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鱷魚大亨考慮離開中國 軍隊的江鱷魚寸步難行
 
辛馨
 
2004-4-6
 
【人民報消息】江氏父子侵吞中國的錢財數量是巨大而可怕的,為了安全,凡是拍江馬屁的他都主動給機會讓他們變成貪官污吏。這樣,為了逃脫法律,下面需要上面保護,上面需要下面支持,越來越多的官員在貪欲的泥潭中沒頂。

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國庫不是搖錢樹,裡面的錢是有限的,江氏帶領貪官們抽幹了中國經濟命脈的血,就必須有人來輸血。於是引進外資就成了中國最火最急的事。

外資進來了,中共各種各樣的醜陋就暴露無疑了,付出巨大投資的外商發現中共臉上那貪婪和無信譽的痼疾原來是從後背上發展出來的,它原本就有,不過被掩蓋著而已。

大紀元記者杜宇塵編譯報導說,法國零售巨人「蘭卡斯特」(Lacoste)公司,3月25日在上海輸掉一場有關商標的官司,再加上由於對付盜版而不得不增加的成本,正考慮放棄中國這個市場。

這場官司起因於蘭卡斯特的鱷魚標識,它們發現以新加坡為基地的一家公司在中國的產品,從衣服到鞋子,使用一條和它們的標識幾乎完全相同的鱷魚,只不過蘭卡斯特的鱷魚面向右,而那家公司「鱷魚國際」的鱷魚面向左。類似的事情曾在香港發生,就在去年,蘭卡斯特在香港發現一家名為「鱷魚服裝公司」的產品有同樣的問題,他們把此事弄到北京的一個法院去解決,在那裏達成的協議是,香港的鱷魚服裝公司在2006年以前停止使用鱷魚作為標識。

然而此次有關鱷魚的爭議,在沒有法制概念的上海幫把持的上海一個法院,正宗「鱷魚」的蘭卡斯特卻輸掉了官司,被判侵犯商標權,遭到一美元的罰款。有意思的是,「鱷魚國際」的老板和「鱷魚服裝公司」的老板是同一個家庭的成員。

對此,「鱷魚國際」狡辯說,他們獨立創造了它的標識,他們比「蘭卡斯特」公司更早開發中國的市場,並且競爭總是好事。既然要競爭為什麼要仿用別人的商標呢?可見還是想坐享其成。

「蘭卡斯特」公司每年都需要拿出400萬歐元在全球範圍內對付盜版,而花在中國的錢幾乎占總數的一半,中國無孔不入的盜版,使本來對中國這個市場很有信心的零售巨人也不得不考慮不斷上升的成本。富豪們失敗在於把中國和世界接上了軌,但實際上中共有自己尺寸的鐵軌,所以世界上到處跑的火車在中國用不上。

敗訴的蘭卡斯特公司有30天的上訴期反對3月25日在上海的不公平裁決。

雖然「蘭卡斯特」公司的創始人,現為公共關係部主任的36歲的小蘭卡斯特說:「我相信我們最終會勝利。我們的商標是第一個登記的。法律在這一點上是很清楚的──我們決不反對競爭── 但是法律就是法律。」但是小蘭卡斯特又說:「我們正在研究上訴的可能性,但是我們還沒有做決定。」

這麼明顯對錯的官司都打不贏,證明在中國沒有道理可講、沒有法律可以實施,那麼研究的結果是什麼呢?

小蘭卡斯特最後說:「我們希望我們不會被迫這樣做,但是我們可能不得不離開這個市場,」

有人評論說,還記得上海大橋上的那九條鱷魚的故事嗎?那可是黃菊親身經歷的事情,法國大鱷魚哪裏打官司不好,非要上江鱷魚旗下的上海去找「惡」人評理?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蘭卡斯特」公司要是真打贏了,那得激勵多少家公司起訴冒牌貨,這種事情搞大了,說不定哪天有人上法院控告江澤民的養子身份是「冒牌貨」。所以不能讓「蘭卡斯特」公司贏。

不過凡事都會有一利就有一弊,餵短上海法院舌頭的新加坡鱷魚贏了,法國鱷魚恐怕真會離開,這會不會引起連鎖反應,致使其他國家的富商巨賈都紛紛撤資離開中國?

要知道,牽一發動全身,沒有了外資輸血,中國金融立即就會崩潰,中共政權一朝即刻垮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