教育中心」。非法拘禁33天之后,又转押至大杨庄乡借用的北圈里乡政府,同时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在非法关押期间,大杨庄乡政府强迫大法弟子每人缴交所谓的「上访押金费」1,000元,有的不开收据。并强制对11名大法弟子另行罚款,每人1,000元,逼迫写保证书。他坚修大法,坚决不写保证。

3月25日中午,他的朋友前去看望他,劝他写保证、交罚款就可回家。王不为所动。当日下午2点至3点之间,四芝兰镇乡政府指使打手李西春、赵志奇对他进行非人折磨:用电警棍等硬器对其进行暴打,致使王遍体鳞伤,周身多处是窟窿。他们用三寸粗的木棒在他的腿肚子上压,木棒折了,又用铁棒进行毒打,把他的后脑勺打了一个窟窿,鲜血直流不止。又用铁火柱朝他的胸部、背部乱砸,以致血肉模糊,残不忍睹。家人只好替他写了保证、交了罚款,才被允许把他领出。此时,王已不省人事。待到5点拉回家时,王已死亡。

事发后,大杨庄乡乡长铁京波以公款15万元进行所谓的「私了」。可他的家人只得到了7万5千元。其它资金下落不明。

0026 李建斌

李建斌(Li, Jianbin),男,23岁,家住上海华东理工大学教师新村。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关押。后送进华东理工大学的「转化班」。出门有警察跟踪。2000年5月13日,为参加庆贺「世界法轮大法日」活动,从5楼的窗户爬出,躲避警察的跟踪和迫害。后坠地身亡。坠地详情待进一步核查与确认。

0027 李再吉

李再吉(Li, Zaijie),男,约44岁,吉林省吉林市人,家住吉林市船营区牛马行,夫妻都修炼法轮大法。因上访于99年10月被判劳教1年。2000年7月7日,吉林市公安局通知他的家属去医院护理。他母亲到医院后发现儿子已死。家属看到他死后一只眼睛闭著,一只眼睛睁著,身体到处是伤,眼睛里还有药布。14日上午9点,在200多名公安人员严密看护下,他的遗体被火化。

0031 张玉珍

张玉珍(Zhang, YuZhen),女,46岁,黑龙江省鹤岗市大法弟子。地方政府公安部门为防止她进京上访,于2000年2月初强行将她关押在鹤岗市鹿林山拘留所,并于4月初把她转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她曾绝食5天,屡遭殴打。约5月初,她被放出。由于身体被过度摧残,之后只能在家卧床。6月20日,她去世。

0032 龚宝华

龚宝华(Gong, Baohua),女,35岁,北京市平谷县刘店乡刘店村人。2000年6月17日,她去北京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东直门长途汽车站与其他7位功友被警察拦截,押回乡派出所。其中6人惨遭公安干警毒打。她被打最重。后经峪口卫生院拍片检查证明,她的鼻粱骨被打折。当地乡亲及亲属要求让她回家养伤。但派出所却将她们送进县看守所。她们以绝食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无辜。

25日晚上约8点多,看守不顾她鼻粱有伤,强行从鼻孔灌食。她回到监号后脸色发青,并反覆地说她的胸部很麻,并怀疑看守是不是把插管插到气管里了。大约10分钟后,她突然昏死过去。大家赶紧喊看守,但没人答应。过了一会儿,她渐渐苏醒过来。这时,看守才来把她抬出抢救,但不许其他人跟随。直到26日清晨,她才回来。白天,大家看她情况不好,就又多次要求看守对她检查。她又被叫出,直到下午才回来。到晚上,她的状态没有任何改观。27日上午,大家看她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就又一次要求看守对她检查。大约10点多,狱医看她情况非常不好,才允许把她送去医院。到晚上约9点多,医院证实她死亡。

0033 李桂华

李桂华(Li, Guihua),女,47岁,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城大法弟子。1999年10月上旬,她去北京为大法上访。10月下旬被抓,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死亡。公安通知其丈夫去北京认尸体后火化。她丈夫怀抱其骨灰盒在天安门前留影,以示纪念。公安不准她丈夫外传并予威胁,所以具体死因不详。

