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冬奧會穿防彈服凸顯二十大唄唄自信(多圖/視頻)
 
李曉
 
2022年2月10日發表
 



習近平在北京冬奧會開幕式穿着防彈服,怕光天之下被江曾人馬暗殺。



與外國來賓站在一起,更顯習近平大衣裏藏着貓膩!

【人民報消息】現任黨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軍委主席習近平是否會在兩任期完成後,在2022年秋季舉行的中共黨的二十大上指定繼承人?很多人分析,說這個問題將是二十大的焦點。我覺得這是瞎操心。二十大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二十次代表大會,二十大咬的如何血淋淋,如何你無期,他死緩,都與老百姓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只與中共內部狗咬狗,咬出幾嘴毛有關係。

看了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接受新唐人專訪後,我覺得蔡霞不但把自己的心理歷程剖析的淋漓盡致,而且她經過慎重思考後得出結論:中共體制就是一黨獨裁,誰當政都不會改變它,中共唯一的出路就是滅亡。

這個專訪的視頻我看了三遍,文字稿也看了兩遍,爲什麼如此關注新唐人方菲專訪蔡霞的這個內容呢?因爲高級軍人家庭出身的這個黨校的「馬列老太」經過了去到非共黨國家西班牙的考察和自己的理性觀察和分析,得出了一個結論:共產黨專政的政權,無論誰當黨魁,都只是死路一條。

讓我們摘錄這個專訪的一部份:

2008年,中央黨校有跟西班牙交流訪問的訪學名額,所以我們部裏就讓蔡霞去了。然後她去之前做了點功課,就是着重看了西班牙的1976年到1982年之間,西班牙的民主政治的轉型。

因爲當時促發她思考這個問題是什麼呢?就是說弗朗哥的去世和毛澤東的去世相隔十一個月。而弗朗哥去世以後到2008年差不多也就是30年的時間吧,就是30年多一點。西班牙走過了政治改革的這個路程,他們在當時歐洲的經濟當中,算是發展得相當好的。

「那麼中國呢,在毛澤東去世以後一直到2008年,他充其量走了一個經濟與發展選擇市場經濟方向的路。但是他的政治體制改革一直都是僵持的,他就不能改動。那麼我想西班牙的政治轉型對我們能夠有哪些借鑑的。由此我到了西班牙以後呢,我就是着重去考察這些問題。」蔡霞說。

蔡霞回來以後,把西班牙和中國共產黨做了個比較,就是西班牙轉型過程中哪些做得好的,我們可以吸收。蔡霞認爲西班牙給我們四個方面的經驗,可以值得我們吸收借鑑,如果說中國共產黨真的要是誠心誠意地走向現代文明是可以做到的,「但是我發現它是不可能(去做)的。」

「我突然發現這四個問題對於共產黨是無解。這個無解頓時就讓我,可以說是有半年時間,我的心情特別不好,因爲我知道,如果說中國不能和平地走向現代政治文明的話,意味着這個國家將來還會有血腥大屠殺的這一天。」

我可以講這四個無解是什麼?首先第一個,就說西班牙弗朗哥去世以後,胡安ܩ卡洛斯國王他接過那個權力。他是領導這個國家跟大家商量,就是選擇哪一種體制。那麼全民公決投票,當然人民是願意走向憲政民主。

那麼原來弗朗哥將軍政府裏面的老人們,就是說獨裁專制的那個老人知道大勢已去。那麼多黨就是政治的開放,政黨的多元,那是必定的就開放黨禁,開放報禁,那些老人們呢,他們自己呢,就是說認可了這個現狀。然後呢,他們自己出去組黨就是說爭取參加大選,給自己留下一個政治上一種可能性的空間。

我後來就比較,我覺得共產黨絕無可能,它們到了2008年它們一直在強調二十八年武裝革命流血犧牲。然後是人民讓我們執掌國家政權。那麼他們到2008年,你想1949年到2008年已經多少年過去了,將近快六十多年的時間,它們還在喫那個二十八年暴力革命的本錢,不說二十八年暴力革命究竟對不對,而且這個老本它是不肯放的。

然後它在改革開放以後,一直強調共產黨的領導,這個是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當中最關鍵一條,鄧小平強調是絕對不能放棄黨的領導。而這個黨的領導就是一黨執政,就是一黨專政。光從這一點來講,你就不可能指望共產黨它能夠承認其他政黨平等的存在。你要指望它開放黨禁,它做不到,它就是一定會這樣。

