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2) (多圖)
 
姜青
 
2021年12月7日發表
 



默多克與第二任妻子安娜因鄧文迪離婚。




默多克與安娜和三個孩子的全家照。


【人民報消息】鄧文迪,一個沒有家庭背景的女孩子怎麼會有那麼多中共國的高官和商業關係呢? 即使有家庭背景的太子黨,他們的關係也是有限的,因爲他們對立面的圈子是如何也打不進去的,也不敢打進去,怕被父親的對頭抓住把柄。默多克手下的精英們畢竟沒有在如此複雜的集權世界裏生活過,所以他們忽略了最關鍵的問題。

曾慶紅爲鄧文迪上耶魯大學僱槍手

鄧文迪有個很響亮的護身符「耶魯大學商學院」畢業生,憑藉着這個文憑和老謀深算的推薦,她在香港的衛星電視(Star TV)開始了實習生的工作。

實際上到現在爲止,鄧文迪的英文也很差,上耶魯時那些厚厚的書本在她面前就象喜馬拉雅山一樣高,幾乎每個字都是生詞,光查字典就不用睡覺了。這就是爲什麼中共僱用年輕的戴維-沃爾夫幫她做家庭作業、寫論文,和幫助她應付簡單的課堂提問。而鄧文迪的付出就是女間諜的專技──陪睡。

據鄧文迪的耶魯大學同學透露,她的嗓音很尖厲,聽起來令人非常不舒服,不但英文糟糕,而且發音難聽,在課堂上像個傻子,每次老師提問時,她都趕快把頭低下,以免被問到。她不會打字,但奇怪的是,每次交出的家庭作業都是打字機打出來的,格式也很漂亮,文字很通順。同學們私下議論她有槍手。論文通過了,大家都不感到意外,只是不明白連英文都說不利索,她怎麼能找到工作。

鄧文迪畢業後,沃爾夫的代讀任務完成了,1995年前往北京定居。1996年5月,在中共情報部門的努力下,鄧文迪進了媒體奇才魯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屬下的香港衛星電視公司當實習生。這一步對手握黨政軍大權的江澤民和江的軍師、中共的最大特務頭子曾慶紅至關重要。

默多克被中共盯上了,是因爲他的傳媒帝國掌管着英美澳等國的3/4最重要媒體。把他抓住,等於是抓住西方媒體的大多數話語權。所以,在江澤民的眼裏,默多克是一塊特大的肥肉;而中國市場太大了,默多克把中國十幾億人口的市場也看成是塊特大的肥肉。互看都是肥肉,互相都想吞下對方。

「默多克:只贏不輸的賭徒」

世界上哪兒有隻贏不輸的賭徒?幾十年來,魯伯特-默多克被一些與之不友好的頭版重要新聞的西方作家視爲賭徒,但讓他們匪夷所思的是這個大賭徒「只贏不輸」。

魯伯特-默多克之所以能成爲媒體大亨,還要感謝他的父親基思-默多克(Keith Murdoch)有嚴重的口吃毛病。這不是笑話,是史實。


默多克的父親基思-默多克。
1885年8月12日,基思-默多克出生於墨爾本一個牧師家庭。他的父親是帕特里克-默多克,母親是安妮-布朗。基思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牧師。這是一個信神的家庭。

由於嚴重的口吃,無法傳教,原本是要子承父業成爲牧師的基思-默多克成了一名戰地記者, 他是「一戰」期間加里波利戰役中的英雄,後來還成爲澳大利亞有聲望的商人和報紙發行商。育有三女一子。兒子就是最近與中共女間諜鄧文迪離婚的媒體大亨魯伯特-默多克。

1952年10月4日,擁有澳大利亞4家報紙的基思-默多克爵士突然心臟病發作猝死,正在英國牛津大學讀書的兒子、年僅21歲的魯伯特-默多克趕回家中處理後事。他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承父業,不能再返校讀書了。當清算父親的報業經營狀況後,默多克發現父親的幾家報紙都處於虧損狀態。於是他設法保留住《星期日郵報》(Sunday Mail)和《新聞報》(The News)兩份報紙,而將其它報紙出售。面對主要的競爭對手《廣告報》,默多克果斷決定與其合併,並且努力使《新聞報》開始盈利。同時他又籌措到足夠款項,收購了位於帕斯市處於虧損的《星期日時報》(Sunday Times),通過調整人員,將阿德萊德一些有經驗的記者和編輯調往帕斯市,使該報紙很快盈利。

