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激烈交锋 中共派遣多官员 (多图)
 
2004-4-15
 
【人民报消息】



联合国第60届人权大会

(大纪元记者丽莎、朱大寳日内瓦报道) 中国人权问题已成日内瓦的焦点。爲期六周的日内瓦联合国60届人权大会进入第五周,针对美国提出的谴责中国人权状况议案,中国代表团以“不动议提案”回应。人权委员会53个成员国将在4月15日就中方的“不动议提案”进行表决。“不动议提案”是一种提案方式,要求将某一话题搁置起来不讨论。

在联合国人权会上几乎每年都有谴责中国人权状况的议案,中国总以“不动议提案”来回应,“不动议提案”表决通过后,就回避了人权委员会进一步讨论对中国人权的谴责议案。

* 中共向日内瓦派遣多官员

中共已经派遣多官员正在日内瓦为中国人权受谴责辩解和掩盖。并用经济利益拉拢其他国家支持“不动议提案”。与此同时,六四受难家属、要求公布六四真相等中国民权人士,和曾在中国大陆饱受酷虐的法轮功学员也活跃在日内瓦人权大会上,吁国际帮助,要求谴责中共人权迫害。




假冒NGO活跃日内瓦,中共官员王渝生身分曝光。

今年是连续第四年中共官员王渝生率中国反邪教协会代表团赴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这次他假冒非政府机构(NGO)活跃日内瓦。一些从中国大陆监狱被营救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在日内瓦作证表示,在监狱中曾在公安酷虐下强行观看王渝生替中共官方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电视讲话。王的身份被媒体曝光,处境尴尬。

据悉,中共党员王渝生,2000年调入中国科学技术 馆任馆长、研究员,同年任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法人代表,中国联合国协会理事;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中共官方用“升学保证”、“工作保证”、“住房、医疗保障”等基本生活条件胁迫大陆老百姓,对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沉默。2001年3月中旬,王渝生将江泽民集团淫威下炮制的"百万签名”的百米长卷交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以欺骗国际社会。

鉴于当时中国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间团体活动,这项签名运动能在全国主要城市开展完全依赖于官方的组织。例如,天津市由团市委组织、江西的签名地点就在省政府大院里。而各高等院校的签名则由教育部和各地教委统一安排。

* 魏京生声援中国农民维权

四月十三日,魏京生在日内瓦联合国第六十届人权委员会议案表决大会上声援中国农民维权。魏京生说在中国,由于生活所迫害,许多农民到城市打工。农民工工作超时,工资低廉,还常被拖欠,他们在要钱时,常遭到他们自己组织危险,时常有人被打伤,甚至被打死,城市常遣返农民工,这都是由于他们没有自己组织工会的权力。




四月十三日,魏京生在第六十届人权委员会议案表决大会上声援中国农民维权。

他表示,在各地虽然有上千起抗议,但被政府控制的媒体根本不予以报导。在中国,农民工是二等公民,这来源于国家不平等的制度,以及国家推行的不公平的歧视政策。

* 六四受难家属上诉联合国

另外,六四受难者家属也上诉联合国要求调查“六四”惨案真相。要求联合国对中国官方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给予制裁。




图为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枪击致死的北京高中生王楠。

在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附近被枪击致死的北京高中生王楠的亲属夏泽女士于2004年4月14日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诉,要求联合国调查“六四”惨案真相。夏泽女士是以“六四”死难者王楠的家属身份代表王楠和其他154名已查明的死难者上诉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她向联合国提出了3条要求:

请联合国派一个小组调查“六四”惨案真相;请联合国公布调查报告,该报告应包括一些有关细节,如参与计画和组织中国军队开枪杀人的人员名单,死亡与受伤人数,杀人的原因与动机,15年来中国官方一直在试图阻止“六四”惨案真相□光的原因与动机,等;向那些对该惨案负有责任的人讨回公道。