第二點是什麼,當時整個社會,貧富差距是比較大的,那麼這個西班牙在轉型過程當中,爲什麼後來他們能形成就是說左右黨派談判,西班牙的民衆似乎是不在場沒參與,其實不是的,是因爲弗朗哥在去世之前的那個十年當中,他已經把那個社會保障的底線建起來了,然後呢,就是這個民衆的基本權利,基本生存,是有一個基本底線是託底的,養老、工商、勞資談判,這些東西都有了。

而對於中國共產黨它做不到這一條,爲什麼?你看它儘管說,國庫是有很多錢的,就改革開放以後,民衆的這個血汗錢,納稅交了很多。但他們對於民衆的這個社會保障底線,其實它那個時候甩給民衆自己家負擔的養老。

第三個無解在哪裏?就是憲法。中國共產黨根本就不認憲法,它把憲法當成自己手裏玩的工具。那麼第二個就是,它絕對不會讓全社會來參與立憲,它就是要自己一黨,就是自己來制憲,自己來立憲的。然後來強迫大家來接受。

第四點是什麼呢,西班牙在轉型過程當中,他曾經有過一次軍人的武裝的叛亂,他們就是不滿意民主政治轉型,所以他們策劃了一次軍事的武裝叛亂。而西班牙呢,當時胡安‧卡洛斯讓那個西班牙電視臺,就是說電視臺發表對全國的講話,拿到那個王宮裏面去講,他一刻鐘的談話,對全國民衆發表的談話,瓦解了這一次軍事政變。

爲什麼呢?因爲西班牙他是一個,過去叫國王這個家族,他在世俗社會當中,他們把他看作是一個、就是國民都把他看作代表整個民族的人格象徵的這麼一個家族。所以呢,在世俗社會當中他認可了國王,然後就是說國王具有超越世俗社會紛爭、政治紛爭的一種力量。這是連結整個全民族的情感的一個人格型的象徵。

第四點中的第二點,就是說我們講說,歐洲這些國家它能夠在轉型過程當中,他宗教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們知道呢,就世俗社會當中啊,就是有兩個力量是超越世俗社會的。一個就是宗教,一個就是國王,在中(共)國既沒有宗教,也沒有國王,它沒有這種世俗社會的,中國共產黨說「我代表全民族」,事實上它是不可能(做到的),它自己撈利撈名,撈這些地位,撈權力,本身就是和社會絕大多數人是對立的。

那麼同時它也沒有取得這個超越世俗社會的這個人格象徵的代表,更不要說它的理論能夠被大家所接受。所以這種情況下,所以我們講這四個問題在中(共)國是無解的。當我看到這一點以後,我就知道共產黨沒有這個能力來解決這個問題,除非它徹底地變革它自身。所以我就在那個時候,我開始有很大的絕望,坦率地講。然後到了2012年那就更不要說了。(採訪摘錄完)

◎ 董宏到底是誰的人馬?


董宏說是被寬大處理,判死緩,不立即執行。
最新的一則政治新聞很有代表性,就是董宏落馬了,判了死緩。

董宏是誰?有說是薄一波的人馬,有說是王岐山的人馬,到底是誰的人馬?按照蔡霞的說法,是中共的人馬。

按照官網刊登的簡歷:董宏1983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黨史系中共黨史專業,獲學士學位;1983年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副主任薄一波的祕書、顧問委員會研究室副主任;1992年任廣東省佛山市市長助理;1993年任當代中國研究所副局長、局長;1998年任廣東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主任,黨組副書記、書記,《廣東年鑑》副主編;2000年3月之後,擔任過廣東省政府副祕書長、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產業體制司司長、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北京市政府副祕書長等職務;2006年6月至2013年8月任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2013年10月,任中央第二巡視組副組長。

1983年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後,董宏來到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擔任祕書、研究室副主任。當時中顧委成立僅一年,主任是鄧小平,副主任是薄一波、許世友、譚震林、李維漢。董宏擔任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的祕書。

1992年,董宏調任廣東省佛山市市長助理。1993年,任當代中國研究所副局長、局長。1998年,任廣東省人民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主任,此時開始與王岐山有交集。