當時中共剛剛成立山寨國三年,不是想着如何把國家的經濟搞好,而是對國內的私有企業者開刀,說白了就是把別人的辛苦所得搶到自己手裏。還好,默多克此時是在澳大利亞,而不是在中國。

當時澳大利亞沒有全國性的報紙,悉尼報業由三個家族把持,默多克購買了他們經營不善、準備出手的報業,同時獲得了多家印刷廠。報社擁有自己的印刷廠實在是太重要了,這樣就可以不受到任何人爲的制約。

1964年,中共人爲製造的三年大饑荒剛剛過去,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文革還沒來之際,7月14日,默多克創辦的澳大利亞第一家全國性報紙《澳大利亞人報》正式發行。1967年發行量達到75000份。屆時,中共國正一片紅色海洋。

1968年秋,英國最大的星期日週報《世界新聞報》開始轉手,當年10月,默多克購買了該報40%的股份。爲了讓該報重獲新生,默多克下令大量刊登聳人聽聞的消息,報紙由滯銷到搶手。半年之後,默多克佔有了49%的股份,成爲董事會主席。

有了這份週報,默多克希望能夠在英國再買下一份日報。他的第一目標是《每日鏡報》,但該報並不打算出售。此時,《太陽報》因爲銷售量從150萬下降到85萬,面臨出售的局面。默多克得知有人已經開始在談判,於是以別人無法與其競爭的價格150萬元買下了《太陽報》。默多克認爲,《太陽報》應該辦成《世界新聞報》的每日版,並且應該以文摘類的文章爲主。此後,他就開始裁減《太陽報》的員工,從澳大利亞調來有經驗的文摘文章編輯,並且加大促銷力度。在這些措施下,太陽報成爲了一份獨樹一幟的新穎報紙。年銷售量迅速攀升至200萬份。到20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太陽報》成爲日銷量最大的英文報紙。

1972年,默多克又收購了澳大利亞悉尼帕克家族的《每日新聞》和《星期天電訊》報。

1973年,默多克收購了美國哈特-漢克斯報系三家報紙,此後,他沿用老辦法,力推爆炸性新聞,加大宣傳力度,使得報紙的發行量逐漸提高。他還發現,美國報紙更關注廣告收入而非發行量。

1976年底,默多克收購《紐約郵報》。又花1200萬美元創辦了一份週報《國民之星》,當他發現該報紙無法盈利後,立刻從澳大利亞抽調人手,把其變爲名爲《星》的彩色雜誌,不久,該雜誌就獲得了大量廣告收入。後來他又買下了《紐約》雜誌和《鄉村之聲報》、《新西部》。每當默多克買下新的報紙後,他總是想方設法將其轉變爲文章短小,標題鮮豔的出版物。默多克每次都是成功的。這讓他對自己的判斷非常自信。

1981年2月,默多克又完成了對英國有200多年曆史的第一主流大報《泰晤士報》的收購,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1982年,他買下美國的《先驅美國人報》,並將其改名爲《波士頓先驅報》,

1983年,他收購芝加哥的《太陽時報》。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不少奄奄一息的報紙到他手中就能起死回生,沒有一個不大大贏利的,於是他得到「報業怪傑」的稱號。

1986年,默多克經過幾年的精心準備,一夜之間將屬下報紙移師郊區,用全新的電子技術和印刷設備生產報紙,大大降低了勞動成本,成功擺脫了印刷工會對報紙生產的控制。新技術帶來的豐厚利潤,爲默多克的傳媒帝國提供了更大規模擴張的資本。憑藉雄厚的財力,默多克開始涉足傳媒以外的行業,諸如石油鑽探、牧羊業等。

此時中共正在「黑貓白貓,抓住耗子就是好貓」的階段。

默多克一腳踏空

不管默多克轉戰多少個國家,都沒有關係,你有能耐你就脦瑟,但是不能沾中共的邊,一沾保準跟着完蛋。爲什麼?因爲中共是共產共妻,你有什麼都得歸我,而不是憑能力堂堂正正的競爭。

