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遇再現 歷史留給胡錦濤的時間已經不多
 
作者:孫豐
 
2004-1-10
 
【人民報消息】一年多的實踐,胡錦濤在其黨內並沒樹起權威,雖有元老們力挺,仍然不能做到政令行通。此次軍隊高層調動證明胡政權權威難樹。

此次軍隊高層變化將導致嚴峻後果。

胡在大多數場合都顯被動,只見招架。只有兩件像樣事:一是防非典,這事有一客觀的優勢──在職元首,名正;二是孫志剛案件;兩件事所奠的都只是個個人威信,沒樹立起元首權威;在徹底度上都欠果決,對張文康,缺少兩軍相持勇者勝的頑強,沒有對付流氓無賴的剛勇;孫志剛案雖獲重理,仍含許多冤屈,法綱難振。在應使用「虎頭鍘」地方,胡錦濤卻只用「狗頭鍘」,追究不到位。連使用虎頭鍘的膽量都沒有,正義何從能立?狗頭鍘頻率再高也是白搭,因它已失效。沒有高層的正哪來普遍的威?

胡的毛澤東誕辰講話,更為臭火,麻穌穌,死沈沈,不敢碰硬,不能鎮邪妖,又怎能正義旗高懸呢?

不知小胡是否意識到:歷史留給胡錦濤的時間已經不多!他是貢獻於民族還是做庸輩退出舞臺,對歷史做何種交待,就看他能不能在最近踢出一腳好球。不踢,或踢不好,小胡也將是歷史罪人。這一腳的課目在下已為之擬好──制止迫害法輪功。

這是胡錦濤樹立政治權威的一役,重整乾綱在此一舉。若小胡不完成對他的黨的調度有效,江氏父子把持的軍隊就淩駕政上,武裝難免肢解,中華難逃禍亂。胡哥哥樹不樹元首威權,事關重大,後果嚴峻。在非典肺病被制服那段時間,胡溫如日之中天,本可以一鼓作氣,劈妖斬魔於順勢,小胡柔憂,政治膽略不足,該出之劍不出,殆誤時機,自陷自縛。

眼下又有機會──這個機會是法輪功修練者用他們的堅毅與自信,用上千人的生命與鮮血,用數萬數十萬人的肉體忍受一口一口啃下來的,他們贏得了國際大背景的廣泛同情,帶動出國際對江犯澤民的追究,真正開啟了人類一家,標準唯一的實踐,如果說在中共的十六大左右,江澤民那邪肚歪腸裡還存貪一筆錢逃避他國的陰謀,今天,他是連想也不敢想的:對於江澤民來說,全地球已是天網恢恢,等著他呢!連挖一個薩達姆那狗洞的地方也找不出。看他攻勢連連,舞爪張牙,其實是外強中乾,心虛膽喪!即便假李逵插兩把紙糊板斧,軍委主席也要尿撒褲襠!──我敢肯定。他不斷發動聲勢,是虛張,是膽怯的證明,他膽怯到只有床底可鉆。「江大帥」可不比俺齊人吳大帥,一戳就穿,一掌就癱!他的「攻」實是守,他若不攻,立馬就癱。不嚇破了膽,不認草木全是兵,元帥去幹警衛自己的衛士?!江「元帥」已慌不識路。江澤民這張弓,繃的太久太緊,沒回旋餘地了,他只能聲勢虛張以求殘喘。

望小胡能洞觀形勢:力挽狂瀾不是唱戲班,治國家不是亮相為看,「親民」形象頂不了飯,蠟槍秀拳樹不了威,紙馬趟不出路;中興回天靠膽靠勇靠智靠實幹!十場親民戲,比不上一件扶弱鋤強事,你鋤了奸強,正氣自會燃。

法輪功迫害已持續四年多,和平環境,慘無人道來行政,普遍的酷刑,晴空下卻是淒慘慘嚎叫,心顫顫呼救蒼天:五馬分屍、摩托車拖人、當眾強姦……竟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上演,一幕接一幕,一案連一案,怨聲載道,怒火遍燃!這國還叫國嗎?這社會還叫社會嗎?

一個國家,一個社會,一個政權,它也不能整天拿著人命折騰把玩,怎麼可以設想中國的國家元首偏愛人肉筵?人是種供人取樂的材料嗎?當人類進化到就是屠宰動物也要讓它們少受苦難的今天,怎麼偏偏我古國華廈卻把國家的根築就在對同類的折磨上,政權的安全要靠人血來奠?!

胡錦濤你手握政權,卻看著同胞流血命斷,束手長嘆!當你的孫輩讀的教課書上白紙上寫就的黑字:在江氏賊民這野獸面前:他的祖父胡錦濤身為元首卻直楞楞只看不放言:他的公民為信仰而被惡警燒紅鐵烙,被赤身趕到冰雪間,繩索四肢高處懸……元首的胡錦濤只能一籌莫展!那是何等的恥辱,恥辱到永遠!讓歷史世世代代的詛咒!讓文明永遠嘲諷!

法輪功一事總得有個頭!一個政權總不能這麼靠著酷刑,靠著對同類的折磨無了無斷。胡錦濤你既接了元首印,就得有擎天膽,就不能讓江澤民的淫威繼續蔓延。你不在最近斬了他,你就得完:你不看看那軍界的萬花筒正要把江衙內扶上「少帥」,威脅就在眼前!法輪功迫害不能再續延,只要你一硬一挺一正一頑強,就一定能中止淫邪梟奸。斬賊除奸,不是你胡錦濤來幹,就是民主新政來幹,反正要幹!!你為什麼不順大勢應大潮,果決出劍?江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案,是把污泥濁水潑上自己臉,把自己陷於了深淵,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全世界全人類都結成了正義一條戰線,你胡錦濤為什麼不順人心順天理銬起這幫害人精?你能不能樹權威,能不能號召四方,能不能驅我華廈烏雲還上晴天,就看你近期能不能制止法輪功迫害這個大冤案!!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