0034 夏卫

夏卫(Xia, Wei),女,43岁,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大法弟子。1999年9月,她去北京上访。11月上旬被抓,在重庆驻北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从6楼跳出而不幸死亡。公安通知其丈夫不准外传。

0035 余香美

余香美(Yu, Xiangmei),女,35岁左右,重庆市长寿县大法弟子。1999年11月上旬在北京上访时被抓。在重庆驻京办事处在押待返期间从6楼跳出而不幸死亡。

0036 傅晓镌的母亲

傅晓镌的母亲(Mother of Fu, Xiaojuan),56岁,家住江西省高安市。1999年9月14日,她到北京旅游,在西大街一家旅馆住宿时被抓。被关在江西宜春驻京联络处。为避迫害,9月16日凌晨3点左右,她从6楼的窗子爬出,不幸落地身亡。

0037 刘增强

刘增强(Liu, Zengqiang),男,22岁,78年7月8日生于山东省寿光市留吕镇东湛关村,山东省潍坊市昌潍师专中文系99级文秘系学生。2000年7月14日(暑假)下午,他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真象。在北京颐和园附近被八宝山公安人员扣留,送至潍坊市政府驻北京办事处,被打得头、颈、面部多处烂乎乎的,行走困难。

7月18日,他被押回学校保卫部,一直被非法拘禁。校方通知家属带500元现金来校作为到北京接人费用,声称还炼就开除学籍。这期间,当地公安多次威胁,要求写出保证,将从轻处罚,坚持再炼将拘留15天、再继续关押。因信仰问题上访,未到信访部便遭公安劫持,惨遭毒打。后被学校威胁、开除,致使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年轻正直的他不堪迫害,终于在7月22日凌晨2点,在昌潍师专教学楼前上吊自尽。自尽前,他咬破手指在白色上衣上用鲜血写道:「法轮大法好」。

他的三封遗书,分别写给O盗斓肌⒏改浮⒑褪Ω福淮吮蛔ァ⒈淮虻木D壳耙攀橐驯谎J兆摺?p>他从小正直善良。其父刘兴然(55岁)是地道的农民,纯朴憨厚。他去世后,母亲、姊姊及全家人陷入极度痛苦中。

这是第一位高校学生因炼法轮功在非法拘禁期间被迫自杀的。对他的死亡,潍坊市昌潍师专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0038 刘逢春

刘逢春(Liu, Fengchun),女,56岁,江西省南昌市交通学校的一名退休女教师,一个很善良的人。2000年7月21日晚9点,子固路派出所的民警突然闯进她的家中,抄家后无缘无故将她带走,押到南昌市第三看守所,关进18号女子监狱。

在无处申述冤情的情况下,刘逢春第2天开始绝食。由于监牢里温度很高(37~38℃),在绝食、绝水3天后,她显得很痛苦。同监人员当即报告干部政委某某某和医务人员陶医师。他们两人站在形势窗观望了一会儿。当监管的犯人告诉他们她需要吊盐水、打葡萄糖抢救时,却出人意外地被它们破口大骂。他们骂了半小时后,骂得满脸是汗才离开。

25~27日这3天,虽然她的状况越来越不好,但同监们迫于政委的淫威,不敢反映她的情况。28日凌晨3点,她的脸色已经灰白,气若游丝,同监人员吓坏了,便不顾一切地喊「报告干部」。过了许久才来了一个胖胖的看守(男)。同监们很急切地告诉他,说她已经很危险,得赶紧抢救。这个干部毫不理睬就极不耐烦地走了。凌晨4点,同监们再一次敲响了监牢的铁门。那个干部吼道:「吵什么、死不了,天亮再说!」这种态度激怒了所有的在场人员。她们用力地把铁门敲得巨响。终于来了3个干部,远远地站在看台窗上说要报告政委后才能处理。政委起床后才打了急救电话。4:30,急救120来了,把她抬了出去。此时的她已经停止了呼吸。

0039 萧扬龙

萧扬龙(Xiao, Yanglong),福建省平潭县东庠乡中学政治教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并教本校学生10多人学法炼功,传给在校学生法轮功书籍和有关资料,还给国家领导人写信反映实情,要求公正对待法轮功,又准备进京护法,态度十分坚定。他先后被当地公安局和人民法院拘留、判刑4年。2000年7月后,他被迫绝食抗议。22日,他终于身体不支而死亡,年仅32岁。

