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石把球踢給胡錦濤 總書記射門與否倍受關注(多圖)
 
鮑光
 
2003-11-18
 
【人民報消息】最近高層正在開會,結束了沒有,不知道,但網上這些日子的信息萬不可忽視。

從小蘿卜頭兒李真往上搗根兒

河北省委書記程維高是江澤民的好友,程維高原籍江蘇省,和江澤民是同鄉。八十年代後期,江澤民主政上海時,程維高為鄰近上海的南京市委書記,二人一見如故,頗有交情,1990年秋,江澤民當上核心一年了,親自點名將程維高調到河北省任代省長,由於阻力太大,只得讓曾慶紅到石家莊親自宣布調令。

在九七年中、九九年初,中紀委曾多次提及程維高的作風、人品問題和在地方部門民意劣評的問題,正式提出程維高不宜擔任黨政、人大領導工作的意見。江澤民一直是力撐程維高的,說:不能責其全,還要看大節(緊不緊跟江澤民),看在重大政治問題上的立場和表現。我對程維高還是了解的。工作作風要改一改。曾慶紅還到河北省為程維高打氣,說:中央(江澤民)對程維高同志是了解的,有驕氣,較固執,但工作有魄力、有開拓精神,要和一班人搞好關係,否則中央很被動云云。

要不是程維高的兩任秘書都被判處死刑,動他還真困難。如果用李真、吳慶五牽出程維高,由程維高牽出江澤民,這樣反著來的方式,就容易得多了。

揭開江澤民偽造的畫皮

現在到了整治江澤民的時候了。就在李真執行死刑的11月13日,新華社記者採訪了李真專案組副組長侯磊。當這篇採訪刊登出來的時候,就知道絕不是無目的的。

侯磊接受採訪時說了這樣一段話:「為了實現所謂的『政治抱負』(做『一任封疆大吏』),李真費盡心機地為自己建立了一個追趕時髦的『紅色檔案』。在出身上,他移花接木,把自己填寫成高幹的『養子』。」「造了個假檔案,大筆一揮填上了『正科級秘書』,這奠定了他日後升遷的基礎。他根本沒有履行入黨轉正手續」


2001年4月的江澤民就已經如此
年輕!
養子」這兩個字太敏感了!「費盡心機」「移花接木」這是說誰哪?另外還有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是「入黨」問題,這又是說誰哪?「造了個假檔案」?天哪,這不是活脫脫描繪出一個江澤民嘛!

為了更引起人們的注意,新華網「言論角」11月18日出了一篇「朽木」寫的文章《李真「紅檔」何故一路綠燈 》,把李真專案組副組長侯磊講過的「重點」又重覆了一遍,再傻的人也看明白了。而且「朽木」這個筆名起得也非常有意思,中共官場上都說,中國的事真怪,八十歲的老朽開會作出決議,要求70歲的人執行,讓60歲的人退休,還恬著臉對英國首相布萊爾說:人家都說我很年輕

發出揭露江澤民偽出身的信號

「朽木」文章的重點還不在這裏,如把「李真」換成「江澤民」,文章的重頭在後面:好一份「紅色檔案」。好一個「費盡心機」。我們不得不承認,李真(江澤民)確是一個「造假高手」。他之所以走到今天,確有其宿命般的人生軌跡,一個滿口謊話的人,一個沉溺於虛假之中的人,一個靠假冒偽劣起家、發跡的人,一個貪欲膨脹而不擇手段的人,不出事便罷,一出事,便不可收拾。


造假高手懼怕憲法
文章還說,他的「養子」身份為什麼沒人去查?入黨未轉正為什麼沒人去管?學歷隨便填、學位隨便弄,為什麼沒人核查?......一句話,給人的感覺是,李真(江澤民)簡直是一個人將我們的一批人、一些基層組織玩弄於股掌之中,如入無人之境。

文章又說,如果說,他當上省國稅局局長了,(江澤民)作了一把手,權力大了,沒有人監管,尚算情有可原的話(作者註:其實當然也是不能原諒的),那麼,李真(江澤民)在瞄準「封疆大吏」的「奮斗」過程中的一系列造假,為什麼沒人去管,沒人去查,沒人去追究?我們的有關人事、組織、紀檢、監查乃至黨委、政府的有關人員,到底幹什麼去了?事到如今,說句不好聽的話,李真(江澤民)的這個「紅色檔案」鏈上,只要有一人提出質疑、查核,李真(江澤民)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文章接著說,還是毛澤東同志說的那句話: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又叫「土壤」。不要小看這個土壤。鐵板上絕對種不出莊稼來。我們現在的「土壤」如何?我們每個崗位上該把關的人把好關了沒有,該負責的真正負起責任來沒有?起碼,有些地方,有些單位,是欠缺的。欠缺的結果,便是李真(江澤民)們隨心所欲地炮製「紅色檔案」,便是這樣那樣的「紅色檔案」一路綠燈。

文章最後說,李真已矣,但教訓深刻。我們讀李真的這份「紅色檔案」,說實在話,心情真是很不輕鬆,為李真的貪欲狡獪而憤怒,同時,也為我們的一個個「關卡」被李真毫不費力輕取而痛惜不已。

徹查江澤民歷史的嚴肅性


江蛤蟆亂朝政
11月13日新華網記者採訪了侯磊,11月16日網上出現一篇引人注意的文章《江澤民的政治歷史問題引黨內關注》,文章說:有人要求黨中央對江澤民的政治歷史問題進行審查。因為,自六四非常時期擔任總書記以來,中央對江澤民就沒有進行過任何必要的幹部審查,甚至就連江澤民幹部檔案管理中的嚴重問題,多年來都無人過問,這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是絕無僅有。令全黨不能接受的非常事件,也是黨的極其嚴重的歷史性錯誤。

文章還說,許多老黨員,老同志認為,自江澤民擔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以來,黨的思想建設和組織建設都出現了一系列極其嚴重的重大問題,這是使我們這個經歷過驚濤駭浪嚴峻歷史考驗的中國共產黨,在國際環境空前穩定和國內經濟空前繁榮的和平建設時期竟然陷入幾乎亡黨亡國嚴重危機的根本原因!這僅僅解釋為黨的路線錯誤是沒有說服力的。人們有理由懷疑,敵對勢力和反華反共、階級異己分子就在我們中國共產黨黨內!

文章最後說,國內和海外,都有人對江澤民的政治歷史問題提出各種疑問,在黨內引起強烈關注。喬石等老同志表示,中央應對此有個明確的態度,否則,誰能負得起亡黨亡國的責任?

11月13日新華網記者採訪了侯磊,16日網上出現了上面這篇文章,18日新華網上「朽木」借李真暗打江澤民。這都不是偶然的。


如何起腳射門?
這些文章都發出了一個強烈的信號:打蛇要打七寸,解救中華民族於危難中,就非要徹查江澤民的歷史問題不可!這決不是個小問題,這是敵對勢力和反華反共、階級異己分子是不是已經掌控中國大權的問題,是中國人民生死存亡的大問題。

喬石說的好,炸刺兒護江的,誰能負得起亡黨亡國的責任?

中央應對此有個明確的態度!──球踢給了胡錦濤,總書記射門與否,如何起腳射門,倍受關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