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淚下的研討會:走對面不知誰是我爸爸(多圖)
 
2005-2-8
 

費城自由鐘論壇第二場「九評」研討會在費城希爾
頓花園酒店舉行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嶽鵬費城報導,繼月余前舉辦首次「九評共產黨」研討會後,費城自由鐘論壇第二場「九評」研討會2月6日(星期日)下午1點到4點在費城中國城附近的希爾頓花園酒店舉行。參加研討會的四、五十名各界人士有古稀之年的老人、在校大學生,還有十幾名西人,包括來自前共產國家蘇聯的俄羅斯人。研討會以圓桌會議形式進行,與會者踴躍發言,從個人、家庭經歷、以及史料闡述共產黨對全中國人民的迫害。不少人談到自己被迫害的親身體驗,令與會者潸然淚下。

研討會由傑夫遜大學醫院楊景端醫生主持,他在開場白中說:「首先,我對所有今天到會的中國人和外國人表示敬意。中國現在處在一個非常的階段,人們不僅需要有良知,而且還得非常有勇氣來面對這個重要的時刻。我一直在想,共產黨在中國統治了50年,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殺害了千百萬無辜的人。但是它為什麼能一次又一次的得逞?讓所有中國人驚若寒蟬,不敢說話?迫害的不僅是中國的老百姓,它還迫害了它自己的黨員和幹部。象這樣的研討會在中國是很難開的,即便在美國很多人都不敢敞開自己的思想,暢談自己的想法。我非常能理解那些想來而不敢來的人,所以我建議『自由鐘論壇』要辦成能讓所有人敢到這裏來暢所欲言的地方,提供這樣一個場所和環境。我們在一起把心裡話說出來,起到互相鼓勵和交流的目的。」

今年60多歲的何老先生說,「我從小7、8歲在共產黨統治下長大,到現在50多年了,共產黨所做、所為的,其結果我們基本上都經歷過。我從歷史上、書本上、和現實生活中發現,共產黨是『說盡了天下的好話,做盡了天下的壞事! 』它沒有天理良心、沒有父母師尊、沒有上下,亂了套,把整個中國搞的一塌糊塗。89年老百姓就是因為說了一句話『官倒』;趙紫陽就是因為說了一句話,說了一句良心話『我雖然做了總書記但我沒有決定權』,透露了一點消息,就被趕下馬。在臺灣問題上毛澤東講過一句話:共產黨『外戰外行,內戰內行。』他們割了多少地給俄國佬?」


何老先生說共產黨是『說盡了天下的好話,
做盡了天下的壞事!』
費城一大學的謝教授發言認為,中國的知識分子群體失職。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中,氣象學家在哪裏呢?他們完全可以告訴國人,這三年並沒有什麼大的自然災害。中國知識分子失去了勇氣,是因為共產黨的殘暴。他說:「讓人高興的是,自九評發表以來,已有7800人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出共產黨和與共產黨有關的組織。沒有恐懼的日子,是非常美好的。」

工程師出身的於先生說,往事不堪回首。人們不能講共產黨的壞處,下崗農民上訪被說成破壞安定團結,在國外被說成「反華勢力」、少數民族被說成「搞分裂」,上綱上線。他說:「我覺得9評特別好,讓人們從靈魂深處看清共產黨的本質,衝破它。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我建議大家都去散發9評,脫離共產黨的精神枷鎖,創造歷史的輝煌。」

來自德拉華州、旅美20多年的齊女士說:「人們都不願提起傷心事,可是當我看了9評後,我覺得壓抑了多年的事真是很想說出來。」她話剛出口就哽咽住了。她講述了當年在傅作義的部隊裡做秘書的父親,後來被遣送回鄉。共產黨逼迫她母親與父親離婚,說這樣才不會影響孩子的前程,並將僅3個月大的齊女士送姨媽家寄養。從13歲起,她就寄宿在學校裡,學校老師還讓她感謝黨的恩情。她說:「可是我想問他們:如果他們不讓我父母離婚,我又何嘗需要住到學校裡去呢?13歲的孩子,在很多家裡,還在父母的懷抱裡,還在撒嬌,可我已經是在獨立的生活了。

「從3個月大以後,我再也沒見過我父親。就在他71年去世時,我聽別人告訴我說他要去世了,病得很重。但你如果去見他的話,你想想你今後的日子怎麼過?就這樣我失去了最後一次見到我父親的機會。所以如果走在路上,我根本就不知道誰是我的父親。就算跟他面對面走過,我也不認識他!」齊女士的話令在場聽眾悄然落淚。


齊女士談被中共迫害的遭遇時痛苦落淚
來自賓州的科學家吳博士談到,他父親原是一個重點學校的教導主任,躲過了三反、五反,沒躲過文革。他父親當年因說了句某黨員表現不好,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被學生關了10年、遊街批斗,最後導致其精神錯亂。一次,他看到姐姐和母親在商量什麼事,說是要揭發父親的反革命行為,他一下子想到一次父親看戲與售票員吵起來,就「揭發」說這是「反革命行為」。兩年前父親臨死之前,他都沒有機會對他說一聲對不起,吳博士為此感到非常遺憾。他說:「看了9評後,我想幫我父親退出這個共產黨。」

一位叫蘇珊的女士在提起中共的迫害時說,"地富反壞右"除了富,她家占了4個。她父親曾開了個成功的診所和藥房,藥店是當地最大最紅火的藥房。共產黨篡政後,以公私合營為名,把她們家的財產全部掠奪去了。蘇珊哽咽著向大家講著她家的遭遇,她外祖父母的死對她一直是個謎,9 評揭開了她的謎底,他們可能都喪生在土改時期十萬人計的屠殺之中。

遠道而來的天然女士說,很多人問她為什麼要加成為美國公民?「就是為了自由,為了美國的民主、自由、能自由勞動,就是我的理想。」她說,「我今天到這裏來,不是從理論上研討9評。作為一個中國人,我覺得中國的問題還是中國人民自己的問題。需要每一個中國人站出來、說出來,這樣的話中國的問題才能解決。每一次我看到香港紀念64都很感動,作為一個香港人站出來。去年『6-4』我去華盛頓,很感動的看到很多美國青年站在那兒,他們是為了中國人、為了世界另一半球的國家民主的事情,他們站了出來。」

參加研討會的美國人比爾:「九評共產黨研討會引起我的深思。美國人從歷史和媒體報導中都能知道共產黨國家對基本人權系統性的鎮壓。但是只有當你真正聽到受害者的親身經歷時,你才能真正感受到這種迫害。我知道有紅衛兵、四人幫,當然還有六四屠殺、但是這些都是從電視上聽來的,你並無法親身感受到這些迫害的殘忍。

「最近的烏克蘭、巴勒斯坦,當然還有伊拉克選舉給中共一個警示。所有禁止自由民主選舉的藉口都因為上百萬的伊拉克人民的參加選舉而消失。我們也能從其它一些事件中得到啟示:中共的末日不會遠了,可以肯定在2010年之前。我認為目前唯一阻礙中國民主的,是中共會利用2008奧運會作為他們的政治資產,但是他們的計劃可能會徹底失敗。」

楊醫生最後說:「我相信我們在座的都是非常關心我們中華民族的,非常關心廣大中國同胞,希望中國、中華民族、中國人民有一個好的未來,不希望我們被綁在共產黨這樣一個邪惡的集團上,走向一個毀滅的道路。」

據主辦者講,費城自由鐘論壇的「九評共產黨」研討會將繼續進行下去,希望錯過前兩次機會的華人留意大紀元的活動通知。

(大紀元圖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