2000年以後,王岐山兜兜轉轉變動了幾個地方,董宏也在王岐山工作過的地方擔任過廣東省人民政府副祕書長、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產業司司長、中共海南省委副祕書長、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祕書長。2006年,升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副主任。

2013年,習近平成爲黨魁、國家主席,已到60歲退休年齡的董宏被召入中央巡視組, 隨後作爲中央巡視組副組長、組長參與多輪巡視工作。

董宏落馬後,被江澤民、曾慶紅派系稱爲是王岐山的「大祕」、「大管家」。

此後王岐山出任中央紀委書記,他也曾擔綱中央巡視組組長,到復旦大學、江蘇省、神華集團等機構執行巡視工作。

2013年10月,中央第二巡視組進駐新華社,董宏爲副組長;2014年3月,董宏任第十二巡視組組長,巡視復旦大學;2014年7月,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巡視江蘇,董宏爲副組長;2014年11月,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對神華集團進行專項巡視,董宏爲組長;2015年3月,中央第十二巡視組對中國移動、中國電信進行專項巡視,董宏爲組長。2017年7月,董宏以中央巡視組組長、中央辦公廳調研室五組組長的身份參加紀檢工作。權力極大,讓貪腐官員聞之喪膽。2020年10月2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佈董宏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21年4月12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宣佈,經查,董宏理想信念坍塌,「四個自信」喪失,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對黨不忠誠不老實,大搞迷信活動,違規干預和插手執紀執法活動;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出入私人會所,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收受禮品禮金;縱容、默許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利用其職務影響謀利;腐化墮落,家風敗壞;大肆收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利用職務便利在企業經營、項目開發、工程承攬等方面爲他人謀取利益,並非法收受鉅額財物。董宏嚴重違反黨的多項紀律,構成嚴重職務違法並涉嫌受賄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決定給予其開除黨籍處分,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

2022年1月28日,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中央巡視組原副組長董宏受賄一案,對被告人董宏以受賄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董宏當庭表示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咱們局外人不清楚。

蔡霞說了一句很實在的話:中國共產黨說「我代表全民族」,事實上它是不可能(做到的),它自己撈利撈名,撈這些地位,撈權力,本身就是和社會絕大多數人是對立的。

所以,狗咬狗,只是狗之間的矛盾,是政治問題、是爭權奪利的問題,貪腐只是頭上的蝨子。

◎ 薄一波清醒的認識黨

歹毒的薄一波是如何評價中共的? 1983年薄一波對朋友說了一段肺腑之言:「江青一宣佈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那年薄熙來還不到17歲。

十六大期間,薄一波向黨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胡錦濤當面要求,把薄熙來提拔到副總理,他肯定的說他的兒子比爹強。強在哪兒呢?能殺更多的無辜的生命!

中共內部你死我活的權力爭奪從來都沒有停止過,今天你把他的人馬判死緩,明天他把你的人馬送進監獄,這權力爭奪與人民、百姓沒有一絲絲關係,黨棍們只是爲了自己繼續掌權,只是爲了讓對手俯首帖耳。所以,中共的自相殘殺、仇恨與恐懼只能「永遠在路上」。

朋友們,經過了理性的思考之後,很多人會得出一個結論:無論誰當政,中共往前走就是死衚衕,無論誰當黨魁,只有帶着中共墜入懸崖這一條路了。

◎ 習近平冬奧會的防彈服露自信

2022年2月4日,第二十四屆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在北京國家體育場舉行。

視頻顯示,習近平和妻子彭麗媛現身北京冬奧會的開幕式,慢慢走進觀衆看臺。習穿着厚厚的棉大衣(防彈服),步履蹣跚、十分臃腫,而緊跟其後的彭麗媛穿着肉粉色大衣和同色連衫裙,一看就知道衣服內沒有藏乾貨。與外國來賓站在一排,更顯習近平大衣裏藏着貓膩!(點擊此處看視頻

在保安如此森嚴的國內場合,習近平還不能放心,還要穿防彈服防暗殺,可見中共高層的激戰到什麼程度了。

既然如此,習近平在中共二十大敢放權嗎?當然不敢。放權就等於同意肩膀放棄扛腦袋。

無論習近平如何嘶啞着嗓子一遍又一遍的告訴民衆,黨(習近平的代名詞)有「四個自信」,但防彈服卻輕輕鬆鬆的亮出了底牌。(文/李曉)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448,174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