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激烈交鋒 中共派遣多官員 (多圖)
 
2004-4-15
 
【人民報消息】



聯合國第60屆人權大會

(大紀元記者麗莎、朱大寳日內瓦報導) 中國人權問題已成日內瓦的焦點。爲期六周的日內瓦聯合國60屆人權大會進入第五周,針對美國提出的譴責中國人權狀況議案,中國代表團以「不動議提案」回應。人權委員會53個成員國將在4月15日就中方的「不動議提案」進行表決。「不動議提案」是一種提案方式,要求將某一話題擱置起來不討論。

在聯合國人權會上幾乎每年都有譴責中國人權狀況的議案,中國總以「不動議提案」來回應,「不動議提案」表決通過後,就回避了人權委員會進一步討論對中國人權的譴責議案。

* 中共向日內瓦派遣多官員

中共已經派遣多官員正在日內瓦為中國人權受譴責辯解和掩蓋。並用經濟利益拉攏其他國家支持「不動議提案」。與此同時,六四受難家屬、要求公布六四真相等中國民權人士,和曾在中國大陸飽受酷虐的法輪功學員也活躍在日內瓦人權大會上,籲國際幫助,要求譴責中共人權迫害。




假冒NGO活躍日內瓦,中共官員王渝生身分曝光。

今年是連續第四年中共官員王渝生率中國反邪教協會代表團赴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這次他假冒非政府機構(NGO)活躍日內瓦。一些從中國大陸監獄被營救出來的法輪功學員,在日內瓦作證表示,在監獄中曾在公安酷虐下強行觀看王渝生替中共官方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電視講話。王的身份被媒體曝光,處境尷尬。

據悉,中共黨員王渝生,2000年調入中國科學技術 館任館長、研究員,同年任中國"反邪教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法人代表,中國聯合國協會理事;中國無神論學會理事,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

中共官方用「升學保證」、「工作保證」、「住房、醫療保障」等基本生活條件脅迫大陸老百姓,對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沉默。2001年3月中旬,王渝生將江澤民集團淫威下炮製的"百萬簽名」的百米長卷交給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公室以欺騙國際社會。

鑒於當時中國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間團體活動,這項簽名運動能在全國主要城市開展完全依賴於官方的組織。例如,天津市由團市委組織、江西的簽名地點就在省政府大院裡。而各高等院校的簽名則由教育部和各地教委統一安排。

* 魏京生聲援中國農民維權

四月十三日,魏京生在日內瓦聯合國第六十屆人權委員會議案表決大會上聲援中國農民維權。魏京生說在中國,由於生活所迫害,許多農民到城市打工。農民工工作超時,工資低廉,還常被拖欠,他們在要錢時,常遭到他們自己組織危險,時常有人被打傷,甚至被打死,城市常遣返農民工,這都是由於他們沒有自己組織工會的權力。




四月十三日,魏京生在第六十屆人權委員會議案表決大會上聲援中國農民維權。

他表示,在各地雖然有上千起抗議,但被政府控制的媒體根本不予以報導。在中國,農民工是二等公民,這來源於國家不平等的制度,以及國家推行的不公平的歧視政策。

* 六四受難家屬上訴聯合國

另外,六四受難者家屬也上訴聯合國要求調查「六四」慘案真相。要求聯合國對中國官方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給予制裁。




圖為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門廣場附近被槍擊致死的北京高中生王楠。

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門廣場附近被槍擊致死的北京高中生王楠的親屬夏澤女士於2004年4月14日向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上訴,要求聯合國調查「六四」慘案真相。夏澤女士是以「六四」死難者王楠的家屬身份代表王楠和其他154名已查明的死難者上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她向聯合國提出了3條要求:

請聯合國派一個小組調查「六四」慘案真相;請聯合國公布調查報告,該報告應包括一些有關細節,如參與計畫和組織中國軍隊開槍殺人的人員名單,死亡與受傷人數,殺人的原因與動機,15年來中國官方一直在試圖阻止「六四」慘案真相□光的原因與動機,等;向那些對該慘案負有責任的人討回公道。