0040 邵世升

邵世升(Shao, Shisheng),男,58岁,辽宁省庄河市人,曾从军8年。2000年7月被抓,7月末因在大连市强制戒毒所未被转化,又押回庄河准备升级。在庄河看守所被活活打死(同时被打死的共两人,另一人姓名不详,待查)。当时,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共同绝食,以示抗议。警方曾以6万元人民币赔偿,遭家属拒绝。

0041 李宝水

李宝水(Li, Baoshui),男,39岁,生前系黑龙江省大庆市劳动局就业科科长、党员、历年来的先进工作者。在家庭中、社会中、亲友中,他处处被认为是个好人。

他于1994年得法。他参加了李洪志师父亲自举办的「广州大法培训班」,是大庆大法修炼的发起者与组织者之一,成了辅导站站长。

1999年7月22日,在没有任何罪证材料、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他被关进了大庆市看守所,接受隔离审查。26日上午,「里边」传出话来,说他叫其家人送点水去。当时他的爱人看到的他已经被折腾得憔悴不堪,几乎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他的爱人一回家,立即被公安局通知快到现场。待她到达看守所时,他已经横卧在公安局治安大队那高楼大厦的冰冷的水泥地面上了。

时至今日,李宝水站长已经走了一年多了,其家人到现在连找个问话的地方都没有。

0042 刘玉风

刘玉风(Liu, Yufeng),男,64岁,汉族,退休工人,党员,山东文登宋村镇小泽头村人。他为人正直,襟怀坦荡,光明磊落,一身正气,是群众公认的好人。修炼法轮大法后,有病的身体得到了康复。2000年7月18日上午,他因参加回龙山集体炼功,被公安人员押送至文登看守所。19日,看守所打电话通知他的女儿送200~300元钱给他治病。22日,看守所再次打电话通知他的女儿把他带回家。他被其女婿背出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不省人事。当日上午10时许,他被送回家。23日7时,他去世。

经法医检查发现:右眼弓外侧有淤血,脸部有划伤,喉结、上胸、下肢有多处被电棍击伤的青紫斑,有点状脱皮现象,并且有皮下软组织受损。胸部检查发现,胸肋骨左右第2、3、4根肋骨断裂,胸骨上端3分之1处折断,遍体鳞伤,体无完肤!显然是死于严刑拷打之中。

0043 王旭志

王旭志(Wang, Xuzhi),男,30岁,四川省成都市自来水公司车队驾驶员。他在工作单位、领导、同事们心目中口碑极好。他寡言少语,工作优秀,是家中唯一的独子。1998年得法。当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全面镇压、而真修弟子为护法挺身而出被抓、被判以重刑之时,他也站了出来。1999年10月,他一人在外公开炼功,被治安拘留关押半个月。12月初,他又和他的同修们为大法赴京上访,先后被拘押在成都驻京办事处。遣返回来后被关押在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后来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未经任何法律程序被密判一年半劳教,于2000年1月中旬被送往资阳大堰劳教农场。

为捍卫法轮大法,王旭志在关押期间,坚持绝食150多天,用生命向政府进谏。可政府不但不听取公民的任何意见,劳教所干警甚至授意200多名被劳教的地痞、流氓把他围打了整整一天。他绝食期间,曾被强行灌下屎和尿。由于经受长期非人折磨,王旭志身体极度虚弱。为避免出事,劳教局放他回家「保外就医」。8月5日晚,他去世。

0044 李发明

李发明(Li, Faming),男,现年52岁,甘肃省陇西县人,是西北铝加工厂(国营113厂)职工,党员,复转军人。1998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成了一个身心健康、任劳任怨的好工人、好党员。

2000年2月12日被公安抄家,没收了彩电,拘留了31天。据本人讲,抄家的时候就被打了。8月10日下午4点40分左右,他被3名公安从工作岗位带回家。5点30分左右从自家四楼坠下,送医院15分钟后死亡。坠楼时公安在场。据有人从门外听到,屋里的公安气势汹汹地对他吵嚷。他只说了一句:「我是法轮大法弟子。」

