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蒙特利爾再次召開《九評》研討會 (多圖)
 
2004-12-19
 
【人民報消息】



《大紀元時報》蒙特利爾分社負責人介紹「九評」及其影響(大紀元)

(大紀元記者馮道生加拿大蒙特利爾報導) 2004年12月18日下午,加拿大蒙特利爾市《九評共產黨》第二次研討會在該市康戈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舉行,就《大紀元時報》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後對共產黨的反思進行深入研討。共產黨「宗教自由」的欺騙、破壞傳統文化、屠殺無辜青年學生、製造家庭慘劇,成為本次研討的焦點;一位「老革命」認為,如果真正愛國就要看「九評共產黨」,這是愛不愛國的標誌。

* 中共製造的人間悲劇

來自廣西年過古稀的陸女士,顫慄著、哽咽著回憶了中共殺害自己丈夫的慘案及其家庭的痛苦。當時四個孩子的丈夫,是個優秀教師,深受學生愛戴、家長的信任和同事的尊重,但是突然被打成右派、特務,接受隔離審查。一天夜裡,丈夫被綁到水塘邊,被人用步槍上的刺刀從背後一下一下的刺,最後活活殺死,扔到水塘裡。陸女士在痛失親人、無處伸冤的情況下,卻被「勒令」搬出宿舍回娘家居住,並且每天脖子上要帶著「我是特務某某某的臭老婆」的牌子。聽眾無不落淚,一位聽眾則捂著臉退出了會場。




陸女士回顧自己家庭的悲慘遭遇 (大紀元)




陸女士的回憶引起全場悲切 (大紀元)

* 老革命承認「反黨」

一位同是年過古稀的張先生,是中共的游擊隊員、老革命。張先生說,在共產黨「消滅人剝削人、解放全世界受苦的勞苦大眾」等等謊言欺騙下,無數的戰友獻出了生命。直到自己當了「右派」、被勞改,才發現農民還是生活得那麼苦!共產黨完全是利用農民、欺騙農民。

張先生說:「看了『九評共產黨』,我才認識到,我是真正的『右派』!共產黨要人講假話,我要講真話,我就是『反黨』,不冤枉。」

張先生還介紹說:「有人以愛國為藉口不看『九評』,其時是害怕。不應該怕!你來講,我來講,大家都來講,中共就垮了。歐洲共產黨不是垮了嗎?『老大哥』不是垮了嗎?不要看中共鎮壓這個、鎮壓那個,這都是它滅亡之前掙扎的表現。中國人不要悲觀,我們要充滿希望。愛國就要看『九評』,看不看『九評』是愛不愛國的標誌!」

* 「九評」剝開中共層層畫皮

在華人社會德高望重、一生從事教育工作、八十一歲高齡的老華僑韓德光先生,著重從中共破壞中華民族的「孝道」談共產黨的邪惡。韓先生出生泰國,是第三代華僑,因為受共產黨的宣傳,在其建政初期回國讀書、積極要求「進步」並滯留大陸。由於殘酷的政治斗爭,他甚至不敢申請回國奔喪,因為已有先例:回國就是「叛國」、探親就是「投敵」。由於中共「爹親娘親不如共產黨親,天大地大不如毛主席的恩情大」的灌輸,抗戰英雄被兒子揭批成「軍閥」、正直的父親被兒子揭發的材料打成右派……韓先生說:「一個不孝的人,一個不愛養育自己的人,我就不相信他能夠對別人、對國家能做出什麼好事來!而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共產黨!」

韓德光說:「『九評』就像照妖鏡。中共打扮起來,一會兒像個美麗的小估娘,一會兒像個誠實的老漢,一會兒又像真誠的老婆婆。可是,『九評』卻剝開它一層一層的畫皮,顯出它白骨精的原形。」




老華僑韓德光 (大紀元)

* 共產黨有兩個

著名學者、不寐論壇創辦者任不寐先生再次出席研討會,回顧了學生年代的痛苦經歷。任不寐說,在大學學習期間,自己在入黨申請書中真誠地寫過「黨啊!請求您讓我入黨,看看我將如何為您做貢獻!」。但是在1989年6月4日早晨的長安街上,自己卻在坦克碾過人群之後親手擡走血肉模糊的屍體。由於不承認在 「6.4」期間犯了政治錯誤,反而強調自己對中國人民做出了重大貢獻,他被學校開除,而母親則以為他已經死在天安門廣場而悲痛至奄奄一息。




著名學者任不寐 (大紀元)

針對「沒有了共產黨,中國怎麼辦」這樣的問題,任不寐說這本來就不是問題。就像一個著名的「跳蚤試驗」揭示的:把一個跳蚤放在杯子裡,它總能跳出來;之後把杯子蓋住,跳蚤跳來跳去,碰壁多了,就不再跳那麼高了;然後把蓋子拿走,跳蚤仍不會跳出來。任不寐說:「中國人就是這樣。從49年跳到現在。現在『九評』 已經揭開了那個『蓋子』,可是很多人仍然不敢往外跳。」

任不寐還說:共產黨有兩個,一個是大家都看得見的,一個是看不見的,它強行侵入到了每個人的心裡,而恰恰是每個人心裡的這個共產黨是最難清除的。

* 被邀請回國的老神父與公安局長的雙腳

在蒙特利爾華人社區傳教58年的杜保田神父,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了中共「統一戰線」的策略和「宗教自由」的假象。1982年,中共國務院透過管道邀請深孚眾望的杜神父回國探親,並答應了杜神父「不報導、與親人相聚不住賓館、隨便看看」的條件。但是,家鄉的公安局長卻嘴裡叼著煙卷、雙腳翹在桌子上,要求他不能從事除了「呆在家裡」以外的任何其它活動。無奈,杜神父只好要求立即返回加拿大。

杜神父還說,中共的那個「愛國教會」,到了國外也不敢自稱「愛國教會」,而把自己說成是「公開教會」以混淆視聽。「我說這種違反人性的制度,是必亡的,只是時間的關係。」

研討會還吸引了年輕學生、新移民和從柬埔寨、老撾等國家逃避共產黨迫害而來的華人同胞,大家在正式研討結束後仍傾談不止、意猶未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