1993年,默多克買下了香港衛星電視(Star TV),1996年5月,鄧文迪開始了其在香港衛星電視的實習工作。

1997年,有一次,在員工們聚集在香港九龍華麗的新總部大樓,向默多克問一些無關痛癢的問題。然後,鄧文迪站了起來,用有點蹩腳的英文問默多克:「爲什麼您在中國的策略那麼糟糕?」據一位與新聞集團關係密切並且出席了那次會議的人說,這種問話是非常不禮貌而且大膽的,大家都驚呆了。會後鄧文迪向她的最高老闆走了過去。然後繼續用蹩腳英文聊媒體,聊中國,聊商業……

這不是她臨時想出來的,而是一個團隊的人,包括心理學家,一起研究出來的,然後命令她這樣做。心理學家的設計是成功的,鄧文迪吸引了默多克,是因爲她的大膽,而且年輕38歲。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去打擾他們的大老闆,而她偏偏敢去鬧春犯嗲。


2002年3月,新聞集團舉行酒會,默多克
與人民日報總編輯王晨(左)等舉杯。
有一位香港的同事說,鄧文迪後來經常在辦公室裏獨自傻笑,說她從來都喜歡「老男人」。可是她曾對第一個丈夫切瑞說他太老了,而比切瑞還大八歲的默多克真的相信這個女間諜愛上了自己。明白了一輩子的媒體大亨栽在了中共的算計之中。後來鄧文迪經常神祕失蹤,並從她嘴裏聽到「默多克」的名字。

到底是鄧文迪迷住了默多克,還是她在中國的人脈讓默多克迷上,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但有一點,默多克確實相信她可以幫助自己進軍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1997年香港衛星電視與中共特務背景的劉長樂合資成立鳳凰衛視,默多克佔股份38%。本來默多克並沒有想與鄧文迪結婚,只是大家一塊樂一樂。但曾慶紅親自下令說:「迷住這老頭子,他到中國投資什麼都答應他,必須要結婚,必須得結婚!」

鄧文迪後來對媒體說:「他說想和我在一起。我說不行,我還要工作,否則如果感情不行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他說,我和你結婚。」

鄧文迪逼走默多克第二任妻

1997年10月26日至11月3日,江澤民以中國國家主席身份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這次訪問是12年來中共第一把手首次正式訪美。在鄧文迪的鼓動下,默多克用Fox電視系統爲江造勢。

1998年,默多克與鄧文迪陪同江澤民觀看他旗下的電影公司攝製的《泰坦尼克號》在中國的首映。同年他取消旗下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關於香港總督彭定康回憶錄的出版合同。封殺揭露中國人權狀況的英國廣播電視公司(BBC),贈送給中共50部電影;出版鄧榕的《我的父親鄧小平》,讓她大撈一筆。

1998年,默多克以巨資收購了英國曼聯足球俱樂部。這是一個大動作,另外他還有一個大動作,就是在鄧文迪的逼迫下,讓第二任妻子安娜辭去董事局職務。安娜自1990年便開始出任新聞集團的非執行董事之職,並且在公司有一間辦公室。那天開董事會,默多克迫使她離開,她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辭職。最後在大兒子的陪同下黯然離去,那些董事們都含淚目送。

1999年6月,默多克與他結婚31年的妻子安娜離婚生效。離婚生效僅僅17天后,6月25日,默多克在紐約港的私人遊艇上與鄧文迪舉行了婚禮。嫁給默多克時,鄧文迪只有30歲,而默多克已有68歲高齡。默多克的離婚結婚都讓家人震驚到極點。默多克的老母親知道這中共國來的女子不是善碴子,是衝着她兒子的錢來的。其實她的判斷只對了一少部份,錢不能滿足中共碩大的胃口,中共要的是股東表決權,是輿論導向話語權!