具体死亡原因无法核实。据知情人介绍,公安怀疑他与大街上散发的大法传单有关。

他死后,厂里和公安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强行定性为「畏罪自杀」,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举行任何吊唁活动。10几个小时后,他的遗体被秘密火化。

0045 杨伟东

杨伟东(Yang, Weidong),男,54岁,正团级转业干部,曾任湖南长沙要塞卫生所所长,90年转业后为山东潍坊市潍城区药检所药检师,单位隶属市卫生局。他曾多次被评为模范党员,历任单位党代表。他工作认真负责,待人诚恳、老实忠厚、乐于助人,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好人。

他未修炼大法之前身体极其虚弱,身患严重心脏病、重气管炎,还有胆膜水等多种致命疾病,每天晚上都无法躺下入睡,因为一躺下就呼吸困难,气喘吁吁,只能在屋里坐著睡,或者在屋里稍微走动一下。修炼大法之后,这些疾病不治而愈。他多次和家人及功友谈及此事。

法轮功在「7.20」以后被政府定为非法组织,他于1999年11月19日进京上访。23日凌晨被潍城南关派出所抓回。接著,被南关派出所关押在南关派出所留置室内。这个地牢,是一个窄道,阴暗潮湿,虽有一个高约1米、宽1.5米左右的大窗,却没有玻璃。当时正下著小雨,室外气温约零下7~8℃。室内气温略低于室外。南关派出所不许他们出这间屋,吃饭、大小便都在这一屋内,更加上男、女同室关押,不进行隔音,所以大小便时十分尴尬。

在留置室,风从无玻璃的窗户外呼啸而进,水泥地冰冷无比,派出所又不发棉被,本来身体就已虚弱的他,状况就直转而下了。他冻得无法入睡,呼吸困难,气喘声浓重,说话有气无力,断断续续,饭也很少吃,整日咳嗽。南关派出所对此无动于衷。24日晚,他被单位(卫生局)送入潍城拘留所处以治安拘留。

来到拘留所以后,他的身体状况更是雪上加霜,每下愈况,走路困难,整夜不眠,水米难进,只是喝过几次稀粥,每天剧烈咳嗽,躺下就无法呼吸。有一次拘留人员要照个人照片,他已无法下床,只有在床上照。对此,拘留所的监管人员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救助。

他苦坐15天,拘留到期,但单位又于12月8日将他送入区康复医院精神病科男病房,并派专值人员加以看管,不许他学法、炼功。这时,他已有肝腹水,下肢水肿。康复医院的医生见状,曾对他的监管人员说:「他全身衰竭,还不送他回家,没治了。」他的儿子也在这所医院精神病科上班,其办公室正对著他的病房。他的儿子成了人们嘲笑的对象。为此,与他的儿子相处数年、已经准备结婚的女友也与他的儿子分手了。他从拘留所出来后,一直拒绝进康复医院,但单位根本无视这些,强行将他送入。

后来,医院看他已经不行了,就叫他的家人接他回家。回家5、6天之后,他于1999年12月25日晚去世了。事后,南关派出所还骗人说他是因炼法轮功致死的。

1999年

46 孙小柏

孙小柏(Sun, Xiaobo),女,36岁,小学教师,家住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城关。1999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6月进京上访后一直被单位跟踪监视。7月22日后被抄家。教委、单位一直逼她表示放弃修炼法轮功,并威胁在规定期限内不表态就采取强制措施。她不从。7月27日消息传出,说她和母亲周春梅一起被逼,以死来维护自己的修炼信仰。

47 周春梅

周春梅(Zhou, Chunmei),女,62岁,省特级教师,家住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十笏园小区4号楼。她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6月进京上访后一直被单位跟踪、监视;7月20日进京上访,被半路截回后,强行拖至车上,双臂青紫;7月22日后被抄家。围观群众甚多,她仍当众弘扬大法。后来,教委、单位每天去人逼她放弃修炼大法,并威胁如在规定期限内不表态就采取措施、关押等。周春梅不妥协。7月27日消息传出,说她和女孙小柏一起被逼以死来维护自己的修炼信仰。

