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繁森常去红灯区!人民军队人民怕(多图)
 
林七贤
 
2003-12-13
 

军队淫乱贪腐的带头人
【人民报消息】「人民军队人民爱」这句拥军歌词已吟唱了几十年。其实早在文革的「军宣队」年代,老百姓对人民子弟兵的敬爱就已经消亡了。在那些年头里,穿军装的不可一世,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幸好「军宣队」的劣迹只见于城镇,尚未波及广大乡村。文革收锣后,邓、胡、赵等人推行新政,其中之一就是让军队退回营房,不得代行政府的职能。当时还颁发了文件,要求军队退还「军管」时期所夺的房产,以及清理「军宣队」造成的冤假错案......那时辗转呻吟的百姓「苦秦久矣」,军方之恶尚不算最恐怖的记忆。在「拨乱反正」之下,这笔烂帐总算是遮掩过去了。

开放改革头十年,军民相安无事。虽说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军队开始武装走私,后来也大规模经商。但与民争利总好过凌虐百姓、残民自逞,所以人民对军队谈不上心存恨意,只不过尊敬之情也实在淡薄得可以了。孰料八九年「六四」,是日大煞,血漫长街......一个「恨」字从此成了民众的心头死结。

转眼十余年过去,如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他们横竖得不到人民的爱,于是破罐破摔,乾脆虎狼百姓,鱼肉人民。且说以前高级军官玷污霸占女兵已为常态,而今普通军人强奸民女或「嫖霸王妓」之事亦屡见不鲜。又闻广州驻军群殴出租车司机;广州军区一个连演出全武行,暴打公安警察和夷平整座派出所,惠州武警在夜总会与同样来消闲的公安为争小姐而起肢体冲突,继而动枪,当场闹出人命;当然还有那个现役武警的夺命杀手,毫不容情地拿去了人大副委员长李佩瑶的性命……其实此类丑闻,知情者稍为抖落若干,真是「三言二拍」也刊不完!


红灯区常客孔繁森
鉴于国家机器的重要部件──军队、武警、公安等纪律部队的名声如此之差,中共当局也挠破脑袋,好不容易挖掘出一个典型,那就是驻藏军人孔繁森。一夜之间,孔的名字响遍大江南北,为全军、全党乃至全民的模范榜样。殊不知,中共此举类乎「病笃乱投医」,孔繁森固然是车祸因公殉职,但生前种种作为,离「圣洁高尚」差得颇远。如果他只是凡人一个,大家也就无须「扒粪」,让他人士为安罢了。不幸孔繁森被搬上神龛,那就不必为贤者讳了。

大陆作家王力雄多次考察西藏而写出的(天葬》一书,记录了西藏驻军的劣迹。譬如,作者亲睹:军官们一次喝掉十几瓶四川名酒「泸州老窖」,还有成箱的「青岛啤酒」。西藏交通为鸟道羊肠,任何物资仅运费一项,便令人咋舌。而当时(九十年代)西藏边防战士每人每天的伙食费为十二元八角五分(已高于内地军人)。作者感叹:军官们喝一箱酒,够士兵吃多少天?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喝兵血」。


孔繁森还有个纪念馆
至于说到孔繁森的那一笔,就是拉萨的「红灯区」,正坐落于西藏军区门前的闹市街道,它被拉萨市民称为「军妓一条街」,此间提供餐饮、娱乐、色情「一条龙」服务。孔繁森亦曾是拉萨歌舞厅的常客。然而,孔繁森服役主要在西藏阿里地区,不巧的是,在那里关于孔繁森的故事也不那么中听。当地干部说,孔繁森从老家山东贩运了几十万元对虾来西藏阿里,却用公款垫付。岂料这宗生意颇为失败,大部分对虾都销不出去,直至孔繁森车祸身死,大批对虾仍然积压在军方的冷库里。当地人一直怀疑孔繁森搞贩运推销,从自己的老家山东得到了不少回扣......

孔繁森如此,军队如此,要说武警、公安,更是等而下之,包娼包赌、徇私枉法,公开索贿,谁人不知!岂不闻民谣有句「过去土匪在深山,如今土匪在公安」?尤需提到恶中之恶,公民因思想、言论而获罪,不锈钢老鼠刘荻、网络作家黄鹤楼主、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如今是何种景况?四君子被逼供讯时,国安部的朝廷鹰大竟用烟头摁在受审者的皮肉上!就这样亦仅属小示颜色罢了;比起他们对坊间蚁民要「文明」多了。由此可以想见,所谓人民军队、人民公安,人民早就如畏猛虎长蛇,由文革的「失敬」,到「六四」的「痛恨」,再到今时的「惧怕」,这足以载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史。

有独裁寡头,便有专权之党;有专权之党,便有暴虐之军;有暴虐之军,便有犬羊之民.这个宿命怪圈何日才能解魔脱咒?

转自争鸣12月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