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固江氏王朝!江綿恒安插親信比他爹還忙(多圖)
 
肖慶慶
 
2004-4-5
 

江綿恒(左二)率考核組到中科院上海矽酸鹽
研究所安排江氏親信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強令指派幹部,從政治局常委到市委幹部,那已經是舊聞,但江綿恒干涉下屬單位的選舉可還是第一次被證實。

江綿恒搞江氏權力中心從中科院開始

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網站以《江綿恒副院長率考核組到我所考核所領導班子》為題透露了江綿恒掌控科技大權的周密計劃。凡是需要「提升研究所綜合能力,致力於承擔和完成國家重大任務能力」的研究所必須要先全面改組,順江者升逆江者撤。

2001年據一個出口轉內銷的報導稱:「七十五歲的江澤民已經開始就廣泛的國事徵求他四十八歲的兒子江綿恒的意見;而最近幾個月,江綿恒已經就政治、經濟和外交事務對他爸爸提出意見了。」可見江綿恒在安插自己親信方面不是個新手。

報導說,2月20日中科院、中科院上海分院和上海市委組織部、上海市科技黨委有關領導組成的考核組,對我所行政領導班子進行了換屆考核。

江綿恒考核組成員:

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恒、施爾畏;
中科院人事教育局局長劉毅;
中科院高技術局局長桂文莊;
上海市委組織部宣教科技幹部處調研員陳國華;
市科技黨委秘書長蔡家琪;
中科院上海分院黨組書記、常務副院長華仁長、黨組副書記郟靜芬等。

報導說,考核會議由華仁長書記主持。所長施劍林代表所行政領導班子作了班子屆終述職報告。在所的院士、黨委委員、紀委委員、各部門負責人、支部書記、科技骨幹和課題組長共有110多人參加了會議。江綿恒副院長和施爾畏副院長在聽取了報告後,分別作了重要講話,進一步闡述了我院在新時期的辦院方針。強調研究所的發展要組建科技隊伍的「野戰軍」,要組織「大兵團」提升研究所綜合能力,致力於承擔和完成國家重大任務。

必須選舉江綿恒的人馬

上面的都是走過場,接下來的才是江綿恒去的目地:

1、報告會後,考核組成員分成了6個訪談組(遊說選江綿恒挑的人選)

2、個個擊破。考核組成員與所裡的院士、黨政領導、兩委委員、研究員、部門、工青婦負責人和支部書記等55人進行了個別訪談。

3、與會人員填寫了「行政領導班子換屆考核民主測評表」和「下屆領導班子人選推薦表」。

江綿恒有計劃的在科技界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他真那麼能幹嗎?

「三個呆婊」生出了一個白吃


有其父必有其子!
嘴邊總掛著兩行清鼻涕,儘管不停的往裡吸,但還是把鼻下人中處沖出了兩道紅溝,他背著個書包,戴著個小眼鏡,歪歪斜斜地向教室走來......

那時候,綿恒才八九歲,褲子肥、上衣短、腰帶太松,帽沿兒因硬紙夾層斷裂搭拉在額頭上。每當他走進教室,到了自己的座位前,總是把又沈又大的書包,咣嘰一聲,摔在書桌上,大家這時準能聽到書包裡稀哩唰啦的響聲。江綿恒上小學時的狼狽相至今還清晰地留在XX小學的老師們的記憶裡。當時老師們都說:這孩子將來能混上口飯吃就算不錯了。

綿恒小時候說話口吃,發音不準,那時剛在小學推廣漢語拼音,他有幾個輔音就是發不准,令教拼音的女老師XX傷透了腦筋,每逢這時全班就哄堂大笑,他驚恐的低著頭「四眼兒」左右亂溜。前年外國報刊上說他性格靦腆,據透露就是那時候形成的。

綿恒記憶力不好,上課時,注意力又不集中,考試時喜歡跟女同學交頭接耳,打人家小抄。可人家要抄他的他絕對不幹,於是下了課班上的那幾個女生聯合起來追打他,有時他被打得鼻青眼腫,老師怎麼啟發鼓勵,他也不敢說出挨打的理由(這點還真象他爸爸),老師實在沒輒,就把他的家長叫來。

綿恒的媽媽每次來學校,都對老師滿臉陪笑,說許多好話,江綿恒的爸爸來,就會當著大家的面對兒子大發雷霆。有一次竟然鐵青著臉,一邊罵道:「看你還多管閑事不多管閑事了!」一邊扇了兒子一巴掌,這一巴掌不知扇的是兒子還是老師,老師的臉紅一陣白一陣。事後教導主任憤憤不平:哼!這種人還配當國家幹部,什麼東西!


挨揍多了,形成條件反射
當江綿恒的兒子長到八九歲時,他已經當上中科院副院長,當他的小學老師看到他在聽取匯報的照片時,大叫道:對,就是這樣,人家挨打時是護著頭,可他挨打的時候總是這樣捂著胸口,老師說,他是個蠢蛋。

據悉,今年兩會期間,老教師們碰巧又聚在一起議論神五發射,頭髮花白的老教導主任也在座,一個勁地嘆道:想不到哇,想不到!

就是這個流鼻涕、打小抄兒、常挨揍的江綿恒居然和神五掛上了勾?居然控制了整個中國包括軍隊的科技大權?怪不得中國能創出兩個新世紀的名詞──江澤民發明的「三個代表」和老百姓發明的「三個呆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