夏澤女士說:「『六四』慘案已經過去將近15年了。15年來,大多數的中國人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由於種種原因,特別是在中國官方的壓力與封鎖下,『六四』慘案真相一直沒能被揭示出來。那些在中國境內知道真相的死難者家屬們一直處境困難。上個月底發生的無理扣押3位元『天安門母親』的事件已經表明了中國官方對這個問題的態度。

作為死難者家屬們,失去親人已經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因為要討回公道而被無理拘留,獲釋後因無法與外界媒體聯繫而被中國官方歪曲報導成已經承認做了錯事的人。這真是不公平。我一直想幫助他們把這件事情的真相揭示出來。」

* 遭酷刑折磨者日內瓦講真相

2004年4月6日上午,曾經在中國被勞教所關押一年半的日本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日內瓦第60屆人權大會上揭露江氏集團對她的酷刑折磨。金子容子說,在勞教所裡她被強迫觀看一個自稱是科學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講錄影,他在錄影中特別推崇用剝奪睡眠這種酷刑方法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




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發言

容子震驚的是,上週五她看見假冒「非政府」機構的王渝生竟然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發言,替官方詆毀法輪功。她希望所有的代表通過王的誣蔑之詞能明白中國當局是如何掩蓋迫害真相的。

金子容子,出生在中國,現在居住在日本。2002年5月24日從日本回到中國,未經審判投入勞教所,一年半後才獲得釋放。她說:「在公安醫院裡,員警逼迫我放棄信仰。他們把我的兩隻手兩隻腳都銬在床上,手銬勒得特別緊,手腕都卡出了血。他們將管子從我鼻子裡插到胃裡對我強迫灌食,他們還強行給我插上尿管,不讓我下來上廁所。當時正趕上我來例假,他們把我放在塑膠布上,裸露著下身。」

她透露,勞教所裡有的法輪功學員20多天不讓睡覺。吸毒者可以隨意地被允許折磨法輪功修煉者,夜裡經常聽到可怕的尖叫聲,有的女士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

另外,去年從中國團和勞教所回到美國父母身邊的陳剛先生,也在日內瓦人權大會上披露他在中共勞教所所受到的酷刑。陳剛說:員警用幾根高壓電棍同時電擊他身體的敏感部分,例如頭、頸、胸部等等,被電擊處皮肉燒焦,全身猛烈顫抖,整個身體彷彿被放在火中烤,彷彿被毒蛇叮咬。




法輪功學員陳剛在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期間講述了他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遭受的肉體與精神的迫害。

陳剛受到的酷刑還包括,員警指使同室十多名犯人毒打他,使他的臉都變了形,然後把他的腳和腿緊緊地捆綁起來,把兩隻胳膊捆到背後,再把他的脖子和腿緊緊地捆在一起,使他幾乎窒息,然後把他塞到床底下,在床板上坐上人,使勁往下壓他的背,當時他感覺他的骨頭都要斷裂,這以後他有兩個星期不能行走。另一位名叫魯長軍的法輪功學員在這種同樣的酷刑後癱瘓。

* 日內瓦發出強烈聲音

兩週前在美國代表團就中國議案組織的公開諮詢會上,非政府組織代表羅伯娜-弗萊在發言中說:「我們敦促所有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成員國都真正嚴肅地考慮一下,在目前中國的人權狀況下支援中國的『不動議提案』到底是什麼意思。」羅伯娜-弗萊女士是資深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駐日內瓦主席,熟悉聯合國繁瑣的投票程式。

在日內瓦人權大會期間,全球74個非政府機構聯名通過決議,譴責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決議要求美國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提案譴責中國日益惡化的人權狀況,決議還要求所有聯合國人權大會與會國支持美國提案,並要求聯合國派員到中國監督人權狀況。

同時,全球一些大城市美國華府、加拿大、悉尼等地都有集會,要求國際和美國一起譴責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

據悉,近一個月以來,通過世界各地的收到中共人權迫害人士在日內瓦的呼籲,許多國家已了解到中國人權真相,願意與美國一起譴責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大多數國家的代表明白在中國發生的鎮壓和迫害,仍有一些國家在中共「經濟牌」壓力之下,顧忌和中國的經濟往來,態度遲疑。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