2000年

48 张铁燕

张铁燕(Zhang, Tieyan),女,29岁,中专毕业,黑龙江石油化工厂(大庆市喇嘛甸化工厂)操作工。2000年4月19日,她因不写脱离法轮大法的保证书被单位办班3天,软禁在单位。她于21日被关押到让湖路拘留所15天;5月5日,被转入萨尔图区拘留所关押,直到8月11日早上5点半。有人听见她痛苦地尖叫,很憋气的样子,两手握拳抽搐,两腿抽搐,两脚蹬了两、三下,神智不清,脸色变青。当时,她两眼翻白,没有脉搏,被管教抬走。20分钟之后,她被送入新村人民医院急诊室。她的心电图呈直线,没有脉搏。公安为封锁消息,把同去的大法弟子撤回拘留所。她当日晚上去世。她的丈夫杨庆也是大法弟子,同时被拘留。

49 高华

高华(Gao, Hua),女,31岁,黑龙江省拜泉县的大法弟子,96年得法修炼大法后,身体一直非常健康。她于2000年正月初三为向国家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初八,被公安机关押回原地,直接关进该县第一看守所,与刑事犯关押在一起。由于看守所内的条件恶劣,吃不好,睡不好,她身体出现呕吐、腹泻等不良反应。一个月后,看守所发现她有生命危险,让她家属上交五千元保证金,把她释放回家。出狱没几天,经哈尔滨市省医院医治无效,她去世。

高华进京上访时身体健康,短短一百天的时间,就被拜泉县看守所折磨致死。50 林丽梅

林丽梅(Lin, Limei),女,30岁,黑龙江省勃利县大法弟子。她与妹妹林丽芬于2000年5月中旬进京上访,被接到七市驻京办事处,几天后七市公安人员把其妹和其他学员带回原地。当时七台河公安人员说她属于勃利县林业局,把她留在七台河驻京办。办事处的人员对她十分恼怒,便通知勃利县林业局派出所来京接她。这个派出所的来接人员下飞机后,去北京旅游区游玩。等他们到达驻京办事处时,她已经死亡。

他们通知她家人,说是跳楼摔死。但是,她死时是双手铐著,仰面朝天,后背插在办事处下的铁栅栏上。据知情人士吐露,她在七台河驻京办事处时,被政保科姓毕干警酷刑拷打。她不得已跳楼逃亡,不幸被挂在铁栅栏上十多个小时,流血而死。

其妹被带回七台河市后,管教告诉她林丽梅在医院接受治疗,并无故把拘留期从15天拖长到一个月,从而让她家人无法及时发现真象。

51 葛秀兰

葛秀兰(Ge, Xiulan),女,51岁,江苏省淮安市人。她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前由于结扎导致的病痛一扫而光,精力充沛。她心地纯朴善良,乐于助人。虽然文化不多,但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后,很快通读《转法轮》。自1999年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开始,她先后数次向各级地方政府说明真象,因此遭受当局迫害。公安和联防人员住在她家,对她24小时跟踪监视,连去厕所也紧随不放。2000年3月初,她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52 田香翠

田香翠(Tian, Xiangcui),女,61岁,山东省龙口市丰仪镇曲家沟人,法轮功修炼者,身体键康,家里地里的活几乎全靠她。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7月12日或13日她被关押在丰仪镇政府。13日她被押回后,被曹承绪书记大骂。以曹承绪为主的丰仪镇政府工作人员对包括她在内的17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镇政府的第1天,有位身强力壮的男学员被打得上厕所都得两个工作人员架著走。学员们被迫站著不动面向太阳接受烈日曝晒。政府工作人员早晚以四、五人圈打一个人的方式围打他们。

她包中带有法轮大法横幅,因此被打得最厉害。16日上午10点左右,曹承绪书记、赵金田书记、柳延波等人又痛打她,并命令她在烈日下罚站。他们除了手脚齐上,还用电棍打她。由于正值酷暑温度高达35℃,她被打得无法吃东西,有时还不停地咳嗽,吐出的痰中发出腥臭的气味,甚至坐在地上昏迷过去。此后,她经常头晕、恶心、呕吐,不能吃饭。7月17号,她与其他学员被关进了张家沟拘留所,仍不能吃饭。进拘留所3天中,她一直昏迷不醒,滴水未进,健康状况日趋恶化。20号,丰仪镇政府叫她家属来领人。家属把她领到家后,她一直昏迷不醒。22号家属将她送至北海医院抢救。此时的她浑身是伤,面无人色,口不能言,奄奄一息。经抢救无效,她于23日上午8点死亡。家属向北海医院要病历,医院拒绝交出。这明显违反了住院常规。她女儿说,母亲被领回家时身上有伤痕,一直到死没有说过半句话。