默多克不是傻瓜

確實,默多克的媒體帝國太誘人了,如果不是第二任妻子安娜爲離婚設置了一個條件:「默多克死後作爲妻子的鄧文迪無權繼承他的任何遺產」,默多克根本活不到今天。

安娜爲離婚設置的條件是:默多克死後作爲妻子的鄧文迪無權繼承他的任何遺產,除非鄧文迪婚後能生個一男半女,而默多克去世時,她的子女恰好不滿18歲,鄧文迪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安娜當然清楚鄧文迪絕不是愛上這患有初期前列腺癌的老頭子,而是愛上他的財產。

1997年默多克剛認識鄧文迪時就被診斷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須進行放射治療,同時失去生育能力。安娜沒有想到的是,江澤民曾慶紅屬下早已讓鄧文迪以「愛情」爲由勸說這老糊塗蟲在接受化療前,將自己的精子抽取並冷藏。

2012年12月辭世的默多克的母親伊麗莎白從來都沒有接受鄧文迪。她在100歲生日時曾公開表示「默多克與安娜(默多克的前妻)有一段美好婚姻,他結束了這段婚姻,真是一件恐怖的事。」她還對兒子說:「你會變得非常非常孤獨。一旦有女人有目地的接近你,就會喫定你。」

婚前婚後都沒有人看好這段婚姻,爲了證明鄧文迪所說的:「嫁給默多克唯一的解釋就是愛情」,她一直被默多克和他的公司描述爲一位傳統的家庭主婦,在她先生的餐桌邊出現,裝點菜餚等等。

結婚後不久,默多克告訴《名利場》(Vanity Fair)雜誌,他與妻子的關係,使她不可能繼續爲新聞集團公司工作。默多克稱,鄧文迪「忙於裝飾曼哈頓的新居」。他說,他的新娘,一位耶魯管理學院的畢業生,對其狹窄的活動空間有「一點煩」,不過,「我們將不得不在某種程度上解決這一問題」。

鄧文迪嫁給默多克可不是爲了挑選窗簾和傢俱,她揹負着重任,要把默多克的權力奪到手。雖然她沒有新聞集團公司高管的頭銜,但她的名片上是「新聞集團 文迪-鄧-默多克」。誰能與她爭高低呢?事實上她成爲代表新聞集團公司的外交官,參加了上至江澤民下至衆多黨官的會見。在一次少有的對書面提問的回答中,鄧文迪透過一位代表稱,她與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會面是在大型聚會的「正式場合」。

一位中共官員透露說,有人當面對鄧文迪惡言惡語,根本不拿她當回事,甚至說看見她很噁心。只不過默多克聽不懂中國話而已。

2006年「娶鄧文迪是個錯誤」


爲搶權鄧文迪生倆試管嬰兒
2001年11月19日,鄧文迪生下了她和默多克的第一個試管女兒格雷絲,2003年6月,鄧文迪又爲中共生下了第二個試管女兒克洛伊。2004年平安夜,鄧文迪就默多克遺產分配問題和默多克吵了一個晚上,竭力爲自己的女兒與默多克其他四個子女在「有表決權」的股權上享有同樣權利而通宵大吵,並威脅要離開默多克。有知情人士稱:「他們的婚姻並不和諧,很多時候他們分床睡。」

默多克不是傻瓜,當年默多克作出再婚和生育的決定,導致他和其他家人發生摩擦。根據鄧文迪生育兩個女兒後達成的一項和解協議,投票權保持在他的四個成年子女手上,即普魯登斯 (Prudence)、伊麗莎白(Elisabeth)、拉克蘭(Lachlan)和詹姆斯(James)。2007年2月,默多克向六個子女每人贈送價值1億美元的新聞集團A類股份,同年11月又另外贈送6000萬美元。

在默多克家打工的一名華裔家教曾爆料聲稱鄧文迪的家宛如「戰場」,鄧文迪對丈夫「河東獅吼」,經常飆髒話,「恩愛」那都是做給別人看的。

2006年,默多克對外宣稱鄧文迪的兩個女兒不會和自己前妻生的四個子女一樣擁有對公司相同的股權及決策權。默多克的傳記作者邁克爾-沃爾夫也透露,早在幾年前默多克就對這段相差38歲的婚姻產生了懷疑,他曾在與自己的長子拉克蘭交談中透露「娶鄧文迪是個錯誤。」△(未完待續)

驚人內幕:中共諜海最大慘敗 鄧文迪被拋出(1)(多圖)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420,54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