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洞中日记 (多图)
 
2003-12-15
 
我把洞修成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老了。以前我喜欢的AK47被我抛在一边,还有那75万美金,它们都太沉了,我拿不动。我老了,我一生中打败了无数的江湖高手,然而,我却打不败逝者如斯的时光。

这个地洞最大的优点是它的寂静。没有人在我的身边,我的儿子也不在人世了。当然,这种寂静是虚假的,我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还有莫名的窸窣声或者簌簌落下土的声音。也许寂静会突然中止,一切也就结束了,不过这种寂静现在暂时还在,洞里一片死亡的寂静。我总是幻想着这个地洞能通往天堂,可实际上地洞不通向任何地方,进去几步就会碰上坚硬的自然岩石。地洞距离底格里斯河很近,有些潮湿,甚至晚上我可以听到河水流动的声音。洞比较狭小,有2米至2米半深,不过也没有什么,这流亡的几个月让我瘦了。地洞的外面是一些砖块和泥土什么的伪装,我知道伪装没有用,有些花招是容易弄巧成拙的,再说,再好的伪装也比不上那沉甸甸的2500万美元赏金。

几天前,我的一名保镖被捕了。在我的梦中,常常有很多贪婪的大鼻子在不停地嗅来嗅去,我总是逃呀逃,有时候我都能感觉到那些鼻子湿漉漉地触摸到我的后背。我不想再作一个领导者了,那有什么用?我已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我只想晒晒太阳,补补钙,再奢侈一点的话,能和孩子们在一起享享天伦之乐。

现在我老了,我需要一个地方,温暖柔软,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蜷起身子,用自己的体温取暖,休息,睡个安安稳稳的美觉,睡个要求得到满足的美觉。以前在那些辉煌的宫殿里,我总是睡不着。其实宫殿也是地洞,我故意玩了这么个花招:我喜欢神秘,不喜欢在别人的目光下生活。宫殿可以让那些朝见我的人感到渺小,是的,是宫殿,不是我的作用。回忆起以前的残酷,我要忏悔一声,其实一切来源于我的虚弱我的恐惧。我害怕人民,我害怕正义,所以我要冷酷到底。

风冷冷的吹来,那是通风口的电扇,我竖起耳朵贪婪的听着,好像以前那些悠扬的歌声一样美妙。我不知道今天是多少号,外面已经黑了,昼夜笼罩着这里的寂静。这个时候,我要劳动了,让汗水快乐地湿润我的脸颊。我打算把这里修成了一个交叉小径的迷宫,那样我就可以放心地微微一笑,放松四肢沉入梦乡。睡梦中还能用嘲笑的口气对那些看不见的敌人说,这里就是入口,你们进来就会全都迷失在迷宫里——但实际上它几乎抗不住一次真正的进攻。

好多天没有洗澡了,我的头发蓬乱,象一堆乱草。似睡似醒之间时光流逝,它在摧残我,皱纹已经爬上我以前保养的很好的额头。我累了,就用手蘸点唾沫点点钞票,在一五一十中,枯燥的数字可以变成催眠曲。

午夜,我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作者: 却尘



我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