夏泽女士说:“‘六四’惨案已经过去将近15年了。15年来,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在中国官方的压力与封锁下,‘六四’惨案真相一直没能被揭示出来。那些在中国境内知道真相的死难者家属们一直处境困难。上个月底发生的无理扣押3位元‘天安门母亲’的事件已经表明了中国官方对这个问题的态度。

作为死难者家属们,失去亲人已经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但是如果因为要讨回公道而被无理拘留,获释后因无法与外界媒体联系而被中国官方歪曲报导成已经承认做了错事的人。这真是不公平。我一直想帮助他们把这件事情的真相揭示出来。”

* 遭酷刑折磨者日内瓦讲真相

2004年4月6日上午,曾经在中国被劳教所关押一年半的日本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在日内瓦第60届人权大会上揭露江氏集团对她的酷刑折磨。金子容子说,在劳教所里她被强迫观看一个自称是科学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讲录影,他在录影中特别推崇用剥夺睡眠这种酷刑方法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折磨。




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

容子震惊的是,上周五她看见假冒“非政府”机构的王渝生竟然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发言,替官方诋毁法轮功。她希望所有的代表通过王的诬蔑之词能明白中国当局是如何掩盖迫害真相的。

金子容子,出生在中国,现在居住在日本。2002年5月24日从日本回到中国,未经审判投入劳教所,一年半后才获得释放。她说:“在公安医院里,员警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把我的两只手两只脚都铐在床上,手铐勒得特别紧,手腕都卡出了血。他们将管子从我鼻子里插到胃里对我强迫灌食,他们还强行给我插上尿管,不让我下来上厕所。当时正赶上我来例假,他们把我放在塑胶布上,裸露著下身。”

她透露,劳教所里有的法轮功学员20多天不让睡觉。吸毒者可以随意地被允许折磨法轮功修炼者,夜里经常听到可怕的尖叫声,有的女士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

另外,去年从中国团和劳教所回到美国父母身边的陈刚先生,也在日内瓦人权大会上披露他在中共劳教所所受到的酷刑。陈刚说:员警用几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他身体的敏感部分,例如头、颈、胸部等等,被电击处皮肉烧焦,全身猛烈颤抖,整个身体仿佛被放在火中烤,仿佛被毒蛇叮咬。




法轮功学员陈刚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期间讲述了他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肉体与精神的迫害。

陈刚受到的酷刑还包括,员警指使同室十多名犯人毒打他,使他的脸都变了形,然后把他的脚和腿紧紧地捆绑起来,把两只胳膊捆到背后,再把他的脖子和腿紧紧地捆在一起,使他几乎窒息,然后把他塞到床底下,在床板上坐上人,使劲往下压他的背,当时他感觉他的骨头都要断裂,这以后他有两个星期不能行走。另一位名叫鲁长军的法轮功学员在这种同样的酷刑后瘫痪。

* 日内瓦发出强烈声音

两周前在美国代表团就中国议案组织的公开谘询会上,非政府组织代表罗伯娜-弗莱在发言中说:“我们敦促所有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员国都真正严肃地考虑一下,在目前中国的人权状况下支援中国的‘不动议提案’到底是什么意思。”罗伯娜-弗莱女士是资深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驻日内瓦主席,熟悉联合国繁琐的投票程式。

在日内瓦人权大会期间,全球74个非政府机构联名通过决议,谴责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决议要求美国在联合国人权大会上提案谴责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决议还要求所有联合国人权大会与会国支持美国提案,并要求联合国派员到中国监督人权状况。

同时,全球一些大城市美国华府、加拿大、悉尼等地都有集会,要求国际和美国一起谴责发生在中国的人权迫害。

据悉,近一个月以来,通过世界各地的收到中共人权迫害人士在日内瓦的呼吁,许多国家已了解到中国人权真相,愿意与美国一起谴责发生在中国的人权迫害。大多数国家的代表明白在中国发生的镇压和迫害,仍有一些国家在中共“经济牌”压力之下,顾忌和中国的经济往来,态度迟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