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真急了!疾呼江家幫再攪局中共徹底沒戲(圖)
 
林立
 
2004-7-22
 
【人民報消息】以前,胡錦濤的講話,都常被曾慶紅阻撓不能下發,「七一」前夕曾慶紅在南非忙著雇兇槍擊法輪功學員,「七一」他在南方偷偷隔海觀察香港大遊行的動靜,沒有在京。胡錦濤六月二十九日的講話,七月一日就轉發了。

動向雜誌7月刊報導,六月二十九日,中共成立八十三週年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問題,進行集體學習。胡錦濤在這次集體學習的會議上,作了告誡黨政領導幹部的講話。七月一日中辦已轉發胡的講話。

「七一」前夕,胡錦濤在中央政治局就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問題的集體學習會上,告誡高級幹部要「清醒、清醒、再清醒」!對政治局委員提出多個「為什麼」,並列舉了當前正在激化、上升中的六大矛盾。

一份官方調研報告:江家幫攪局

中共中央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近日在一份《關於路線、方針、政策貫徹、執行情況的報告》中披露:官僚、腐敗、地方主義和方針、政策貫徹、執行程度的偏差、人為干擾因素,每年造成的損失、內耗、流失,達二點五萬億至二點八萬億元,相等於近年國民經濟年總產值的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二。

胡錦濤提出的多個「為什麼」解決不了

胡錦濤要求中央政治局委員率先、領導幹部要總結、反思、問責:

為什麼中央方針、政策、措施的實施、貫徹、執行受到阻力、困擾?

為什麼以法治國、以法行政正途受到習慣勢力、長官意志的踐踏、干擾、破壞?

為什麼黨群關係在不少地方、部門都處於較緊張狀況,常發生群眾抗爭活動事件?

為什麼反腐敗斗爭工作展開、進展,這麼曲折、艱鉅?

為什麼身為人民公僕,不願和抗拒人民、輿論監督,使監督機制遲遲不能完善建立?

為什麼領導幹部家屬、子女享有升學、工作選擇,經濟、政治待遇的特權?

為什麼在地方搞了這麼多「政績工程」、「首長工程」而不把資金用在廣大群眾、農民改善生活上?

為什麼人民群眾生活水平有較大提高,也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權,但對黨政仍有強烈意見?(這個問題在胡錦濤上面那些個「為什麼」裡已經做出了回答。)

胡錦濤說:今天,究竟是代表誰執政,為誰執政,夠不夠基礎、條件執政、領導?

幾份消息透露「為什麼」的部份原因

◎流氓老子薄一波推薦壞種兒子任副總理

今年春節前夕,在五、六十年代任副總理的薄一波對前來慰問、拜年的總書記胡錦濤、書記處書記曾慶紅提出讓自己的兒子薄熙來到國務院去「鍛煉、壓擔子」,薄赤裸裸的說:「他比我強得多,他也能任副總理」。

◎黃麗滿率領的深圳高官看「黃帶」解悶

深圳一個官方代表團到日本、韓國訪問九天,在日本下榻的酒店通宵觀看黃色影帶。廣東省紀委已責成該市市長李鴻忠就此事件作出解釋報告。據舉報:有市領導人以前曾在值班時觀看「黃帶」解悶。據聞,市委書記黃麗滿家裡黃片黃帶應有盡有。

◎深圳市政府大樓耗資三十二億元

深圳市政府大樓,不計算地價,僅興建耗資就達三十二億,其中建築費十八億,裝修費九億,設施五點二億元,為全國最豪華的省、市級政府大廈。三十二億,足可以解決十五個貧困縣或三百五十萬貧困農民的溫飽。

◎多省忍無可忍拒絕向江家幫供煤

陳良宇命令山西省委書記從全局出發,優先增撥煤炭給華東地區的火力發電,眼光遠些。今年「兩會」期間,山西省委書記田成平當著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面毫不客氣的對陳良宇說:從全局出發?目光更應遠些?叫其他省為上海服務,那你上海又為其他省提供過什麼服務?你有什麼資格給山西省下指示

對於江澤民撐腰下專橫拔扈的江家幫,山西、河南等省的煤礦,在地方政府的授意下,互相串聯,拒絕按上海、江蘇、浙江的要求供應煤炭。滬、蘇、浙二省一市,僅發電用煤,每年就緊缺二千五百萬噸。

◎上海高官月月簽接待賬千萬

上海市委書記、副書記、市長,每月用於招待內賓費用一千多萬元。每天要備四十多間高級套房、五十多桌酒宴,供他們應酬。僅衡山賓館、錦江飯店、西郊賓館三個地方,每日的簽單就有二十五萬!

◎狀告政府月達七千宗

近日,國辦《簡報》報導:地方單位、市民通過法律途徑狀告各級政府、公安,上升到每月七千二百多件。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的案件,是控告政府部門、公安機關侵占或侵犯公民利益和權利。今年至五月,已積壓近三萬件。

矛盾激化的六大方面

以上所舉的例子只是九牛一毛,中共一開會就說什麼「國外反華勢力亡我之心不死」,出了事情不糾正不自責,不但要捂著蓋著,還理直氣壯的說:「不能給反華勢力可趁之機」。所以,這個「華」不是中華民族,而是獨裁者及其走卒。他們挑動民族主義,不過為了轉嫁自身的危機而已。

胡錦濤在6月29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明確表示當前正在激化、上升中的六大矛盾是中共內部人為造成的:

(一)地區和地區之間,東部和西南、西北部,南方沿海和北方沿海地區之間,從經濟資源、技術、人員交流方面的互卡,到政治層面的互相攻擊;

(二)社會各階層財產、經濟地位的差距、懸殊,已經形成對立性;

(三)群眾、農民和黨政官僚矛盾處在危機點;

(四)地區民族之間矛盾,特別是在經濟上,已經響起警鐘;

(五)地方黨政和各民主黨派團體問,在政治上、社會上、權利上的矛盾也在激化、變化;

(六)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地方主義、山頭主義、多中心論已經損害、削弱了黨的執政、領導基礎和社會主義事業進程。

胡向高幹疾呼:要清醒、清醒、再清醒!

胡真急了,對政治局疾呼:黨的路線、方針決定後,能不能得到貫徹、落實,取得實質成效,領導幹部隊伍,尤其是高級幹部、黨政一、二把手是主要因素。當前,在執政能力建設和執政能力的實踐過程中,所產生的、發生的、造成的問題、損害、挫折、危機,集中反映在領導幹部、高級幹部的素質上、理念上。

胡說:領導幹部、高級幹部、黨政一、二把手的頭腦要清醒、清醒、再清醒!危機、隱患就在黨內。社會上各種矛盾錯綜複雜,如果我們看不到,或不願正視社會矛盾激化上升程度,如果我們認識不到,或不願承認矛盾激化,勢將造成政局危機、震蕩、災難,那麼,我們將會付出沉重的政治、社會代價。

胡在會議上重申:歷史告誡我們,一個喪失理念、喪失奮斗目標、喪失意志、喪失為國家、為人民忠誠服務精神的政黨,是沒有希望的。

江澤民、江家幫和中共的命運如何?在6月29日政治局會議上,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已經做出了最好的註釋。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