驻张家沟拘留所的工作组人员怕承担责任,让与她同拘一室的人(曲洪莲,刁海莲,慕福芸,韩贵珍)写证明,证明工作组人员从未打她,是丰仪镇政府打的,并按手印。

53 陶洪升

陶洪升(Tao, Hongsheng),男,46岁,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正科级,94年由空军转业到河北省安全厅,家庭住址:河北省安全厅宿舍2号楼2单元501,家庭电话:0311-3618132。

1999年12月26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佛法」横幅,被开除公职和党籍,劳教3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2大队201中队。

2000年7月20日这个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敏感日子来临之际,石家庄市劳教所男队对所谓的大法弟子的「重要人物」和「骨干」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迫害——关小号(即在劳教所里使被关押者绝对失去自由和自由空间)。8月下旬,包括他在内的许多被关的大法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持续了一个月。他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

在这期间,他被折磨得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时有发生。他妻子于风云前往看望,劳教所害怕她看到陶受迫害的真象,拒绝探视,并且谎称:陶只是轻度腹泻,没有事,现在已经好转。

劳教所于9月13日以有人要探视为由,将他骗下二楼。他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强撑著身体,浑身颤抖著走下楼梯,被干警强行上铐后带往河北省第2医院泌尿科。

于风云接到劳教所通知赶到医院,看到他脸色苍白,气语低沈,生命奄奄一息。输液、输氧无法改善每间隔20分钟就有一次血便、血尿的症状。他所食食物原样排泄,生命垂危矣。

此时,河北省安全厅、劳教所和医院对他实施了24小时的监控,封锁消息。

河北省安全厅于17日,让他家人把他接回;翌日,为逃避责任,与劳教所协调,为他补办保外就医半年的手续。20中午1点10分左右,他去世。

河北省安全厅承揽了他的后事料理。其间,一处长打电话对他的家人施加压力说:「你不要到处造舆论」!

54 崔国庆

崔国庆(Cui, Jianguo),男,36岁,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永强小区。2000年7月5日,他去北京上访;7日,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被抓;当晚被送往密云;11日上午10点钟左右,被接到吉林驻京办事处,关押在8楼;下午1点左右,被第2次提审。其他功友回来后发现他的两只鞋和鞋垫被扔在门口1米外的地方,人却没有回来。后来,警察通知他的家属说:小崔已跳楼自杀,请家属去认领尸体。他留下了下岗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55 史倍

史倍(Shi, Pei),女,49岁,浙江兰溪人,是浙江富阳市的法轮功负责人。她曾患严重的腰间盘突出症并心肌炎。1995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和精神越来越好。96年8月成为法轮功富阳站点的负责人。98年3月,曾有人主动向他坦白,说自己是杭州市国家安全局打入法轮功的卧底,负责向国家安全局打小报告,经与法轮功修炼者交往几个月,认识到法轮功不会危害社会或国家安全,而且能够增强人民体质,提高人的灵性,净化社会风气。

98年5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她在家中被几个便衣警察带走。警察要她交出所有法轮功修炼者的名单,直到深夜才被放回。

99年7月法轮功被中国政府宣布为非法组织,她与丈夫几乎每个月都要去当地公安局做所谓「思想汇报」。

2000年5月,她被富阳市公安局送到杭州市第7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被用碗口粗的针筒注射所谓的「镇静剂」,并常常捱饿。9月10日,她在这个精神病院中被折磨致死。据他的儿子表示,他的精神完全正常。她丈夫徐向虎也因练法轮功被当局拘押,至今未释放。

〔杭州市第7人民医院:电话 011-86-571-512-1914总机转2045(二病区)〕

转自民主论坛

文章网址: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es/2002/1/11/18283.html
打印机版

