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溫因勢利導占上風 江家幫幾次較量勢漸弱(多圖)
 
林淩
 
2004-8-12
 

要想防彈衣不隨身,踩江啊!

【人民報消息】8月11日人民網刊登了一篇文章《一個縣委書記的困惑:查處腐敗為何這麼難?》,打開文章原來是福建省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寫的一封信《連江縣委書記致信人民網:為何防彈衣隨我6年》

反腐逆「三個代表」潮流而動

信中說,我作為中共福建省連江縣委書記,在組織查處一起因官商勾結而造成國有資產流失6000多萬元、群眾利益損失近300萬元的典型腐敗案件──福建省連江縣江濱路開發建設腐敗案時,堅持黨性,履行自己的職責,受到了生命威脅,我並不感意外,但我卻是遇到重重阻力,得不到上一級有關領導和相關部門的支持,我深感困惑!

這樣的幹部在江澤民時代簡直就是鳳毛麟角,他的困惑說明全國沒幾個這樣的好幹部了,中央千挑萬選出來的旗幟是嫖娼的孔繁森、挨告的任長霞,江澤民樹立的死人都經不住推敲,那黃金高不是異類嗎?少數服從多數,從中央到地方,當絕大多數幹部都貪腐時,黃金高要反腐就是出噪音,就是逆「三個代表」潮流而動,那防彈衣怎能不隨他六年呢?

中共中央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七月初在一份《關於路線、方針、政策貫徹、執行情況的報告》中披露:官僚、腐敗、地方主義和方針、政策貫徹、執行程度的偏差、人為干擾因素,每年造成的損失、內耗、流失,達二點五萬億至二點八萬億元,相等於近年國民經濟年總產值的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二。

上海市委上交部份小金庫資金近七億元

動向雜誌7月刊報導,由中紀委副書記夏讚忠牽頭,中紀委常委王振川、趙洪祝、黃樹賢及五十八名中紀委委員,聯署致函中央政治局、國務院。

這麼多中紀委領導聯署,其中都沒有中紀委書記吳官正,這是不是有點滑稽?這是不是江澤民時代所具有的特色?

該聯署信提出了當前黨政部門、領導幹部、地區黨政領導的公開腐敗情況,有十多個方面,包括:每年稅收金額至少有百分之二十至四十被挪用、侵吞;黨政部門、國家事業機關年超過開銷二千五百多億;黨政幹部實際收入是政策標準的一點五倍至十多倍;城市高級幹部福利住宅幾近全部超標;黨政部門小金庫,初步統計有二千億元以上等等。

截至7月初,上海市黨政部門已上交小金庫的資金近七億元;江蘇省黨政部門上交小金庫資金四億五千多萬元;連經濟屬於中下的安徽、江西省黨政部門也各上交小金庫資金近二億元。

福建省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查處的那起因官商勾結而造成國有資產流失6000多萬元、群眾利益損失近300萬元的典型腐敗案件,和這些高官老爺們從小金庫裡拿出的部份上交資金比起來,豈不是小巫見大巫?值得注意的是,福建省委的小金庫、深圳市委的小金庫一分錢也沒有上交!還沒整到那個省嘛,黃金高怎能不穿六年防彈衣呢?

關於「審計風暴」的一些內幕

一個「貪」字如同鴉片!

按歷來的慣例,有關審計署的審計報告,只是例行公事式的供黨政參閱,是從不公布、不公開、不追究的。今次的審計署報告,送溫家寶審閱時,溫作了如下批示:「應予公布、公開,並要責成有關部門作出處理、解決的意見,請有關同志閱,送交人大常委會報告。」胡錦濤批示:「審計出問題,要有處理的結果,要給人民和社會一個交代。問題還是出在機制上,幹部法制、規則意識薄弱上,幹部自身素質上。不准再搞下不為例,不准搞走過場,不准有人搞特殊。」據說,江澤民「核心」同志用一言不發表示最大的抗議。

六月二十三日,國家審計署先後公布了關於二OO三年地方、政府部門財政開支、稅收徵管情況報告,引起中央政治局和正在召開人大常委第十次會議的人大常委、中紀委的強烈反響,有些人說早就應該這麼幹,江家幫說這樣搞社會就不能安定。

江核心衰了,無法阻止審計署這份報告的公開,胡溫這一炮符合民意自然打響了,掀起了一場「審計風暴」。不僅引起內部共鳴,震撼了官場,而且激發了人民群眾對腐敗的憤怒,在社會上引發了轟動效應。於是,胡溫又因勢利導,掀起了一 場席卷五省二市的「反腐風暴」。

中央黨校校長曾慶紅應該感到困惑

這五省二市是:上海市、重慶市、江蘇省、山東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北省。基本都在江家幫手裡。

據披露:上海、江蘇、山東、重慶等省市的地廳級幹部人數之多,超組織部上限的百分之五十。山東省的副省級幹部就有一百七十四名,熬湯喝啊!張高麗上任不到一年,就提了七十五名。封官許願、提拔親信。奴才們和主子江澤民一天提拔152個將軍、一年提拔500個將軍的大手筆比起來實在是小菜一碟。

如果福建省連江縣委書記黃金高知道這些情況,哪怕是蛛絲馬跡,也不會找不著答案給人民網寫信表示困惑了,主要是咱國家網絡封鎖很嚴密,傳遞這些消息就是泄露國家機密。其實真正感到困惑的應該是中央黨校校長曾慶紅:咦,怎麼「三個代表」這麼鋪天蓋地的宣傳都能讓黃金高這樣製造社會不安定的頑固份子漏網?