分享至: Facebook Google+ LinkedIn StumbleUpon Pinterest Email 打印机版
 

分享至手机:
 
 
相关文章
 
图片文章导读
 
法轮功名单——他们死于中共的恐怖统治
 
 
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残酷折磨付春生致死
 
 
女教师死于新年第一天 江罗又施新一轮血腥镇压
 
 
中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悲壮
 
 
大陆残酷迫害发送真相传单的法轮功学员令人发指
 
 
东莞乡民:村干部比黑社会更黑
 
 
新年前后大陆连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数次失算 北京察觉文攻武吓对台反效果
 
 
 
一月内九名法轮功学员遭酷虐致死
 
 
主子得意,奴眷春风──曾庆红陈至立江绵恒攀上十六大「江梯」
 
 
做骚的薄熙来竟敢与江泽民打擂台
 
 
胡锦涛等坚决支持江泽民留任的秘密
 
 
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下岗工人泪两行」的自白
 
 
东方有一个泱泱大国
 
 
「老了,无所谓了」──赵紫阳披露中南海内幕
 
 
乌鲁木齐一盗窃团伙"老大"12岁 成员平均年龄仅10岁
 
 
 
 
「玉女宽衣」哗众取宠 「伟哥英雄」庸俗不堪
 
 
央视驻欧洲著名记者在北京被打断9根肋骨
 
 
少女被三辆车连环撞飞 血腥惨剧震惊长沙
 
 
广州军区司令员易人 江泽民加紧「垂帘」部署
 
 
无法无天──大陆一副镇长竟当街下令枪决无辜村民
 
 
逮捕运送基督教圣经入境者 孙玉玺宣称中共保障信仰宗教自由
 
 
北京,恐怖的23小时
 
 
中共南斯拉夫使馆被炸真相 (图)
 
 
李瑞环「十六大」动向引人注目
 
 
有钱能使中央电视台「推磨」──昂贵的春节晚会现场直播入场券
 
 
安徽一初中生写信质问公安局长
 
 
荒诞──副局长被判刑 依然稳坐官位
 
 
猛烈批评薄熙来 新华社大有来头
 
 
江泽民的留任终于「稳定了」
 
 
在线观看:江泽民跳着华尔兹向香港记者发飙
 
 
江泽民对记者爱恨交加(图)
 
 
 
 
中共军方总参谋长暗示 江泽民决意「垂帘听政」
 
 
广东禁止东莞村民接受境外记者采访
 
 
中国大陆女性沦落它国年达万人
 
 
“十个阶层”的划分试图掩盖社会主要矛盾
 
 
东莞警察进驻各村 村民称“官逼民反”还会再来
 
 
中共军队腐败分脏不均火并事件罗列
 
 
北京的宗教政策有“进步”吗?
 
 
运圣经予大陆的黎广强可能死刑
 
 
村妇乞讨救丈夫 血泪唤得死囚归
 
 
追究江泽民四大黑箱作业──中国人让克格勃玩得一头雾 (图)
 
 
天遣狂风 黄沙垃圾扫荡北京
 
 
大陆演艺圈男女明星吸毒内幕大揭秘 (图)
 
 
万载爆炸案有多少人丧生?
 
 
被监禁的中国反腐败人士安均健康恶化
 
 
收购媒体 李嘉诚将成“媒体大亨”
 
 
英媒体称中国近期向巴提供军火
 
 
这就是江泽民领导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青报:不得动用警力阻碍采访
 
 
中共第四代领导核心将走往何方?
 
 
看看网民对“胡东昌事件”的反应 江政权还有什么合法性?
 
 
不盼望刑满获释?──滕春燕在北京显得很出众的纽约时尚已不复存在
 
 
昨晚电视上看到的两件恶心事
 
 
绝密!中共老家伙们让江泽民留任的真实目的
 
 
1月7日CCTV暴露江泽民的黑腿病又犯了!
 
相关文章
 
 
 

本报记者
 
 
专栏作者
 
首页 要闻 内幕 时事 幽默 国际 奇闻 灾祸 万象 生活 文化 专题 寰宇 维权 视频 扯扯
 
 
Copyright© renmin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