胡溫因勢利導掀起「反腐風暴」

江家幫整垮國家也要讓胡溫下臺

三月下旬,胡錦濤、吳邦國、吳官正、曾慶紅、尉健行等,曾先後到上海、江蘇、山東、安徽、江西、湖北、重慶視察,當時,中央對經濟過熱的宏觀調控在上述省市遇到阻力的情況,不僅已被中共政界關注,而且被世界所關注。

就目前情況來看,上述省市的問題非常複雜、混亂、嚴峻。在這些省市,既有組織問題,有金融混亂、黑吃黑局面,有挪用社會保障基金搞「首長工程」、「高幹福利工程」問題,有外貿留用外匯炒證券、期貨活動問題、豆腐渣工程問題,尤其是黨政部門「小金庫」的數量和金額上升的問題、國民經濟增長數額造假問題等。

人大常委的聯署給吳邦國出難題

審計署在人大常委第十次會議上做了報告後,六月二十五日,一百二十二名人大常委委員聯署致函中共中央、國務院、人大常委會、中紀委,表示支持審計署的審計報告,支持和要求認員務實處理、解決審計出的問題,本著對國家事業承擔及執政為民的宗旨,在適當時要公開、公布。人大常委會要履行憲法賦予的職權,啟動行使對瀆職、失職政府部門、幹部提出質詢、彈劾、罷免或提請檢察部門立案查辦。

人大常委的聯署確實給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出難題,讓他在江澤民那裏無法交代。

吳邦國心裡也清楚,江澤民已經不行了,所以近期到江蘇、上海、安徽、江西考察時,他曾對當地那些自以為有江澤民保護就高枕無憂的黨政領導交底:反腐斗爭工作決不會告一段落,必定會加強反腐敗斗爭工作和黨的建設,體制、機制改革相結合,和以法治國、以法行政相結合。要丟掉混過關的幻想。人民是看到的,是會判斷的。人為刻意隱瞞是終不能持久的,還是主動些好,否則背著沉重包袱,日子不好過。吳邦國的這番話破了在央視裡看到的江前胡後的幻像。

最要江澤民老命的是,該聯署信還建議:黨中央、國務院、中紀委授權成立工作機構,對上幾屆政府、部門的財政、稅收、截留外匯、部門小金庫情況,進行一次較全面的檢查、審計,有利於體制、機制的改革和建立。這樣一查,別的先不說,江澤民轉移到加勒比海地區銀行裡的那筆近三十億美金就得讓他在老百姓的吐沫裡淹死。

江澤民把中共推入望不到底的深淵

五月二十四日,溫家寶南下上海視察,並召集上海、江蘇、浙江的領導訓話,強調要認真貫徹科學發展觀,全面、準確、積極的理解和執行中央加強宏觀調控的方針政策,堅決落實各項調控政策措施。

六月二十九日,中共成立八十三週年前夕,胡錦濤在政治局集體學習的會議上,作了告誡黨政領導幹部的講話。胡錦濤說黨面臨希望和危機的抉擇,胡又向高幹疾呼:要清醒、清醒、再清醒!胡強調當前矛盾激化的六大方面,並提出多個讓人深思的「為什麼」。

中共從根兒上爛了,咋治!

七月一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決定對上海、江蘇、山東、湖北、安徽、江西、重慶等五省二市,從黨委領導班子,啟動整頓組織體制腐敗,清查金融、經濟上的腐敗問題。政治局常委會首次點出:凡是地區、部門腐敗盛行、泛濫的,地區部門領導班子、組織部門一定是消極、腐敗、墮落的。

會議上,被點名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臉色鐵青的向溫家寶發起全面的、直面的攻擊,指摘宏觀調控措施已經傷害了江蘇、浙江等東部省市,並會在未來幾年阻礙全國的經濟發展。溫家寶與陳良宇進行了長時間的爭論。溫聲言,一旦經濟硬著陸他準備接受批評。最後,主持會議的胡錦濤沒有抹稀泥,他表示,宏觀調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體決定,各級政府必須堅決執行。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陳良宇們在拼命反抗,而且還想繼續使中國的經濟建設失去平衡,借此把胡溫搞下去,在四中全會全面掌權,這背後不光有衰老的江澤民的影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